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九十章 乱神

第三百九十章 乱神

吴中元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担心受到殃及却滞留不去想要看热闹的食客,包括担心打坏家什器皿的店主和伙计,包括狼人高展,包括小胡子和小白脸,也包括那个年轻的牛族女勇士。

瞠目指的是因为恐惧,疑惑,震惊等原因而导致的瞪大了眼睛,所有人都在瞠目,但并不表示每个人瞠目的原因都一样,吴中元很确定这个年轻女勇士瞠目是因为没想到他能发现它的存在,可能也没想到他敢冲它撂下狠话。

他之所以能够确定,乃是因为此前他曾经与这个女勇士有过两度眼神接触,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此言不虚,至少对聪明人来说此言不虚,一个细心且敏感的人是可以通过对方的眼神判断出对方内心的心理活动的。

便是已经被吴中元的名头给吓倒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个男勇士也不能就此露怂,小胡子硬着头皮问道,“你什么意思?”

“底气不足,声音发颤,你在怕什么?”吴中元yīn冷斜视。

小胡子不敢接话了,他硬着头皮开腔是想少丢点人的,未曾想吴中元一针见血,揭的他鲜血淋漓,弄巧成拙,丢人丢的更大。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吴中元已经动了杀机,小白脸也不例外,硬话他是不敢说的,只能尝试劝和,“大人,姜雨涵乃是牛族……”

“她比姜南的身份还要尊贵?”吴中元打断了对方的话。

小白脸话说一半就被吴中元堵回去了,姜南乃牛族二贵人,大姜嫡出,正统王族,谁的身份能比她更尊贵。

“你们是想留下看热闹,还是想留下殉葬?”吴中元冷声问道。

看热闹的心态并不难理解,一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是为日后嚼舌根吹牛逼收罗谈资,但是跟自己的性命相比,好奇心和吹牛逼都显得微不足道,吴中元此言一出,满屋子的食客呼啦一声跑了个干净,连伙计和店主也吓的躲进了后厨。

狼人也想走,但犹豫过后却留下了,可能在它看来此事因它而起,就此离开貌似不很妥当。

姜雨涵显得很是紧张,人走光了之后她越发紧张,眼神之中除了紧张还有惶恐,对于吴中元投过去的yīn冷眼神甚是畏惧,不敢与之对视,不时看向小胡子和小白脸,眼神之中多有求助之意。

“别装了,”吴中元沉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伪装的本质是什么?是欺骗,是对我的蔑视,说明在你看来我很愚蠢,缺乏分辨是非真假的能力。”

“大人,您在说什么,我怎么……怎么听不懂……”姜雨涵磕磕巴巴。

“真的听不懂?”吴中元冷笑。

“是的。”姜雨涵惶恐点头。

吴中元说道,“你随时可以抽身退走,但你并没有那么做,你为什么不走?想做出种种假象,乱我心神,让我怀疑自己的判断?”

姜雨涵紧张旁顾,一副受了委屈寻求庇护的神情。

“如果你想开诚布公的与我谈一谈,我还愿意给你这个机会,虽然你之前屡次想要害我。”吴中元说道。

“大人,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姜雨涵眼圈泛红,想哭。

“行啊,既然你喜欢伪装,我就先不拆穿你,”吴中元拉过一条凳子坐了,“来,咱们坐下说。”

三人面面相觑,没人敢坐。

狼人抱着酒坛站在一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吴中元说道,“我已经识破了你,你却没有急着离开,你之所以不走是因为在你看来我奈何你不得,我说的对不对?”

姜雨涵始终在装委屈,抿着嘴不接话。

吴中元将长剑横放桌上,“其实你错了,我的这把长剑可以斩杀元神灵识,我刚才如果拔剑,你已经死了。”

姜雨涵没有反应,亦不曾接话。

吴中元知道她不会接话,又说道,“我之所以不杀你并不是因为你附身在这个女勇士的身上,一个牛族的勇士还不足以令我投鼠忌器。我不动手也不是不确定自己的判断,事实上我很确定你就在她的身上。我不动手是因为我想跟你说几句话,我也知道你不会回答,而我也不用你回答,我来说,你且听着。”

