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再入南荒

第三百八十八章 再入南荒

吴中元虽然有重获自由的感觉却并不感觉轻松,因为他此番出来并不是游山逛景儿的,而是要做很多的事情。

    需要做的事情太多,得好好捋一捋,可别一忙起来给忘了。

    一,得去帮吴荻弄到旱魃的尸牙,吴荻修为太弱,徒有九阴血脉却不得施展诸多玄奇法术。此外,他有组建自己巫师队伍的想法,他肯定没时间搞这些,得吴荻来。

    二,得去东海帮姜南寻找可以连身外之物一起变身的东西,这是一种特殊的果子,姜南变化兽身的时候兵器不能随之变化,这是以个很大的弊端,他日临阵对敌会多有不便,得设法帮她消除这个隐患。

    三,得去南荒寻找那个名为高展的落魄狼人,此人知道狼王大墓的所在,只有找到此人才可能找到狼王大墓,只有找到狼王大墓才可能看到里面可能存在的壁画,然后通过壁画管中窥豹,部分还原当年蛮荒之战的真相,以此对敌人的实力有个大致的了解。

    四,设法寻找余下的通灵神兵,通灵神兵内藏九天金简一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这东西对他倒是没什么吸引力,但是对别人还是很有诱惑力的,谁都知道九天金简包罗天地玄机,如果能到九天金简就能参悟天地玄机。

    其实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所谓的天地玄机到底是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九天金简就是天篆文册,相传天篆文册是后世奇门遁甲的前身,可能还包含了阵法和造物,之所以说可能是因为传说黄帝大战蚩尤的时候所用的指南车就是根据天篆文册造出来的,所以他才推测天篆文册里可能包含有造物的内容。

    但这也只是他的推测,因为传说只是传说,跟实际情况是有很大区别的,他回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自己倒是成了黄帝,却没听说哪里有蚩尤,不过远古语言里倒是有蚩尤这个发音,是句骂人的话,就跟满语里的阿其那和塞思黑的意思差不多。

    对于实际情况与传说不符,他也不是很在意,因为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如果他能赢得这场战争,他想让谁当蚩尤谁就是蚩尤,他想给后世留下什么样的传说就留下什么样的传说。

    想到此处,本能的想到现代的一些情景,既然现代是人类说了算,那就说明明年将会爆发的这场耗时长久的六道混战最终是以人类胜利告终的。想到此处,心中稍安,但也只是稍安,并不是彻底放心,原因很简单,黄帝只是一个称呼,类似于后世的皇帝,并不是具体的指某一个人,如果他死了,还会有新黄帝出现,他如果战败了,还会有另一个人出来接替他继续打。在现代历史上,目前的这个时期属于远古时期,是没有精确纪年的,误差个几百年很正常,现代历史上关于这个时期的传说并不一定就是他留下的,也可能是他之后的某个人。

    想到此处,便没有继续延伸扩展,深究这些没什么实际意义,总而言之通灵神兵的寻找要加快进度,这十八件兵器并不只是一件厉害的兵器,也不仅仅是里面藏有九天金简,它们更像是一个符号,一个代名词,谁得到神兵,谁就是上天选派给金龙的十八辅弼之一,事实是不是这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世人都这么认为,实际上通灵神兵也只是一件藏有九天金简的厉害兵器,只要找到了这些兵器,他将这些兵器送给谁,谁就是辅弼金龙的天选之人。

    五,而今他已经晋身居山淡紫,除了大傻和黄毛儿,他还可以施展七窍灵通召御三只扈从,老瞎子说的没错,大部分的忠诚都是相对的,只有扈从和坐骑对他的忠诚是绝对的,危急关头可以放心依仗的只有扈从和坐骑,如果遇到堪用的,当尽快感召俘获。

    道理谁都懂,但他心里却有顾虑,大傻先前险些被黎泰给杀了,他不但生气上火还牵挂忧心,扈从也好,坐骑也罢,就像自己的孩子,如果他日悲壮战死,他定会伤心难过。当日自大傻自天坑外杀掉了吴融的朱鹮和吴雷的白鹤,二人的悲愤和痛苦他至今记忆犹新,这梁子算是永远的结下了,哪怕有朝一日他与吴熬握手言而,这两个人也不可能与他化敌为友,他杀了二人的坐骑,二人恨他入骨。

    施展七窍灵通捕获坐骑的性质有些像建立亲密的血缘关系,扈从和坐骑对主人是绝对的忠诚和服从,也正因如此,他日扈从和坐骑若是战死,主人都会非常痛苦,既然已经前瞻到了这一点,在对扈从和坐骑的挑选上就得遵循一个大致的原则,那就是得挑命长的,不容易死的。

