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零三章 劣鸟

第四百零三章 劣鸟

听得吴中元言语,高展疑惑追问,“大人,你所说的封印可是北面红羽大鸟所在的关隘?”

    吴中元点了点头,“封印共有五处,那只是其中一处,红羽大鸟名为朱雀,乃南方神兽,镇守妖族禁锢。除它之外还有镇守神族禁锢的东青龙,镇守魔族的西白虎,以及镇守鬼族的北玄武。”

    “还有一处由谁镇守?”高展又问。

    吴中元答道,“还有一处封印位于昆仑山,禁锢的是兽族,那里由灵气屏障封印,无人镇守。”

    高展知道吴中元急着走,却仍然忍不住追问,“大人,这四方神兽皆为异类,为何护卫中土人类?”

    “你的祖先也不是人,为何也会护卫人类?”吴中元以问代答。

    这个问题高展自然答不上来,“大人,封印若是消失,会出现何种局面?”

    吴中元摇了摇头,“我如果能回答这个问题,也就没必要进那山谷中的石塔大墓了。”

    高展缓缓点头。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吴中元转头看向高展,正色说道,“你准备一下尽快赶去狼族,打不赢战桧,你以后也不要见我了。”

    见吴中元表情凝重,高展单膝跪地,郑重应是。

    吴中元没有再说什么,提气拔高,往东南方向掠去。

    南方只是比北方的温度高,到了冬天气温也很低,这时候已经是初冬时节,山中草木虽然还是绿的,但蛇虫鼠蚁少了很多,黑暗之中的山野密林少有鸟叫虫鸣。

    吴中元的目的地在东南方向五百里外,那里有条名为澧水的江河,至于澧水的具体情况他并不了解,因为消息来自于黎万紫转交给他的飞鸟传书,上面只说有人曾在澧水见过长着鹿角的四爪蛟龙。

    正常情况下蛟龙都是没有爪子的,即便个别道行较为高深的,最多也只有两条前爪,四个爪子的蛟龙肯定不是蛟龙,发现这条龙形生物的人和传递信息的人并不知道这一点,但他和黎万紫知道,黎万紫之所以将这条消息传递给他,乃是怀疑这条龙形生物是通灵神兵里的虬龙戟,判断依据是这条龙形生物不但长有四个爪子,头上长的还是鹿角,符合这一情况的只有传说中的青龙,但青龙是青色的,而这条四爪蛟龙体外长的是紫黄色的鳞甲。

    南荒也并不只有异类,有些地方也有人类居住,中土三大部落只是三个较大的部落,除了他们,还有很多小部落,途中偶尔也能看到一些人类居住的村落。

    此前吴中元曾经数次来到南荒,对南荒虽然不是非常了解,却也不是完全陌生,根据周围的山势走向来看,目前所在的位置应该在当日初遇姜南的阴阳泉的正东方向。

    黎明时分,隐约发现前面有一群白影,那些白影位于一条蜿蜒山中的小路上,应该是些穿着白衣服的人。

    前行十几里,看的清楚了些,他先前没有看错,的确是些穿白衣服的人,抬着棺材,棺材前面还有人拿着孝棒,不消说,这是支出殡的队伍。

    四大文明古国,古中国起源是最晚的,但我国却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一个延续到了现代的文明,很多古代的传统都保留了下来,包括一些殡葬习俗,这时候的人已经开始为亡者披麻戴孝和送葬哭丧了。

    换成旁人,天蒙蒙亮自山中看到这幅景象直接就吓傻了,但吴中元艺高人胆大,并不害怕,不但不害怕,还往前凑,他喜欢搞研究的老毛病又犯了,想近距离的观察和了解一下这时候南荒土人的丧葬习俗。

    送葬队伍有数十人,男人腰上扎着麻绳儿走在前面,棺材在中间,女人披着白麻布走在后头,男人在前面喊,由于地方口音比较重,且带有哭腔儿,便不能完全听懂,只能听出个大概,这些男人都是亡人的子孙,喊的是爹呀,爷呀,跟我走啊。而女人们则自后面哭喊亡人在世时的一些事情,类似于歌功颂德,大致意思就是让亡人知道她们很念亡人的好儿,很领亡人的情。

    送丧的人都会哭,但哭也分真哭和假哭,看的出来这些人是真的很悲痛,死的是个老头儿,对儿孙们都很宽厚,死因是其中一个孙子生病了,老头儿爬山采药,结果因为年老体弱,没抓牢,掉下山摔死了。

    情绪这东西是很容易受到外界感染的,见他们悲痛难过,吴中元也随之叹了口气,为人在世,还是得多做好事,多做善事,便是死了,也有人领情念好儿。

    刚准备自藏身之处离开,右侧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欢快的笑声,“哈哈哈哈,嘿嘿嘿。”

    笑声来的很是突然,而且声音很是洪亮,不但吴中元听到了,送葬的队伍也听到了,纷纷停止哭喊,冲笑声发出的地方望去。

    笑声发出的地方就在吴中元右侧不远处,众人没看到发笑的人,却看到了他,“树上有人!”

