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八十七章 灵瞳

第三百八十七章 灵瞳

吴勤在近处给阿洛安排了住处,由于阿炳年纪还小,便跟阿洛住在一起,吴中元进门的时候阿洛正在屋里教阿炳认字。

    见吴中元来到,二人急忙站了起来。吴中元拖过椅子坐下,然后笑着招呼二人自他身旁坐了。

    不是外人,也不用寒暄客套,阿洛见吴中元一直在看阿炳,便主动讲说阿炳的身份以及与阿炳相识的经过,阿炳是北疆的白老族人,白老族是个很小的部落,只有几百人,白老是一种与猫类似的远古动物,像猫却比猫大,在现代已经灭绝了,这个部落的人奉白老为神,阿炳就是白老族族长的小儿子。

    白老族在早些时候遭受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劫难,一群熊族巫师闯入白老族大开杀戒,阿炳在族人的保护之下逃了出来,为了躲避追杀,一路南下。

    保护阿炳的人在突围的时候受了内伤,支撑着将阿炳送到牛族地界之后伤重不治,阿炳流落街头遇到了阿洛,二人相遇的细节阿洛没有讲述,怎么结下的友谊阿洛也没有提及,待二人熟识之后,阿炳便恳求阿洛送他回去,因为他逃出来的时候只知道族人遇袭,并不知道最终结果,他很牵挂自己的族人,急切的想要回家。

    阿洛那时候正在寻找自己的母亲,与阿炳同病相怜,体谅阿炳的心情便护送他回北疆寻找族人,途中的辛苦阿洛也没有讲说,二人回到白老族之后发现阿炳的族人已经被屠杀殆尽,随后阿洛外出寻找食物时阿炳被人抓到了饮马河,阿洛前去救援时也被黑寡妇拿住,之后吴中元就出现了。

    耐着性子听完阿洛的讲述,吴中元沉声问道,“你怎么知道屠杀白老族人的是熊族巫师?”

    “那些人是骑乘飞禽前往的,可以控驭闪电,说话也是熊族口音。”阿洛说道。

    吴中元看向阿炳,阿炳点了点头,“阿姐说的对,那些人说话与阿姐很像。”

    “去了几个人?是男是女?多大年纪?”吴中元追问。

    阿炳摇了摇头,“那时候天已经黑了,我没看清,但天上有很多大鸟儿,至少也有七八只。”

    “几月份的事儿?”吴中元又问。

    “昏八节第二天。”阿炳说道。

    这时候有很多部落,除了中土三大部落,其他小部落过的节日各不相同,吴中元不知道昏八节是什么时候,便看向阿洛,阿洛说道,“大约是四月底五月初。”

    吴中元没有接话,微眯双目细想回忆,阿洛所说的这个时间他正和大傻隐居在河边,五月初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南下去山羊谷寻找姜南了,在南下的途中他曾经遇到了两个南下易换的熊族勇士,当时二人试图杀他未果,还被他抢走了一个水袋,当时他曾经问过二人熊族近段时间的动向,据那高个子勇士所说上古凶兽穷奇进攻了熊族北方垣城大夼,被大巫师吴鸿儒率人驱走。

    仔细想来,白老族惨遭灭族的时间正是吴鸿儒率众北上的时间,对于时间他记得很清楚,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南下途中他曾经采摘桑葚充饥,而桑葚正是五月初成熟。

    如此一来问题就出现了,吴鸿儒为什么要率众屠杀白老族?

    “他们为什么残杀你的族人?”吴中元看向阿炳。

    阿炳茫然摇头,他不过十岁上下,自然不知道熊族为何冲他们痛下杀手。

    吴中元又看向阿洛,阿洛说道,“可能与白老族的眼睛有关。”

    “何解?”吴中元转头看向阿炳,阿炳的眼睛与常人不同,是罕见的蓝色。

    “白老族人能够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阿洛说道。

    “详说。”吴中元说道。

    “他们天生灵瞳,能看到鬼魅,便是异类化人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阿洛说道。

    阿洛言罢,吴中元眉头大皱,阿炳的这种情况有些类似于孙猴子的火眼金睛,确是罕见的异能,只是不知道这种异能会对熊族带来怎样的威胁,竟令得他们干出如此狠辣之事。

    沉吟过后,突然想起一事,急看阿炳“如果异类鬼魅附身于人,或是元神影响神志,你能不能辨识的出来?”

    阿炳没有接话,而是茫然转头看向阿洛,他年纪太小,可能还没遇到过吴中元所说的这种情况。

    阿洛与阿炳相处时日不短了,对阿炳的一些情况可能比他本人还要了解,见阿炳看她,便代为回答,“想必能的。”

    吴中元闻言皱眉不语,此前熊族曾经抢夺沙堡的地龙内丹和疾风谷的玄武鳞甲,这两件东西前者可以唤醒巫师吴巭,后者可以防止他利用玄武鳞甲克制吴巭的瞬息千里,通过此事不难发现吴鸿儒等人做事非常缜密,习惯料事于先,防患于未然。

    吴鸿儒等人屠杀白老族人,很可能也是为了防患于未然,而他们所忌惮的正是白老族人的阴阳眼。

    吴鸿儒是吴熬的亲信,早些时候已经被他给杀掉了,此人所做的事情应该都是吴熬授意,吴熬在怕什么?他担心暴露什么?

