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那妖人起初是沿着山中小径跑的,跑出十几里之后,前方传来了马蹄声,妖人有感,急忙改变方向,往正南方向逃去。

    妖人往南跑,吴中元就跟着它往南去,移动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年轻人骑着一匹怪马自路上飞驰而过,往东去了。

    由于那马匹长的有些奇怪,吴中元就多看了一眼,那动物虽然长了个马脸,却不是马,更像鹿,应该是头麋鹿,这东西又叫四不像,传说姜子牙骑的就是这个,麋鹿在现代也有,不过数量很少,他还是头一次见,没想到这东西跑的这么快。

    妖人做贼心虚,唯恐有人追来,逃遁之际不时转头回望。

    为免被它发现,吴中元便没有跟的太近,一直远远的吊着,他想确定这妖人背后有没有人在指使。

    跑出几十里后,妖人幻化形体,他先前猜测的没错,这妖人正是山羊谷那个獐头鼠目的猥琐男子。

    担心被众人追到,妖人一直在快速移动,一口气跑出上百里,这才自一条小溪边停了下来,掬水解渴之后倚树站立,解开那个小包裹,自其中拿出了一个小木盒儿。

    木盒不大,长条形的,有些像后世的镇纸,妖人打开木盒儿,拿出里面的东西逐一打量,盒子里装的应该是什么动物的内丹,共有三枚,大小略有不同。

    不过定睛再看,好像不是内丹,因为那三枚珠子的形状都不是规整的圆形,而且颜色也不对,这三枚珠子都是绿色的。

    那妖人显得很是激动,检视过后拿起其中一枚想要往嘴里送,不过刚一抬手,一只箭矢便自远处疾飞而至,洞穿右肩,将其钉在了身后的大树上。

    不等妖人反应过来,又有三支箭矢自远处飞来,分别命中其左肩和双腿。

    直到这时,那妖人方才反应过来,发出了凄惨的叫声,想要挣扎脱困,却又难能移动。

    吴中元离开藏身之处,背上长弓,缓步走近。

    眼见来人竟是吴中元,那妖人骇然心惊,知道冒充一事已经被他发现,自忖必死,肝胆俱裂,面如死灰。

    那妖人一直在盯着吴中元,吴中元却没有理睬它,甚至不曾正眼看它,走到小溪边先喝了口水,又洗了把脸,这才转头看它,“你不害怕吗?”

    妖人不知道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心惊胆战,惊恐看他。

    “你不怕死?”吴中元又问。

    “怕。”妖人牙齿打颤。

    “怕为什么不求饶?”吴中元面无表情。

    “求饶有用吗?”妖人问道。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吴中元随口说道。

    妖人先是一愣,转而连声求饶,“大人饶命,我坏你声誉,罪该万死,求大人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

    “行了,行了,”吴中元打断了妖人的话,“是谁指使你的?”

    “什么?”妖人愕然。

    见它面露茫然,吴中元知道此事是它一人所为,并无幕后指使,便指着跌落在地上的事物问道,“这是什么?”

    “木灵丹。”妖人说道。

    “木灵丹是什么?”吴中元蹲身捡起木盒,将那三枚珠子也逐一捡起。

    “马鹿的内丹,极为罕见,吞上一颗,终生不畏百毒。”妖人哪敢隐瞒,言罢,又开始连声讨饶。

    吴中元知道妖人所说的马鹿就是麋鹿,但麋鹿应该不会生出这种内丹,一来这东西不太容易成精,二来动物内丹好像也没有绿色的。

    见吴中元皱眉,那妖人越发惊惧,“大人明鉴,我说的都是真的。”

    吴中元瞅了妖人一眼,捏起其中一枚内丹仔细打量,仔细看过之后又送到鼻前闻了闻,隐约有些苦涩之气。

    可以确定这东西不是内丹,其性质应该跟牛黄狗宝差不多,是麋鹿体内的一种结石,这东西他还是头一次见到,也不知道效果是不是像这妖人说的这么神异,不过牛黄也好,狗宝也罢,也包括马宝,其主要作用都是解毒的,麋鹿体内的结石应该也有这种效果。

    众所周知肝脏是人体的解毒器官,而肝脏五行属木,这东西又是绿色的,应该有强肝健脾的效果。

    “吃了这东西,当真可以百毒不侵?”吴中元问道。

    “能的,能的。”妖人连连点头。

    “你怎么知道?”吴中元追问。

    “木灵丹神异,世人皆知。”妖人说道,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恐惧,此时这家伙面色煞白。

    吴中元将三枚木灵丹放进木盒,收于包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此言一出,妖人只当吴中元让他交代遗言,吓的面无人色,声泪俱下,哀声求饶。

