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旗开得胜

第三百六十六章 旗开得胜

黎别接住吴中元扔过来的玄晶手臂,既惊讶又惶恐,她是鸟族贵人,自然知道玄晶是鸟族盔甲的神髓所在,鸟族勇士之所以能够感召盔甲,正是因为盔甲里添加了少量玄晶,如此珍贵的东西,吴中元竟然说送就送,要知道这条玄晶手臂颇为沉重,足有二三十斤。

    黎别拿着玄晶手臂发愣的时候,吴中元冲黑寡妇抬了抬手,转而纵身拔高,提气先行,黑寡妇后随,黎别回过神来,急忙跟了上去。

    黑寡妇追上吴中元,欢喜道贺,“恭喜大人旗开得胜,得偿所愿。”

    吴中元歪头看了黑寡妇一眼,笑了笑,没有接话。

    黑寡妇又道,“那林仲倨傲狂妄,言语无状,对大人甚是敌视,多有轻蔑,此人乃兽王麾下大将,余下那些异类将领想必也与它一般见识,此战过后,它们再也不敢小觑大人,便是来年镇关神兽寿终归天,解了禁锢,兽族亦不敢逞凶挑衅,冒进犯边。”

    黑寡妇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又道,“大人扬威在前,施恩于后,留下足够余地,日后与兽族化敌为友,联手对外亦不是没有可能。”

    “城主慧眼如炬。”吴中元笑道。

    得到了吴中元的肯定,黑寡妇既欢喜又忐忑,要知道被领导夸奖并不一定就是好事,还得看领导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在间接嘲讽。

    “大人谬赞,惭愧的紧,”黑寡妇连连摆手,“还是大人神功盖世,虑事周全,才得日后进退从容。”

    “好了,不说这些了,”吴中元随口说道,“早些回去收拾一下,我带你去中土走一遭。”

    见吴中元神情自若,并无厌烦神情,黑寡妇知道自己拍马屁没有拍在马蹄子上,心头大轻,“大人有要事在身,岂能劳烦大人往复奔走,不如这般,您修书一封,差人先往中土呈送垣城城主,我回去抓紧准备,尽快押解辎重启程南下。”

    吴中元想了想,点头同意,“也好。”

    见黎别貌似有话要跟吴中元说,黑寡妇便识趣说道,“大人自便,我先走一步。”

    “嗯。”吴中元点头应声。

    黑寡妇加速先行,黎别自后面跟了上来,看得出来她的确有话要说,但跟上来之后却踌躇犹豫,一直不曾开口。

    “我不陪它去中土了,”吴中元主动说道,“咱们先去一趟饮马河,然后就回密室。”

    黎别点了点头,然后将玄晶递了过来,“还你。”

    “干嘛?”吴中元皱眉看她。

    “这是你辛苦得来的,我不能要,”黎别摇头说道,“况且我要它也无甚用处,你收回去吧。”

    吴中元摆了摆手,“这东西不是给你的,是给你爹的。”

    “与我父王作甚?”黎别不解。

    “既然得了玄晶,很快我就要离开石室回返中土了,”吴中元笑道,“你这个狱卒当的可不够称职,若不与你们一些补偿,怕是你爹会责怪你的。”

    “你为什么会担心父王会因此而责怪我?”黎别追问。

    这话如果换成别的女人说,吴中元会当她们在明知故问,亦或是自作多情,但黎别自闭内向,情商很低,她既然问,就是自己真的想不明白。

    吴中元想了想,答道,“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不应该报答你吗?再说了,我借用你们的地火熔炉,也理应予以酬谢。”

    黎别没有接话,落地借力重新跃起之后,又将玄晶往他手里递,“我真的不能要。”

    “你就别啰嗦了,”吴中元随口说道,“现在是什么局面你也看到了,用不了多久五道封印就会消失,届时肯定会天下大乱,现在各族都在整军备战,未雨绸缪,鸟族想必也是如此,这块儿玄晶带回去,鸟族就能打造更多的盔甲,日后遭遇战事,也能多些参战勇士。”

    “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你真的不恨我父王?”黎别问道。

    “不恨,”吴中元摇头,言罢又补充了一句,“至少现在不恨。”

    黎别不明所以,疑惑看他。

    吴中元说道,“你爹虽然抓了我,却也没有虐待我,所以我不恨他。但我不确定当年我娘得了失心疯之后你爹有没有虐待她,这件事情我早晚得设法证实,如果曾经苛刻饮食亦或是……”

    不等吴中元说完,黎别就连连摇头,“没有的,没有的,你放心好了,我听奶奶说起过此事,当年一直是小姑在照顾大姑的起居,奶奶还经常去看她,他们只是担心大姑乱跑会发生意外,所以才不让她出去,绝无苛刻虐待之事。”

