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识人

第三百九十二章 识人

高展是深红灵气,会些身法,吴中元放慢速度迁就它,与它同行向南。

    见高展一直拼命赶路,吴中元就让它稍微慢一些,不用太过焦急。

    “快些去了,可不能让妖王抢了先。”高展气喘吁吁。

    吴中元笑了笑,高展并不知道妖王的本体仍处于封印之中,眼下只能利用元神影响和控制他人,而它所能影响和控制的人灵气修为都不会很高,就算在受到他严厉警告之后仍不知收敛,也翻不起多大浪来。

    一个时辰之后,高展撑不住了,慢了下来。

    见它疲乏,吴中元便提议休息,高展连连摇头,“我倒不累,只是两条腿走路总不得便利,不如我现出兽身自林中奔跑,大人自天上跟随。”

    吴中元摆了摆手,“不急,坐下歇会儿,把狼王大墓的情况跟我说说。”

    高展想了想,点头同意,“好,咱往高处去,免得有人偷听。”

    吴中元点头同意,二人又行出十几里,自一处山顶停了下来,高展搬来一块石头给吴中元坐,自己走到吴中元对面席地而坐。

    看得出来,高展并不习惯伺候人,可能自忖有讨好嫌疑,搬石头的时候表情不很自然,有些尴尬。

    坐下之后,高展又起身换了个位置,坐到了吴中元斜对面,它之所以换位置是因为它先前坐的地方是上风头儿,山风刮来,会将它身上的异味吹向吴中元。

    吴中元很喜欢细心之人,便对它高看了几分,此人乃狼王后裔,身上流着先祖的血液,忠诚这东西也是血液里带的,虽然此人目前修为低劣,如果它品德不差,可以考虑提携重用。

    有了这种念头儿,便开始留心观察,坐下之后也并没有急于追问狼王大墓的情况,而是问了问它这些年的境遇。

    身为领导可以不能打仗,却必须做到知人善任,说白了就是会看人,随着高展的讲述吴中元很快就对它有了大致的了解,如果言语粗俗是没素质的表现,那此人就属于没素质的那类人,时不时的爆几句粗口,指天骂地,愤愤不平。

    而它之所以戾气这么重也是有原因的,这家伙从小到大一直在倒霉,五岁死爹八岁死娘,独自一人住在一处山谷里,那处山谷是它爹娘留给它的地盘儿,约有三里方圆,那片区域其他猛兽进不去,它在里面还是很安全的,但它也不能一直待在山谷里不出来,年纪稍微大点儿就离开山谷出来闯荡,什么都不懂,修为也不行,还不懂得低头变通,好多次险些被人打死,“人”在这里只是个泛称,实则伤害它的更多是道行比它高的异类,其中又以同类居多。

    挨打其实并不是个坏事儿,至少证明此人没有奴性,其实不管人还是禽兽,想要不遭受攻击和排挤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委曲求全,忍气吞声,老老实实当个老好人。还有一种选择就是打出威严,让别人不敢招惹,高展明显不属于前者,而做后者自己实力又不够,所以才会经常挨揍。

    既然是好多次险些被人打死,又能说明它总是挨揍却始终没有被人打服,打不服也是个好习惯,碰次壁就一蹶不振的人是不可能有大出息的。

    高展活的年头儿并不长,从出生到现在也就三四十年,具体多少年它也记不住了,它与那些活得久了有了道行才能变化人身的异类不同,在它父亲的帮助下,它很小的时候就能幻化人形,但是后来它爹死了,就没人指导它了,所以直到现在它也不能自人形和兽身之间进行彻底的变化。

    既然高展很小就可以幻化人形,就说明它不是普通的野狼,而高展自己也这样认为,南荒有个狼族,族人的情况跟它差不多,它也曾尝试去接触狼族,却不被狼族所接纳。

    通过问答来了解一个人其实并不全面,还得再加上自己的观察和判断,对于高展这个不是人的人,吴中元的印象还是不错的,首先可以确定这个人有骨气,打不服就是有骨气。还有就是这个人比较仗义而且有正义感,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此前他出面帮它作证,还了它清白,高展一直留在原地等他把事情处理完才跟他一起离开,而且事后还善意的提醒他老瞎子只会说好话,没什么真本事,一个处事圆滑的人是不会说这种话的,因为很容易出力不讨好。

    再者,此人敬天法祖,不愿破坏祖先的坟墓,直到确认他是金龙临凡方才勉强同意。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家伙的修为虽然不算高,却也有深红灵气,大事儿干不了,打家劫舍总是能的,但它并没有那么做,上次见它它就穿着这身儿破褂子,现在还是这身儿破褂子,这都快两年了,它就没换过,换了新衣服不能说明它去偷去抢了,但一直没换衣服却能说明它没有偷抢,这个逻辑是成立的,因为它如果真的去偷去抢了,不可能这么穷困潦倒。

    再有,一把破刀也用了两年,到最后还用它换了酒,就是个拐棍儿拿两年也有感情了,还别说是兵器,此事也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这家伙嗜酒贪杯,二是此人有自己的道德底限。

