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对战林仲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对战林仲

吴中元躲开之后,林仲趁机一跃而起,抓起遗落在不远处的长刀旋身挥斩。

  与此同时,分身一击不中,也自一旁挥刀向他斩来。

  吴中元此前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此时最明智的作法就是暂时闪躲,待得摸清了分身的底细再做计较,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拳脚齐出,右脚摆踢林仲前胸,左拳斜击分身腰腹。

  如果没有穿戴青龙甲,吴中元绝不敢如此托大,对手来势汹汹,一旦有所闪失就是掉胳膊断腿儿的事情,但身穿青龙甲就另当别论了。

  结果是没有闪失,他踢中了林仲的同时也击中了林仲的分身,不过由于出招太过仓促,力道不足,虽然将对手击退却未能给予它们重创。

  将分身击退的同时,吴中元对此物也有了大致的了解,林仲所化分身并非虚假的障眼法,而是有着真实的形体,左拳击中它的感觉与击中肉身别无二致。

  此外,这个分身在受到他的击打之后会散出灵气消抵抗拒,这便说明此物拥有林仲的部分灵气,至于林仲分了几成给它目前还不得而知,总之是拥有了林仲的部分灵气。

  危急时刻,也容不得吴中元多想,很快林仲和分身就止住退势反冲而回,所用的招式各不相同,一个攻上盘,一个取中路,明显是在配合协作。

  见此情形,吴中元大感惊惑,成精的异类能够凭借妖法催生分身并不非常罕见,但罕见的是分身能够拥有真实的肉身,而且林仲所化分身不但拥有肉身,还拥有独立的神识,明显不是林仲在一心二用,如此一来林仲这个化生分身的妖法就非常恐怖了,等同两个拥有太玄修为的高手在联手对敌,由于是一人所化,神识相通,攻防进退异常默契,几乎无有破绽,防不胜防。

  看清双方来势,吴中元急闪转身,旋到了分身背后,他的本意是揪着分身的衣领将它抛扔出去,但转过分身之后才想起这家伙光着背,无处可抓就抓头发,待得抓实,心念闪动,青龙甲骤然离地,带着分身急速升空,到得半空,旋身再甩,将分身扔向灵气屏障。

  将分身扔出去之后,林仲正自下方吼叫着杀了上来,吴中元作势俯冲,待林仲定身收刀准备防守,突然加速,反冲向上。

  此时那撞上屏障的分身正试图稳住身形,吴中元疾冲而至,不等它反应过来便探臂揽住了它的脖颈,随即反向加速,带着分身极速冲向西北方向的屏障边缘。

  这里的屏障是不阻拦活人的,只对祭坛内的妖物有效,吴中元利用的就是这一点,控驭青龙甲极力加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屏障冲去。

  猛烈的撞击令屏障产生了剧烈的震动,化身在瞬间消失无踪,吴中元冲出屏障之后急停转身,重回屏障,火属灵气催灌双臂,与追到近前的林仲近身相搏。

  林仲所用长刀不是俗物,锋利非常,但吴中元的双掌皆有青龙甲片覆盖,有恃无恐,几个回合之后,吴中元摸清了林仲的套路,林仲走的是刚猛路数,每次出招都尽出全力,威猛非常,但这种打法也有缺陷,那就是出招少有变化,而且招数用老之后很难及时回招自保。

  便是发现了对手的缺点,吴中元也没有加以利用,这一仗打的不是输赢而是气势,这时候展示的不是自己的计谋,而是自己的勇猛,狗王林仲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如果能硬碰硬的将它拿下,不管是对敌方还是观战的黑寡妇都是一种强大的震慑。

  眼见自己凌空对战尽落下风,林仲率先改变战略,回到地面,脚踏实力,但即便如此等待它的仍是被动挨打,吴中元移动速度极快,它所用长刀又是长兵器,威力倒是强大,出招速度却慢,每每出招,屡屡落空,此“人”又是个急性子,几个回合下来焦急气怒,暴跳如雷。

  临阵对敌最忌心浮气躁,心一乱,出招就没有章法,吴中元抓住机会,趁林仲怒吼挥斩之际旋绕到它的身后,气送右腿,冲着它的屁股就是一脚。

  踹屁股可不是什么正经打法,但吴中元要的就这种效果,这说明他完全占据了上风,此外,巨鬣狗和巨鹫此前曾经偷袭过他和姜南,他此举也有羞辱报复之意。

  同是踢踹,也有随意踢踹和大力踢踹之分,吴中元这一脚属于后者,一脚下去,林仲失了重心,加之此前大力挥刀所带来的巨大惯性,直接跌撞倒地,滚了几滚方才狼狈爬起,抓起长刀,又要前冲。

  “还要再打?”吴中元歪头斜视。

  “本座若不是受制于此,不得尽出所能,早将你这黄毛儿小儿一刀两断了。”林仲吼叫上前,挥刀又砍。

  吴中元如法炮制,歪身躲过,又旋到林仲身后,再起右脚,又将林仲踹翻。

  不管是屏障内的那两只飞禽还是屏障外的黑寡妇和黎别,原本都在忐忑观战,眼见吴中元占尽上风,而林仲屡屡丢丑,无不面露尴尬,那两只凶禽之所以尴尬是因为己方战友技不如人,狼狈丢丑,而黑寡妇和黎别感觉尴尬则是因为吴中元踹人屁股的举动太不严肃,有失威严。

  “还不服?”吴中元随口问道,至此,他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踹屁股虽然不雅观,却能间接表明这场争斗完全处于他的掌控之中,他优势巨大,故得从容。

  “服你娘,”林仲高声怒骂,再度前冲,“若是没有那身龟壳儿,你能胜我?!”

  听得林仲言语,吴中元陡然皱眉,急退十丈,退出屏障之后心念闪动,卸去了身上的青龙甲。

  见此情形,不远处的黑寡妇急忙闪身上前,“大人,莫要中了它的奸计。”

  吴中元歪头看向黑寡妇,冲其投去了胸有成竹的眼神,转而深深呼吸,催动灵气,经心脉灌注火气,凝于右臂。

  火龙真气的聚势是需要时间的,此前他虽然屡有施展却不能催动到三重威力,之所以不曾全力施展,时间仓促无暇出手是次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他虽然有心教训惩戒林仲,却并不想杀它,因为一旦杀掉林仲,将会与兽族结下死仇,五道禁锢消失之后,己方不可能凭借一己之力抗拒五道,少不得连横合纵,与兽族结下死仇,并不是明智之举。

  但林仲既然质疑他自身的能力,那就必须予以正面回应,让它输的心服口服,而屏障阻隔天地灵气,自屏障内无法施展熊族法术,想要战胜林仲,就只能依靠火龙真气。

  待得聚势完成,吴中元迈步进入屏障。

  见吴中元真的卸去了青龙甲,林仲并未显露出得意神情,相反的,它显得越发气怒,实则它说的都是实情,但吴中元满足了它的要求,它反倒有了技不如人开始耍赖的嫌疑。

  短暂的冷视过后,吴中元耸肩振臂发出了火龙真气,一道水桶粗细的粗大火柱爆燃向前,直取林仲。

  林仲见状,长刀下插入土,双臂回旋,聚势据保。

  一阵巨响之后,火星四溅,林仲闷哼一声,仰面倒飞……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六十四章 对战林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