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零四章 传令官

第四百零四章 传令官

怪鸟自前面飞,吴中元自后面追。

    怪鸟很生气,一边飞一边骂,骂的很难听。

    吴中元也很生气,但这怪鸟的移动速度很快,他尽出全力也追它不上,想要开弓射它,那怪鸟又狡猾的很,只要他一举弓,怪鸟就飞入林中躲闪。他一垂手,怪鸟又自林中窜出,继续自前面高声叫骂。

    没过多久吴中元就发现了异常,这只怪鸟的飞行速度异常惊人,是截至目前他见过的所有飞禽中飞的最快的,别说他现在只有居山修为,就是晋身太玄,也不可能追得上它。这家伙是自己不想跑,如果真想逃走,这时候早就跑的没影儿了。

    此前他和姜南等人曾经遭到过巨鹫和巨鬣狗的伏击,当时敌人就是派出了一只可以变化形体的鸟类化作了鹰凤矛的样子,将他们引入了陷井。有了前车之鉴,免不得多了个心眼儿,这只怪鸟会不会也是个诱饵?

    至于究竟是不是,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不过退一步说,就算是,他现在也不怕了,弓箭和长剑都带在身上,灵气处于盈满状态,青龙甲也随时可以召御,当真是无所畏惧。

    有心观察这只怪鸟,吴中元便没有急于召御青龙甲,这只怪鸟飞行速度的确骇人,但是再快也不可能快过青龙甲。

    目前他已经能够确定这只怪鸟不是妖怪,而且此物也没有灵气修为,没有灵气修为还能飞这么快,只能是天赋异禀。再看它形体,脖子以上的毛儿是白的,脖子以下是灰的,头部有些像八哥儿,而身子更像燕子,这明显是两种鸟类的混血后裔。

    没有灵气修为还能说话的鸟类并不多,最常见的就是八哥儿和鹩哥儿,这只怪鸟很可能有八哥儿血统。而飞的这么快应该是有雨燕的血统,要知道雨燕是世界上飞的最快的鸟类。

    还有就是这家伙明显是只老鸟儿了,用“老”来形容它貌似不太精准,确切的说应该是活的年头很长了,如若不然,也不可能学会这么多骂人的话。

    其实大部分的异类都没有人类的寿命长,但总有一些能超出正常寿命的异类,在现代的考古中也曾发现过类似的情况,对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科学界一直是存有争议的,不过吴中元比较认同一种说法,那就是有些野生动物的寿命之所以比同类要长很多,很可能是也在野外无意之中吞服了某种可以延长寿命的东西,永生在理论上是说不通的,但长寿却是有可能的。

    如果这只怪鸟不是敌人派来的诱饵,那它就是这种情况,它很可能吃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才变的这么聪明。

    怪鸟儿一直以三爷自称,都聪明到给自己起名字的份儿上了,其智商自然不会很低,但这家伙终究不如人聪明,这一点自它的一些举动上就能看出来,怪鸟儿飞飞停停,明显是为了将他引到什么地方,但如果是对方派来的诱饵,这家伙做的也太拙劣太明显了。

    怪鸟自前面飞着骂,吴中自后面追着骂,骂来骂去也就那些词儿,骂够了,吴中元就尝试套它的话,问它多大,是什么东西?

    直接问,怪鸟是不回答的,得拐着弯儿问,‘你才活了几年,也敢自称三爷?’

    “三爷活了一百多年。”怪鸟回答。

    “你长的怪模怪样,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吴中元又问。

    “这还用问,我会飞,肯定是鸟儿啊,你个傻獠儿。”怪鸟骂道。

    能说出这话,已经说明它没人聪明了,确切的说是没有成年人聪明,大致估算,其智商应该跟十一二岁的孩子差不多。

    “你别跑了,停下来咱们说说话。”吴中元喊道。

    “你当我傻呀,停下来让你射呀?”怪鸟喊道。

    “我包里有吃的,给你吃。”吴中元说道。

    “别以为给我吃的我就会放过你,等着被撞死吧你。”怪鸟回答。

    这话又露彪了,很明显的暴露了它的意图,这家伙肯定想把他往危险的地方引,而且攻击方式是撞。

    “你叫什么名字?”吴中元又问。

    “你是不是傻?我都说了我叫三爷。”怪鸟说道。

    “三爷,你住在哪里?”吴中元问道。

    “少套近乎,等着被撞死吧你。”三爷继续往前飞。

    吴中元不开弓,它就飞直线,吴中元也想看它究竟想带自己去哪儿,便全力加速,跟着它去。

    三爷是往东南方向飞的,移动路线跟他的目的地不谋而合,一炷香之后,三爷飞过一座山头儿,进入一条峡谷。

    峡谷很长,里面长有大量高大的树木,飞出几里,前方出现了一处水潭,占地约有半个足球场大,水潭位于峡谷中间区域,水潭里应该有泉眼,潭水顺着峡谷往外流淌。

    在峡谷外面有一条东西流向的河流,越往下游,河流越宽,根据周围的景物来看,峡谷外的那条河流就是飞鸟传书上提到的澧水,而这里很可能就是澧水的源头。

    下面的水潭清澈见底,这时候天已经亮了,但太阳还没出来,水面也不反光,身在高空能够隐约看到水潭里潜伏着有一条龙形生物。

    在水潭的北面有一片细软的沙滩,到得这里,三爷敛翅落到了沙滩上,沙滩上有只山羊,见三爷落到了附近,叫着想要跑开,但跑了没多远就跑不动了,定睛细看,山羊的左后腿上拴着一条绳索。

