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熟悉的眼神

第三百八十九章 熟悉的眼神

有三条通道通往弱水龙泽正中的岛屿,西南方向那条由牛族勇士把守,东南方向的由鸟族勇士把守,而吴晨把守的是正北方向的那条通道。

    弱水龙泽外围的灵气屏障属于隐形屏障,但吴中元只要靠近弱水龙泽,屏障就会消失,弱水龙泽随之出现。

    吴晨察觉到了异样,出来察看情况,见吴中元站在通道尽头,便迈步向他走了过来。

    片刻过后,吴晨到得近前,自吴中元两步外站定,歪头看他,“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吴中元说道,“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忙的抽不开身,也没能过来向你道谢。”

    吴晨知道吴中元指的是他被吴巭送会现代之后,老瞎子和姜南等人过来向她索取灵石一事,便摆了摆手,“我知道你回来了。”

    “我是不是不该回来?”吴中元问道。

    吴晨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你该不该回来,但你已经回来了。”

    吴中元笑了笑,耸肩拿下包袱,自包袱里拿出两包干粮递向吴晨,“我带了点吃的给你。”

    吴晨看了吴中元一眼,伸手接了,“这地方你最好少来。”

    “我知道,”吴中元点了点头,“我以后尽量避免涉足这片区域。”

    见吴中元并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吴晨随口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吴晨虽然比他大不了多少,却是他的小姑,在她面前吴中元也不需要忌讳什么,“我需要可以检试血脉的龙骨却无处寻觅。”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龙骨?”吴晨反问。

    “我不知道,”吴中元摇了摇头,“但我感觉这里可能会有。”

    吴晨看了吴中元一眼,转身向沼泽中心区域的岛屿走去,不多时,带了一个小布包回来。

    吴中元接过吴晨递过来的布包,道了声谢。

    “姜正老谋深算,唯利是图,你要小心他和他身边的人。”吴晨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他和姜南的关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吴晨在担心姜南是姜正用来钓他的诱饵儿,也担心他会被姜正和姜南利用。

    吴晨又道,“姜正当日提议推举你为黄帝乃是为了让你自立门户,彻底断绝与熊族的血亲关系,亦是为你迎娶牛族二贵人扫清障碍,最终目的是便于他日后离间挑拨,此人是只老狐狸,与他谋事要多加小心。”

    “你放心好了,自我父亲将我带回熊族的那一刻起,我的身份就已经确定了,我永远都是熊族人。”吴中元正色说道。

    听得吴中元言语,吴晨大感欣慰,吴中元回归之后熊族并没有善待他,吴熬甚至屡次试图加害他,她很担心吴中元会将对吴熬的仇恨转嫁到熊族身上,而今吴中元明确表示他不会忘本,她心中的担忧便少了几分。

    “我回去了,你也走吧。”吴晨转身迈步。

    “你在这里待了多长时间了?”吴中元问道。

    “有些年头儿了。”吴晨并不停步。

    “熊族为何不派人来替换你?”吴中元又问,吴晨的年纪也不小了,一直独居在此,也没有个意中人。

    “便是回去了,我又能做什么?”吴晨反问。

    吴中元没有再说话,目送吴晨走远,吴晨的心情他也能够理解,对她而言吴熬和他同等远近,眼下二人搞的剑拔弩张,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只能保持中立,远离是非。

    吴晨消失在通道尽头的山洞之后,吴中元转身离开,他没有打开那个布包,只是用手捏了捏,里面的那块龙骨长约三寸,略带弧形,应该是头骨的一部分。

    秋冬季节天黑的早,这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吴中元收好龙骨,施出身法往东掠去,山羊谷离弱水龙泽并不远,就在弱水龙泽的正东方向。

    山羊谷是夜市,这时候正是山羊谷最热闹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先知先觉,在很多人看来明年才会来到的战事离他们很遥远,而且还有一部分人心存侥幸,不认为战争真的会发生,山羊谷还是之前的模样,几条街道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摩肩擦踵,热闹非常。

    山羊谷有五条街,街道南北走向,吴中元是自西面来的,但他没有往别处去,直接去了最东面的那条街道,这条街上全是进行易换的人,上次他就是在这条街上遇到小狐狸和那个落魄狼人的。

    这条街有三百多米长,从南到北走了半个小时,却没有看到那个名为高展的狼人,也没有遇到熟面孔,山羊谷是进行易换和消费的地方,你来我往,流动性比较大想遇到熟人并不容易。

    从南走到北,又从北走到南,确定狼人不在此处,便往第二条街上寻找,第二条街上全是赌坊,一共有十几家,这时候赌博是不犯法的,都是开着门儿赌,也不用进去,自街上就能看到赌坊里的情景,狼人也不在这里。

    第三条街是吃饭的地方,往复找过,也不见狼人高展的身影。

    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吃饭,吴中元也有些饿了,自偏南的位置找了家饭馆儿坐下,换了点酒食,自角落里坐了。

    店里坐的多是各处前来进行易换的人,中土三族偶尔也会过来易换一些必需品,此时店里一共有九桌客人,其中就有一桌牛族勇士,一共三个人,两男一女,都是年轻人,两个男的比他大不了几岁,也就二十五六,一个留着小胡子,一个白白净净没胡子,那女的年纪较小,当有十六七,由于背对他坐着,看不到正脸儿。

