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五十三章 训示

第四百五十三章 训示

吴中元言罢,转身先行,吴君月跟随在后,后面是其他勇士和巫师,吴季拉住了想要走下城楼的吴焕,待众人尽数走下城楼,方才跟在了最后。

    走下城楼之后,吴季命士兵打开了城门,来到城外,提气发声,“请大姜与诸位大人入城暂歇!”

    “谢邀。”姜正高声回应。

    吴季冲吴焕使了个眼色,二人来到吴熬尸身近前,蹲身检视,试过鼻息脉搏,又探试经络,确定吴熬已经死透又二度搜身,以防吴融有所遗漏,详细搜过方才转身回城,快步跟上了众人。

    吴中元虽然走在前面,却知道吴季在后面做了什么,吴季拉住吴焕是为了做个见证,以免日后发生什么事情说不清楚。此外,二人故意走在后面,也是为了防止吴融和吴仝等人突然发难。

    包括吴君月,之所以贴身跟着他,也是担心别人走在他的身后可能会对他不利,前车之鉴,所有人都打着十二万分的小心。

    走出十几丈,吴中元送出意念,卸去了青龙甲,以中等偏快的步速统领众人前往城中晨议厅。

    此时城中仍然聚集了大量士兵等待撤离,吴中元所到之处,众人尽皆跪倒,吴中元不太喜欢这种行为,却也没有表现出平易近人,只是快步走过,没有说话也不曾观望左右。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半个时辰之前他还在为如何平息牛族和熊族的争端而发愁,而此时已经杀掉吴熬亲自掌管熊族,由于事先没有进行充分的计划和准备,接管熊族便显得有些仓促,行走之时最先想到的就是要将此事告知老瞎子,想到此处,立刻感应三爷,命它前去九牧寻找老瞎子告知此事。

    三爷不同于学舌的鹦鹉,它可以进行连贯的详细描述,任命吴荻为右弼宫宫主一事也一并传递,由于大傻正在夷人地界开山劈岭,不得及时回返,老瞎子便没有坐骑,不能及时碰面也不要紧,老瞎子可以将口信托三爷带过来。

    再者,这时候局势尚未稳定,也不宜让老瞎子赶来熊族。

    大丘是一座垣城,自西门城楼走到晨议厅需要耗时一刻钟,这一刻钟就是吴中元的思考时间,也是其身后众人思考的时间,到得晨议厅,该想的基本上都想好了。

    吴仝本为大泽城主,与吴勤互换之位主掌大丘,在场众人皆为紫气高手,按照规制理应坐靠背大椅,在请示过吴中元之后,吴仝命人将余下座位尽数换成了靠背大椅,勇士巫师按照灵气修为各自就位,同等修为者巫师居长,同等修为的勇士或巫师,年长者居长。

    待众人坐定,吴中元站在正北主位前环视左右,在场的紫气勇士有二十一人,紫气巫师六人,共二十七位,熊族的紫气高手应该也就这些了,新晋的吴梅和吴双也在殿中,二人虽为太玄修为,却因初晋紫气,无有战功而坐在了末位。

    “居山以上修为的勇士和巫师可有未到场者?”吴中元问道。

    吴君月接口说道,“禀大吴,本族现有紫气勇士二十二人,除吴晨常年驻守弱水龙泽,余下众人皆在此处。”

    吴中元言罢,吴中元又看向吴融,吴融垂头说道,“紫气巫师也都在场。”

    吴中元点了点头,转而正色说道,“我接掌本族大吴,诸位可有异议?”

    无人接话,吴焕想要开口,却被吴中元以眼神制止了,吴焕若是开口肯定是赞许的话,这时候他不需要自己人捧场,会削弱震慑的效果。

    “若有异议,现在可以提出来。”吴中元又道。

    仍然无人接话。

    等了几秒,不见有人开口,吴中元又说了一遍,仍然无人开口。

    再等片刻,吴中元问了第三遍,还是无人接话。

    吴中元这才坐上了正北主位,“熊族无有外姓,全是本家,在座的诸位皆是我的长辈和兄姐,大家对我的情况想必也都有所了解,先父吴昊,为熊族前任大吴,先母虽是外族人,却是鸟族的王族,我乃王血嫡出,比吴熬更有资格接掌大吴,诸位对我的说法可有异议?”

