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十七章 偏方儿

第三十七章 偏方儿

吴中元很激动,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甚至没有立刻追问翻译的结果,只是歪头看着王欣然。

  “你不想知道翻译的结果?”王欣然有些意外。

  吴中元仍然没有接话,依旧看着王欣然的眼睛。

  “你怎么了?”王欣然不解。

  “见证彼此诚意的时候到了。”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王欣然很是疑惑,“你在说什么呀?”

  吴中元没有回答王欣然的问题,而是平静的说道,“把译文给我看。”

  “跟我去总部。”王欣然说道。

  王欣然胁迫的意味很明显,吴中元没有任何迟疑,转头就走。

  王欣然急忙伸手拉住了他,“哎,你去哪儿?”

  “我如果不跟你去总部,是不是就看不到译文的内容?”吴中元反问。

  王欣然瞅了吴中元一眼,无奈的拿出了手机,调出文件递给了吴中元。

  吴中元伸手接过,低头去看,王欣然在一旁说道,“这是一种极为古老的文字,文字专家推断这种文字应该是甲骨文的前身,经过多方比对,好不容易才译出了相关内容。”

  译文并不长,因为原文的字数也不多,看完译文,吴中元陷入了沉思。

  王欣然在旁说道,“你出生的年代是黄帝炎帝和蚩尤三足鼎立的时期,你是黄帝一族和炎帝一族的混血后裔,当年蚩尤部落攻打黄帝部落,情势危急,族里的法师作法想把你转移到安全的地方,结果出现了意外。”

  王欣然说完,吴中元歪头看她。

  王欣然又说道,“由于你提供的只是原文的一部分,翻译所得的信息也就很有限。”

  吴中元没有接话,只是一直盯着王欣然的眼睛。

  “还有个好消息,”王欣然说道,“上级领导批示,如果你同意加入我们,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五万块钱的补助,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吴中元将那份文件发到了自己手机上,然后将手机还给了王欣然,“不用了,我想靠自己,你先回去吧,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再说。”

  王欣然还想劝说,但吴中元已经转身走了。

  “我等你消息。”王欣然喊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

  点头只是点头,并不代表答应,王欣然,确切的说是王欣然背后的组织,并没有获得他的信任,原因很简单,他们试图骗他。

  他给王欣然的那张纸,并不是吴追主动书写的那十八页里的一页,而是他询问鸟人情况,吴追给出的答复,王欣然带回来的译文牛头不对马嘴,摆明了是在骗他。

  对方之所以欺骗他,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翻译不出这种文字,二是他们翻译出来了却刻意对他隐瞒,仔细想来还是前者的可能性大,因为他们如果真的翻译出来了,就知道这些内容有很强的针对性,也就不敢骗他。

  且不管对方出于什么动机,只要是骗他了,就不值得信任,而他一开始所说的‘见证彼此诚意的时候到了’,也是对此而言的,因为对方是不是骗他,他立刻就能知道。

  欺骗就是欺骗,没有什么善意和恶意之分,欺骗本身是很卑劣的,欺骗永远换不回真诚和信任。

  回到住处,吴中元拿出了手机,将那份文件里的原文截了出来,那张纸他曾经多次看过,能够确定文件里的原文没有被改动过。

  他始终保留着赵颖的联系方式,他将原文发给了赵颖,后面加了一句,‘试着翻译一下。’

  几分钟之后,赵颖回了信息,一个字,‘好。’

  他此举并不是对王欣然等人的报复,而是在选择合作的对象,好人还是坏人有时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合作,哪怕是短期的合作。

  凌晨三点,手机有消息提示,吴中元拿过手机,发现消息是赵颖传来的,是张图,在原文之下有对照翻译,每个文字都有单独的标识,确定翻译无误的打钩,可能是但不一定正确的标注问号,翻译不出来的,以圆圈儿间隔。

  由于翻译的不完整,阅读起来就不是很顺畅,‘人……黎破……母亲的……战争……远方飞来……带走……一起消失……天地山川……寻找……哭泣……我们很欢乐……等待……龙……强大。’

  除了这些确定无误的,还有一部分疑似的,连贯结合,可以理顺大致内容,“他叫黎破,是你母亲的族人,得知将有战事发生,从很远的地方飞来,想要把你带走,但发生了意外,跟你一起消失,我们到处寻找却一无所获,你不要悲伤,我们死的其所,族人还在等待强大金龙的回归。”

