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七十五章 虬龙的信物

第三百七十五章 虬龙的信物

听得野驴叫嚷,锦衣男子厌恶瞅它,“打与不打,与你何干?”

野驴先前信心满满的打头阵,结果却搞了个灰头土脸,遭到了众人的耻笑,正郁闷恼火,巴不得有人与它一般露丑丢人,逮到机会便死咬不放,“定下的事情怎么能说改就改,还守不守信用?”

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野驴的这番话有人喜欢有人讨厌,锦衣男子就属于后者,吴中元先前拿着弓箭把所有人瞄了个遍,虽然没有冲它们射出箭矢,却冲着树林射了一箭,展示了神弓惊人的速度和威力,傻子都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示威。

最要命的是吴中元展示了神弓的威力却没有使用神弓,而是将神弓随手递给了身旁的女子,此举表明他除了神弓之外还有其他未曾施展的手段,如果下场与他争斗,绝对是凶多吉少。

吴中元与锦衣男子的心情大致相仿,实际上他也不希望锦衣男子下场,此前一战单是三重火龙真气就催发了两次,呼风唤雨同样大耗灵气,雷霆之怒也是如此,自己的灵气储量虽然浩瀚惊人,却也经不住这么挥霍用度,只此一战就用去了三成,接下来还有五场要打,且不说还有什么手段可以施展,只说灵气储量就不一定够用。

二人是不想打,奈何场外还有一群看热闹的,看热闹的都不嫌事儿大,野驴一聒噪,黛娘立刻出言附和,“胡通所言甚是,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与人何异?”

听得黛娘言语,吴中元本能的想要皱眉,但闪念之后急忙克制住了,这时候可不能皱眉,不然大胖子等人会误以为他皱眉是因为不想打第二场,实际上他也的确不想打第二场,不过此番想要皱眉却是因为黛娘以点概面,把人类说的很是不堪。

黛娘说完,大胖子也随之帮腔儿,“不打便不需兑现承诺,你们倒是皆无得失,但毛驴岂不是吃了很大的亏?”

大胖子的话提醒了野驴,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计较大胖子说它是毛驴,急切叫嚷,“你们要是不打,我打那场也不作准,以后休想遣我作事。”

到了这种地步,不吭声也不成了,吴中元抬头看向踩踏云头的锦衣男子,“我虽有心化干戈为玉帛,奈何它们不肯,还请仁兄下场,我们点到为止。”

听吴中元说的如此客气,锦衣男子越发怀疑他是胸有成竹,故意引它下去,鼻翼微抖,暗自沉吟,片刻过后收回思绪降下云头,站立于吴中元三丈之外。

“吴中元。”吴中元照例通报姓名。

“仇云。”锦衣男子冲吴中元抬了抬手,转而探手腰囊,取出一物抛向吴中元,“请接信物。”

此物来势甚缓,吴中元抬手接住,低头一看,是个青色的小乌龟,只有掌心一半大小,此物并不是真正的乌龟,而是由鲩鱼石雕琢而成的小玩意儿,雕刻的活灵活现,憨态可掬,入手细腻圆润,想必是仇云日常把玩消遣之物。

仇云说道,“兄弟年轻有为,造化通玄,仇某自忖不敌,日后若是有事请调,可持信物往三栾江寻我。”

眼见锦衣男子主动认输,吴中元喜不自胜,却也不能显露出来,强自压制,再度抬手,“惭愧,惭愧,若无危急之事,绝不冒然相求。”

认输是很丢人的事情,但与被人打的灰头土脸相比,还是认输好一点儿,不过终究还是有点儿丢人的,锦衣男子正自尴尬,听得吴中元言语,脸色好看了许多,只因吴中元甚是谦逊,不曾趾高气昂,而言语之中又用了个“求”字,算是给它留下了面子。

“惶恐,惶恐。”仇云冲吴中元再度抬手,转而升起云头,重回空中。

野驴等人正眼巴巴的等着看热闹,摸底细,哪会想到二人竟然握手言和了,那条虬龙既然给了吴中元信物,就算是正式认输并且愿意兑现承诺,如此一来也就没法儿逼它与吴中元拼命了。

“这怎么能行?”野驴叫嚷,“不动手就认输,这算怎么一回事?”

“世间总不乏明眼之人,”吴中元笑看野驴,“你可有信物给我?”

“要什么信物,说的我会赖账一样,”野驴不耐摆手,“没有,我身上哪有那些东西,有事儿你就去火云山找我,”说到此处,突生沮丧,“不过你办不了的事情,怕是我也办不了。”

“那不一定,先前我只是取巧小胜,若是正面相搏,以我目前的灵气修为难能与你抗衡。”吴中元正色说道,他说的也是真心话,野驴先前所控驭的风暴威力惊人,大有摧枯拉朽之势,若是催到极致,怕是没人能够抵挡抗拒,不过野驴这种大范围的进攻妖法并不适合独斗打点,最适合群战打面。

没有人不愿意听好话,见吴中元这般说,野驴心里舒服了许多,又想到仇云也跟自己一样需要帮吴中元做一件事情,心里也就平衡了,“算你有数儿,下一个是谁?”

