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谋而后动

第三百七十八章 谋而后动

虽然赢的辛苦,终究还是赢了,要说不高兴那是假的,但高兴也只能自心里高兴,不能表现出来。

高兴的不止他自己,黎别也很高兴,但更多还是如释重负,她本就内向,连如释重负都不曾表现出来,更不会表现出高兴欢喜了。

最高兴的人莫过于野驴了,此前大胖子曾经屡次讥讽揶揄过它,而今见大胖子落败出丑,野驴喜不自胜,手指西山树林,哈哈大笑,“哈哈哈,看见没,屁滚尿流啊。”

野驴话音刚落,大胖子突然出现在了它的面前,“你说什么?”

大胖子出现的太过突然,吓了野驴一跳,待得回过神来,瞪眼怒视,“我说你被打的屁滚尿流,怎地,恼羞成怒,想拿我撒气?”

大胖子的确很生气,但它城府颇深,很快冷静下来,笑容再度出现在了脸上,“不与你这毛驴一般见识。”

“哼。”野驴歪头一旁。

大胖子缓步走到吴中元对面,笑着说道,“愿赌服输,日后若有差遣,可往西北蒙山百草地寻我。”

“惭愧,惭愧。”吴中元随口谦逊。

大胖子冲吴中元笑了笑,然后转身向黛娘走去,走出几步之后停了下来,转身回头,“你取巧胜我,就不怕我心有不甘,毁约抢夺?”

吴中元微笑反问,“你怕不怕我穷追不舍,以命相搏?”

大胖子哈哈一笑,转身回到了自己先前站立的位置,冲黛娘做了个鬼脸,“我也输了,与你作伴。”

大胖子刚刚离场,青狼所化中年男子便迈步向吴中元走了过来。

野驴虽然是个妖怪,却还是比较有正义感的,见青狼入场,不屑撇嘴,“想捡便宜也不用这般急切,怎么着也得让人家喘口气儿吧。”

对于野驴的讥讽,中年男子置若罔闻,缓步走到吴中元身前三丈外,拔剑在手,剑尖倒垂,拱手说道,“大乌山阴平,请赐教。”

“不忙打,我先喘口气儿。”吴中元笑道。

吴中元此言与野驴一唱一和,带有明显的讽刺意味,但讽刺阴平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事发突然,他需要时间规整思绪。

首先要确定的是阴平是什么心态,在此之前他已经经历了四场,第一场对阵野驴胡通,属于硬碰硬。第二阵虬龙仇云主动认负,第三阵黑环蛇黛娘,用的是文斗。上一场土拨鼠黄生,用上了青龙甲。

在此期间青狼阴平一直在旁冷静观战,在见识了他的诸多手段之后还敢上场,就说明在阴平看来自己有可能获胜,这种可能约占七成。

还有一种可能是阴平本身就是用剑的,在得知神兵是一把剑之后,利欲熏心,想要冒险一搏,赌他已是强弩之末,说白了就是碰运气,这种可能占到三成。

不管是哪种情况,阴平都已经下场了,当务之急是想好这一场应该怎么打。

事实上阴平的观察和判断是很正确的,到得这时他已经尽施所能,虽然灵气还剩下不少,但看家本领已经全部显露,没什么能够出奇制胜的手段了。

故技重施,借助青龙甲将阴平带上高空?不成,前车之鉴,阴平肯定会刻意防范。

火龙真气?也不成,火龙真气虽然威力惊人,但是在出招之前有一个聚势的过程,一旦开打,阴平不可能给他凝气聚势的机会。

法术?也不成,捏诀作法也需要时间,最主要的是以居山淡紫灵气所施展的法术也很难对青狼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阴平亮出了长剑,间接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也可以使用兵器,眼下长剑还没有彻底打磨成形,只有弓箭可以使用,要不要使用弓箭?

闪念过后,吴中元打消了这个念头,弓箭擅长远攻,近身相搏很难发挥其应有的威力。

在吴中元急思对策的同时,阴平一直在注视着他,观察他的表情,吴中元知道阴平在观察他,也知道拖的时间越长,越显得自己底气不足,但没有充分的准备就贸然动手,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办?怎么办?