    是吴熬本人有问题?还是吴熬在为谁扫清障碍?不管是哪种情况,吴熬都有问题,而且是很严重的问题,此人要么被某一道给控制了,要么与某一道狼狈为奸。

    不过此事非同小可,在事情没有彻底搞清楚之前不能急着下定论,还得进行进一步的观察。

    “此事不要跟别人说起。”吴中元沉声说道。

    阿洛正色点头。

    “垣城很可能会有他们的耳目,你们住在这里不安全,尽快离开这里,”吴中元看向阿洛,“大泽境内的围城你随便挑一个,带了伯母和阿炳过去。”

    阿洛点头应是。

    吴中元环顾左右,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茶杯灌以灵气递给阿洛,“若是遇到危急,就将这水杯打碎,最迟半柱香我就能赶到。”

    阿洛再度应是,接过茶杯,小心收了。

    吴中元转头冲阿炳和声说道,“害你族人的那些坏人我已经杀掉了一个,你以后安心跟着阿洛,她会教你功夫,等你长大了就去找他们报仇,如果你打不过,我就帮你打。”

    阿炳感动非常,愣在当场,直到阿洛冲他使眼色方才醒悟过来,急忙离座起身,想要跪谢。

    吴中元将他摁回座位,又看向阿洛,“我还有些补气丹药在王先生那里,你临走之前过去讨要几颗,练气修行,莫要懈怠。”

    阿洛点头。

    吴中元站起身,摸了摸阿炳的脑袋,转身出门。

    二人跟随相送。

    吴中元回到吴勤的府邸,冲吴勤打了个招呼,也没有说别的,只告诉他阿洛不适合住在这里,让吴勤随她心意,送一座围城与她落足栖身。

    正准备走,黄毛儿自外面跑了回来,后面还跟着那只哈巴狗,这只哈巴狗是吴中元自现代带回来的,起初是被栓起来养的,待得熟了吴卿便放开了它,这时候没有哈巴狗,它也没有同类,便跟着黄毛儿到处乱跑,黄毛儿不怎么喜欢它,却也不驱赶它。

    该吩咐的吩咐了,该安排的安排了,正事儿办完,该走了,不过也不能直接走,临走之前还得去见见姜大花。

    去到崮山的时候是入更时分,赶上了饭点儿,于是跟姜大花和她的胖儿子一起吃了个晚饭,饭桌上商议了一些事情,包括黑寡妇那三千头牛羊如何安置,三千头牛羊不是个小数目,姜大花麾下有三座垣城,到时候一座垣城一千头。

    姜南不在这里,据姜大花猜测姜南这时候应该在牛族和熊族边境,按照姜大花的意思,是希望他去边境看看姜南的,但他思虑过后没有接姜大花的话茬儿,这时候牛族正在和熊族对峙,他这时候过去会给吴熬造成很大的压力,在事情没有查清之前,最好维持目前这种微妙的平衡。

    他虽然不方便亲自前去,却暗示姜大花可以走一趟,带上点儿吃的,就说是他送给姜南的,这样对牛族来说也间接表明了他的立场和态度,而姜大花本来就是牛族人,即便被熊族众人发现了,那也是姜大花个人的行为,不能代表他的立场。

    吃过晚饭,吴中元命姜大花派人给他准备些吃食和干粮,然后让姜大花取来伤药,亲自帮他敷药,天地回生只能施展一次,愈合了七分,余下三分就得慢慢愈合了。

    吴中元让姜大花亲自给他敷药也是为了体现对姜大花的亲近,这些事情只有自己人才能做。

    平心而论,与黎万紫和吴勤相比,姜大花就是个莽夫,确切的说是个莽妇,此人生性率直,无甚心机,但为人正直,品德很好,当日姜百里等人夜袭大丘,姜大花没有乘人之危,给他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到了晚间,吴中元就住在崮山,跟姜大花谈到很晚,以褒奖居多,姜大花一人管理三座垣城压力最大,除此之外还告诉了她黎大寿等人正在为她打造专属的玄铁盔甲,姜大花是牛族人,生平从未穿过盔甲,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穿戴盔甲,免不得激动期待。

    此外,玄铁盔甲是十八勇士的专属,不单单是一套盔甲,更是特殊身份的证明,承载的是无上荣耀。

    次日清晨,吴中元准备动身上路,临走又给了姜大花一块承载着自身灵气的木板,此处离牛族和熊族边界最近,如果牛族和熊族爆发大规模的战争,得有人在第一时间通知他。

    乱麻一般的琐事终于处理完了,重获自由,背上弓箭带上长剑,拎着干粮和盘缠,走喽……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七章 灵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