吴中元看向黛娘,按照抽签的顺序,黛娘是第三场。

见众人看向自己,黛娘勉强一笑,笑的不很自然,仇云之后就轮到她上场了,不得观战摸底,黛娘心里自然发虚,但它却不曾似仇云那般主动认输,一笑过后,袅袅婷婷,款款上前。

“若是娘子愿意,我愿意与你换个次序?”大胖子冲黛娘表达关心。

听得大胖子言语,黛娘不曾回头,轻抬右手,摆了几摆。

同样,黛娘亦止步于三丈之外,它是自南面走过来的,却站在了吴中元的西侧,之所以没有站在南侧,是因为吴中元南面有片不曾清理干净的泥泞地带。

不过这只是黛娘站在西侧的表面原因,合理借口,实际上它为什么站在西面吴中元心知肚明,黛娘是条黑环蛇,黑环蛇在现代早已经绝种了,不过还有其他环蛇存活了下去,环蛇不属于大型蛇类,形体不会很大,但环蛇与眼镜蛇是同科,所有的环蛇都是剧毒蛇类,黛娘选了上风口,自然是想要放毒。

而他之所以没有拆穿乃是因为他最不怕的就是毒,不过要说完全不担心也不对,多多少少还是有点顾虑的,他所免疫的只是伤害性毒物,似百花娘子所用的满园春他就不得免疫,不过大庭广众之下,黛娘应该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黛娘站定之后冲吴中元嫣然一笑。

笑是表达善意的,但善意有时候是可以假装的,黛娘的善意明显就是假装出来的,但吴中元却不反感,因为它是明着装,知道他不会当真还在装,这本身也是一种善意,只要是善意就得回以善意,哪怕对方是装出来的。

于是,吴中元也冲黛娘笑了笑,他之所以冲黛娘笑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黛娘的笑容里没有引诱和魅惑,这说明在黛娘看来他没有被引诱魅惑的可能,这也是对他的认可和尊重。

看得起他是一回事儿,害不害他又是另外一回事儿,实际上黛娘自靠近他的那一刻就已经下手了,其身上的特殊香气突然浓重了许多。

百毒不侵不表示对毒物没有感知,只要有毒物试图侵蚀加害,各种感官就会立刻感知回馈,黛娘身上的香气是有毒的,而且是剧毒。

“岷山黛娘。”黛娘自报家门,行的不是武人之礼,而是妇人礼节。

吴中元没有似之前那般报上姓名,他的姓名已经报过两次的,这次没必要再重复了,黛娘言罢,吴中元笑道,“大姐最擅长的是什么?”

黛娘尚未答话,野驴的声音就自北面传来,“别套近乎了,土拨子在瞅你呢,赶紧打吧。”

黛娘不以为意,歪头看着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

吴中元说道,“男女有别,武力相搏貌似不妥,大姐擅长什么我就领教什么,简便快速,也能省却不少工夫。”

“你感觉姐姐我擅长什么呀?”黛娘有意拖延时间。

吴中元摇了摇头。

“黑环蛇乃剧毒之物,小心它放毒伤你。”野驴喊道。

听得野驴叫喊,吴中元哭笑不得,黛娘移动之时有瘴气随身,他岂能不知道黛娘擅长毒道,只是不说破罢了。不过野驴的心态也不难理解,自己没得到神兵,也不希望让黛娘得了去,除此之外可能还有些许嫉妒,毕竟黛娘来到之后一直与大胖子很是亲近,对它甚是冷淡。

黛娘没有理它,大胖子看不下去了,冲其投去厌恶眼神。

野驴正在盯着黛娘,没发现大胖子在瞅它,不然少不得又是一通聒噪。

“你所说不无道理,我虽然练气,却终是妇人,比不得那些粗野汉子,”黛娘冲吴中元说道,“不如这般,你接我一掌,若是还能直身站立,就算你赢。”

对于黛娘的建议,吴中元并不感觉意外,下毒有三种方法,第一种是用空气传播,也就是黛娘正在用的这种手段。还有一种是近身接触,也就是触及皮肤或是侵入血肉。第三种就是内服,这种下毒的方法效果最好,但难度也最大。

黛娘如此建议,乃是因为发现第一种方法他能够耐受,所以才会设法触及他的血肉,试图将其毒倒。

短暂的沉吟过后,吴中元点了点头,后撤半步,“请。”

黛娘没想到吴中元会答应的这么痛快,略作踌躇之后,移步上前……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五章 虬龙的信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