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示下

第三百八十六章 示下

吴中元不喜欢在家里闷着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来自己不管住在大泽亦或是九牧和崮山,都脱不得琐事干扰,他只要在,吴勤和黎万紫姜大花就不能自己说了算,大事儿小事儿都会向他请示。

    二是自己不管住在哪里都不好,会给余下两位城主以厚此薄彼的感觉。最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自己回来之后虽然去过很多地方,但东方广袤无垠,他去过的那些地方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地方不曾涉足,他日封印消失,再想到处跑就不这么方便了,得趁眼下封印还在,往各处走一走,看一看,不为游山玩水,只为战略观摩。

    吴中元有些累了,实则他是故意表现出疲惫的,有些事情不便于当着吴荻的面仔细商谈,倒不是对她不放心,而是有些事情当着她的面说不太合适。

    看吴中元面有倦意,吴荻便起身告辞,老瞎子也随之起身,吴中元亲自搀扶引带,送他出门。

    出门之后,吴中元并没有将老瞎子送回屋里,而是带着他自城中走了一圈儿,此举有两个目的,一是让所有人知道他与老瞎子的亲密关系,以此帮助老瞎子竖立威信。二是有些话他要跟老瞎子单独说。

    此前老瞎子曾经说过在东海有处海岛,海岛上有一种神奇的事物,可以帮助牛族勇士在变化兽身时将包括兵器在内的身外之物一并幻化,他想要找到这件东西并送给姜南,此事自然不方便当着吴荻的面说。

    吴中元问起此事,老瞎子就知道接下来吴中元不准备带他出去了,对此他也并没有心生不快,他行动不便,要带他同行就必须带上老二随身照料,而老二近段时间一直忙着挖掘山洞,走不开。

    回忆过后,老瞎子将东海那处海岛的大致方位详细告知了吴中元,附近有什么参照物也一并说了。可能猜到吴中元会去寻找鲛人一族,便将鲛人活动的大致区域也说了。

    “先生,你所说的可以提升女子修为的是个什么样的事物?”吴中元问道。

    老瞎子歪头回忆,没有立刻接话。

    吴中元问道,“是神草灵木的果实还是上古遗存的金石丹药?”

    老瞎子摇了摇头,“都不是,此物乃旱魃尸牙。”

    吴中元甚是惊诧,疑惑看他。

    老瞎子虽然看不到吴中元在看他,却猜到吴中元一定很惊讶,便解释道,“寻常灵物虽能增补气血,却不得立见奇效一日千里。旱魃的尸牙乃极阴剧毒之物,可激化经络,催动气血,寻常人等若是遭其噬咬,尸毒会立刻攻心,但吴荻大人乃九阴血脉,可耐受阴毒,只承其利却不受其弊。”

    “是不是有些过于凶险?”吴中元不无顾虑。

    老瞎子点了点头,“确实凶险,但练气修行皆需循序渐进,服食补气丹药加速提升已属取巧,再想加速,唯有兵行险着,好在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尸毒乃是阴毒,若是吴荻大人纯阴未泄,一定可以抵御耐受。”

    吴中元不担心吴荻是不是纯阴之体,因为随着灵气修为的提升,他自身的感官也越来越敏锐,是与不是,随意一瞥就能看出来。他担心的是老瞎子所说的方法是不是真的有效,不过听老瞎子的语气,应该还是有把握的。

    正所谓阴阳对等,福祸同行,吴荻现在只有红色灵气,想要尽快提升修为只能服食补气丹药,但补气丹药虽然可以加速提升修为,却也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想要再度加速必须另辟蹊径,而速度越快,风险也就越大。

    世间不乏亡命之徒,不惜冒险也想尽快提升修为的人比比皆是,而这个险还不是谁都能冒的,只有九阴血脉才能冒险一试。

    “若得成功,可提升几阶?”吴中元问道。

    老瞎子摇了摇头,“说不好,得看服下了多少牙粉。”

    “九阴血脉能够完全无视尸毒?”吴中元又问。

    老瞎子点了点头,“想必可以。”

    “想必?”吴中元皱眉,想必也好,应该也罢,还有或许和可能,都是不确定的意思。

    “旱魃不常有,九阴血脉也不常有,此前也没人这么做过。”老瞎子说道。

    吴中元叹了口气,“行吧,你先将那旱魃的所在告诉我,对了,我也从未与旱魃交过手,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

    “那只旱魃已经被困住了。”老瞎子压低声音,详说原委。

    由于不时有路人跟吴中元打招呼,老瞎子讲说的断断续续,待老瞎子说完,吴中元心里大致有数了,那只旱魃已经被困了数百年,困住它的人是某任熊族大吴,此人早已亡故多年,却留下了进入旱魃被困区域以及克制它的方法。

