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百章 提携

第四百章 提携

吴中元从不做没有依据的猜测,只做有依据的推断,此事亦然,天篆文册就是九天金简,相传九天金简乃伏羲女娲所留,共有九片,分为阴阳双面,包罗天地玄机,十八件通灵神兵里各藏金简一面,猁龙棍里肯定也有一片记载有天篆文册部分内容的金简。

    在此之前他已经知道猁龙棍乃火属兵器,而高展的三大主经都是火属经络,由猁龙棍里的金简推演而来的练气心法,简直就是为高展这种火属经络量身定制的。

    沉吟过后,先打发大傻回去,然后拧开猁龙棍一端,取出了里面的金简,天篆文册的内容他早已经烂熟于心,但他需要确定猁龙棍里的金简记载的是哪一部分内容。

    大致看过,心里有数了,将金简放回,简单包裹之后抓着猁龙棍回了客栈。

    高展并不知道吴中元干什么去了,在房里坐立不安,忐忑等待,听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急忙走过去拉开房门迎吴中元进来。

    “大人。”高展说道。

    “嗯。”吴中元随手将猁龙棍递给高展,回到原位坐了下来。

    由于此前布包已经被吴中元拆开了,重新包裹便不很严实,高展取出猁龙棍,略一打量便猜到了这根棍子是什么,猁龙棍不但样式古拙,色泽也与众不同,是紫色的,很好辨识。

    “大人,这是不是……”高展惊诧的看着吴中元。

    “是,”吴中元点了点头,“这就是你祖先当年所用的兵器,早些时候被我得了,现在我将它送给你。”

    高展震惊惶恐,激动语塞。

    吴中元又道,“有些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万事通乃大隐之人,我已经尊其为帝师,职在拾遗补缺,出谋划策,此前我让坐骑带回的木块上刻的就是给他的书信,征求他对你的看法,他也认为你是忠义之人,堪当大任,所以才将猁龙棍交由我的坐骑带来给你。”

    吴中元先前曾经跟高展说过老瞎子的事情,但没有说的太详细,而当时高展还曾经善意提醒他老瞎子没什么真本领,只会说些逢迎话,千万别被老瞎子给骗了,此番听得吴中元言语,免不得心情复杂,感动愧疚。

    吴中元猜到高展心里在想什么,略一沉吟,出言说道,“你之前提醒我是对的,没什么过错,要说有,那也只是你没有识人慧眼。”

    “大人说的是,惭愧,惭愧呀。”高展汗颜,言罢,这才想起手里还抓着猁龙棍,无功愧受,心中不安,本想交还推辞,又怕引得吴中元不快,但就此道谢接受,心中又惶恐不安。

    “大人,我还不曾立得什么功劳,受之有愧,这宝物你先收着,待我……”

    高展话说一半就没有继续往下说了,因为它发现吴中元在皱眉瞅它。

    “昨夜你不曾合眼,早些回房休息。”吴中元说道。

    高展连声应着却不曾挪步,拿着猁龙棍犹豫犯愁,不知如何处理,“大人,这个,这个……”

    “带走,”吴中元随口说道,“此物得来不易,好生收着。”

    高展惶恐非常,郑重道谢,想说些表忠的话又不善言辞,也担心大恩言谢会流于肤浅,踌躇良久,忐忑的走了。

    高展走后,吴中元离座起身,灭了房中灯烛,躺卧在床,闭目沉思。

    在有针对性的为高展推演练气心法之前,还有三件事情需要推敲,第一,天篆文册是什么?这个问题很宽泛也很缥缈,回答天篆文册是什么其难度不比解释世界是什么更简单,天篆文册不是具体的练气心法,也不是阵法和兵法,它包罗万物又无具体所指,同样一片金简,大夫如果得了,就能从其中推敲过玄妙的医术,农夫如果得了,就能从其中推敲中农耕的要诀,当然了,这也只是一个比方,事实上天篆文册深晦难懂,大夫和农夫肯定看不明白。

