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再寻

第四百一十九章 再寻

分秒必争,立刻感召青龙甲,急赴九栾城。

    吴中元只知道九栾城是鸟族最北面的一处城池,却并不知道其具体位置,但身穿青龙甲可以极限攀高,身在高空凌空俯视,进行大范围搜寻,九栾城是处垣城,占地颇广,很容易辨察寻找。

    自动身到赶去九栾城只用了不足五分钟,也不隐藏行踪,直接落于城池正中晨议广场。

    中土三族的城池布局大同小异,晨议厅紧挨着城主府邸,周围多有士兵警戒,眼见吴中元从天而降,士兵惊诧注视,竟忘了喝问盘查。

    吴中元大步向前,长驱直入,见他擅闯城主府邸,士兵们这才反应过来,想要上前盘问,但不等他们开口,就被吴中元延出灵气抓扔了出去。

    “黎韬,滚出来见我。”吴中元提气发声。

    由于是提气发声,声音便大,休说城主府邸,便是整个九栾城都能听到。

    尚未走到院落中央,一个壮年男子便自北面正房迈步而出,此人约莫三十六七岁,瘦高身形,衣着华贵,双目炯炯,暗藏锋芒,一把长剑握在左手,无疑就是九栾城主黎韬。

    “知不知道我是谁?”吴中元冷声问道。

    “大人突然到访,所为何事?”黎韬冷视吴中元,他并不认识吴中元,但他却猜到吴中元身上穿的是他们鸟族圣物青龙甲。

    “把那异服女子交出来。”吴中元沉声说道,说话也得有技巧,不能问黎韬有没有抓王欣然,得直接让他交人。

    吴中元言罢,黎韬眉头微皱,眼中有疑色闪过。

    吴中元一直在盯着黎韬,黎韬任何表情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观察,毫无疑问,王欣然一事,黎韬是知情的。

    “什么异服女子?还请大人说的明白些。”黎韬说道。

    “她是我的女人,马上交人,”吴中元挑眉说道。

    “大人擅入问责,好没道理,我不曾见过大人所说的异服女子,你让我如何交的出?”黎韬还算沉稳。

    “你虽有洞渊修为,却不是我的对手,”吴中元懒得与对方扯皮,“马上放人,她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和九栾城所有勇士全部陪葬。”

    “大人自恃青龙甲在身,言语暴戾,咄咄逼人,但我从未见过你所说的异服女子,你若是非要恃强行凶,我等只能拼死抗拒。”黎韬沉声说道。

    此时城中勇士已经闻讯赶来,最先到来的是两个居山高手,随后是红蓝勇士,九栾与熊族的大夼一样,都属于戍边重镇,城中勇士比其他垣城的要多上不少。

    有些时候人多是没用的,虽然身陷重围,吴中元却并不紧张,有的只是满腔怒火,“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现在很生气。”

    “大人急切之情溢于言表,我自然看的出来,”黎韬说道,“但我们的确不曾看到什么异服女子,大人让我们交人,当真是强人所难了。”

    黎韬言罢,吴中元眉头大皱,这时候周围已经聚集了大量的勇士,黎韬此言等同封口串供。

    “你当真以为我不会动手?”吴中元冷声问道。

    “不管大人动不动手,我们都没有见过什么异服女子。”黎韬软中带硬。

    吴中元虽然生气,却不想立刻大开杀戒,因为直到现在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黎韬等人抓了王欣然,单凭黎韬表情的细微变化就断定他抓了王欣然也有失公允,至少在外人看来有失公允,太过主观。

    “城中有多少勇士?”吴中元看向黎韬。

    “此乃九栾军务政事,无可奉告,还请大人体谅。”黎韬说道。

    黎韬的阴腔阳调儿早已惹得吴中元火起,听他还是这般口气,吴中元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长剑出鞘,闪身出手。

    黎韬早有提防,吴中元身形一动,他立刻腾挪闪躲,与此同时拔剑出鞘。

    黎韬的移动速度很快,应对的也很及时,但吴中元穿戴了青龙甲,移动速度远超他的想象,他的长剑尚未出鞘,吴中元已经欺身而至,长剑反挥,断头枭首。

    与此同时,大量甲片自内宅疾飞而出,往黎韬周身快速贴附,黎韬倒地身亡,诸多甲片不曾彻底归位便变色落地。

    由于事发突然,周围的其他鸟族勇士都没来得及出手救援,直到吴中元斩杀了黎韬收剑退后,他们才反应过来,有人召唤盔甲,有人亮出兵刃。

    “那异服女子现在何处?”吴中元环视众人。

    九栾众人对他虽然痛恨敌视,却无人立刻上前攻击砍杀,他们不是傻子,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冲动出手不啻于飞蛾扑火。

    见众人不答,吴中元便歪头看向那两个居山高手,“城中有多少勇士?”

