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零七章 盐

第四百零七章 盐

听得吴中元言语,祝千卫惶恐非常,“承蒙大人错爱,但祝某无德无能,怕是难当大任。”
“能不能担当大任你说了不算,”吴中元笑道,“我说了才算。”
“我与大人素昧平生,萍水相逢,大人为何如此器重于我?”祝千卫不解。
“你是当真不知,还是明知故问?”吴中元问道。
“当真不知。”祝千卫摇头。
“你为什么要救她?”吴中元指着已经睡着了的婴孩。
祝千卫叹了口气,没有接话。
吴中元又道,“隗兮已经死了,你应该知道救他的女儿是没有回报的。”
祝千卫仍未接话。
吴中元又道,“你明知救这个女婴没有任何回报,却仍然不惜牺牲自己乃至家人的性命,是什么在促使你这么做?”
祝千卫闭目摇头。
“是忠诚,”吴中元正色说道,“这就是我器重你的原因,还需要其他理由吗?若是需要,我还可以继续列举。”
祝千卫摇了摇头,“大人言重了,大王有恩于我,换成其他臣下也会这么做的。”
吴中元摆了摆手,“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回隗城一趟。”祝千卫说道。
“回去做什么?”吴中元问道,祝千卫说的是回隗城一趟,而不是回隗城,这便说明他不想带着女婴住在隗城,只想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我的家人还在那里,如果他们还活着,我想带走他们,”祝千卫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又道,“既然南荒已成累卵之地,我还想带走一些族人,他们若是眷恋故土不愿离去,那也由得他们。”
吴中元缓缓点头。
祝千卫又道,“若是大人确定三夫人已被妖邪寐惑,不妨令隗城上下知晓此事,届时随我们北上的族人也能多一些。”
吴中元再度点头,他本来就准备这么做,先前之所以问祁桐等人需要几天才能赶回隗城,为的就是抢在他们回返隗城之前赶过去,如果祁桐等人先回去了,那就打草惊蛇了。
见祝千卫不再继续讲说,吴中元笑着问道,“你对我了解多少?”
祝千卫不明白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沉吟过后方才出言说道,“大人乃人中龙凤,令尊乃熊族大吴,令堂乃鸟族贵人,只因身拥两族血脉,不被熊族所纳,又因大人武功高强,恩怨分明,中土三族不敢轻易开罪,只得敬献垣城六座供养大人。”
“还有呢?”吴中元又问。
“大人为九阳巫师,乃天眷之人。”祝千卫又道。
吴中元微笑点头,“此时四方部落多有迁往中土者,迁居三族者甚众,迁居我所属垣城的也不少,你们若是去了,我必有妥善安置,不调民夫,免征赋税。”
听得吴中元言语,祝千卫面露欣慰,“多谢大人接纳包容,但既是寻求庇护,总不能空手前往,大人想必知道隗城精擅晒盐,夏秋两季乃晒盐时节,此时城中储纳了大量白盐,三座地库都已堆满,每座地库储盐不下万斤,此番北上,当将这些白盐一并带去,以为贡献。”
“甚好,甚好!”吴中元并没有隐藏自己的喜悦,他眼下正在为盐巴发愁,若是真能将这些盐巴带走,不但能解燃眉之急,还能有足够的食盐储备,那可是三万斤哪,只要储存得当且节约使用,可以供给所属垣城的民众食用好多年。
“事不宜迟,当早些动身,”吴中元站了起来,“你收拾一下,包裹严实,咱们即刻上路。”
吴中元言罢,祝千卫疑惑看他。
吴中元解释道,“车马缓慢,我带你们凌空南下,此时动身,日落时分便能赶到。”
“岂能劳烦……”
不等祝千卫说完,吴中元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着手准备吧,凌空疾行很是寒冷,包裹的严实些。”
祝千卫点头答应,开始准备,山崖下面还有一些简单的铺盖,他有灵气修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御寒冷,这些被褥都被他包在了婴孩身上。
