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四十章 男人

第四十章 男人

吴中元愣住了,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这件事情跟之前的那件事情性质完全不同,之前保护赵大中顶多算是防卫过当过失杀人,这可是故意杀人,故意杀人是要判死刑的。

  待得缓过神来,急切问道,“大爷,厂长为什么会被杀,凶手抓到了吗?”

  “可能是伤天害理的事情做的太多了,遭报应了,”老头儿貌似对厂长意见很大,没有悲伤反倒带着些许快意,“好像还没抓着,不过一个瘸子,就算跑又能跑多远哪,唉。”

  吴中元心头略轻,“谢谢大爷。”

  “没事儿,没事儿,这大过年的你怎么这么早出来找工作啊?”老头儿一个人看门儿,很想找人说话。

  吴中元哪有心思跟他闲扯,刚想离开,突然想起一事,“对了,大爷,您怎么知道杀他的是个瘸子?”

  老头儿警觉了,支支吾吾的不接话茬,转身走了。

  吴中元心里有数了,林清明很可能来过厂里,搞不好就是这个看门的老头告诉了他服装厂老板的住处。

  离开服装厂,吴中元自路旁坐了下来,服装厂老板是黄萍坠楼的罪魁祸首,林清明报复他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但他最担心的就是林清明会杀他,没想到林清明真的这么干了。

  有句话叫患难见真情,林清明虽然一直瞧不上黄萍,但是在自己瘸了之后,黄萍并没有嫌弃他,接屎接尿的伺候,别说是重情重义的林清明,就是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动。

  林清明话不多,他可能从未跟黄萍有过什么承诺,但是在他心里已经认可并接受了黄萍,而今黄萍坠楼,最好的结果是成植物人,希望没了,林清明万念俱灰,所以才会毫无顾忌的痛下杀手。

  现在是中午,天上有太阳,挺暖和,但吴中元却一直在发抖,林清明杀掉服装厂老板的同时也将自己送上了绝路,加上之前还有案子没结,一旦被抓到,肯定会被枪毙,国家的法律可没规定瘸子杀人不用判死刑。

  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林清明,如果不会判死刑,他一定会劝林清明自首,但现在他不会了,哪怕陪着林清明亡命天涯,至少兄弟二人还在一起。

  如果做不到大义灭亲就不是好人,那他真的算不上一个好人,不过他至少还算是个人。

  吴中元一直急切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林清明会去哪儿呢?

  这年头儿,警察破案全靠监控,城里到处安监控,林清明也应该知道这一点,他又瘸着一条腿,警察很容易就能确定他的身份,所以他不太可能待在有监控的地方,很有可能往山里躲。

  但仔细想来,不对,这不符合林清明的作风,林清明自己应该很清楚故意杀人的后果,他极有可能跟时间赛跑,赶在被抓到之前做一些在他看来必须做的事情。

  这时候林清明最关心的无疑是黄萍,想要维持黄萍的生命,就必须付出高昂的医药费,不出意外的话,林清明现在很可能在设法搞钱。

  以林清明的为人和智商,绝不会去打金融机构的主意,况且他还瘸了一条腿,行动也不方便。

  思虑良久,吴中元突然站起,伸手拦车,他想到林清明可能会去哪儿了。

  拦到出租车之后,吴中元冲司机说道,“去大中地产。”

  黄县没人不知道大中地产,那是赵大中的公司,林清明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一定在记恨赵大中,他为赵大中出生入死,救了赵大中的命,最后赵大中却过河拆桥,连医药费都不给他。

  而今林清明没了顾虑,一定会去报复赵大中,他可能不会杀赵大中,却一定会让赵大中出钱给黄萍治病。

  十几分钟之后,出租车停了下来,吴中元下车,走向大中地产的传达室。

  春节全国都放假,这里也不例外,公司的大门是关着的,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走到传达室外,仍不见有保安出来,吴中元就歪着头往传达室里看。

  一看,吓一跳,两个保安都倒在地上,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嘴里还塞着毛巾,正在拼命挣扎。

  吴中元看到了保安的同时,保安也看到了他,支支吾吾的冲他求救。

  吴中元刚想上前解救,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两个保安肯定是被林清明给绑起来的,林清明绑他们,肯定不是为了逼问赵大中的住处,因为林清明曾经给赵大中当过保镖,自然知道赵大中住在哪儿。

  虽然一时之间想不明白林清明为什么会绑住这两个保安,他却知道不能给二人松绑,不然二人一定会报警,不管林清明正在干什么,都会对他产生不利的影响。

  想到这里,便装瞎,只当没看见二人,转身就要离开。

  就在转身之间,突然发现公司的东南角落停放着一辆黑色轿车,这是一辆很贵的好车,难道赵大中和林清明现在就在办公楼里?