    天篆文册记载的并不是具体的术,而是抽象的法,能从中参悟到什么,得看参悟者本身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同的脾性,不同的性别,不同的心智,不同的推演方向都会影响参悟的结果。

    这种情形就如同了解和认识世界,世界是什么样的?站在唯物角度上说世界该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的,但人都是有思想的,思想本身就是唯心的,所以世界是什么样的不但取决于世界本身是什么样的,还取决于在每个人眼里世界是什么样的。

    不同的人眼中的世界是不一样,如果一个人正经受失败和痛苦,那在这个人眼里世界就是灰暗和悲观的。如果一个人正春风得意,那在这个人看来世界就是充满光明和希望的。

    同理,参悟天篆文册能得到什么,不但看天篆文册里包含了什么,还得看推敲之人想自里面看到什么,以及能够看到什么。

    这是第一个需要推敲的问题,吴中元已经有了大致的答案。

    第二个需要推敲的问题是狼族王族的练气心法是谁推演的?是伏羲女娲推演出来之后传给了狼王,还是由狼王推演出来之后留于后世?要知道即便是同一片金简,由不同的人进行推演,心得也不尽相同。

    推敲的结果是这个问题并不需要进行推敲,不管狼族的练气心法当年是谁推演出来的,只要现在由他来推演,其结果就肯定与之前的练气心法不太一样,既然不可能原封不动的倒推出来,那就干脆站在自己的角度再推一回。

    最后一个需要确定的问题是狼族的练气心法是单纯的由猁龙棍里的一片金简推研而出,还是伏羲在掌握了所有天篆文册妙法玄机之后,有针对性的为狼族推演出了一套适合它们修炼的练气方法?

    这两种可能性都有,不能因为猁龙棍里藏着金简就片面的认为里面的金简一定与狼族的练气心法有关,也可能里面的金简只是为了让猁龙棍拥有灵性。

    现代搞科学研究的人所遵循的原则都是大胆设想,谨慎求证,他接受了十几年的现代教育,也养成了这种习惯,哪怕是自己之前所得出的结论,也会持怀疑态度,会根据客观事实进行反思和调整。

    站在不同的角度,同样一个人可以进行多次不同的分类,如果站在有无主见的角度,人可以分为有主见和没主见两类,不管属于哪一类,都有弊端,有主见的人往往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对于自己做出的判断坚信不疑,潜意识里会寻找各式各样的理由和证据来证明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正确的,很多时候往往不够客观。

    而没主见的人是对自己不够自信,与自己的观察和判断想比,这类人更喜欢遵从别人的建议和指点。

    不管是有主见还是没主见都属于性格的一部分,而性格一旦形成,想要修正改变就很难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有针对性的扬长避短。

    有主见的人听不进别人意见,也没必要强迫自己去改,因为别人的意见并不一定就是对的,只需要经常给自己泼泼冷水,时刻让自己保持清醒和客观就可以了。

    没主见的人自己拿不出什么主意,这个也改不了,一个人二十岁没主见,到了七老八十也是这样儿的,既然改不了,也就没必要强迫自己去改,因为自己的想法也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可能别人的更高明,这类人需要做的就是别谁的话都听,谁的主意都采纳,只听那些身居高位和成功人士的建议和指点。

    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得听优秀人士的劝才能吃饱饭,听普通人的劝只会碌碌无为,听失败者的劝得饿死。

    吴中元属于有主见的,担心自己流于主观,便时不时的给自己泼泼冷水,根据客观情况对之前作出的判断进行补充和调整。

    最后这个问题想要推敲也不难,只需将猁龙棍里金简的内容与高展特殊的经络相结合就能验证出来,如果彼此契合,狼族的练气心法就是由这一片金简推演出来的,如果牛头不对马嘴,那就是由全部天篆文册推演出来的。