    提上日程的目前就这五件事情,后两件得靠运气,前面三件比较有针对性,但也并不急迫,沉吟过后,决定先往南走,去南荒。

    由于不赶时间,便不曾召驭青龙甲,而是施展身法循着当年南下的路径往南飞掠,沿途偶尔可以看到举族北迁的车马队伍,这些小部落大部分都是北上投奔牛族的和鸟族的,熊族近些年萎靡不振,原本对熊族称臣纳贡的小部落都快跑光了。

    路过南关的时候一群人正在朱雀所在的枯木下献祭,吴中元便没有前去打扰,为了体现对朱雀的尊重,改飞掠为步行,走过了那片区域。

    吴中元的第一站并没有去山羊谷,而是去了当日遭受巨鬣狗和巨鹫伏击的山谷,由于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山谷里的尸体早已腐烂殆尽,只剩下森森白骨散落在杂草丛中。

    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下午未时,吴中元站在当日与姜南并肩拒敌的山腰,眯眼环顾周围的地势,与此同时自脑海里回忆当日遇袭的细节,有件事情他一直想不明白,那就是巨鬣狗和巨鹫为什么会攻击他。

    当日和黑寡妇黎别往昆仑山兽族祭坛拿取玄晶的时候他曾经与狗王林仲交过手,在击败林仲之后他曾经问过林仲为什么要偷袭他,也问过林仲背后是谁在指使,但林仲并没有予以回答,只是叫嚣着要杀便杀。

    目前已经可以确定那只红毛小狐狸就是兽王元神,巨鬣狗和巨鹫全是它的部下,但小狐狸对他并无恶意,且兽王元神不曾彻底苏醒,它的神识还不非常完整,自然不会授意巨鬣狗和巨鹫冲他下手。

    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巨鬣狗和巨鹫是受何人指使?要知道巨鬣狗和巨鹫是被困在兽族祭坛的,不可能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可能清楚的知道他的行程安排,是谁将他的行踪告诉了它们?

    这其中还涉及到一个调兵遣将的问题,既然狗王和鹫王被困在祭坛里,又是谁在控制和指挥巨鹫和巨鬣狗?

    仔细想来,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妖王,因为妖魔皆由野兽化生,妖王和兽王很可能彼此熟识,而妖王与兽王麾下的大将很可能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再者,当日将他引入阵中,借助他的龙气破坏弱水龙泽外灵气屏障也是妖王所为,破坏弱水龙泽是要毁他根基,功败垂成之后妖王又试图害他性命,通过这两件事情不难看出这个一直不曾露面的妖王对他是心存恶意的,一直处心积虑的想要杀他。

    自山谷进行了短暂的滞留之后,吴中元继续南下,傍晚时分赶到了弱水龙泽外围,他来这里有两个目的,一是重回故地,可以更好的回忆当日妖王试图攻入弱水龙泽的一些细节,二是见见吴晨,他想要组建巫师队伍,但检视血脉需要用到金龙龙骨,这里是伏羲女娲诞生之处,乃龙起之地,或许会有龙骨存在。

    当日他曾经近距离的观战,敌人是从什么方位进攻的他能清楚的回忆起来,敌人当日的进攻是很有章法的,明显有人在暗中指挥,暗中指挥之人很可能就是妖王,那时妖王的神识是附身在绣娘身上的,而绣娘又被困在阵中,通过此事不难发现妖王的神识可以无视阵法和屏障与外界进行交流,这也解释了它为什么能够与被困在屏障里的狗王和鹫王进行沟通。

    不过到得这时,他对妖王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妖王只是三族勇士对它的一种称呼,泛指妖物的首领,并不一定专指妖王,自暗中作祟的也可能不是妖王而是魔王。

    除了猜测不用依据,任何的判断和推测都需要依据,他之所以有这样的推测有三方面的依据,一是魔道被封印在西方,而昆仑山兽族祭坛也在西方,这两道产生交集的可能性比较大。

    二是魔族与妖族一样,都衍生于兽族,魔族与兽族也有可能彼此熟识。

    最后一个依据就是当日进攻弱水龙泽的是那种人形怪物,这种怪物与西方传说中的魔鬼很是相似,很多人会刻意避讳东西方产生交集,貌似一旦联系起来就非常违和,但这只是强迫症在作祟,事实是地球是圆的,有东方就有西方,西方的魔鬼很可能就是东方的魔族。

    但他最早发现这种人形怪物是自雅利安人的祭坛里,而雅利安人是外来人种,目前还无法确定这种人形怪物与雅利安人的关系,但他知道雅利安人藏在哪儿,待得见过吴晨,再往山羊谷去寻那落魄狼人,忙完这些之后可以去三星堆所在区域走一遭,看看那里现在是怎样一种情况……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八章 再入南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