    吴中元叹了口气,他知道当年是黎万紫在照顾自己的母亲,也正因如此,他才对黎万紫很是尊重。

    “你若不信,可随我回鸟族问过奶奶。”黎别说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黎别口中的奶奶就是他的姥姥,他从未见过这位老人,眼下也没有见她的想法,因为他不知道该跟老人说什么,见了面也只是徒增伤怀。

    由于二人飞掠之时总是频繁借力起落,接下来吴中元便没有与黎别交谈,下午申时,二人赶回了饮马河。

    黑寡妇提前赶回来了,目的是给二人安排酒宴,女人往往比男人要细心,也更知道怎么招呼和款待客人。

    二人回来的时候酒席已经安排好了,席设六座,吴中元居首席,黎别二席,黑寡妇主陪。副陪也是个妖艳女子,乃异类化人,不曾仔细辨察也就不能确认究竟是什么,不过感觉应该是蜥蜴或是毒蛇一类的东西,此人是黑寡妇的副手,名为花娘子,是黑寡妇的心腹,负责招呼坐在三席四席的阿洛和阿炳。

    食不言寝不语是后来的规矩,现在没有这说法,酒席也不是互相吹捧,大吹牛逼的场合,这时候的酒席作用很简单也很纯粹,就是一边吃饭一边议事。

    席间一共谈及四件事情,一是冲吴中元正式道贺,此行非常顺利,得偿所愿。二是冲阿洛和阿炳道歉,消除芥蒂,毕竟此前饮马河众人曾经打过她们,这件事情由花娘子来做。

    第三件事情就是南下路线的选择,饮马河有很多人曾经去过中土,知道该怎么走,但南下的路有很多条,黑寡妇不确定走哪一条更合适,这件事情得由吴中元来定。

    吴中元知道黑寡妇为何有此一举,他的疆土在中土偏南,往那里去途中会路过熊族或牛族,黑寡妇不知道自谁家过比较安全,对此,他的回答也很直接,“随意,自哪里走他们都不会阻拦。”

    这一回答令黑寡妇大感安心,这说明牛族和熊族都卖吴中元面子,但她仍有忧虑,只道牛族近段时间正在与熊族为难,边界囤有重兵,局势比较紧张。

    “没事的,只要他们知道你此番南下是为了助我成事,都不会阻拦刁难。”吴中元笑道,牛族之所以找熊族麻烦是因为知道白龙丹在吴熬手里,那可是牛族圣物,姜正肯定想把白龙丹要回来。

    听得吴中元的言语,黑寡妇甚是欣慰,欣慰的原因是吴中元并没有将饮马河众人南下定性为归附和寻求庇护,而是定性成了相助。

    第四件事情就是自吴中元友善尊重态度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黑寡妇自这里盘踞多年,结交了很多朋友,与北疆各部落也很熟悉,这些人后知后觉,目前还没有认识到大难即将临头,有些还在心存侥幸,黑寡妇在征求吴中元的意见,如果吴中元认为这些人南下能够为抗战出一把力,可否号召他们一起走?

    吴中元想了想,点头同意,这时候是如假包换的地广人稀,地盘那么大,一共才几百万人,就算把三族和所有小部落的人口都迁到他的地盘儿上也容纳的了。

    不过接收归接收,却有几个细节上的问题需要注意,首先就是原本附属于三族的小部落不接收,他现在与三族基本上已经达成了共识,三族都不会主动来惹他,出于尊重,他也不便接收原本归附于三族的小部落,很容易引发矛盾。

    其次就是单纯过去避难的不要,要去就把家也搬过去,不把家搬过去,大战来临之后他们可能会到处乱跑,不会出力拒敌。

    再者就是贼寇和来历不明的不要,泥沙俱下肯定不行,得有选择性的接收,不能引狼入室。

    最后一点就是北疆所有有心南下避祸的人,都必须听命于黑寡妇,由黑寡妇全权负责,全权负责是相互的,黑寡妇负责管理这些人,同时也要为这些人的行为负责。

    有些话不需要说透,彼此心中都有数,对于吴中元的想法,黑寡妇心领神会,她看得出来吴中元并没有只是将它定位成邑城之主,如果能够做出贡献,有望成为垣城之主,这令它既激动又兴奋。

    诸事议定,天也黑了,此前吴中元曾经与黎大寿约定,今日傍晚就会取下大傻脖子上的项圈加以熔炼,而今已经得到了玄晶,得尽快送回去。

    临走之前,吴中元修书一封,交给了阿洛,委派阿洛将书信送给吴勤,而黑寡妇则派人同行,一来负责保护阿洛的安全,二来也过去看看那座即将分给他们的邑城。

    吴中元没有告诉阿洛已经找到了她的母亲,只告诉她在大泽为她准备了一个惊喜。

    阿洛话不多,虽然疑惑却没有追问,看得出来她想冲吴中元介绍阿炳,但碍于有外人在场不便明说。

    入更时分,吴中元和黎别启程回返,吴中元此时的心情只能用归心似箭形容,而今万事俱备,近身使用的刀剑和远攻所用的弓箭很快就能尽数配齐……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六章 旗开得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