    三族勇士外出公干穿的都是便服,但想要确定他们的身份也并不困难,一来口音在那儿,二来他们的兵器都随身带着,三族勇士所用的兵器虽然大同,却有小异,稍加留心就能看出来。

    并不是所有吃饭的人都会高谈阔论,事实恰恰相反,出门在外的人在人多的地方很少会高声喧哗,吴中元倒是有心听其他食客说话,奈何他们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西面还有两条街没去,最西面的那条街是客栈,狼人不可能去那儿,因为它穷困潦倒,没钱住店,但第四条街是花柳巷,狼人可能会去那儿,尽管可能性也不大,但比住店的可能性大。

    就在他喝完酒,端起饭碗准备吃饭的时候,那个年轻的女勇士回头看了他一眼。

    与对方视线进行了短暂的接触之后,吴中元发现这个女勇士有些眼熟,不过他可以肯定之前没见过此人,难道是跟他认识的某个人相像。

    想到此处,便想做进一步的观察和比较,但那女勇士已经把头转了回去。

    哪怕她转过头,吴中元仍然可以进行比较,灵气修为的提升可以全方位的提升人体机能,也包括记忆,他可以通过回忆进行比较。

    最先进行比较的是姜南,得出的结果是不像。然后又比较了此前见过的几个牛族女勇士,好像也不像。

    比较过后,没有发现这个年轻的女勇士跟谁相像,但先前那个女勇士回头看他的时候,他的确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吃过饭,吴中元端茶漱口准备走,就在这时门口走进来一个人,与人一同进来的还有浓烈的异味儿,就像狗淋了雨之后的腥臊气味。

    待得看清来人样貌,吴中元大喜过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进来的竟然是狼人高展。

    两年不见,高展穿的还是那身儿破褂子,只是更破了,两年之中它的修为也不见如何增长,虽能幻化人形尾巴却不曾隐去,仍然耷拉在屁股后面,手里抓的还是那把长刀,可能一直没卖出去就留作自用了,刀刃上有好几处崩口。

    由于狼人身上的气味很难闻,进门之后屋里的食客大多皱起了眉头,那桌牛族勇士也不例外。

    狼人貌似知道众人嫌弃它,表情有些不自在,硬着头皮走到柜台前,将手里的那把刀往柜上一放,“换坛酒。”

    这时候金属是很值钱的,但酒水也很值钱,掌柜的嫌那把刀残破,便与之讨价还价,不过最终还是给了它一坛酒。

    狼人也不多说,抱了酒坛转身就走。

    牛族勇士的那张桌子位于柜台和大门之间,狼人自女勇士身后走过的时候,女勇士突然尖叫一声站了起来。

    这声尖叫很是突然,所有人都被她吓了一跳,也包括抱着酒坛的狼人。

    “涵妹,怎么了?”小胡子急切问道。

    “雨涵妹妹,出了什么事?”小白脸也问。

    那年轻的女勇士伸手指着狼人,一脸的委屈和愤怒,“浩然哥,子轩哥,它摸我。”

    此言一出,一干食客无不心中暗喜,幸灾乐祸,这种事情免不得动手,有戏看了。

    与众人的幸灾乐祸不同,吴中元此时满心疑惑,因为此前他一直在盯着狼人,狼人用左手抱着酒坛子,右手托着坛子底儿,根本就没摸她。

    事发突然,狼人也是一头雾水,但它是个倔脾气,高声骂道,“哪里来的小騒蹄子,血口喷人,哪个摸你了?”

    小胡子和小白脸本就气怒非常,听它还敢骂人,瞬时怒发冲冠,双双抽出随身佩剑,拉开架势就要动手。

    就在这时,那女勇士以眼角余光偷瞄了吴中元一眼,而吴中元敏锐的捕捉到了她的这个眼神,又生出似曾相识之感,闪念之后骤然想起自哪里见过相似的眼神,猛然起身,沉声喝止,“住手!”

    小胡子和小白脸正准备动手,听吴中元发声,小胡子气怒转头,“你是何人?”

    吴中元没有接话,抓起放在桌上的长剑缓步向他们走了过去。

    见吴中元貌似偏向自己,狼人便试图请他作证,“小兄弟,你看到了不曾,我何时摸过她?”

    “我看的很清楚,你没摸过她。”吴中元正色说道。

    见吴中元真的给自己作证,狼人如释重负,不曾干过坏事,底气便足,高声谩骂,只说女勇士诬陷栽赃。

    绕过两张桌子,吴中元到得四人面前,直盯着那年轻女勇士的眼睛。

    见吴中元目中无人,小胡子越发气恼,“拿剑背弓就当自己是练武之人了,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我是吴中元,你是谁呀?”吴中元歪头瞅他,这三人的名字在现代都烂大街了,他都懒得记。

    小胡子和小白脸没见过吴中元,但这个名字却是如雷贯耳,面面相觑,愣在当场。

    吴中元将视线移回到女勇士脸上,冷笑说道,“你胆子够大的呀,敢当着我的面儿杀人灭口,你屡次三番挑衅我,信不信封印消失之后我先灭了你那一道……”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九章 熟悉的眼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