    吴中元虽然在问,却没准备有人敢接他的话,言罢,等了片刻又说道,“按照辈分,吴熬是我的叔叔,不可否认,此人接掌大吴之后的确有心强大熊族,也曾为之付出了努力,但效果如何诸位有目共睹,再者,此人缺乏容人之量,少了君王德操,由他统领熊族,的确不是熊族之幸。”

    吴中元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继续说道,“吴熬与神族的关系,以及他之前都做过什么,我自会查实。诸位此前奉命行事,不管做过什么都非本人意愿,正如我先前所说,只要诸位日后尽忠职守,此前种种既往不咎。”

    实际上接下来该说什么吴中元早就想好了,之所以停顿是为了让众人能够仔细体会他所说的话。

    停顿了十几秒之后,吴中元又道,“君月太玄所行之事不但是正义之举,明智之举,亦是无奈之举,一旦与牛族开战,诸位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就咱们这点家底儿,打得过人家吗?”

    在此之前吴中元的语气一直是比较严厉的,这句话稍显随意,众人心头略轻,多有点头附和者。

    吴中元又道,“日后我不希望有任何人诋毁和污蔑君月太玄,君月太玄是熊族的功臣,为了熊族的安危不惜背负骂名,请问在座的诸位谁能做到这一点?”

    吴中元说到此处,吴君月想要开口接话,吴中元抬手阻止,继续说道,“先前牛族考虑到我与姜南的关系,不愿杀伤熊族兵士,故此号令大军停止推进,只派出各阶勇士出战,吴熬却全然不顾体面和规矩,竟然下令大军放箭,这是什么行径?唯恐熊族兵士能够幸免遇难?君月太玄也是等到最后一刻才行出万难之事,诸位可以试想一下,若是君月太玄不予阻止,后果是什么?在场的诸位现在还有几个是活着的?”

    “故此,日后我不希望听到任何诋毁和污蔑君月太玄的流言蜚语,有谁胆敢污蔑诋毁,除姓驱逐。所属城主不加约束,同罪连坐。”吴中元正色说道。

    领导讲话,下属是不能随便插嘴的,吴中元又说道,“我刚才说过,诸位此前所行之事皆是奉命行事,此前种种,既往不咎,任何人不得排挤和嘲讽此前效忠于吴熬的同僚,他们效忠的不是吴熬,而是大吴。诸位一定要冰释前嫌,同力协契,不得背后非议,更不可打击排挤,内讧争斗,若有违反,一律从重议罚。”

    吴中元言罢,无人接话,吴中元加重语气,“我说的话,诸位记住没有?”

    众人闻言尽皆起身,躬身回应,“大吴谕示,定当谨记于心”

    吴中元抬手示意众人归座,转而又道,“在场的诸位都做过什么,我也都知道一些,不管是对本族,还是对外族,亦或是对中土之外的部落,我便是不全知道,也知道个大概,虽然先前我已经表态既往不咎,但诸位可能信不过我,现在我给诸位一个机会,若是有人信不过我,可以请求离开熊族,我不会阻拦,家眷细软可一并带走。日后与熊族毫无瓜葛,既非敌人,也非朋友。”

    吴中元言罢,众人面面相觑。

    等了片刻不见有人接话,吴中元又说道,“既然诸位不愿离去,就是信得过我,既然信得过我,我希望诸位日后能够精诚团结,恪尽职守,若是有谁阴奉阳违,里通外敌,那便不要怪我辣手无情,株连灭门!”

    吴中元这一番话说的众人心惊肉跳,遍体生寒,且不管吴中元是不是真的这么狠毒,他既然在公众场合说出了这番话,日后如果有谁触犯,他一定会株连灭门,不然不得服众。

    吴中元的视线自众人脸上逐一扫过,目光所及,众人尽皆低头,正所谓治乱世用重典,熊族目前的情况不适合广施仁政。

    待得逐一看过众人,吴中元往后靠上了椅背,“正事儿暂时说到这儿,接下来与诸位说几句闲话,诸位想必也看到了,我此番过来并非有备而来,我原本是想往北去的,此前吴勤派出人马前去接应饮马河的黑寡妇等人,我想去看看他们走到哪儿了,自西面经过的时候发现遍地坟茔,这才知道战事比我想象的要惨烈,于是便过来查探一下情况,诸位不要怀疑此事是我和黄生黛娘设下的圈套,我如果真想杀吴熬,随时可以取他性命,没必要多此一举。此前我曾经跟吴熬打过,以居山修为就能跟他打成平手,若是晋身太玄,再执阴阳宝剑,他哪里是我的对手?”

