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零九章 掌灯

第四百零九章 掌灯

塔高七层,吴中元藏身于六层拐角处,妖王所能附身和影响的人灵气修为都不会很高,而且那华服女子走在最前面,只要出手,他就有一击必杀的把握。

    不过这时候他却开始犹豫了,原因很简单,他只是根据祝千卫的讲说推断三夫人已经被妖王附身,而他并没有切实的证据,万一推断有误,他就是妄杀,三夫人就是枉死。

    此时三夫人等人已经登上了二楼,很快就会来到六楼,留给他做决定的时间并不多。

    短暂而急切的思虑之后,吴中元做出了决定,杀,不管三夫人有没有被妖王附身,就冲她派人追杀尚在襁褓中的女婴这一条儿,她就死有余辜,心狠手辣,斩草除根,这个女人绝非善类。

    本已打定主意,但是在三夫人等人登上四楼的时候,吴中元又犹豫了,只因他突然想到三夫人派人追杀隗兮女儿的举动很可能是妖王的主意而不是三夫人本人的意愿,三夫人自己可能只是个受害者,如果杀了她,就有滥杀无辜之嫌。

    理智告诉他必须动手,而且不能有任何的迟疑,连观察三夫人的眼神都不能,因为观察眼神也是需要时间的,他能够通过观察三夫人的眼神来判断出三夫人有没有被妖王附身,但与此同时妖王也能够趁这个机会反应脱身。

    来不及观察,必须立刻动手,而且必须是下死手,上次自山羊谷他及时收剑保住了那个牛族女勇士的性命,妖王已经通过这一细节发现他不愿滥杀无辜,如果这次还不下死手,妖王以后就会利用他的这个弱点来挟制他。

    除了理智,人还有感性的一面,虽然理智告诉他必须动手,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在阻止他这么做,不能妄杀,三夫人很可能是无辜的。

    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一旦做了,就会永远受人诟病,就像李世民一样,屠杀兄弟,幽禁父亲,不管以后取得了多大的成就,这件事情都是他永远的污点。

    退一步说,就算别人不知道,自己也是知道的,他干不出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情,更干不出欲成大事者至亲亦可杀那种禽兽之举,从小到大他就没干过什么缺德的事情,他不愿自己的人生留下洗不去的污点。

    五楼,眨眼就要上六楼了。

    “杀,成大事不拘小节。今天不下狠手,就会被妖王抓住弱点,以后死的人会更多。”

    “不能杀,万一杀错了怎么办?”

    “杀,不能犹豫纠结,不能当道德女表。”

    “确认一下眼神再杀,只要确认过眼神,就能知道妖王在不在她身上。”

    “等你确认了眼神,妖王就跑了,你还杀个屁呀。”

    “我是个好人,好人不该乱杀人。”

    “想当烂好人,早点滚回家抱孩子去。你现在是三族黄帝,不是江湖侠客,不能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也没资格拿所有人的生死来为你的仁慈之心陪葬,快杀!”

    就在此时,华服女子走上了六楼。

    吴中元不再犹豫,反握剑柄,拔剑出鞘,旋身反挥,最佳角度,最好时机,最快速度,最大力道,一剑枭首。

    在其脑袋掉落之前,吴中元已经将随行七人尽数斩杀并还剑归鞘。

    动手之前他没有看那华服女子的眼睛,出手之时用尽了全力,如果这样还杀不死妖王,那就是它命不该绝。

    动手之前百般纠结,动手之后反倒平静了下来,在这短暂的几十秒内,他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只有不需要为别人负责的人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身上肩负着责任,就不能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有时候,对的事情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正确的事情也并不一定就是对的。

    没有纠结,没有怀疑,没有后悔,没有自欺欺人,有的只是平静,他终于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他就不会再有今日的犹豫和踌躇。

    这座高塔是城中最高的建筑,吴中元站在最高处,可以清楚的看到正在城中兵将厮杀的祝千卫,也能听到祝千卫的高声呼喊。

    祝千卫没有提及妖王,只说三夫人谋逆,残害隗氏王族,他背着的是大王唯一的血脉,要杀掉三夫人,还政于隗氏。

    打法还跟之前一样,只伤不杀,但也不是绝对的只伤不杀,那些试图攻击他背后襁褓的兵将,祝千卫是不会留情的,可能是在他看来攻击他算不得什么,但攻击和伤害王族血脉就是罪不容诛。

    祝千卫武功高强,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做到了无懈可击,想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需要极快的反应速度以及对局势的整体掌控,不过此人虽然勇武过人却不愿妄开杀戒,跟他有些许类似,属于儒将之流。

