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狼王血脉

第三百九十九章 狼王血脉

何为善待?让高展衣食无忧就是善待。何为重用?委以重任就是重用。

    想善待高展很容易,直接让它去黑寡妇的城池,黑寡妇的城池多有异类,而且是通商城池,高展去了,黑寡妇肯定会给它安排个不错的差事。

    但想要重用高展难度就比较大了,原因也很简单,高展年纪偏大,修为也差,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看一个人是否值得提携,只看此人是否忠诚,要知道与能力相比,忠诚更为重要。

    由于时辰尚早,还不到吃晚饭的时候,吴中元便给高展倒了杯茶,与之对坐闲聊。

    既是闲聊,也就没什么固定的话题,但高展知道吴中元在观察它,闲聊之时便有些畏首畏尾,放不开手脚,这倒不是它心理素质不好,而是此前吴中元曾当着它的面儿与附身于牛族女勇士的妖王对话,它已经知道吴中元乃金龙临凡,也知道吴中元可以改变它的命运,面对着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人,没人能不紧张。

    闲聊以问答的形式进行,吴中元问,高展答,起初吴中元问的多是高展早年的遭遇,都说英雄不问出处,其实这话并不完全正确,一个人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会在其心里留下烙印,会影响并决定一个人的心性。

    虽然此前二人在赶路的间隙进行过短暂的交谈,但高展并不了解吴中元,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怎么说能获得他的认可,一开始免不得犹豫斟酌,待得聊的久了,逐渐放开了,也可能是想开了,不管吴中元问什么,它都实话实说。

    任何的谎言都不足取,实话永远是正确的答案,任何身居高位的人都有其身居高位的原因,与其患得患失,投其所好,倒不如坦诚相见,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显露给对方。

    说完经历,吴中元又开始跟高展谈梦想,笑着询问高展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高展原本已经放松下来了,听吴中元这么问,又开始紧张了,因为它不知道吴中元想通过这个问题来观察和确定什么,如果说的小了,怕吴中元瞧不起它,认为它胸无大志。如果说的大了,又怕吴中元误会它不切实际,不自量力。

    “实话实说,”吴中元说道,“你可以对任何人扯淡撒谎,但跟我必须实话实说。”

    高展踌躇良久,终于鼓起了勇气,“我想追随大人。”

    “你为什么想追随我?”吴中元面无表情,想要提携他人,前提是此人希望得到帮助,而且是主动寻求帮助,这一点至关重要,任何端架子的人都不值得提携,否则日后会成为其翻脸的理由和借口,辛辛苦苦把一个人拉起来,到最后却换回一句‘我又没求你帮我,是你上赶着找我的’岂不气死。

    由于吴中元刻意加重了追随二字,高展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红着脸懦懦说道,“我不想窝囊一辈子,跟着大人我才有希望。”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吴中元笑道。

    见吴中元脸上露出笑容,高展得到了鼓励,高声说道,“只有跟着大人我才有希望。”

    “永远别忘了你今天说过的话。”吴中元笑道。

    吴中元此言一出,高展如释重负,离座站起,单膝跪地,正色说道,“承大人不弃,愿永远追随大人。”

    吴中元没有过去搀扶高展,只是随口说道,“起来吧。”

    高展站起,吴中元指了指座位,示意它坐下说话。

    实则吴中元并不喜欢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但他必须这么做,正所谓君臣有别,君臣都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君王可以拿臣子当朋友,但臣子却绝不能拿君王当兄弟,反观五千年历史,二十多个朝代,没有一个拿君王当朋友的臣子是有好下场的。

    接下来吴中元问的是高展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高展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犹豫过后还是说了,他最大的愿望是混出个人样儿,然后去狼族抖抖威风,让六姑后悔当年没有跟它。

    高展言罢,吴中元哈哈大笑,这绝对是大实话,符合人性。

    见吴中元笑,高展也跟着讪笑,“之前我最想干的就是这件事情,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它是战桧派来骗我练气心法的,我只当它不愿跟着我受苦。”

    “根据诸多线索来看,你很可能是狼族仅存的王族,”吴中元说道,“如果你真是这样,杀回狼族打败战桧,夺回族长之位,岂不更加威风。”

    高展闻言甚是惊讶,此前它虽然怀疑自己是狼族人,却从未想过自己还是王族。

    吴中元只能耐着性子向它解释,高展的智商并不高,只能算中等,心思也比较简单,吴中元并没有因此而对它失望,事实证明绝大多数忠诚的人都是这种类型,越聪明,心思就越复杂。越复杂,就越难做到绝对忠诚。

