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实力与诚意

第三百六十五章 实力与诚意

林仲在火龙真气的猛烈冲击之下倒飞七丈有余,撞上灵气屏障的边缘,反弹而回,扑倒在地。

    突如其来的巨大变故令围观众人惊讶非常,但吴中元却很是平静,这种结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火龙真气不同于寻常灵气,充斥在灵气之中的炙热火气寻常人等根本无法耐受抗拒。

    林仲扑倒之后既羞且怒,急切撑臂起身,但火龙真气已经伤及了它的五脏六腑,刚刚站起便喷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摆,步履踉跄。

    见此情形,那两只凶禽元神急忙闪身上前,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它,林仲气恼,甩臂抗拒,气息一动,又吐出一口鲜血,精神越发萎靡,再也难能站立。

    “现在你可服气?”吴中元冷声问道,通过先前的灵气对攻,他已经判断出了林仲体内灵气已不足盈满状态的五成,也就是说此前它幻化分身用去了一半的灵气,确定这一点很有必要,这就是林仲的老底,此人幻化分身时会分出自身一半灵气,虽然分身可以帮助本体一起攻击对手,但自身灵气一分为二所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这种联手进攻无法长时间持续。

    林仲虽然落败,却不肯认输,气怒吼叫,“四足劣种,五指嬴虫,猖狂甚么,本座再与你打过。”

    吴中元闻言眉头大皱,此前林仲辱骂他的先人已经令他动怒,而今见它仍然桀骜破口,不由得杀机暗生,冷哼过后,迈步上前。

    见吴中元面露杀机,巨鹫和那大雕面面相觑,此前它们曾与吴中元交过手,领教过他的厉害,知道倘若吴中元真要痛下杀手,它们二人根本拦他不住。

    “当日你们暗中设伏,试图加害于我,是谁的主意?”吴中元缓步上前。

    “是本座要杀你,你待怎地?”林仲目眦欲裂。

    “你们被困此处,怎知外面的情况?”吴中元冷声问道,“是谁在幕后主使?”

    “要杀便杀,哪来那么多废话,”林仲推开搀扶的二人,勉力直身,怒视吴中元,“来,与本座一个痛快。”

    “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吴中元是真的动了杀机,打服对方是最好的结果,但如果打不服,绝不能虎头蛇尾,该杀就得杀。

    他此时距林仲已不过两丈,两只凶禽元神就在近处,有心前来阻止,却也知道便是上前也不过是飞蛾扑火螳臂当车。

    就在此时,一直躲在祭坛西北草丛里的小狐狸突然出现,挡在了吴中元和林仲之间。

    林仲原本是一副悍不畏死的狰狞神情,见小狐狸突然出现,面色大变,急忙转头看向巨鹫,“带走主……带它走。”

    巨鹫闻言刚想有所动作,吴中元的歪头冷视令它心中一凛,踌躇不前。

    吴中元瞪住了巨鹫,又转头看向林仲,“你刚才想说的可是‘带走主上?’”

    林仲无言以为,只是怒目相向。

    吴中元低头看向那只红毛小狐狸,小狐狸此时正在仰头看他,小狐狸明显记得他,对他并无敌意,眼神之中多有乞盼。

    “你就是兽王?”吴中元的语气很是平静,平静之中还带有些许和善。

    小狐狸的神识貌似不很齐全,不得口吐人言,吴中元言罢,它只是回头看了林仲一眼,然后又回过头带着求情的眼神看着他。

    吴中元没有再说话,看罢林仲,视线又自巨鹫和大雕脸上扫过,最后收回视线,皱眉沉吟。

    小狐狸虽然神识不全,却也已经能够察言观色,见吴中元犹豫,面露思考状,片刻过后仿佛想起一事,突然消失无踪。

    吴中元早就知道小狐狸有瞬息异能,见它突然消失也不是非常意外,小狐狸也并没有往远处去,而是出现在了祭坛的门楣上,弓背据足,正在吃力的抠挖门楣烛九阴雕像上的那块黑色定魂石。

    黑色定魂石镶嵌很是牢固,按理说小狐狸是抠不下来的,但它可以瞬息移动,抓住定魂石之后瞬息而回,将那枚黑色定魂石一并带回。

    见小狐狸将定魂石取了下来,林仲和巨鹫大雕尽皆皱眉,林仲伤势严重,无力阻止,巨鹫和大雕有心上前,却被吴中元挑眉瞪了回去。

    将定魂石带回地面之后,小狐狸张嘴将其衔起,跑到吴中元脚旁将定魂石放下,然后仰头看他,等他回应。

    吴中元弯腰捡起了那枚定魂石,捏在指间,定睛打量。

    见此情形,林仲等人脸色变的非常难看,既有虎落平阳的无奈,也有卑躬屈膝的耻辱。

    “你要把它送给我?”吴中元低头笑问。

    小狐狸点了点头。

    “这是一枚阴属定魂石,乃烛九阴的右眼,随身佩戴可保魂魄不伤。”吴中元道出了定魂石的来历和神异之处,然后弯腰将定魂石放回原地,“我这次来是想借玄晶一用,那玄晶本为你们所有,我擅自取用已然不妥,再取这神物,与匪类何异。”