    “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哪?”吴中元笑问,实际上他心里已经有答案了,老瞎子不但对熊族的法术了如指掌,还知道很多只有熊族王族才知道的秘史和往事,而熊族的巫师和勇士却并不认识他,如此一来他的身份也就不难揣度了,此人应该是他太爷爷的私生子,而吴熬是他爷爷的私生子,他又是他爸爸的私生子,历代大吴好像都有类似的问题,搞的都快成吴家的传统了。

    不过与太爷爷和爷爷不同的是,他的老爹比较有种,敢作敢当,直接把他给带回来了,而他的太爷爷和爷爷则把他们的私生子给藏了起来。

    “我答应过先母,永远都不会向外人表露我的身份。”老瞎子既回答了又没回答,如果吴中元猜到了,他就算回答了,如果吴中元没猜到,他就算没回答。

    吴中元笑了笑,没有再强人所难。

    至于老瞎子所说的旱魃尸牙一事,该跑还得跑一趟,先设法弄回来再说,至于服用与否,当由吴荻自己权衡决定。

    吴勤正在等他回去吃饭,见老瞎子跟吴中元一起回来了,也热情的邀请他同席,但老瞎子婉拒了,而吴中元也没有坚持老瞎子入席。吴勤又想要叫上吴荻,也被吴中元阻止了,吴荻也好,老瞎子也罢,都有专人给他们做饭,吃个饭没必要挤在一起。

    吴中元也是故意不叫上吴荻和老瞎子的,只跟吴勤和他的家人一起吃了个饭,这么做是为了凸显与吴勤等人更亲近,其性质类似于家宴,等同间接承认是一家人。

    便是贵为黄帝,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是为了得失利益,而是人情世故总要考虑,平心而论吴勤在他不曾发迹时一直对他眷顾有加,而吴卿在他还是吴勤手下一名低阶勇士的时候就已经倾心于他,他跟这户人家既属于贫贱之交,又属于患难之交,不娶了吴卿好像感情上有点儿说不过去。

    实则他也并不讨厌吴卿,姜南更像一个骁勇善战的大将,而吴荻则更像一个横观纵览的谋臣,与她们相比,吴卿更像女人,但不知为何他对姜南有感觉,对吴荻有感觉,唯独对吴卿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也可能是因为她太普通了,没什么鲜明的特点。

    席间说的多是闲话,但也不是一点正事儿没说,吴中元有意无意的透露了自己接下来还要往别处去,此前曾经吩咐过老瞎子做一些琐事,在他走后,老瞎子遵照他的吩咐所做的一些决策,大泽要遵照执行。

    吴卿在席间做了两件事情,一是派人将两盘在她看来比较对阿洛母女胃口的菜送给了阿她们,二是吩咐仆从将黄毛儿下午的食物早些准备好。

    吴卿很聪明,平日里接触不到他,就用上了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善待他的朋友和扈从。

    吃饭的时候吴中元吩咐厨下准备了酒肉,吃完饭拎着食盒去了大泽所属的一座邑城,老二正在那里挖洞,得去看看它,不能让它感觉受到了忽视和冷淡。

    事实上老二的境遇比他想象的要好,都知道老二是他身边的人,邑城方面对它招呼的很是殷勤,好酒好菜的招呼着,一直到午后未时老二方才回到施工现场开始工作,在此期间吴中元并没有现身,而是趁机自林中打了个盹儿,直到老二干的热火朝天才拎着食盒出现,招呼它出来休息。

    如果在老二休息的时候出现,老二会感觉很窝心,干活儿的时候领导没看到,休息的时候被领导看到了,得挑它干活儿的时候出现,这样老二心里才舒服。

    得知吴中元是专程过来看它的,老二都感动的掉泪了,肤浅的人都喜欢掉泪,但肤浅的人不一定不真诚,眼见领导这么关心自己,老二感动非常,恨不得肝脑涂地报答圣恩。

    吴中元又召来邑城城主,当着老二的面儿交代他们一定要对老二待之以礼,邑城城主连声应是,实际上他们早就对老二待之以礼了,就差待之以爹了。

    临走的时候不忘给老二安排工作,尽快忙完大泽事情赶去黎万紫所在的城池帮忙,不是老二自己去,而是跟老瞎子和吴荻同行,还要带上黄毛儿和大傻,之所以这么安排为了将他们一行人独立出来,以此凸显他们归他直辖的特殊地位。

    看罢老二,回到大泽,又跟老瞎子见了个面,告诉他可以“假传圣旨”,老瞎子说话没人听,得借他之名下达指令,几位城主才会遵照执行。

    之后又去见吴荻,得跟吴荻交代一些事情,还得有意无意的告诉她先前跟老瞎子出去溜达的时候都说了什么,免得她认为对她有所保留,当然了,帮姜南做什么事情他是不会告诉吴荻的,只说了旱魃尸牙一事。

    离开吴荻的住处,吴中元又去寻阿洛,他知道阿洛一直想跟他详说阿炳的来历却寻不到机会,此番出去又得不短的时间,离开之前得跟阿洛再见个面……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八十六章 示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