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五十章 打磨

第三百五十章 打磨

吴中元打开包袱,将树干和那捆树枝取了出来,逐根打量检视,在得到铁树之后他曾经对铁树进行了简单的修整,经过两个多月的存放阴干,树干和树枝已经干燥脱水,硬度有所提升,色泽也更加深邃内敛。

  由于铁树原本就很是坚硬,所含水分不多,干燥脱水之后树干和树枝也并未弯曲变形,之前修整的毛料全都可以加以利用。

  逐一检视过后,留下一根树枝,余下的仍然包好放回炉鼎,各种打磨的工具他也都带来了,说干就干,又蹭又磨。

  之前的树皮剥的不是很干净,得蹭掉。树枝也不是完全平直的,得磨直。由于铁树质地坚韧,精修打磨既费时又费事,但吴中元乐在其中,磨一阵儿,摸一摸,看一看,此前他曾经计算过,树枝能打磨箭矢十五支,树干制作了弓身之后还能余下很多,可打磨箭矢二十一支,共计三十六支,得确保全部打磨成形,可不能出现残次品。

  他脑海里有吴夲的记忆,吴夲不但是熊族的神箭手,在三族之中箭法也是首屈一指,身为神箭手,对于弓箭的制作自然大有心得,箭矢的粗细和长度,也包括箭矢的重量,全都了然于胸,各种数据之间存在一个最佳比例,由于铁树比寻常的木料密度要大很多,想要打造黄金比例,箭杆儿就要比寻常弓箭的箭杆儿要细上少许,所谓少许,可能只有半毫米左右。

  吴中元在专心打磨,黎别在专心练气,不过很快她就不专心了,由于铁树太过坚韧,用锉刀打磨时发出的是类似于磨刀的哧啦声,石室相对密闭,还有回声,哧啦,哧啦,扰的她难能静心。

  人都有好奇心,黎别也不例外,但她对铁树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反倒是对吴中元的全神贯注和沉侵其中甚感疑惑,得多喜欢一件东西,才能有这种痴迷忘我的表现。

  黎别话不多,便是好奇疑惑,也没有出言发问,只是自一旁安静的看。

  从黎泰和黎定走了之后吴中元就开始打磨,不吃不喝,废寝忘食,整整忙了一天,直待将这支箭矢彻底打磨成形方才心满意足的抚摸打量。

  “你有些本末倒置了。”黎别说道。

  听得黎别言语,吴中元转头看她。

  黎别说道,“练气修行才是正途,痴迷外物是不对的。”

  这时候还没有玩物丧志这一说,但黎别大致是这个意思,吴中元能够感受到黎别的善意,但他却不认可黎别的说法,“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灵气修为固然重要,但趁手的武器也必不可少,我生活的那个年代有个成语叫如虎添翼,拥有一件趁手的兵器,等同给凶猛的老虎插上了翅膀。”

  女人观察问题的角度与男人是不一样的,吴中元想表达的一件好兵器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但黎别却对吴中元生活的年代产生了兴趣,“你原本生活在哪里?”

  黎别的问题难住吴中元了,一个从未接触过现代社会的人是很难理解现代社会是个什么样子的,类似的问题吴荻和姜南也曾经问过,他也试着解释过,但二人都听的一头雾水,跟黎别解释怕是难度会更大,倒也不是说黎别智商不够,而是她有精神方面的问题,至少也是有自闭倾向。

  见吴中元皱眉,黎别便没有再问了,将煮好的粥饭盛了一碗送给吴中元,然后回去坐着继续打坐练气。

  吴中元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能够让黎别直观理解的表述方法,无奈之下只得说道,“我原本生活在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那里和这里差别很大,除非亲眼见过,否则就算我说了,你也想象不到。”

  黎别已经开始练气了,听到了吴中元的话,也没有给予回应,倒也不是生气了,而是一天没能静心练气,她感觉自己懈怠了,好不容易安静了下来,她想抓紧时间吐纳练气。

  但这也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没过多久吴中元又开始哧啦。

  人一旦对某种声音产生了排斥,会逐渐形成条件反射,变的越来越难以忍受,吴中元哧啦了一天,黎别对这种声音已经不是单纯的排斥了,几乎变成了惧怕,最后终于忍不住了,打开石门走了出去。