  古代文字与现代有很大的不同,不只是形态上的不同,表述方法也不尽相同,现代的“你很好”,在远古时期的表述可能就是“很好你”,所以吴中元自己也不敢确定自己的理解就一定正确,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赵颖给出的翻译虽然不一定正确,却一定是真实的,还有就是赵颖一方的实力比王欣然一方要强大,至少可调用的资源和工作效率超过了王欣然等人。

  沉吟良久,吴中元放下了手机,没有再给赵颖回复。

  几分钟之后,吴中元又拿起了手机,给王欣然发了个信息,发的正是赵颖等人的翻译结果。

  很快,王欣然打来了电话。

  吴中元接了,却没说话。

  王欣然疑惑的问道,“这是谁做出的翻译?”

  吴中元没说话,但也没挂断。

  “哪个对?”王欣然急切追问。

  吴中元仍然没说话。

  “说话啊?”王欣然很急切。

  “我给你的那张纸,是我询问的一个特定的问题,想绑架我的那些人比你们真诚。”吴中元平静的说道。

  “你等着,我马上过去。”王欣然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不到,屋外传来了敲门声,吴中元起身开门,来的是王欣然。

  对于王欣然这么快赶来,吴中元也不意外,因为他知道王欣然肯定就在这附近。

  王欣然进门,“怎么回事?”

  “你们骗我,”吴中元关上了房门,转身回到床边坐下,“我记得跟你说过,像我这种情况的不止吴千山和吴追,还有一个人,我向吴追询问这个人的情况,吴追在这张纸上写的就是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

  王欣然很吃惊,“我如果跟你说我并不知道……”

  吴中元打断了王欣然的话,“我相信,你应该不是有意骗我,而是他们连你一起骗了。”

  “他们这是在搞什么?!”王欣然很是恼怒。

  “可能在他们看来我很愚蠢。”吴中元说道,欺骗的本质是愚弄,而愚弄是建立在认为对方很愚蠢的基础上的。

  王欣然恼怒的骂了一声,她自然不是骂吴中元,而是在骂给她错误信息的人,对方此举直接陷她于不仁不义,虽然吴中元嘴上说相信她,实际上已经不敢信任她了。

  “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王欣然看着吴中元。

  “放心好了,我不会因为老虎骗了我,就往狼群里跑。”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的话令王欣然很羞愧,“你先别着急,等我确认一下情况,看看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他们骗我并不明智,你会跟一群骗你的人合作吗?”吴中元说道。

  “别跟我说这些,我马上回去一趟,往返可能要四五天,这段时间你一定注意安全。”王欣然说完,急匆匆的走了。

  吴中元的心情很差,都说黄鼠狼专咬病鸭子,也不知道犯了哪门子太岁,怎么一股脑的倒霉的事儿全摊上了。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干脆不睡了,拿了师父那本行医心得出来,逐页翻看,西医肯定是治不好林清明的腿了,兴许师父留下的这些偏方里有管用的。

  书上关于接骨的记载有不少,但都是简单的骨折,没有像林清明这种骨骼缺失的情况,不过虽然没有找到相似的病例,却找到了适用于骨折的灵验偏方,这个方子很简单,只有两味药,一个是鸡骨头,一个是土鳖虫。

  这两味药可不是炖汤熬煮,土鳖虫活着碾碎,用酒调和,外敷。鸡骨头得用醋泡软了生吃,煮熟了药力会减弱。

  在师父看来,鸡天生自带接骨丹,断了腿,七天就能自己接上,母鸡的骨头药力最强,而药力更强的是母野鸡的骨头。

  野鸡他会捉,可以下套儿诱捕,冬天正是抓它的好时节。土鳖虫在北方也有,没人住的老房子墙角的土里就能挖到。

  对于这个偏方儿,林清明是接受的,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

  过了五六天,王欣然还没有回来,也没有电话打过来。

  又等了几天,吴中元试着给王欣然发了个信息,但王欣然没回,电话打过去,提示手机停机了。

  虽然心中疑惑,吴中元也做不得别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随着年关的临近,装船的工作结束了,吴中元只能干些零活儿,但企业和工厂过年是要放假的,很快他就没了收入。

  忧心的同时也有令他兴奋的事情,师父留下的偏方竟然真的有效,林清明本身会气功,西药,偏方,气功,三管齐下,两侧断骨边缘竟然各自长出了一厘米左右的骨痂,如果两侧骨痂能够接触,他就有重新走路的可能……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七章 偏方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