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五十四章 龙筋

第三百五十四章 龙筋

虽然知道夷人追不上自己,吴中元跑的却快,什么叫做贼心虚,这就是,得赶紧离开犯罪现场,越快越好。

  风驰电掣的飞掠了一阵儿,猛然想起好像把黎别给忘了,急停转身,却发现黎别出现于西面十里之外,正催动灵气奋力追赶。

  见黎别跟了上来,吴中元并未滞留等待,而是继续往东飞掠,只是速度不似先前那么快了,至少得让黎别能够看到他。

  片刻之后,吴中元离开陆地来到水面上空,在此期间他一直握着油灯的灯芯,到得此处,他握不住了,灯芯一直没有熄灭,掌心的温度也一直在升高,已经开始烫手了。

  无奈之下只能换手,换手的速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做到无缝衔接,难免有光亮发出,这时候入海口附近仍然有少量夷人蹲守,吴中元没有发现他们,他们却看到了吴中元,确切的说是看到了油灯发出的紫色光亮,这东西发出的是紫光,辨识度太高了,一看就知道是什么,眼见祖坟里的长明灯被人偷走了,那还了得,纷纷抓起弓箭对天激射。

  由于距离较远,箭矢大多飞到中途就力竭跌落,只有一支拖带着长长绳索的巨箭飞到了近处,吴中元横移丈许,从容躲过,催动青龙甲疾飞向东。

  到得海上,夷人就奈何他不得了,吴中元回头再看,只见那些夷人射他不到,又开始冲黎别放箭,黎别凌空腾挪,尽数避过,冲他疾飞而来。

  只这片刻工夫,灯芯又开始烫手了,只能再度换手,一换手灯芯重绽光亮,见此情形,吴中元叫苦不迭,本想俯冲入水,借助海水浇灭灯芯,但这个念头刚一浮现就被他自己否定了,油灯里都是灯油,若是混进了海水,可别不堪使用了。

  无奈之下只能催动青龙甲往北快速移动,几度换手之后他发现了一个规律,移动的速度越快,换手时油灯所发出的光亮就越微弱,确定了这一点,便将青龙甲催到极限,所谓极限也只是他反应速度的极限,实则青龙甲还能更快。

  速度一快,就无暇分神换手了,到最后干脆不握灯芯了,全神贯注的提速飞掠,在极速状态下灯芯发出的光亮非常微弱,几乎不为肉眼所见。

  由于加速到了此前从未达到过的极速,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呼啸的破风声逐渐变成了低沉的龙吟,与此同时青龙甲的外围出现了一道青色的龙形气浪,自半空疾飞冲刺彷如青龙御风而行。

  青龙甲出现这种异像,吴中元虽然意外却也不是非常意外,意外是因为他没想到在穿戴了青龙甲之后,快速移动达到一定速度青龙甲的外围会有龙形气浪包裹,不感觉非常意外是因为他学过物理,知道飞机在飞行时由亚音速提升到超音速都会出现音爆的现象,青龙甲所发出的龙吟之声,其本质就是音爆的声响,而龙形气浪也是音爆所引起的气流变化。

  起初吴中元还担心速度太快黎别跟不上来,转念一想,算了,不等黎别了,先回石室,让黎别自后面慢慢跑吧。

  喜欢暴力驾驶的男人不一定是爷们,但喜欢温柔驾驶的男人一定不是爷们,这种风驰电掣,瞬息千里的极速令吴中元心跳加快,肾上腺素激增,随之而来的就是激动和兴奋,人在兴奋的时候胆子会变大,吴中元此时就是这般,实则当下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反应速度,但他仍在加速,加速,再加速。

  激动是真,兴奋是真,吴中元却不曾失去理智,他知道自己此举是在冒险,但他也知道自己的这种冒险并不是非常的危险,因为这时候没有高空低空的航空航线,飞的再快也不会撞上飞机,再者,速度越快,青龙甲发出的龙吟之声也就越大,如果近在咫尺,这种声音能直接将人震死,便是偶尔有飞禽自远处经过,听到这震人心魄的龙吟之声也会早早的避开。

  如果一直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人也会受不了,只持续了半个小时,也可能更短,吴中元就感觉疲惫了,逐渐减速,一直减到能够清楚的看到下方山中的景物。

  由于先前飞的太快,什么时候跨海的都不知道,速度慢下来之后,灯芯又开始发出紫色的光芒,吴中元既好奇又惊讶,先前飞的那么快都没有将它吹灭,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

  回到天池火山时还不到三更,吴中元也没有自外面等黎别,卸去青龙甲抱着油灯先进了石室,他先前移动的太快,黎别已经被他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天亮之前肯定回不来。

  进入石室之后,吴中元将油灯放在了炉鼎前,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包袱裂了,急切检视,发现包袱虽然裂了几道口子,里面的东西却没有遗落,也亏得他将这些铁树箭矢捆扎在了一起,若是散放的,在先前那种疾速飞掠的状态下肯定早就掉光了。