    三爷原本已经不骂了,但落地之后又开始高声叫骂,目的很明显,想把他引下去。

    只一闪念吴中元就猜到这是怎么一处所在,水潭里潜伏的很可能就是飞鸟传书中提到的蛟龙,而岸边的这只山羊无疑是诱饵,有人故意将它栓在这里,目的是将水潭里的蛟龙引出来。

    再一观察,果不其然,沙滩北面是片树林,树林里被人为布下了一处机关,这是一处类似于链球的陷阱装置,一条粗大的绳索被捆绑在大树的高处,而另外一端则捆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青石的下端垫着一个较小的鹅卵石,鹅卵石上也绑有一条绳索,这条绳索比较细,自沙土下面延伸到山羊所在区域。

    唯恐吴中元不进陷井,三爷就自沙滩上高声叫骂,山羊受惊,一直在冲突挣扎。

    吴中元没有理睬它,而是继续观察这处机关陷井,有人自这里设置机关可以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水潭里蛰伏的确是通灵神兵,如果是寻常蛟龙,没人会来招惹它,因为付出和得到不成正比。二是已经有人想要尝试捕获通灵神兵了,根据山羊留在沙滩上的粪便来看,它被拴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设置陷井的人很可能就在附近。

    对于设置陷井的人,吴中元并不忌惮,既然设置陷井,就说明此人的灵气修为并不高,如果是紫气高手,知道虬龙戟就藏在这里,直接就将水潭填满将它逼出来了,根本用不着设置陷井。

    见吴中元一直在峡谷上方俯视观察,三爷猜到吴中元可能发现陷井的存在了,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振翅飞起,往东飞去。

    此番它飞的速度很快,明显是要逃走。

    急切思虑之后,吴中元提气拔高,向东追去。

    这只怪鸟飞行速度堪称惊世骇俗,而且能够口吐人言,虽然形体较小,做不得坐骑,却可以将其收了,做个传递号令的传令官。

    追出几里之后突然听到山谷里传来了微弱的叫声,由于离的较远,听的便不是非常真切,好像是羊叫,又貌似是婴孩的啼哭。

    此时怪鸟已经飞出很远了,吴中元无暇回顾,唯恐让它跑了,便送出神识感召青龙甲。

    片刻过后,青龙甲应召而来。

    青龙甲有个特点,如果身体的某个部位带有异物,该部位的甲片便不会自动贴附,吴中元早就知道它的这一特点,穿戴之时也不卸下弓箭长剑,任凭其他部位的甲片先行贴附,之后再挪动弓箭和长剑,将余下甲片披挂在身。

    穿上青龙甲,三爷就飞不过他了,辗转腾挪,迂回俯冲皆甩他不掉,没过多久就被吴中元如抓鸡一般的抓在了手里。

    说人话的不一定就是人,三爷人话说的很流利,但它只是一只鸟儿,被吴中元拿住之后紧张惊慌,人话也不会说了,只知道扑腾着翅膀呱呱乱叫。

    三爷的心思比大傻和黄毛儿复杂的多,但收服它所用的时间却比收服大傻和黄毛儿用的时间短,原因是他已经晋身紫气,神识和意念变的很是强大。

    神识连通之后,吴中元就可以感知到三爷的情绪了,主人和扈从之间是做不到完全的心灵相通的,只能感知到扈从的情绪,而情绪又是很缥缈很笼统的东西,三爷的情绪里透着强烈的顽劣和桀骜,还有很重的怨气,这股怨气自然不是因为被他降服而生出的,要知道七窍灵通一旦施展,扈从就会对主人绝对忠诚,三爷的怨气是原本就有的,可能是此前曾经受到过欺凌,心里憋着一口火儿。

    三爷的性情很难精准形容,整体给他的感觉就是有点像乌鸦,不是个好东西。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骂我。”吴中元松手放它自由。

    三爷惊魂未定,也不接话,嘎嘎惊叫,急飞逃走。

    吴中元刚想送出意念唤它回来,一瞥之下却发现东北方向有不少人正在快速进入峡谷。

    短暂的沉吟过后,决定先回峡谷,三爷已经被他收服了,以后有的是时间交流磨合。

    想到此处,便控驭青龙甲调头回返,到得峡谷近处,沙滩上的景象令他陡然皱眉,他先前不曾听错,峡谷里的确有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可能还不满一岁,是被一个年轻男子捆在背上的,而那年轻男子此时已经被后来的那群人给团团围住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四章 传令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