  石室里很是闷热,憋了一天了,吴中元也想出去透透气,便拿着锉刀和树枝跟了出去,见黎别自树下盘膝打坐,便没有靠近她,而是往远处去了。

  黎别知道吴中元去了山顶,也不曾起身阻止,吴中元之所以还待在这儿是因为他不想走,而不是不能走。

  这时候是二更时分,吴中元是四更回来的,这两个更次他并不是一直在打磨箭杆儿,还抽空自附近转了一圈儿,带回了不少野果,还抓了几条鱼。

  给黎别果子,她不接,劝了几句再递,黎别勉强接了。

  鱼是吴中元做的,分给黎别,黎别不吃,劝说一番,她也吃了。

  朝夕相处,肯定会越来越熟悉,哪怕是像黎别这种严重自闭的人,接触久了,彼此熟悉了,也会逐渐放下戒心,话也慢慢多了,但多也只是相对而言,之前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现在好很多了,问十句能回个五六句了。

  交谈是沟通的途径,也是沟通的前提,与黎别交谈增多之后,二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所谓的关系好并不是生出了什么情愫,而是逐渐成了朋友。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吴中元是个很乐观的人,黎别跟他在一起心情也逐渐开朗,用开朗来形容有些不很准确,确切的说是不是那么阴郁古板了,吴中元带她出去摘山柿子,她也会去。吴中元去河里捉鱼,她也会自岸上接着。

  不过大部分时间二人都不在一起,因为吴中元要打磨箭杆儿,而黎别也一直不曾懈怠练气。

  吴中元平时会待在石室里,他的灵气修为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有提升,却需要继续吸纳火气巩固火龙真气,而黎别多数时候都在外面,石室里灵气稀薄,自石室里练气事倍功半。

  与黎别相处其实并不难,只要不去探问鸟族的事情和她本人的情况就可以,实则黎别也并不古板,也有好奇之心,只是多数时候都被她压制住了。

  打磨十五根树枝用了十二天,之后就只剩下铁树的树干了,树干比较粗,需要剖开,取一部分用作弓身,余下的仍然打磨箭矢。

  稍微懂得物理知识的人都知道硬度和韧性不是一个概念,铁树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坚硬,应该归为坚韧,便是紫气高手也无法将其就中折断,但只要持之以恒,还是可以被慢慢锯开的。

  此外,树木韧性最好的部位并不是正中的树心,树心往往偏软,树干横切两段,取长段竖剖,得弓身,余下的部位打磨箭矢。

  不知不觉到了月初,有人来了,黎泰没来,来的是黎定,是来给二人送粮食的。

  黎定并没有停留太久,与黎别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就匆匆离去。

  黎定与黎别说话并没有避讳吴中元,短暂的交谈大致可分为两部分内容,一是黎泰之所以让黎别来看着他,是因为她是黎泰最相信的人,而且他关系到鸟族的兴衰存亡,必须形影不离,严加看守。二是牛族正在和熊族进行谈判,试图要回白龙丹。

  黎定和黎别的交谈一共持续了不到五分钟,黎定走后,吴中元一直在皱着眉头,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对劲儿,但具体哪儿不对劲儿他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

  此前二人摘了不少山柿子回来,一直放在后面的石板上烘烤脱水,黎定过来之前黎别将山柿子收了起来,黎定走了之后,黎别重新将山柿子摆好,余下两个拿了回来,自食其一,那个较大的递给了吴中元,“甚甜。”

  吴中元转头看向黎别,黎别又递。

  见到黎别脸上的友善和亲近,吴中元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哪儿不对劲儿了,他低估黎泰了,实际上黎泰上次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与吴熬激战的是他,之所以说是吴熬自导自演,乃是为了稳住他。

  千万不能小看身居高位的人,黎泰并不愚蠢,黎泰上次过来的时候发现他还在这里所表现出的惊讶是真的惊讶,但这种惊讶是对他分明可以不回来却回来了的惊讶,而不是对他被困在这里,却有另外一个他出现在了有熊与吴熬进行争斗的惊讶。

  换位思维,黎泰发现他回来了,第一时间会想他为什么还会回来?把他关在这里的时候,黎泰等人并不知道他会趁机自这里修炼火龙真气,但是等鸟族派驻有熊的细作将他与吴熬对战一事告知黎泰之后,黎泰就知道他已经练成了火龙真气,既然他已经练成了火龙真气,就没有再自这里滞留的动机了,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会回来?

  合理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不想连累黎别……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章 打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