  油灯燃烧时有热气发出,不曾穿戴青龙甲,靠的太近便感觉炙热难当,好在石室是熔炼金属的场所,各种冶金器皿都很齐全,短暂的观察过后,吴中元起身找了个夹子,用夹子捏着灯芯往上抽拔。

  灯芯有小指粗细,也不知道是原本就是紫色的还是受到了紫色油脂的浸泡,总之是紫色的,拔出少许,火苗儿瞬时变大。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停手,此前他曾在夷人的石楼检视过大量龙筋,对蛇类生物的大筋也有了大致的了解,这盏油灯的灯芯与龙筋很是相似,很可能是真正的龙筋。

  如果只是想要灯油,把灯芯拔出来扔掉就成,但现在他想连灯芯都保留下来,这就需要设法将燃烧的灯芯给灭掉。

  短暂的沉吟过后,吴中元想到了一个办法,起身搬了一口空水缸过来,将油灯放置其中,又取了小一号的铜板盖子覆盖其上,这时候的人已经开始用失蜡法来铸造精密的金属器物了,石室里有备有大量蜡块儿,取了蜡块儿,用火熔化点滴各处,彻底密封。

  再怎么神异的东西,也不可能脱离物质本身的固有规律,燃烧是需要消耗氧气的,只要在真空的环境中,灯芯就会熄灭。

  理论上是这样,事实也是这样,半柱香之后,油灯灭了,应该是灭了,因为水缸缸体的温度降了下来。

  担心死灰复燃,吴中元便没有急于打开盖子,又等了片刻,这才敲碎已经凝固的蜡封,缓慢的掀开了盖子,没有看到紫色光亮,说明油灯是真的灭了。

  拿掉盖子,将油灯自水缸里抱出来,凑近打量,熄灭之后的灯芯末端有些发黑,用手碾揉,酥化破碎,但先前拔出来的那一部分却很是坚韧,是不是大筋也很容易确认,有韧性和弹性就是。

  确定了灯芯确是龙筋,吴中元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覆盖灯口的那片白色金属上,在初次回归之前他曾经恶补过冶金常识,通过肉眼观察,这片白色金属有些像镍合金,镍合金分为很多种,最常见的就是镍钢合金,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不锈钢,这种金属的最大特点就是抗氧化,用它来封存灯油可以最大限度的阻止氧化变质,不过这片金属明显不是单纯的镍钢合金,其中应该还混杂了一些其他未知金属。

  这片金属对吴中元的意义并不大,他关心的是充当灯芯的那条龙筋,在燃烧的过程中灯芯是会缓慢耗损的,筋其实就是韧带,剥离之后会严重收缩,不同种类的动物韧带收缩的程度也不一样,他先前检视的那些龙筋大部分长度多在七尺到九尺之间,常见的弓箭长度大约一米五,也就是将近五尺,弓和弓弦的正常比例是弓有多长,弓弦就得有多长。

  灯芯已经凉了,直接上手拔,拔出少许,低头看向手掌,手掌上残留的油脂是白色的,这便说明龙筋本身是紫色的。

  拔出两尺之后,吴中元开始紧张了,龙筋貌似耗损的并不严重,有够的可能,之所以紧张是因为有希望,如果毫无希望,也就没必要紧张了。

  再拔,还有。

  三尺。

  四尺。

  四尺之后,吴中元屏住呼吸,放慢了速度,他能感觉到盘绕在油灯里的龙筋所剩无几了,如果这时候没了,那就太可惜了。

  便是拔的再慢,龙筋末端还是出现了,由于龙筋此前是盘在油灯里的,拔出来之后是弯曲状态,他不确定龙筋够不够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如果够也是刚刚够,如果不够也是只差分毫。

  判断够不够最直观的方法就是用备用弓身来进行比对,如果龙筋的长度能与弓身的长度相等或是超过弓身的长度,那就是够,反之就是不够。

  外行可能会认为弓身是直的,弯曲之后尺寸会有所缩小,故此弓弦可以略短于平直时的弓身,实则不然,因为这其中还涉及到弓身两端的缠绕捆绑,每一端都需要耗费两到三圈儿。

  比对的结果令吴中元出了一身冷汗,不是因为不够,而是因为刚刚够,半寸剩余都没有,险之又险。

  尺寸是够了,但堪不堪用也需要进行尝试,取备用箭矢两支,各卷一端,尝试拉拽。

  拉。

  灌注灵气,再拉。

  用尽全力,继续拉。

  这一刻吴中元紧张非常,这盏长明灯被点燃多年,龙筋也被浸泡了多年,他很怕龙筋会断掉,但他却不得不用尽全力,不能自欺欺人,这时候不用尽全力拉拽,日后临阵对敌就有崩断的可能。

  长达十几秒的拉拽检视之后,吴中元缓缓垂手,长出了一口气。

  堪用……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四章 龙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