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十三章 开学之前

第四十三章 开学之前

很久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但是这一觉吴中元睡的并不踏实,中途惊醒三次,一次是因为突然想到林清明而紧张担心,一次是因为想到黄萍而沮丧悲伤,还有一次是因为想到自己的未来而焦虑迷茫。

  睡的不踏实,终究也是睡了,早上起来虽然仍然不很清醒,却也不似昨天那么浑浑噩噩了,这时候学校还没开学,餐厅没营业,饿了只能出去买东西吃。

  由于学生不多,门口卖小吃的也少,好在卖煎饼果子的还在。

  煎饼果子得现做,等待的间隙吴中元随意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不远处的水果摊前有人在看他。

  这是一个年轻男人,约莫二十三四岁,个子不高,穿的很随意,跟普通大学生没什么区别,样子也没什么辨识度,属于混在人群很难被找出来的那一类。

  但吴中元还是在瞬间确定这个人不是个大学生,因为他在跟此人视线接触的瞬间,对方佯装随意的转头看向别处,读过大学的都知道,如果真是大学生,无意之间与同学视线有所接触,要么冲对方友善的笑笑,要么高傲的瞅对方一眼,绝不会不流露任何情绪的把头转开。

  煎饼果子做好了,吴中元付了钱,拿着煎饼果子边走边吃,也没走校门中央,而是贴着校门西侧进了校门。

  离开对方视线之后,吴中元一改先前的随意散漫,快速挪到西墙的墙根下。

  没过多久,那年轻男子自外面进来了,先是往正前方看,然后是往左前方和右前方看,最后看的才是自己左右的位置。

  当他看向左侧时,吴中元正蹲在墙角一边吃着煎饼果子,一边直视着他。

  年轻人虽然佯装随意,但还是露出了些许尴尬,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往前走。

  吴中元站起身,跟了上去,走在对方身后。

  年轻男子知道吴中元走在他的身后,吴中元也知道对方知道他走在身后,他也并未避讳,就那么跟着。

  对方一直没有回头,吴中元吃完煎饼果子,把包装纸投进了垃圾箱,继续跟在对方身后。

  学校很大,男生宿舍也不全在一栋楼上,经过回自己宿舍的岔道儿,吴中元也没改道,依然跟在那年轻男子身后。

  在进入高年级男生宿舍楼之前,年轻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再次与吴中元的视线直接接触,此时那年轻男子的表情更加尴尬,“呵呵,这位同学,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吴中元笑了笑,“在大学只有老师才会喊‘这位同学’,同学之间都喊学长学弟。”

  年轻男子无言以对,只能尴尬牵强的岔开了话题,“如果是女同学也喊学长学弟?”

  吴中元没有说话,上前几步,走到对方面前,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足足三秒之后,冷声说道,“就你这水平也跟踪我?滚回去,换个专业点儿的过来。”

  “你说什么呀?”年轻男子讪笑。

  “你听不懂?”吴中元反问。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

  吴中元突然抬起右手,击向对方左侧太阳穴。

  虽然吴中元出手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年轻男子仍然快速抬手,想要挡住他的右拳。但是等他抬起手来,却发现吴中元已经收住了右拳,此举旨在试探,并不是真的要打他。

  “现在懂了?”吴中元转身就走,“我想过跟你们合作,但是你们骗了我。”

  身份这么快就暴露了,年轻男子有些羞恼,眼见吴中元要走,急忙跟了上来,“你别走,把话说清楚。”

  “滚,”吴中元愤然回头,“我真要打你,你挡不住。”

  是个识趣的,这时候就该收手了,但这个年轻男子并不是个识趣的人,恼羞成怒之下发出了一声鄙夷和质疑的冷哼,“哼。”

  吴中元最近心情非常差,听得对方冷哼,瞬间怒上心头,气凝左脚,拧身摆腿,直接将那中年男子扫倒在地。

  年轻男子吃了亏,心中不忿,只道自己吃亏是因为事先没有防备,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右臂回撤,想要拉开架势。

  不等他拉开架势,吴中元又是一脚,这是一记前踹,怎么站起来的,怎么躺回去。

  “还想打吗?”吴中元冷声说道,“你丢人丢定了,滚吧,鼻青脸肿的回去更丢人。”

  年轻男子虽然暴怒,却还算有点理智,没有再往上冲。

  吴中元回到宿舍,自床上躺倒,虽然教训了那个跟踪他的人,他的心情却并不好,只因想到此前对方对他的欺骗,还有对方没有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提供帮助,当时给林清明治腿只差四万左右,对方如果答应预支工资给他,他现在早就给他们卖命了。

  想到这茬儿,越发气愤,如果他们稍微提供一点帮助,他们就不会为钱发愁,黄萍也就不会出事儿,林清明更不会杀人,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这群人虽然不是罪魁祸首,却也是冷眼旁观。

  还有两天就开学了,开学之后就没时间到处跑了,有些事情必须在开学之前处理一下。

  不过仔细想来,貌似也没什么事情再需要处理的了,短时间内不需要为黄萍的医药费发愁,黄萍的家人也安顿好了。虽然担心林清明,却也不能为他做什么。

  是时候考虑自己的事情了。

  官方缺乏诚意,他不可能与他们合作。境外势力居心叵测,跟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既然两方都被排除掉了,就只能靠自己了。