  但是这也只是他的怀疑,毕竟赵大中有的是轿车,也可能是春节期间一直停放在这里的。

  想要确定这一点也很容易,只需把保安嘴里的毛巾拔掉就能知道。

  短暂的犹豫之后,吴中元跳过大门,进入了传达室,拔掉了其中一个保安嘴里塞着的毛巾。

  “怎么回事儿?”吴中元沉声问道。

  “快报警,赵总被杀人犯挟持了。”保安上气不接下气。

  “他们现在在哪儿?”吴中元问道,保安既然以杀人犯称呼林清明,说明他们极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林清明杀了服装厂厂长一事,毕竟这只是一个小县城,消息传播的很快。

  “在楼里,”保安说道,“快,快松开我。”

  “赵大中的办公室在几楼?”吴中元问道。

  “三楼。”保安说道。

  吴中元没有再问,也没有给保安松绑,而是把毛巾又塞进了他的嘴里。

  赵大中很有钱,办公楼是现代化的,需要刷卡才能进去,吴中元进不去,只能绕到办公楼背面,爬墙而上。

  三楼北面有个厕所,厕所的窗户没关严,他就自这里进去。

  现在办公楼里没人,很安静,说话有回声,吴中元循着声音找到了赵大中的办公室。

  吴中元能听到说话声,林清明自然也能听到脚步声,兄弟二人一起长大,他自然能听出吴中元的脚步声,不等吴中元推门,林清明的声音就自里面传来,“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在外面等着。”

  再次听到林清明的声音,吴中元心里五味陈杂,“哥,你没事儿吧?”

  林清明没有回答。

  吴中元不放心,还是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林清明和赵大中两个人,林清明坐在客人坐的沙发上,赵大中蹲在墙角,正在开保险柜。

  吴中元没说话,只是默然的走到林清明旁边。

  林清明面无表情,一直在盯着赵大中,也不看他。

  赵大中回头看了吴中元一眼,回过头继续开保险柜。

  很快,保险柜被打开了,里面有很多钱,成捆的,一捆一捆的,全是钱。

  “给我二十万。”林清明很平静。

  “全给你。”赵大中说话哆嗦。

  “我只要二十万。”林清明说道。

  赵大中虽然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坚持,拿过袋子,战战兢兢的装了两捆,如履薄冰的走过来将袋子放到了林清明面前的茶几上。

  “我是为你受的伤,这二十万是我应得的医药费。”林清明拿起袋子,拄拐离开。

  吴中元看了一脸错愕的赵大中,快步跟上了林清明。

  “别跟着我。”林清明说道。

  “哥。”吴中元依旧跟着。

  “我杀了人,你跟着我会受到牵连。”林清明沉声说道。

  “你感觉我怕受到牵连?”吴中元正色问道。

  “你不怕,我怕,我这辈子已经完了,但你还有希望,”林清明将袋子递给吴中元,“这钱你拿着,去交你嫂子的医药费。”

  吴中元回头,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赵大中正在里面看着他们。

  “有钱人都惜命,他是不会报警的。”林清明将袋子塞到了吴中元手里,“她家里由你去说吧,有时间的话就去医院看看她。”

  “哥,你有什么打算?”吴中元关切问道。

  林清明没接吴中元的话茬,继续说道,“跟医院说,以后的医药费我会直接打到你嫂子的住院卡上,让他们用最好的药,请最好的护工。”

  “你要去哪儿?”吴中元追问。

  “挣钱,我这辈子没拿过不该拿的钱,我不会去偷也不会去抢,活一天干净一天,”林清明转身移步,“别跟着我,你的心情我明白,但是你也很清楚,你跟着我,我更容易被抓住。”

  吴中元万分悲伤,却仍然在后面跟着。

  林清明一瘸一拐的在前面走,吴中元跟在后面哭。

  “男人不能哭。”林清明低声呵斥。

  吴中元不敢哭了,只敢暗自悲痛。

  下到二楼,林清明没有继续往下走,而是走到东面的窗户前拉开了窗户。

  窗户外面是外墙,外墙的墙根下停着一辆踏板摩托车,不消问,这是林清明早就安排好了的。

  林清明单腿跃出,自墙头上勉强借力,堪堪落地。

  吴中元后随,落地之后急忙伸手扶住了他。

  林清明骑上摩托,打着火儿,将手里的拐杖递给吴中元,“还给医院。”

  “哥。”吴中元悲伤。

  “你也不小了,也该独立生活了,我以后没法儿照顾你了,”林清明叹了口气,“别学我,别冲动,快意恩仇是要付出代价的。”

  吴中元重重点头,“你要去哪儿?我以后怎么找你?”

  林清明没有回答,只是拍了拍吴中元的肩膀。

  刚加油门驶离,突然想起一事,又停了下来。

  吴中元急忙跑了过去,“哥。”

  “回去跟医院说,只要卡上还有钱,就请他们继续治疗,如果连续三个月卡上没钱转进去,就说明我已经不在了,让他们把管子拔了,让你嫂子跟我去吧……”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 男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