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十四章 堪舆之术

第四十四章 堪舆之术

“她叫李偲,是家里的独生女,今年二十出头,身高有一米六五……”

  眼见宛山海跑偏了,吴中元急忙制止,“哎哎哎,我问的是她家里的情况。”

  “我刚才说了,她家是做汽车进口的,在振华街有十几间商铺,在郊外的凤凰山还有一处酒庄……”

  “我没问她家的家产,”吴中元皱眉咋舌,“我问的是她家养什么死什么那事儿。”

  “哦,”宛山海终于被吴中元拉回来了,“你也知道,有钱人都喜欢养宠物,他们也不例外,但他们家不管养什么宠物,都活不过七天,养狗死狗,养猫死猫,乌龟鹦鹉也死过,养池子金鱼过不了几天也会翻肚儿了。”

  “人有事儿没事儿?”吴中元问道。

  宛山海摇头,“人没事儿,就是养宠物不行。”

  “是不是房子有问题?”吴中元又问。

  “开始他们也怀疑是那栋别墅有问题,但搬到别的地方也是一样,还是养什么死什么。”宛山海说道。

  “那就跟房子无关,”吴中元既疑惑又好奇,“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挺久了,好像有几年了,”宛山海站了起来,“你也别问我了,我带你过去,你直接问他们。”

  吴中元连连摇头,“别别别,什么都不知道傻乎乎的跑过去干嘛,他们的这种情况是不是有人下毒?”

  见吴中元不走,宛山海只能坐回床边,“开始他们也怀疑是小偷下毒,想毒死狗之后进去偷东西,后来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小偷毒狗还说得过去,但小偷儿毒猫干嘛?毒鱼干嘛?”

  “会不会是得罪人多了,有人投毒?”吴中元猜测。

  “你就别想这茬儿了,肯定不是,”宛山海摇头说道,“他们曾经找专人化验过,不管是鱼池里的水还是猫狗吃剩下的食物都没毒。”

  吴中元没有再问,宛山海说的这种情况的确比较诡异,家里出现这种事情,主人肯定会设法找出原因,科学的手段能用的估计他们全都用了,这件事情没办法用科学解释,所以主人才紧张忧虑。

  “他们那么有钱,就没请个明白人看看?”吴中元问道。

  “好像没有,”宛山海摇头,“我听李偲说她爸妈也想请和尚道士做做法事什么的,但人家一听她家的情况根本就不来。”

  “为什么不来?怕搞砸了?”吴中元追问。

  宛山海是想点头的,但是突然想到若是点头就等于间接承认此事棘手,急忙改点头为摇头,“也可能是没真本事,他家的情况比较特殊,没法儿糊弄,有没有效果七天之后就能知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宛山海说的不无道理,这件事情没什么藏掖,得靠真本事,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肯定不敢伸手。

  “走吧,看看去。”宛山海又催。

  “别急,别急,让我想想。”吴中元抬手说道。

  “行,你先想,我去个厕所。”宛山海起身出去了。

  吴中元下床倒了杯水,坐在床边自脑海里整理线索,这件事情其实既简单又复杂,说它简单是因为这事儿跟住处没关系,因为这户人家哪怕搬去别的地方住,养的宠物也会死,这就说明问题出在人身上。

  说它复杂是因为可能发生在人身上的超自然情况有好多种,撞邪,冲煞,犯太岁,伤阴德等情况都有可能对人产生不良影响,具体是哪一种情况需要逐一辨察筛除。

  首先可以排除撞邪,因为撞邪也好,鬼上身也罢,都会对宿主,也就是被附身的人产生不良影响,之后才可能会影响到家里养的动物。

  冲煞与时辰方位和人的生辰八字有关,只会发生在某段时间的某个方位,不具有持续性,说白了就是人再怎么倒霉,也不可能天天冲煞。

  犯太岁跟冲煞的情况有些类似,某种属相的某个人,在某个特定的年份,会受到太岁的潜在影响,但犯太岁是以年来计算的,不可能一犯好多年。

  伤阴德顾名思义,就是干了坏事儿遭报应,这种情况很复杂,大部分是祖上干了坏事儿,报应到后人身上,但这种情况倒霉的也应该是人,不该是主人饲养的动物。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吴中元也不例外,越是想不出缘由,他越是好奇,越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几分钟之后,宛山海回来了,又催着吴中元走。

  吴中元想了想,站起身,“行,去看看也行,不过我不怎么精通这些东西,不打保票哈。”

  “你就空手去啊?”宛山海问道。

  “嗯?”吴中元不解。

  “就没个行头儿啥的?”宛山海比划着书写的动作。

  “这个不用。”吴中元迈步先走,画符主要是用来处理阴魂鬼魅的,姓李这家明显不是这种情况。

  二人下楼,坐上车,往目的地去。

  宛山海心存好奇,向吴中元打听道士平时都干什么,是不是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可以飞檐走壁,能手持桃木剑抓鬼降妖。

  吴中元被他聒噪的不胜其烦,“我跟你实话实说吧,我就是半吊子,这些事情我真的不太懂,纯粹是被你赶鸭子上架。”

  李家也在省城,打车也就二十分钟,很快二人就赶到了地头儿,这时候是下午三点左右。

  李家住的别墅位于市区一座小山的阳麓,在山半腰,有一条专属的沥青路,门前有很大的停车场,停车场东西两侧有两棵很大的银杏树。

  这栋别墅是仿古建筑,院墙都是用灰砖垒砌的,墙头还覆有墙瓦,老式的木头大门,上面有飞檐门楼儿。

  吴中元打量周围景物时,宛山海给李家打了个电话,他和接电话的人应该很熟,只说了一句,“快开门。”