    此言一出,小狐狸和林仲等人皆感意外,吴中元也没有再与它们说什么,转身向祭坛走去。

    见他往祭坛去,小狐狸急忙跟了上去,巨鹫取了那枚定魂石,然后与大雕一同扶着伤重的林仲跟随在后。

    到得祭坛的台阶下,吴中元转身回头,冲屏障外的黑寡妇和黎别招了招手。

    二人见之,急忙穿过屏障,来到近前。

    吴中元自然不会互相介绍,待二人来到,拾阶而上,进入祭坛。

    此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走了那尊雕像,瞬间来去,没来得及观察祭坛内部的情况,此番进来为的就是好生观察一下这处祭坛。

    祭坛正北的主像已经被他带走了,侍立左右的雕像共有十二尊,都穿戴着盔甲,左右各六,黑白各半,白色雕像为人身兽头,而黑色雕像则为人身鸟首,根据雕像的形象不难看出兽类皆为男子,而禽属皆为女性。

    六个兽类分别为象,犀,虎,豹,狼,狗。而六只禽鸟分别为鹏,雕,鹫,鹰,隼,枭。这十二只禽兽无疑是兽王手下的十二位大将,也是这十二种野兽的王者,这也是林仲以本座自称的原因。

    左右打量过后,吴中元迈步走到巨隼雕像近前,伸手将雕像手中的兵器取了下来,这是一件奇门兵器,形状有些像棍子,但长度只有猁龙棍的三分之二,而且中间部位还有左右对称的戟状护手。

    与林仲所用长刀一样,这件兵器的外面也有土石包裹,将土石震掉之后,露出了兵器真容,这是一对可以一分为二的奇门兵器,有些像护手钩,更像峨眉刺。

    吴中元打量兵器的同时,巨鹫等人很是紧张,但小狐狸却没有紧张神情,貌似知道吴中元不会取走兵器一般。

    检视过后,吴中元将兵器复合,放归原处,随后又延出灵气检视那尊巨隼石像,灵气是有穿透力的,他检视石像的目的是确认石像里有没有异类的骸骨,检视结果是没有。

    这一点令他有些意外,要知道这些兵器原本都是被它们的主人所使用的,既然被存放在这些雕像手里,就说明雕像成形时这些兵器的主人已经用不到它们了,但如此一来问题就出现了,既然这些禽兽已经战败,又是谁塑造了它们的雕像并将它们的兵器放在了雕像的手里。

    不过这个问题无关紧要,他进入祭坛的主要目的是显示自己的诚意,就像他拒收小狐狸的阴属定魂石一样,拒收之前得让对方知道他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可不能让对方认为他拒收是因为不识货。此番也是这般,得让对方知道他能带走这些兵器却没有带走。

    当年的洪荒之战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形他并不了解,不过伏羲女娲既然将其他四道封印在别的时空,而将兽族封印在了昆仑山,就说明在他们看来兽族应该留下,他的观想法与人皇人后的想法基本上是一致的,他不排斥异类,如果五道之中选一个结盟,他会首选兽族。

    不过他也很清楚与兽族结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原因很简单,人类看不起兽族,而兽族也看不起人类,林仲此前的轻蔑言语就充分证实了这一点,结盟的前提是互相尊重,但人类和兽族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别说别人了,就是他自己也是这般,他愿意与兽族和平共处,也认为兽族应该有安身立命之所,但是却不认为兽族应该占据半壁江山。

    检视过石像,吴中元又往后殿转了一圈儿,这里没有山洞或其他的入口,只有这处大殿,也可能有其他入口,但他总不能敲敲打打的去寻找,那就欺人太甚了。

    检视祭坛的同时,吴中元有意无意的与黑寡妇进行交谈,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只当闲聊,这也是有目的的,林仲等人自然知道黑寡妇是异类,得让它们通过他对待黑寡妇的态度来分析出他并不排斥异类,也愿意与异类交朋友。

    转了一圈儿,也就出来了,吴中元走在前面,黑寡妇和黎别伴随左右,小狐狸跟着后面,而巨鹫和大雕则搀扶着林仲远远的吊在后头。

    小狐狸是可以出入屏障的,吴中元等人走出屏障,它也跟了出来。

    吴中元回头冲它笑道,“我们来抢你东西,你还跟随相送?”

    小狐狸仰头看他。

    吴中元又道,“玄晶对我们大有用处,我原本想要尽数取走,既然你待之以礼,我亦应该投桃报李,我将雕像还回去,只取所需重量,可好?”

    小狐狸没有回应。

    吴中元又道,“狗王和鹫王曾经试图杀我,我取些玄晶充当补偿,可否?”

    小狐狸当是听懂了,点了点头。

    说还就还,吴中元走过去将那尊雕像扶了起来,他乃居山修为,便是没有穿戴青龙甲搬移几百斤也不费事,此前他曾经与黎大寿交谈过,而现代十八分局的分析化验也证实了玄晶的特性,这种金属最大的特点是可以产生并接收低频震荡波,虽然硬,却发脆,这也是能够产生共振的金属的共同特点。

    吴中元催发灵气,振断了雕像的双臂,然后将余下部分抱了回去,至此,雕像不但没了头,连胳膊都没了,吴中元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确是不太好看,余下的这些你们可以再熔再铸,造个小的。”

    凡事儿都得有个度,到这里,该做的都做了,本来就是来抢东西的,也没必要装好人了,展示一下实力,显露一点诚意也就够了,再说多了,反倒显得己方底气不足。

    “这只给你,”吴中元将其中一条玄晶手臂扔给黎别,“走,回去……”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五章 实力与诚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