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十一章 善后

第四十一章 善后

听林清明这么说,吴中元更加悲伤,有心接话,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林清明也没有等他开口,说完便加大油门儿,骑着摩托向北驶去。

  眼见林清明真的要走,吴中元急切的想要说些什么,奈何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开口,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林清明消失在北面巷口。

  眼见林清明不见了,吴中元方才突然回过神来,施出轻功向北追去,今日之后林清明将亡命天涯,兄弟二人可能再也难以相见了,有些话必须跟林清明说,今天不说,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但是追到巷口,吴中元停了下来,他之所以停下来不是因为没看到林清明,而是他突然想到有些事情就算跟林清明说了也没用,他原本想告诉林清明他的真实来历,让林清明和他联手寻找回返古代的方法,只要回到古代,林清明就不再是犯人了。

  但是仔细想来,这条路根本走不通,原因很简单,想要维持黄萍的生命,就必须承担高额的医疗费用,林清明需要在躲避抓捕的同时拼命赚钱,根本就没时间干别的。

  最终,吴中元还是没有发声呼喊,只是目送林清明离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方才收回了视线。

  伤心难过在所难免,想哭也在所难免,但吴中元努力忍住了,只因林清明说过男人不能哭。

  当务之急是帮林清明善后,拐杖直接扔河里,这东西已经被算在林清明的住院费用里了。

  怀里这二十万得赶紧送到医院去,尽管林清明认为赵大中不会报警,他还是不放心,这可是救命的钱,就算赵大中报了警,相信警察也不会去把这钱从医院再要回来。

  刚想打车去医院,却又临时改变了主意,回到大中地产的南墙外,自隐蔽处看向传达室,这时候赵大中还没下来,传达室周围也没有人。

  等了三五分钟,赵大中下来了,进了传达室,自传达室里停留了十分钟左右,然后出来走向自己的轿车。

  两个保安也跟了出来,站在门口,一直等赵大中离开,方才回到了传达室。

  看二人的举动是看不出什么来的,但二人脸上一直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被人捆起来塞住嘴可不是令人愉快的事情,没能勇敢的保护总裁也挺没面子的,二人之所以笑的这么开心,自然是得了好处,拿了封口费了。

  这也间接说明赵大中真的不会报警。

  回到医院时是下午四点,王院长在开会,吴中元就先去住院部交了押金,交钱的时候犹豫了很久,起初是想留下两万给黄萍的家人,想了想又改变了主意,这钱是给黄萍延续生命的,不能挪作他用,黄家生活困难,他可以设法接济。

  但最终他还是交了十八万,只因他马上就要开学了,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成问题,根本没能力接济黄家。

  傍晚五点,王院长开完会回到了办公室,这时候吴中元已经在他办公室外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他找王院长有两件事情,一是跟王院长道谢,真诚的道谢,王院长是个好人,帮了他很多忙。第二件事是交代黄萍的事情,他不可能一直守在黄萍身边,照顾黄萍这件事得拜托医院。

  得知吴中元交了十八万的住院押金,王院长很惊讶,但他并没有问这钱的来历,只是让吴中元放心,只要病人家属不放弃希望,医院就不会放弃治疗。

  吴中元还想搭最后一班客车回村里,正事儿说完,就告辞离开,王院长起身送他。

  “王院长,我能为您做点儿什么?”吴中元此刻真的有受人恩惠,无以为报的感动和无奈。

  王院长笑着摇了摇头,“快忙你的去吧,不用担心病人,有什么变故或者进展,我们都会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你。”

  吴中元点头答应,免不得又是千恩万谢。

  五点半,吴中元坐上了最后一班去镇上的客车,接下来还有一件他不愿做却不得不做的事情,去告知黄家黄萍的情况。

  回到村里天已经黑了,吴中元知道黄萍的家在哪儿,到了门口,犹豫了足有十分钟,方才硬着头皮拍门。

  农村不用敲门,都是拍,拍完就自己开门,开门之后看到黄萍的父亲在灶间坐着烧火,黄家是真的穷,灯泡用的都是十五瓦的,加上使用时间很长,上面附着了灰尘,灯光显得更加昏暗。

  吴中元往正屋走时往东厢看了一眼,东厢的门是开着的,里面有个碾子,但黄萍的哥哥并不在里面。

  黄父身体不好,眼神也差,知道有人来了却看不清是谁,直到吴中元走到门口才看清他的样子,扶着灶台站起来,招呼他进门。

  大过年的,见面首先要给人拜年,该说的说完,吴中元就停了下来,他还是没有勇气说不该说的。

  黄父坐在灶前烧火,锅盖是木头做的,锅里冒出的热气有地瓜和剩菜的气味,混杂着屋里的潮湿霉味儿,令人倍感压抑。

  没勇气说不该说的,吴中元就开始询问栓柱的下落,栓柱是黄萍哥哥的小名儿。

  名字叫栓柱,其实这傻子根本就栓不住,跑丢好些天了,黄父身体不好,有肺病,天冷病情加重,没办法走远,只能在附近找了找,也没找到。

  吴中元最终也没勇气跟这个孤苦的老人说实话,黄父病的挺重,黄萍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知道黄萍的真实情况,他一定承受不住这么沉重的打击。

  不能说实话就得撒谎,万般无奈之下,吴中元只能撒谎了,只说黄萍打工的厂子老板出事了,黄萍跟着其他工人去别的厂子工作了,新厂子活儿很累,每天加班加点儿,过年也不能放假。最后拿出那两万块钱,只说黄萍实在走不开,拜托他把自己的工资捎回来。

  老人哪里会想到吴中元在骗他,听他这么说,疑惑的追问原来工厂的老板出了什么事儿,吴中元也没说太详细,只说听黄萍说老板出事儿了,具体出了什么事儿他也不清楚。

  黄父信了,拿着那两万块钱高兴的了不得,黄家生活一直很窘迫,这两万块钱能做很多事情。

  吴中元如释重负,黄萍坠楼的时候工人正在放假,没几个人知道她坠楼了,但工厂老板被杀一事却肯定会在节后传的沸沸扬扬,他提前把这个消息透露给黄父,到时候黄父即便听到什么传言,也不会多想了。

  饭熟了,黄父邀请吴中元一起吃饭,吴中元也没有推辞,藏起内心的沉重,努力装作轻松。

  饭后,黄父知道他的房子被拆了,就留他在家里住。

  吴中元本想拒绝,想了想,最终还是同意了,不能就这么走了,得设法把栓柱找回来,把黄父拖在家里,免得他思女心切,去城里寻找黄萍。

  收拾好饭桌,吴中元离开了,去了村里小卖部,买了祭奠用品,去老宅遗址祭奠师父。

  屋子早就没了,废墟也没了,连大树都没了。这里是要建度假村的,这片区域是高尔夫球场的一部分,已经种上了草坪。

  即便没有了参照物,吴中元也能找到师父坟墓的具体位置,但他并没有自附近祭拜,而是远远的烧了纸,洒了酒,还自言自语的跟师父说了话,求师父保佑林清明……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十一章 善后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