  很快,有人迎了出来,是个年轻的女孩,长的挺好看,应该就是宛山海口中的李偲。

  宛山海之前可能跟李家说过什么,见他带了人过来,李偲并没有感到意外,而是热情的将二人请了进去。

  别墅里面也是仿古布局,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假山盆景,清溪潺潺。

  房子是好房子,景色也是好景色,但是身处其中,总感觉少了点儿什么,仔细想来,少的正是活气儿,这栋宅子里除了人,真的没有其他活物儿。

  有钱人家大多有喝下午茶的习惯,这时候在不远处的凉亭里有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正在喝茶。

  看到那二人,宛山海冲对方打招呼,喊的是伯父和伯母。

  二人站起身,冲宛山海招手,让他带着吴中元过去吃点心。

  等走近之后,吴中元才发现桌子周围有五把椅子,这说明这里的主人已经知道宛山海要带他过来。

  坐下之下,宛山海进行介绍,这对中年夫妇就是李偲的爸妈,虽然是生意人,李偲的爸爸给人的感觉却并不是那么俗,说话很和气,挺儒雅的一个人。而李偲的妈妈也没有富家太太的那种张扬,始终面带微笑,也不怎么说话。

  直到这时,吴中元才知道宛山海并不是主动请缨的,而是李家拜托宛山海请他过来的,而李家之所以知道他,是因为李偲的爸爸跟宛山海的爸爸是好朋友,李偲的爸爸听说了之前发生在宛山海身上的事情,也知道那件事情是他处理的,所以认为他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寒暄过后,李偲的爸爸为吴中元倒了杯茶,“小道长,拜托你了。”

  “我不是道士,我也不太懂这些,是宛山海逼我来的。”吴中元把丑话说到了前头。

  “理解,理解,”李偲的爸爸微笑点头,“只当访友,不为别的,坐一坐,喝杯茶也好。”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谦虚呢?”宛山海打趣。

  吴中元瞅了宛山海一眼,没有接话。

  随后李家人当真不再提这茬儿,只是热情的招呼吴中元喝茶吃点心,又问他学校里的一些情况,很真诚,很随和,不是装出来的。

  对方越热情,吴中元越不好意思,大老远的过来,总不能真的喝杯茶就走,总得干点儿什么。

  之前林清明在住院,他担心林清明无聊,就把那本鬼画符和师父的行医心得给了林清明,这两本书他在高县医院都没见着,应该是被林清明带走了,而今他手里还剩下了一本堪舆三十六法。

  这本堪舆三十六法包含了风水,观星,择时,选址,定宅等方面的内容,其中也有增寿改运有关的一些玄妙方法,这本书他当初看的比较仔细,大部分都记下来了。

  虽然明知问题不是出在宅子上,吴中元还是回忆着堪舆三十六法记载的关于住宅风水的方法,审视打量李家的这栋别墅,但观察的结果是这栋别墅不管是地理位置,还是内部的布局安排都非常的合理,别墅的西北角落有处天然的泉眼,水量不大,溢出来的泉水穿过院子流向东南,东南方向有处水池,泉水流满之后,溢出水池进入地下管道,此外,水池里有座假山,约莫占据了水池十分之一的位置。

  根据堪舆三十六法所载,水属阴,主凶又主财,有泉眼的地方旺财却犯凶,李家的这种布局取其利却摒其弊,水自地下出来,暴露阳光之下,经院落流入蓄水池,存留一部分,余下的还流入地下,此为青龙出水,白龙过境,黄龙镇守,黑龙潜渊的四龙聚财格局。

  此外,石为阳,阳为火,以假山之火阳中和泉水之水阴,留在蓄水池里的水旺财且不犯凶。

  再看花园的位置,亭台的布局,也都很合理。偌大的别墅里种了不少树,遵循的也是前不桑,后不柳,中院不见鬼拍手的乾阳格局。

  见吴中元一直在左右张望,李偲的爸爸问道,“小吴,我这院子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没有,挺好的,”吴中元说道,见对方不很相信,又补充了一句,“真的挺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李偲的爸爸连连点头。

  “那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宛山海问道。

  “宅子肯定没问题。”吴中元摇头。

  “我们还有另外几个住处……”

  不等对方说完,吴中元突然想起一事,抬手打断了对方的话茬,“你这院子原来就是这种布局,还是后来改成了这样?”

  “后来改的。”李偲的爸爸说道。

  “谁帮你改的?”吴中元追问,但凡住宅,必定都有布局上的瑕疵,但他之前看了好几遍,这栋宅子的布局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这说明有李家很可能曾经得到过高人的指点。

  李偲的爸爸貌似有点顾虑,没有回答吴中元的话,而是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人还帮你做了什么?”吴中元问道。

  李偲的爸爸貌似不愿回答,向自己的夫人投去商量的眼神,后者犹豫过后,点了点头。

  “我们在他的指点下,给李偲已经过世的爷爷奶奶迁过墓地。”李偲的爸爸说道。

  “迁墓之前,你们家里的动物也养不住吗?”吴中元追问。

  李家人没有立刻回答,不是有意隐瞒,而是在努力回忆。

  良久过后,李偲的妈妈说道,“好像真是从那之后才开始的。”

  吴中元心里有数了,李家的问题很可能出在阴宅上……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十四章 堪舆之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