准备妥当,说走就走,吴中元虽有居山修为,依靠灵气承托二人仍然有些吃力,只能感召并穿戴了青龙甲。
不过升空之后他飞的并不快,婴孩身上虽然包裹了厚厚的被褥,却总要留出空隙供她呼吸换气,如果移动速度过快,冷气会循着空隙吹进去。
升空不久祝千卫就发现三爷飞在三人右侧不远处,由于速度不是很快,他仍能从容开口,“大人且看,那贼乌一直窥觑在旁。”
“它可不是乌鸦。”吴中元笑道,是他神授三爷伴飞随行的。
三爷虽然被吴中元降服,自身神识却不曾受到压制,听祝千卫喊它贼乌,甚是不悦,连道瞎了你的狗眼。
祝千卫既然喊三爷是贼乌,对它自然是有一定了解的,听它口吐人言也不感觉意外,“此物甚是顽劣,寻衅捣乱,无事生非。”
吴中元笑了笑,三爷此前有目的的将他引向祝千卫用来对付虬龙戟的陷井,这家伙既然知道陷井机关,就说明祝千卫先前在布置陷井的时候它也在场,以它的性子肯定是添乱而不是帮忙。
听祝千卫说它顽劣,三爷又开始破口大骂,不过只骂了几声就停了下来,不是它主动停的,而是吴中元送出意念命它不准辱骂祝千卫。
三爷虽然服从了吴中元的命令,却是一肚子的不满,吴中元送出的意念是不让它骂人,却没有让它闭嘴噤声,于是它就用怪叫发泄自己的不满,也别怪祝千卫用贼乌来称呼它,这家伙叫起来的确有些像乌鸦,事实上八哥一类的鸟类原本的声音也是嘎嘎呱呱的如同鸦叫。
中途停下休息,三爷又跑了,它跟大傻和黄毛儿不同,它的思维比较复杂,除非吴中元向它下达具体的命令,否则它还是自己原有的思维。
见三爷跑没影了,吴中元就送出意念将它召了回来,在此之前他已经感知过八爷的情绪,对它的脾性有一定的了解,说好听点儿这家伙是桀骜不驯,说难听点儿就是肆意妄为,它没有人类的道德修养,只是凭借本能行事,而寻衅滋事就是它的本能,这一点与老二有点像,不过老二只是贱,喜欢无事生非,而它却是喜欢干坏事儿作弄人,说白了就是无恶不作。
都说老婆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亲,三爷现在已经被吴中元降服,成了他的扈从,潜意识里他是把三爷当儿子看的,但这家伙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逆子,令他很是头疼,趁他不注意就往他身上屙屎,扈从对主人都是绝对的忠诚,但绝对的忠诚不代表它不作弄吴中元。
无奈之下吴中元只能充它下达具体指令,不让它往自己身上乱屙乱尿,三爷严格执行,改为往他箭囊里屙。
吴中元降它是想让它充当传令官的角色,在祝千卫为女婴换尿布的时候,他便尝试着冲三爷下达指令,尝试演练,他冲三爷送出的意念是“即刻过来见我”,而三爷喊的却是“即刻过来见獠儿。”
“你不能叫我獠儿,那是在骂我,你得喊我大人,”吴中元说道,“来,再说一遍。”
“即刻过来见大人。”三爷鹦鹉学舌。
吴中元点了点头,“这回对了。”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三爷疑惑。
“你就该听我的。”吴中元说道。
三爷搞不懂自己为什么潜意识里会服从吴中元,歪头做思考状。
短暂的休息之后,吴中元再度托带祝千卫和那婴孩上路,南下途中他没有跟祝千卫进行太多交谈,而是一直送出意念给三爷制定规矩,三爷对他是绝对服从,会严格执行他下达的指令,但如果他没想到或者没交代到的事情,三爷就会按照它自己的行为方式去自由发挥。
吴中元想到一条就给它加上一条,他所制定的这些规矩并没有压抑和克制三爷的本性,只是强化了三爷对他的服从以及对他所下达指令的坚决执行,至于三爷怎么对待外人,他没有给予太多限制。
大大小小的规矩制定了七八条,本以为差不多了,突然想起一事,急忙又加了一条,那就是在传递消息的时候不能删减和篡改,可不能出现假传圣旨,烽火戏诸侯之类的情况。
日落时分,三人赶到了隗城附近……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七章 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