    推敲的结果是前者,狼族练气心法只是这一片金简,确切的说是完整一片的半片推演出来的,因为九天金简每一片都有阴阳两面,而猁龙棍里只有其中一片的阳面。

    推敲完整的天篆文册难度极大,但推敲十八分之一难度就小很多了,加上是有针对性的推演,难度又小了不少。而高展原本已经有深红修为,三十六条经络有些已经打通了,这种情形就像是盖房子,地基和雏形已经出来了,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按照雏形将整个房子垒砌完成。

    人不能有精神洁癖,不怕麻烦也不能自找麻烦,既然别人已经打好了地基,就没必要将其推倒重新再盖,要知道世上所有惊天动地的大事都不是一个人独立完成的,少不得先人和友人的帮助,如果因为接受了他人善意的帮助,而感觉自己的成功少了含金量,这种人永远不可能有出息,也不值得帮助。

    只用了一个时辰吴中元就推敲出了三十六条经络的行气路线,又用了一个时辰来反复推敲,黎明前的一个时辰用来攻克最后的难题,那就是如何在三条大经完全连通的状态下保证自己不被烧死。

    墙壁垒砌起来了,上梁也就不难了,高展虽然经络与人不同,但五脏六脏是一样的,都有心肝脾肺肾,行气的时候循着正确的顺序就可以,这个顺序就是肝心脾肺肾,所对应的就是木火土金水,三大主经的火气由肝木催发,最后收于肾水,形成循环也就不会被烧死了。

    推演出了练气心法和正确的行气路线,自然也就知道修炼和使用这种心法会有什么效果,狼族的练气心法也有三重,红气一重,蓝气二重,紫气三重,不同的灵气修为可以催发出不同颜色的火焰,火属灵气内外双发,外发灵气能够在体外形成高温火焰,而内发灵气会充斥五脏六腑,壮大并改变它的形体。

    吴中元一夜未眠,高展也是如此,猁龙棍是传说中的神物,而今竟然归它所有,它睡得着才怪。

    吴中元知道高展没睡,但也没有急着喊它过来,而是再度自心中将所有细节仔细推敲了几遍,练气心法不比别的东西,一丁点的小问题都不能出,威力越大,风险也就越大,若是出了岔子,高展直接就把自己给焚了。

    对于自己推演出的练气心法,吴中元感觉应该跟高展被人骗走的竹板上记载的心法是一样的,之所以做此判断有两个依据,一是他是在原有的地基上盖的房子,只有这么盖是正确的,确切的说是只有这么盖威力是最大的。二是这种练气心法的使用比其他练气心法要便捷快速,其他心法在使用时都需要有意识的引导灵气,而狼族的心法可以将这个过程省略掉,众所周知肝属木,气大伤肝,只要高展生气,它体内的火属灵气就会自动激发,好在它可以引导灵气加以控制,不至于一生气就着火变形。

    日出之前吴中元收拾东西喊了高展一起出去吃饭,这时候刚刚散市,外面街上还有饭馆没关门儿,再晚点儿就没饭吃了。

    高展昨天晚上也没闲着,把猁龙棍擦的锃亮,吃饭的时候也揽在怀里,本来猁龙棍就与寻常棍子不太一样,它又搞的紧张兮兮,免不得有人好奇观望。

    高展只是对吴中元礼敬,对别人可没好脸色,见别人看它的棍子,便恶狠狠的瞪人家,它的恶狠狠可不是装出来的,它长的就凶,再龇牙咧嘴,完全是咬人的架势。

    吃过早饭,吴中元又要了些酒食,由高展拎着,二人离开镇子,往西南林中去。

    “大人,咱去哪儿?”高展问道。

    “去你放酒的山洞。”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不继续往下说,高展也不敢问,只能顶着一头雾水,拎着酒食跟着后头。

    吴中元带它去山洞是有原因的,高展现在已是升玄深红修为,只要修习了完整的练气心法就可以催发火焰,担心高展把客栈烧了只是原因之一,还有就是高展在施展心法的同时形体也会随之发生变化,而他只知道高展的形体会发生变化,却不知它具体会变成什么样子,万一狰狞丑陋,可别吓到别人……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四百章 提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