  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吴追留下的那十八页纸上的内容,只有弄清楚那上面写了什么,才知道从哪里着手,不然一点头绪都没有。

  开学的前一天,吴中元离开了学校,先去了一趟高县,他曾经在这里打工,装卸队的老板对他不错,不能悄无声息的就走了,得来跟人家道个谢。

  短暂的停留之后,又回了黄县,回黄县有两件事情要做,一是取回当初藏起来的那十八张纸的原件或是储存有原件照片的内存卡,二是再来看看黄萍有没有得到妥善照顾。

  回到黄县是下午,先做第一件事情,斟酌过后,决定取回原件,因为内存卡可以长久保存,而原件比较容易受潮模糊。

  那十八页纸的原件被他分别藏在了两个地方,其中一处是在山里的树洞中,还有一处是在公园木亭的夹缝里。

  东西还在,取回之后也不放在一起,一份放在内兜,一份放在衣服的夹层。

  他是故意挑晚上去医院的,为的是在暗中观察护工有没有偷懒或是虐待黄萍。

  观察的结果是这个护工真的是个善良的好人,照顾黄萍非常尽心,哪怕晚上睡觉,也都会定上闹钟,每隔几个小时就起来观察一下。

  等他回到学校,王纪泽和宛山海已经回来了,宛山海见到吴中元,马上真诚的冲他致谢,还送上了谢礼,一个平板电脑。

  见吴中元推辞,王纪泽急忙上前劝说,只因他跑腿儿有功,宛山海也送了他一个。

  知道宛山海家境好,吴中元也就收下了,其实他很需要一台电脑,这东西查询资料非常方便,翻译远古文字可能会用得到。

  正值饭点儿,宛山海就请吴中元和王纪泽去外面吃饭,吴中元也没有拒绝,好些天没正经吃点儿东西,他感觉自己快扛不住了。

  吴中元比同龄人要成熟,但是再怎么成熟,年纪在那儿,跟同龄人在一起还是很快找到了大学生的那种感觉,大学生活其实是很轻松很潇洒的,只是这种轻松和潇洒对他来说有点儿遥远和不常见,也只有跟同学在一起,他才会想起自己还是个大学生。

  中午吃饭三人都喝酒了,宛山海貌似有意要灌醉王纪泽,而他努力的结果是吃完饭吴中元把王纪泽背回了宿舍。

  事实证明宛山海的确是有目的的要把王纪泽灌醉,只因为他想跟吴中元说些私密话。

  首先是询问那些符是哪儿来的?吴中元自然不会跟他说真话,不但不说真话,还趁机揶揄他胆子大,口味重,敢在坟地啪啪啪。

  宛山海自然不承认,明知道吴中元去过那地方,看到了一地的纸巾也不承认,这事儿哪好意思承认。

  “你跟我说老实话,是不是你自己画的?”宛山海问道。

  吴中元歪头看他,“我要是真会画,当晚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少来这套,历史系的胡海波是你们邻村儿的,我听他说你师父就是个老道士。”宛山海说道。

  吴中元也懒得撒谎,“你到底想干嘛?”

  “哎,”宛山海凑了过来,“你要是真懂这些,再帮我个忙呗。”

  “你又去坟地瞎搞了?”吴中元嘲笑。

  “别说这个,我说正经的呢,你到底懂不懂呀?”宛山海问道。

  “你想干嘛?”吴中元反问。

  “我一个发小儿有点儿事儿,你能不能帮帮忙?”宛山海问道。

  “他也去坟地瞎搞了?”吴中元中午也喝了不少,有点晕。

  “不是不是,她家不知撞了什么邪,养什么死什么。”宛山海说道。

  “那就别养呗。”吴中元有些犯困。

  见吴中元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架势,宛山海急了,“我不管哈,我跟她从小玩儿到大,这个忙你是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我要是不帮,电脑你是不是得要回去?”吴中元笑问。

  “你别这样儿,我很严肃的,”宛山海说道,言罢又神神秘秘的说道,“我那发小儿是个女的,长的可漂亮了。”

  “那么你为什么不跟她谈朋友?”吴中元拉过被子,想要睡觉。

  “太熟了,不好意思下手,便宜你了,”宛山海说到这里,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忘了你有女朋友了。”

  吴中元闭着眼睛不接话。

  “帮帮忙吧,不让你白忙活,她家有的是钱,事成之后一定会重金酬谢。”宛山海锲而不舍。

  吴中元睁开了眼睛,“重金是多少?”

  见吴中元心动,宛山海趁热打铁,“她家搞汽车进口的,资产上亿,你要是把这事儿办好了,他们还不送你辆跑车啊。”

  “跑车值多少钱?”吴中元是真的心动了,不止黄萍需要钱,他也需要,他之前赚的那些钱都支付林清明的医药费了,这个学期的学费生活费还没着落。

  “最少也得几十万。”宛山海说道。

  “那成,你先把她家的情况说我听听……”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三章 开学之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