    “你无故妄杀,鸟族必不会与你善罢甘休。”其中一人愤然说道。

    “我们没见过什么异服女子,城中有多少勇士乃九栾军务,无可奉告。”另外一人说道。

    “你们的反应很不正常,”吴中元皱眉斜视,“如果你们当真一无所知,见我到来绝不会是这般言语,我已经确定你们知情,如果你们执意不说,我只能杀到你们说。”

    “要杀就杀,哪个怕你?!”说话之人居山修为,年纪当在四十岁上下。

    另外一个居山高手比他年纪要大一些,约有五十上下,亦随声附和,“鸟族勇士不容欺辱,便是我等尽数阵亡,大黎也会与我们讨回公道。”

    不止说话的二人,余下那些红蓝勇士也是一脸的决然,完全是一副慷慨赴死的神情,这太不正常了,如果他们确不知情,突逢变故一定会惊慌失措。如果他们知情,反应也不对,他们应该心虚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神情和反应。

    “城中……”吴中元刚想问城中大夫住在那里,话说一半突然发现那个中年居山脸色发白,额头见汗,这时候可是冬天,便是紧张也不至于流汗,更不至于面色苍白。

    “你为何不披挂盔甲?”吴中元直视中年男子眼睛。

    中年男子鼻翼抖动,没有接话。

    “把你的盔甲召出来。”吴中元沉声说道。

    吴中元言罢,中年男子脸色越发难看,鼻翼急抖,仍不接话。

    “你好像有伤在身。”吴中元说道。

    “你待怎地?”老年居山横里打岔。

    吴中元并不理他,仍然盯着那中年居山,“把你的外衣去了。”

    吴中元此言一出,场中众人多露紧张神色,那中年居山更加紧张,大汗淋漓。

    吴中元沉声说道,“我说过,那异服女子是我的女人,为了寻到她,我会不惜任何代价,我既然能斩杀黎韬,就能将你们全部杀掉,你应该相信我说得出做得到。”

    “鸟族勇士岂是贪生怕死之辈。”一蓝气勇士高声呼喊。

    吴中元瞅了那蓝气勇士一眼,转而继续盯着中年居山,“脱下外衣,别逼我屠城。”

    “你大小也是个君王,竟然妄言屠城,品性何其卑劣?”蓝气勇士骂道。

    吴中元探手身后,抓出一根箭矢,反手甩出,“正因为我是君王,所以你们才敢骗我?”

    蓝气勇士没有回答,他被钉死了,死人是不能说话的。

    吴中元再度探手背后,十指伸展,抓了八支箭矢在手。

    “等等。”中年居山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急忙呼喊阻止。

    吴中元歪头看着那中年居山。

    中年居山长长叹气,缓缓抬手,解开了衣带。

    吴中元猜对了,此人的确有伤在身,伤在腰间,整个腰部都缠着纱布。

    吴中元送出意念,将手中箭矢和先前甩出的那支收归箭囊,“我要看你的伤口。”

    事已至此,中年居山只能照做。

    吴中元此前曾经见过枪伤的伤口,故此在中年居山显露伤口的瞬间,他就判断出对方左肋的伤口是枪伤。

    “人呢?”吴中元问道。

    中年居山不答。

    吴中元又看向老年居山,老年居山歪头一旁,亦不接话。

    见二人这般表情,吴中元紧张非常,而今九栾众人已经知道事情败露了,除非王欣然已经死了,否则他们没有必要继续隐瞒。

    “死了?”吴中元冷声问道。

    当是听出了吴中元言语之中的浓烈杀机,中年居山急忙摇头,“不曾。”

    吴中元此时的心情就如同坐过山车一般,“人呢?”

    中年居山又不答话。

    “都滚。”吴中元环视众人。

    众人犹豫不去。

    老年居山知道木已成舟,叹气过后冲众人摆了摆手,一干红蓝勇士忐忑退走。

    “人呢?”吴中元又问。

    中年居山欲言又止,看向老年居山,老年居山无奈摇头。

    “人呢?!”吴中元瞪眼怒吼。

    二人吓了个激灵,老年居山接口说道,“被接走了。”

    “被谁接走了?”吴中元追问。

    “黎定太玄。”老年居山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吴中元问道。

    可能是感觉叛徒不能自己当,老年居山便没有接话,中年居山只得接口,“昨日午后。”

    “你们为什么要抓她?”吴中元又问。

    “那女子所持器物甚是神奇,可遥攻伤人,我们无有害她之心,只想与她请教造物异术。”中年居山说道。

    “你们可曾伤害过她?”吴中元又问。

    二人面面相觑。

    吴中元心中一凛,转念之后方才想到自己问的有问题,“你们可曾欺辱过她?”

    吴中元言罢,二人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没有没有……”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九章 再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