    吴中元言罢,随口问道,“诸位如果有什么疑问,也可以提出来。”

    他之前的一番话恩威并施,说的众人既感动又害怕,谁还敢质疑他。

    除了感动和害怕,众人对他也多有钦佩,不管什么东西都是双向的,他在观察众人的同时,众人其实也在观察他,他之前的一席话没有一句是废话,逻辑非常清楚,首先强调了自己的身份,让众人知道他拥有的王族血脉比吴熬更纯粹。紧接着为吴君月先前弑杀吴熬的举动定了性,正了名。然后给吴熬的一干死党铺设了下台的台阶,让他们还有脸面留在熊族。最后就是严厉的警告,别以为熊族少了这些人就过不下去了,少了谁都一样,既然不走,就得安守本分,胆敢反叛就会被株连灭门。

    别人想表达这么多意思,怕是得说上一整天,而吴中元只用了不到一刻钟就进行了精准的阐述,这说明他的思维非常清晰,谁也别想糊弄他。

    “好了,诸位先留在这里,我去见见姜正,稍后回来与诸位逐一叙话,”吴中元离座站起,往门外走去,“咱们的家事,没必要让外人参与,我去跟他说几句,早些打发他去。”

    走到门口,突然止步回头,“君月太玄,你派人去趟大泽,把吴勤洞渊叫过来与诸位叙叙旧。”

    吴君月起身应是,然后将差事转交给了吴季,吴季跟吴勤的私交最好,由他去最合适。此外,她先前自马族得来的龙驹就在城中,由吴季乘一匹牵一匹去接吴勤。

    刚想出门,吴中元又想起一事,再度回头,“兰青洞渊,你与吴荻相熟,烦劳你去一趟九牧,将她接来此处。”

    兰青巫师起身接令。

    吴中元自身后箭囊拔出一支箭矢,随手反掷,“带了信物过去,免生误会。”

    兰青巫师接住箭矢,再度应是。

    吴中元离开晨议厅,步行前往西门,城中众人见之,再度跪倒行礼,此番吴中元有所回应,频频摆手,只道免礼。

    城墙内部有供士兵休息的场所,牛族众人就在那里暂歇,吴中元去到的时候茶水刚刚送上来,牛族众人还没来得及喝。

    吴中元冲牛族众人抬了抬手,齐全礼数,然后与姜正和姜南往僻静处说话。

    姜正得到了白龙丹,心情好的要死,牛族虽然擅长歧黄之术,寻常士兵怕是抵御不住黛娘的瘴气,而他本人也肯定不是黄生的对手,今天这事儿如果不是吴中元到场,牛族就要倒大霉了。

    道谢的话说完,紧接着就是恭喜的话,但令吴中元没想到的是这老东西竟然绝口不提婚嫁一事,这不太符合姜正投机倒把的性格。

    不过转念一想,恍然大悟,不提婚嫁一事才符合姜正的性格,而今他与姜南的关系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姜正把姜南留在牛族,不但可以多一位太玄高手,还变相的将鸾凤剑留在了牛族。

    便是知道姜正打的是什么算盘,他也没有吝啬给予,姜南是淡蓝洞玄修为,需要服用五阶莲子才能晋身太玄,不但与了莲子,还将化柿抓出一把塞给姜南,并说明了作用及食用方法。

    姜南留下了化柿,将莲子递了回来,“赐与他人吧,送给我有厚此薄彼之嫌,怕是会遭人非议。”

    “灵物是我寻来的,我想给谁就给谁,谁敢非议。”吴中元笑道。

    姜南知道吴中元的脾气,也就不再推辞,将莲子纳入怀中。

    “哎哎哎,别留,直接吃掉,此物得来不易,万不能遗失了。”吴中元急忙阻止。

    姜南拗不过他,只能捏碎外壳,当面吞服。

    “好了,你们早些回去吧,节日之前我可有的忙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三章 训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