    “死了好,死了好,一了百了。死了好,死了好,没有烦恼。”声音再度传来。

    可想而知这一嗓子喊出来会有什么后果,苦主只当是他在喊,气怒非常,一群孝子贤孙纷纷指着他破口大骂。

    吴中元没有还口,他此时正在急切寻找发出声音的人,但他右侧只有几棵大树,虽然枝叶繁茂,却也藏不得人。

    这时候苦主已经开始捡石头砸他了,吴中元纵身向右侧大树掠去,到得近处,仍然看不到说话之人。

    就在此时,欢快的口哨声自上方传来。

    吴中元闻声急切抬头,仍不见树上有人,但口哨声一直在持续,就在高处的树干后面。

    吴中元可以暗中视物,定睛细看,只见树干的后面隐约露出两根类似于鸟类羽毛的尾羽,再听那口哨声,好像有些耳熟,此前应该在哪里听过类似的声音。

    急切回忆,立刻想起来了,当年王欣然曾经带人跟他一起前往三星堆地下祭坛,其中有个叫萧琴的女孩儿随身带了一只八哥儿,刚才说话的声音和这时仍在持续的口哨声都跟那只八哥儿有点儿像,可以确定发出声音的不是萧琴的那只八哥儿,但声音明显是八哥一类的鸟类。

    他会雅利安人的御兽之术,凝神感知,立刻心生感应,在树干后面的确藏着一只鸟儿,其形体比八哥儿大一些,应该有八哥儿两个大。

    怪鸟儿的口哨儿吹的很是响亮,曲调非常欢快,应该是哪个部落欢庆丰收的歌声让它给学来了,人家出殡,它自一旁唱喜歌儿,可想而知苦主有多愤怒,他们见不到怪鸟儿,只当是吴中元在捣乱,一边咒骂,一边捡石头扔砸。

    “什么东西?”吴中元沉声问道。

    他一出声,苦主不砸了,因为吴中元说话的时候口哨儿还在继续,而且吴中元的声音跟先前说话的声音也明显不一样。

    “你猜。”声音透着吊儿郎当和玩世不恭。

    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他先前在感知对方存在的同时一并探查了此物的修为,这怪鸟儿没什么灵气修为,连洞神淡红都没有,不可能是妖怪,但不是妖怪,怎么能这么流利的跟人进行对答交谈。

    就在吴中元疑惑上望之际,树干后面突然露出一个白色的鸟头,这家伙的舌头比寻常鸟类要长,此时正在张嘴吐舌的冲他做鬼脸,“啊~”

    不等吴中元完全看清它的样子,鸟头已经缩回去了,“看清没有?”

    怪鸟倒是没吓到吴中元,但是把树下那群送葬的苦主给吓跑了。

    “再来。”鸟头又自树干另外一侧露了出来,还是张嘴吐舌做鬼脸。

    这回吴中元看清了,白头红嘴儿,脖子以下的毛儿是灰的,有些像八哥儿,也有些像燕子

    “哪里来的扁毛畜生。”吴中元大感有趣,这东西为什么能说流利的人话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不是妖怪。

    “獠儿,獠儿。”怪鸟高声叫骂。

    这时候骂人的话没有现代那么花哨,獠儿就是个很难听的词汇了,相当于狗东西,这怪鸟儿还加了尾音,相当于骂他是狗儿子。

    “再骂我就射你下来。”吴中元恐吓。

    怪鸟并不畏惧,不但没有收敛,还骂的更放肆,与此同时自树干后面左右探头,一副你射不着我的架势。

    怪鸟藏身的树干有碗口粗细,寻常箭矢自然是射不穿的,见它一直作死挑衅,吴中元也有些生气,不过他对这怪鸟很感兴趣,也不舍得将它射死,取弓下来,随手一箭。

    箭矢穿过树干,贴身而过,射下了怪鸟几根羽毛。

    怪鸟没想到吴中元能射中自己,发出了两声嘎嘎怪叫,但此物甚是胆大,不但不跑反倒向他冲了过来。

    吴中元没想到它敢反击,更没想到这家伙移动的速度这么快,眨眼之间便到得近前,他手里拿着长弓,急抬左手,用长弓击打驱逐。

    他不但错误的估计了怪鸟儿的胆量和速度,还错误的估计了它的意图,这怪鸟冲过来并不是要啄他,而是要冲他屙屎,到得五尺外骤停减速,“噗~”

    这家伙屙屎是喷出来的,吴中元有感,急忙歪头躲闪,但躲是躲了,却没能彻底躲开,左脸被喷上了不少。

    鸟粪倒是不臭,但不臭也脏,吴中元眉头大皱,再取弓箭,冲着正在振翅飞高的怪鸟又是一箭。

    他这一箭是想将怪鸟射下来的,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怪鸟儿竟然斜翼躲过了要害,这一箭又射下了几根羽毛。

    吴中元惊叹于怪鸟移动迅捷的同时,怪鸟正在树冠上面盘旋叫骂,这次是破口大骂,都是辱及先祖的粗鄙言语。

    吴中元提气拔高,到得树顶,怪鸟疾飞躲闪,与此同时叫骂不停。

    “有种别跑。”吴中元心念闪动,召回先前射出的箭矢提气追赶。

    “三爷飞,獠儿追……”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四百零三章 劣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