    “你别光求饶,你得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吴中元无奈叹气。

    妖人不知道吴中元是在戏弄它,还是真的想放他一马,只当是后者,强忍疼痛,罪己反省,只道自己不该利益熏心,变化假冒。

    “不够深刻,说上一炷香,”吴中元拿了个饼子出来,“好好说,若有停顿,绝不饶你。”

    眼见有望活命,妖人哪里还敢懈怠,立刻进行深刻反省,但它哪有那么多词汇一刻不停的说上一炷香,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几句话,唯恐吴中元怪它敷衍,只得搜肠刮肚的想些新词和事由,说到最后连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词穷是一部分,它现在身中四箭,喘气儿都疼,一直不停的说,伤处就一直剧烈疼痛,说到最后满头大汗,面如白纸,若不是有灵气修为,怕是早就晕死过去了。

    吴中元吃过干粮,拍了怕手,“你还冒充我干过什么坏事?”

    妖人闻言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只这一回,我自知罪孽深重,若是大人能放我一马,我一定改过自新,闭门思过,再也不出来了。”

    吴中元说道,“女儿被抢已经够倒霉的了,你还趁火打劫骗人家的东西,你自己说你可不可恶?”

    “哎呀呀,我知道错了,哎呀……”妖人负痛**,可能是因为太过疼痛,开始咳嗽干呕。

    见此情形,吴中元上前将四支箭矢逐一拔下,妖人瘫软倒地,踌躇发抖。

    吴中元走到溪边,清洗箭矢,“太平寨在什么地方?”

    “在太平山上。”妖人有气无力。

    “太平山在哪儿?”吴中元追问,此前他只是听老瞎子说过太平寨,却并不知道具体位置。

    “东南两百里外,很好辨识,没有山尖儿的那座山峰就是。”妖人颤声回答。

    吴中元点了点头,松开手掌,送出意念,四支箭矢自归箭囊。

    见吴中元要走,妖人急忙哀声求助,“大人,我伤的太重,走不得,爬不动,求大人留下点吃食给我。”

    听得妖人哀求,吴中元转身走了回来,暗捏指诀,探出右手,以天地回生将妖人左腿伤口愈合,转身再行。

    妖人反应过来,再度哀求,“大人,您好事做到底,帮我把右腿也治了吧,只治左腿,我也走不得呀。”

    “不能走,你可以蹦。”吴中元随口说道。

    妖人还在哀求,吴中元便不理它了,提气拔高,往东南方向掠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事风格,吴中元的风格就是恩怨绝对对等,没有以德报怨,也不会以怨报德,他之所以不杀这妖人是因为这妖人虽然坏他名声,却也只是行骗而没有杀人越货。最主要的是这妖人帮他得到了这三枚木灵丹,他早已百毒不侵,这东西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处,不过他的朋友和部下却没有百毒不侵的能耐,可以送给他们。

    他既然不准备将这三枚木灵丹还回去,就得帮苦主把女儿抢回来,冬云居那伙儿山贼为害已久,别人不敢动他们,他敢。

    太平寨并不难找,由于冬云居自此处经营多年,太平寨不是想象中的山寨模样,而是一座颇具规模的山城。

    到得地头儿,吴中元也没有急于动手,自避风处睡了一觉,冬云居可是太玄高手,实力不容小觑,动手之前得养足精神。

    酉时不到,便发现一群人骑着麋鹿自远处行来,定睛细看,正是之前山谷村落的众人。

    眼见苦主到来,吴中元便自林中走了出来,自路旁等候。

    吴中元本以为众人见到他会非常高兴,未曾想众人发现他站在路旁,竟然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

    到得近前,老者翻身下“马”,气急怒指,“你,你,你这个骗子,竟然还敢来。”

    吴中元不明所以,疑惑看他,“你说什么?”

    就在此时,一个年轻人随后赶来,拔刀出鞘,“快交出木灵丹。”

    “什么乱七八糟的。”吴中元皱眉看着那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他曾经见过,先前他追赶妖人的时候,此人曾经骑着麋鹿自路上匆匆而过。

    “你还装蒜,”年轻人怒目相向,“我奉族长之命往山羊谷探查,黄帝早在数日之前便已离去,你究竟是谁?”

    听得此人言语,吴中元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妖人吃饭的时候一直看太阳,原来这家伙是在打时间差,知道老族长派人查它底细去了,故此才会急于离去。

    “你究竟是谁?”年轻人持刀逼近。

    “我就是吴中元,之前那骗子已经被我抓住并严加惩处。”吴中元说道。

    众人哪里肯信,将他团团围住,高声呼喝,逼他交出木灵丹。

    众人的呼喊惊动了北面的匪人,有人自哨楼上高声喝问,“来者何人?敢在太平寨撒野。”

    听得喽啰喝问,众人停止聒噪,看向老族长,等他拿主意。

    就在老族长无计可施之际,一个中年汉子迈步上前,低声耳语。

    听得此人言语,老族长眉头大皱,“能行吗?万一被冬云居识破了怎么办……”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四百一十三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