    祝千卫并没有在街道上过多的滞留,他的目的地是王宫,只有在受到阻拦的时候才会与人交手,而且是能避就避,尽量避免与对手正面交锋。

    都说人力有穷时,可以补充灵气的通灵神兵打破了这一必然规律,祝千卫手持虬龙戟,灵气源源不绝,不虞灵气枯竭,与敌交锋便更加从容,片刻过后便穿过数条街道,到得王宫近处。

    王宫外围有大量兵士把守,其中不乏练气之人,到得这里,祝千卫被拦了下来,大量兵士自四面涌来,将其挡在王宫之外。

    寻常士兵和武将所穿盔甲是不同的,除了普通士兵,王宫外还有数十位带兵的将领。

    “反贼祝千卫,还不束手就擒?”有武将高声呼喊。

    祝千卫右手外探,持戟在手,迈步上前,“隗王世袭,我效忠王族,岂是反贼。反倒是尔等扶立曹氏,谋逆造反,数典忘祖,尚不知罪?”

    有人高喊接话,“罪人无德,残害族人,人人得而诛之,唯独你执迷不悟,为虎作伥。速将你背上的罪人余孽交出来,然后自缚请罪,若有半刻迟疑,今日便送你与家人团聚。”

    听得此人言语,祝千卫愣住了。

    吴中元也暗暗叹了口气,此人的言下之意是祝千卫的家眷已经被杀害了。

    有个成语叫感同身受,其实这个成语本身就是错误的,因为没人能够完全理解对方的感受,吴中元能想象到祝千卫此时的心情,但他终究不是当事人,也只能想象,而不能亲身感受。

    祝千卫一直站立未动,有武人呼喊几声,不见他应答,便挥舞兵器上前挥砍。

    在对方长刀即将劈中他肩膀的时候,祝千卫起脚将对方踹了出去,虬龙戟挥出,将对方脑袋砍了下来。

    祝千卫虽然得了虬龙戟,却从未利用戟尖两侧的利刃挥砍拒敌,而今终于破例,他怒了。

    祝千卫是个很冷静的人,但是再冷静的人也有暴怒的时候,事实证明祝千卫是真的愤怒了,接下来的一刻钟他一直在杀,没有说话,没有落泪,只是面无表情的出招再出招,只有进攻,没有防守,他用的是以攻代守的打法,也可能他压根儿就没有防守,只是因为他出招太快,对手在杀掉他之前便被他给杀掉了。

    王宫外本有武将数十,兵士数百,一炷香之后,王宫外没有活人了,只剩下了祝千卫和他背上正在啼哭的婴孩儿。

    兵士和武将大部分被祝千卫杀掉了,也跑掉了一些,祝千卫知道有人逃走了,也没有去追。

    婴孩一直在哭,但祝千卫只是木然站立,没有任何反应,直到一支箭矢落到了他的身前,他才抬起了头。

    直到这一刻祝千卫也没有落泪,不落泪不说明他不悲伤,可能是过度悲伤的欲哭无泪,也可能是打击太大,他直到现在还是麻木的。

    吴中元冲他招了招手,祝千卫看到了楼上的吴中元,深深呼吸之后持戟迈步,到得门前虬龙戟反撩上砸,将大门击碎,直身而入。

    王宫内部原本也有一些士兵,见势不好已经跑掉了,祝千卫登上高塔,在六层看到了三夫人等人的尸体,也看到了自七层走下来的吴中元。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吴中元并没有安慰祝千卫,或者说他已经安慰了,这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有安慰效果的话了。

    祝千卫点了点头,转而将三夫人的首级拎在手里,经七层,上塔顶,提气发声,“曹蕊首级在此,小贵人尚在,效忠王族者即刻点亮灯烛,宅院见光,既往不咎!”

    祝千卫喊完一遍,停顿几十秒再喊一遍,连喊三遍,家家掌灯,户户亮烛。

    “各司其职,诸事如常,司职者明日五更入宫议事。”祝千卫再喊。

    亦是连喊三遍。

    眼见祝千卫已经控制了局面,吴中元本想抽身离开,转念一想,冲祝千卫说道,“你且去寻找你的家人,我留在这里,若是尚有气息,当设法救治。”

    祝千卫很感动,也很激动,但他却不曾失去理智,知道自己的家人不会有生还的可能,“多谢大人,没用了。”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吴中元说道。

    祝千卫点了点头,再度道谢之后下得高塔,喊了王宫内侍出来,询问情况。

    吴中元能听到祝千卫和那些人的对话,祝千卫的家人的确被杀害了,在他带着小贵人逃出隗城的当日就遇害了。

    吴中元知道祝千卫需要安置小贵人,也需要收拾残局,也就没有多待,在祝千卫冲他做了个再会的手势之后便收回先前射出的箭矢悄然退走……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九章 掌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