    看到优点的同时,吴中元也看到了它的缺点,此人缺点也很多,格局偏低,很是粗俗。野性难驯,年龄偏大,由于生活没有规律且好酒贪杯,元气损伤的很厉害。还有就是此人死要面子,说起之前与人争斗落败,总是给自己寻找各式各样的借口。

    找借口给自己开脱个很大的毛病,等同不能正视差距,不敢面对失败。不过换个角度看,也能说明它渴望成功,不甘心失败,虽然是缺点,却比那些总是利用自嘲自贬来自我解围,不思进取,甘于平庸的人要好上很多,至少它对出人头地有着强烈的渴望。

    高展一直担心闲聊会耽误正事儿,而吴中元一直在问,它又不能不说,好不容易等吴中元不问了,便岔开话题,主动讲说那处狼王大墓的情况。

    狼王大墓就在它生活的那处山谷里,与寻常地下坟墓不同,狼王大墓是一处由青石垒砌的地上陵墓,上窄下宽,高约七丈,占地也有七丈见方,由于山谷之中有溪流,湿气较重,南方温度又比较高,故此陵墓上常年生长着厚厚的青苔。

    那处山谷自外面是看不到的,想要进入山谷必须遵循特殊的步骤,听到这儿吴中元心里就有数了,狼王大墓所在的山谷很可能有阵法保护。

    “既然别人进不去,你为何还担心会被妖王抢了先?”吴中元随口问道。

    “万一妖王道行精深,能知道我心中所想怎么办?”高展答道。

    “放心好了,它没这本事儿,”吴中元摇头说道,感觉说的过于绝对,又补充了一句,“至少现在没有。”

    “以后就有了?”高展追问。

    吴中元再度摇头,“不清楚,我正是因为对它们知之甚少,所以才会多方查找当年洪荒之战遗留下的线索。”

    “哦。”高展点头,“大人,歇的差不多了,咱走吧。”

    “嗯。”吴中元站了起来。

    “似先前那般赶路太过……”

    吴中元知道高展想说什么,不等它说完就摆了摆手,“没事儿,你随意。”

    高展没有自吴中元面前现出原形,而是跑出十几丈脱了裤褂抖身化作一头巨大黑狼,其体形跟成年公牛大小差不多,怒睛利齿,甚是骇人,只是肚皮干瘪,瘦骨嶙峋,弱了不少威势。

    高展衔了衣服自林下快速奔跑,现出原形之后高展本体的优势显现了出来,其移动速度比先前快了两倍不止,但它是自林下穿行,而吴中元是自天上飞掠,故此仍然跟的很是从容。

    动身之后,吴中元冲大傻送出意念,命它赶来南荒,根据高展先前描述的情景,那处石塔的形状应该与金字塔有些相似,七丈就是二十多米,不算很大,但也不算小了,靠人力肯定打不开,只能把大傻调来。

    高展自林下狂奔,吴中元自天上飞掠,如此一来二人也就无法进行交谈,一个更次之后前方出现了一条由西北流向东南的溪流,高展停下喝水,随后幻化人形套上了衣裤,“大人,快到了。”

    吴中元这次出来没有携带提升类的补气丹药,但黄色的补气丹药带了不少,也不是他有心带的,而是临走的时候姜大花送给他的盘缠,见高展疲惫不堪,便拿出几枚丹药递了过去。

    这时候还没有通用货币,丹药属于硬通货,比后世的黄金还要贵重,吴中元此举直接把高展搞愣了,“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收着吧,以后用得着。”吴中元再递。

    高展惶恐非常,连连摆手,只道使不得。

    吴中元瞅了高展一眼,随手将丹药扔了出去,转身走到溪边掬水洗脸。

    吴中元扔过去的丹药共有四枚,高展只接到了两枚,余下两枚掉进了溪边的石缝里,高展慌忙寻找,寻到之后拂去灰土,战战兢兢的托在手里,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

    吴中元站起身甩了甩手上的水滴,“还有多远?”

    “不过两三里,就在上游。”高展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转而自包袱里拿出两个饼子,自留了一个,扔给高展一个,“走吧。”

    这时候出门带的干粮大多是饼子,但饼子跟饼子是不一样的,吴中元带的干粮是姜大花差人给他特制的,吴中元自己吃的是添加了果仁和果脯的,而扔给高展的则是加了鹿肉丝的,高展何曾见过如此精细的食物,也不舍得吃,将饼子和丹药小心收好,转身向下游走去。

    “你干什么去?”吴中元问道。

    “回去呀。”高展说道。

    “你不是说在上游吗?”吴中元又问。

    “哦,是在上游,但是得绕着走。”高展解释。

    吴中元没有再问,吃着干粮跟在高展身后。

    二人目前在小溪的东面,下行几十丈,小溪改流正东,高展跨过溪流,到得小溪西面,然后转身上行。

    吴中元对阵法不很精通,也不知道这种阵法的具体起效原理,这时大傻还没有赶到,他也不确定自己进入山谷之后大傻能不能找到它,不过进出山谷也不是很麻烦,可以先进去看看,如果大傻进不去,可以再出来接它。

    上行两三里,周围的景物突然发生了变化……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二章 识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