    高展很佩服吴中元,也很尊重他,别说吴中元分析的有理有据,就算是胡说八道它也会相信,听得吴中元的分析,高展确信自己就是狼族仅存的王族,免不得又是一阵兴奋。

    但很快兴奋就被沮丧所代替了,原因很简单,它修为太低,打不过战桧,而且练气心法还被人骗走了。

    吴中元若是出手,自然是手到擒来,但假他人之手夺回王位,高展很难服众,而且也抖不了什么威风。

    吴中元知道高展在想什么,也知道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的满足高展的虚荣心,若是现在去抢回心法加以推研修炼,狼族众人就有了心理准备,日后再去也就起不到震慑众人的效果了,至少不是那么震撼了。

    高展现在是升玄修为,离淡蓝灵气只有一步之遥,如果它是纯阳血脉,可以设法在短时间内提升它的修为,然后利用熊族的雷霆之怒去对付战桧,吴中元身上带了龙骨,但检试过后发现高展并不是纯阳血脉,这条路走不通。

    这条路走不通还有其他办法,吴中元乃紫气高手,灵气可以离体外延,将灵气延入高展经络,通过对其经络的探查,再结合高展所记住的残缺不全的练气口诀,大致推断出狼族练气心法的修炼方法。

    事实证明这个办法比他想象的更加复杂,因为高展的经络与人不同,单是大的经络就有几十条,由于此前他从未探查过狼族人的经络,也不知道所有狼族人都是这样还是只有高展是特例,总之想要倒推出狼族的练气心法难度极大。

    见吴中元一直眉头紧锁,高展也知道此事不易,便在旁说道,“大人,你也别犯愁,这么多年我都忍了,也不在乎再忍一……”

    “之前你没遇到我。”吴中元打断了高展的话。

    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这条路走不通,还有其他办法,先前以灵气感知高展经络情况的同时他也探查出了高展五行属火,此番斟酌的是高展能不能修炼火龙真气,火龙真气威力极大,便是高展只练成了第一重,对付战桧也是绰绰有余。

    不过推敲过后却发现这条路也走不通,高展虽然五行属火,但经络与人类不同,也练不得火龙真气。

    无奈之下只能走回老路,还得自狼族的练气心法上想办法。

    实则去狼族帮助高展抢回练气心法也不是不行,待高展练成了心法再杀回去也有震慑效果,但他并不想这么做,高展受了半辈子委屈,扬眉吐气之时一定要让它做到极致,得来个一战成名,这么做并不是单纯满足虚荣心的问题,还可以将它此前所受到的窝囊和郁结闷气一扫而空,得让它昂首挺胸的站起来。

    天早就黑了,外面已经开市了,但二人并没有往外面去,吴中元一直留高展在房中,不时检试它的经络,结合它口述的残缺口诀进行倒推,人类只有十二正经,而高展的正经竟然多达三十六条,足足是人类的三倍,目前已经确定高展的这三十六条经络是由三大主经衍生出来的,而这三大主经又全部归火属心经,目前这些经络大部分都处于闭塞状态,并没有被冲开。

    冲开这些经络虽然有难度,却也有办法可想,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确定这三条主经一旦连通会有什么后果,高展的情况与他当日修炼火龙真气有些相似,全部三大主经都属火,一旦连通心脉,直接就引火**了。

    高展的这种特殊经络应该是狼族王族所特有的,最适合修炼火属心法,简直就是为修炼火属心法而生的,被骗走的练气心法肯定也是火属心法,战桧之所以无法修炼,很可能是因为它们没有高展的这种特殊经络,如何连通经络难度较小,如何在连通心脉之后不把自己烧死是问题的关键。

    试了半宿,没有结果,吴中元起身外出。

    高展不明所以,满怀歉意的站了起来。

    “你留下,我一会儿就回来。”吴中元随口说道。

    出得客栈,吴中元往镇子西面去了,大傻回来了,带回了猁龙棍。

    猁龙棍就是老瞎子的回复,这是他跟老瞎子的约定,如果老瞎子认为此人可用,就将猁龙棍交由大傻带过来。

    吴中元要猁龙棍原本只是为了给高展补充灵气,增加它去狼族的胜算,但拿了猁龙棍在手,突然想起一事,这猁龙棍里很可能藏有狼族练气心法的秘密……

风御九秋全集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九章 狼王血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