每个人的心理素质都不一样,心理素质差的会急中生乱,心理素质好的会急中生智,吴中元虽然年纪小,经历的事情却多,自现代回返古代,又自古代被动回返现代,期间经历了诸多变故,大大小小的战事也经历了多次,心理素质早已磨练的很是强大,遇事不慌,危急时刻,突然想起一个此前他一直忽略了的细节,那就是先前他带着大胖子撞上了西山,阴平通过这件事情应该看出他的青龙甲拥有强大的防护能力,阴平凭什么认为在他穿戴了青龙甲的情况下,它还有获胜的可能?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阴平所用长剑不可能破坏青龙甲,如果能,它也没必要试图更换更好的长剑了。

排除了这种可能,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在阴平看来,哪怕他穿戴了青龙甲,也可以伤害到他,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攻击青龙甲没有罩护到的身体部位。

青龙甲护卫的并不是周身,而是诸多要害部位,哪怕穿戴了青龙甲,身上也有不少部位是暴露在外的,而这些暴露在外的部位,就是阴平的攻击目标。

“这口气喘的可够久的。”秃头老者的声音自上空传来。

“哎,小子,”野驴指着秃头老者冲吴中元说道,“这秃头阴腔阳调儿,可恶的很,我帮你上去揍它吧?”

“不用,我若有求请,定然是大事,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岂能劳你大驾。”吴中元微笑摇头。

眼见自己的小心思被吴中元看穿,野驴有些羞愧,“那你倒是打呀,傻站着干嘛。”

“这一仗可不好打,我得好好想想。”吴中元笑道。

既然吴中元已经明说了要想想,那众人就不能催促他了,吴中元趁机沉吟思虑,他要前瞻判断出一旦动手,对手会攻击他的什么部位。

青龙甲罩护了周身六成左右的部位,余下四成都可能成为阴平攻击的目标,阴平最可能选择什么部位下手?

仔细想来,有两种部位可能性最大,一是受到攻击会令他失去行动能力的部位,二是受到攻击能够予以他重创的部位,这两种部位,阴平会选择哪一种?

几乎在瞬间吴中元就做出了判断,阴平会选择第二种部位进行攻击,而其判断的理由也很简单,阴平是只狼,狼的耐力很一般,不擅长持久战,在进攻之前都会进行周详的观察和计划,一旦动手就是致命一击,

能够一击制敌的部位肯定在腰部以上,在青龙甲的护腰和护胸之间有一片没有甲片保护的区域,当年打造青龙甲的人之所以这样设计,为的是方便穿戴青龙甲的人可以随意弯腰转身,如果连这片区域也保护了起来,会影响到盔甲主人的正常活动。

除此之外,在胸部以上头部以下的脖颈区域也有空缺,这是为了主人能够从容转头,这部分区域很是狭小,只要微微低头,保护下颚的护甲就能遮住这片狭小区域,故此,阴平选择这里作为进攻目标的可能性也很小。

前瞻到了对手的意图,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思考如何应对,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他的反应速度不可能快过阴平,如果反应速度跟不上,哪怕穿戴了青龙甲,也无法及时控驭躲闪。

一个没有亲情牵绊的人是很可怕的,吴中元就是这种人,他自远古时期出生,自现代长大,这里的亲人没了,现代的亲人也没了,孤家寡人一个,没有牵挂就不会吝啬冒险,他不是冒险主义者,也不是机会主义者,如果有其他路可走,他绝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但目前的这种情况,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通过冒险换取一个反击的机会,利用火龙真气给予对手致命一击。

此外,先前射出弓箭展示实力之时,他已经将其中一支箭矢的箭头儿自指间划过,建立了感应,如果火龙真气不成,还可以利用这支箭矢。

虽然进行了缜密的思虑,却并未耗费太长时间,两分钟不到,吴中元就抬手作势,“请!”

由于此前已经猜到对手会进攻什么部位,通过阴平移动的角度和持剑的姿势吴中元便判断出了它会出怎样的招式,阴平这一剑是划而不是刺,目的是将他开膛破肚。

吴中元知道躲不开,却仍然尽力收腹保护内脏,在阴平长剑划过的瞬间,判断阴平的移动轨迹,凝聚着火龙真气的右掌迅猛的击向了它的头颅。

阴平没想到吴中元会用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儿,它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吴中元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阴平的长剑豁开了吴中元的腹部,而吴中元的火龙真气也击中了阴平的脑袋。

阴平道行颇深,遭受重击却并未殒命,步履踉跄,跌撞后退。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吴中元怎么可能让它活着,心念闪动,召了箭矢在手,欺身上前,贯入阴平百会。

做完这些,收回右手,急施天地回生,愈合腹部大量流血的森长伤口。

阴平气竭倒地,现出兽身原形。

争斗瞬间结束,众人目瞪口呆……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八章 谋而后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