“兽族的祭坛我已经去过了,也与林仲动过手,”吴中元说道,“但我没有杀它,打狗还得看主人,它是兽王麾下,兽王元神对我颇为友善,我如果在这时候杀了林仲,就是不给兽王面子,此其一。其二,我不杀它是不想让你的伎俩得逞,你蛊惑巨鹫和巨鬣狗伏击我乃是借刀杀人之举,如果我因此向兽族寻仇,就中了你的挑拨离间之计,我们打的头破血流,你就中得利,好事儿都让你一个人得了,怎么就你聪明,别人都是傻子?实话告诉你,我不怕得罪任何人,也不惧和任何一道开战,但我不会去得罪不想与我为敌的人。”

吴中元说到此处,姜雨涵懦懦的想要接话,吴中元抬手阻止,“你别说了,你早已暴露,只是自欺欺人的狡辩遮掩,你只看你都做了些什么,附身娼人,矫揉造作,惺惺作态,藏头露尾,卑劣丑陋,做的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你大小也是一族君王,怎地丝毫不顾及威严体面?”

吴中元言罢,姜雨涵脸上仍然那副无辜神情。

吴中元笑道,“你不用心存侥幸,稍后我就能逼你露出马脚,现在你给我竖起耳朵听着,我这是对你最后的警告,打这一刻起,如果你仍然执迷不悟做些下三滥的事情,封印消失之后我会率先冲你开战,你可别机关算尽,最后却给自己惹祸招灾,到时候便宜没占到,反倒给别人做了嫁衣。”

“大人,您真的认错人了,我当真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姜雨涵语带哭腔。

吴中元现在很难受,确切的说是附身于姜雨涵的妖王令他很难受,此人正在挑战他的意志和自信,不见棺材不掉泪,直到现在还在装,还装的那么像,如果这时候他因为对方的种种表现而怀疑自己判断的正确性,以后就会失去自信,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就会彷徨纠结,对自己产生怀疑,不得及时作出准确的决定。

yīn暗,yīn险,诡诈,狠毒,没有底线,这是妖王给他留下的印象,尽管时至今日他仍不能确定此人究竟是妖王还是魔王。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没有任何人能够不受外界环境的影响,任何看到的东西和经历过的事情都会在心里留下记忆,对于这种肮脏卑劣的东西,没必要进行深究探寻,不但脏眼,还脏心。

想到此处,吴中元离座起身,“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是个识相的,以后就别来惹我,如果你不识相,还想试图与我做对,封印消失之后我就先剿灭了你,老子乃金龙临凡,你算个什么东西!”

坏人最不怕的就是好人,最怕的就是比它还要坏的人,吴中元最后这句话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打压对方的气势,令对方自惭形秽并产生自我怀疑。

吴中元拔出长剑,鄙夷冷笑,“你自认为装的很像,天衣无缝,实际上你破绽百出,拙劣肤浅,我数三声,如果你还不走,我就连这个女勇士跟你一起杀掉。”

吴中元此言一出,姜雨涵面露惊恐,而小胡子和小白脸则面sè煞白,小胡子忙不迭的摆手,“大人,使不得啊。”

“大人,你可要明察秋……”

不等二人说完,吴中元就起脚将二人踹飞了出去,这里的房子都是木头做的,吴中元这两脚都是用上了灵气的,小胡子撞破东墙飞了出去,小白脸撞上了门口的门柱,吐血扑倒。

外面惊呼一片,吴中元面sè如常,“一。”

几乎无有停顿,一喊完紧接着就是二,与此同时金sè长剑突然变sè,漆黑如墨,龙形剑气骤现。

“三。”喊三的同时,长剑挥出。

一声惨叫,姜雨涵血溅当场。

干脆果断,毫不拖泥带水。

“你是何人,怎么……啊~”姜雨涵手捂脖颈悲呼尖叫,她伤势严重,大量鲜血自其脖颈出狂泻喷溅。

吴中元森然一笑,还剑归鞘,“真以为老子会投鼠忌器,瞎了你的狗眼。”

见姜雨涵捂住脖颈自地上抽搐挣扎,小白脸吓的面无人sè,连滚带爬的挪过来尝试援救,但姜雨涵的脖子被吴中元豁开了偌大一个口子,已经伤及动脉,他哪里止得住。

“放心吧,她死不了。”吴中元端起茶壶喝了口水。

喝水的同时,小胡子踉跄的冲过来与他拼命,被他随手推开,“滚一边去。”

这时候左右街道上的行人都知道店里发生了巨大的变故,纷纷驻足围观,吴中元放下茶壶,随手一挥,姜雨涵脖颈上的伤口瞬时愈合,但姜雨涵并不自知,仍在地上翻滚挣扎。

“行了,别叫了,起来,我有话问你……”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九十章 乱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