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十五章 走投无路

第三十五章 走投无路

不管怎么说,都得先给林清明做手术,不够的五万块钱以后再说。

  交上了十万押金,林清明被推进了手术室。

  此时是傍晚七点,天已经黑了,赵琳果然没有打电话过来,吴中元也没打电话过去询问,人家不打电话,已经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手术的预计时间是四个小时,吴中元没有在手术室外等着,把背包和手机留给黄萍,自己独自离开了医院。

  晚上十一点,吴中元赶了回来,手里拎着个袋子,这里面自然不是那五千外币,外币在衣服兜里,袋子里是给黄萍和王欣然买的晚饭。

  林清明还在手术室,黄萍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等着,白天的那两个便衣也在,百无聊赖的坐在角落里。

  王欣然不在,问过黄萍才知道,这里不让抽烟,王欣然出去抽烟去了。

  “明天你抽空去趟银行,把这些外币换成人民币。”吴中元将取回来的外币偷偷塞给了黄萍。

  “哪儿来的?”黄萍接过钱,疑惑的问道。

  “说来话长,肯定不是偷的,放心好了。”吴中元说道,他现在是重点监控对象,不敢去有监控的地方,这些事情只能交给黄萍去干。

  “你去哪儿了?”王欣然回来了。

  黄萍知道吴中元避讳王欣然,赶紧把钱收了起来,拿过吴中元带回来的袋子,“他给咱们买吃的去了。”

  王欣然自然不信,“买吃的需要去这么久?”

  黄萍不再说话,吴中元也没有接话。

  王欣然走过来自袋子里拿了碗粥,转身往外面走,“你出来,跟你说个事儿。”

  吴中元站起身,拿了个汤匙跟了上去。

  医院除了电梯,还有楼梯,王欣然来到楼梯间,一屁股坐到了楼梯的台阶上,打开了米粥的盖子,“我刚才找人问了一下情况,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吴中元将一次性汤匙递了过去,“坏消息。”

  王欣然一边喝粥一边说道,“坏消息是如果赵大中把责任全部推给你师兄,他的行为会被定位为防卫过当,按照过失致人重伤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数罪并罚,有可能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上限。”

  “有期徒刑的上限是多少?”吴中元追问。

  “二十年。”王欣然说道。

  “你说什么?”吴中元急了,“是对方先动手的,我哥还要判二十年?”

  “两死八重伤,叛他二十年很多吗?”王欣然说到此处,语气略有缓和,“我说的是最多,也可能是十五年或者更少。”

  吴中元愁恼摇头,闭目叹气,就算判十五年,吴中元出狱时也快四十了,青春全扔监狱里了。

  “好消息是你师兄本来就没有犯罪的主观故意,现在又成了残疾人,不适宜入狱服刑,可以监外服刑,也就是你们常说的保外就医。”王欣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不会坐牢?”吴中元有了点精神。

  王欣然点了点头。

  吴中元叹了口气,这的确是个好消息,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中元,出来了。”黄萍在手术室外呼唤。

  吴中元转身跑了出去,王欣然将米粥大口喝完,随后跟了上去。

  这种手术是全身麻醉,林清明此时处于昏睡状态,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很是苍白。

  做完手术,按照惯例,医生要将从病人体内取出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只要是原本属于人体的,取出来之后都要给家属看一看,医生给吴中元看的是七八片细小的碎骨。

  “大夫,怎么样?”吴中元紧张的问道。

  “但凡能保留的我们都予以了保留,目前病人股骨缺失约在五厘米左右,以后左腿肯定无法正常行走。”医生说道。

  “五厘米有多长?”吴中元一时之间没有直观印象。

  “大约这么长。”王欣然自兜里掏出一次性打火机,捏住了风罩部分。

  此时医生正在将自林清明体内取出的枪砂交给便衣,这是他们办案需要的证据,等医生转过头来,吴中元冲他说了谢谢。

  “不客气,”医生摆了摆手,“手术费用已经录入医院的系统,你们可以在自己楼层电梯间里的自助机器上查询明细,押金之外的不足部分早点儿补上。”

  “好的。”吴中元点头。

  将林清明送进病房,吴中元和黄萍自床边等着,房间里有三张床,有两张空的,王欣然占了一张,躺着休息。

  黄萍将吴中元的手机还给了他。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人给我打电话吗?”吴中元问道。

  黄萍摇了摇头。

  吴中元收起手机,开始继续发愁,他愁的不是别的,还是钱,他刚才查了一下费用,截至目前花了十八万五,比预计的要少,但就算是三万五,又去哪儿弄去。

  看了看门口床上的王欣然,这家伙是个月光族,自己都是举债度日,哪儿有钱借给他。

  王院长?不行,绝对不行,王院长已经帮了大忙了,人不能得寸进尺,再难也不能不要脸。

  无奈之下,想遍了所有认识的人,最后甚至想到了花衬衣,但花衬衣是赵大中的人,不可能借出钱来。

  艰难的熬到天亮,林清明醒了,状态还可以,要了点水喝,又让吴中元把病房空调的温度调低,他不喜欢热。

  “哥,手术做完了,挺成功的,”吴中元冲林清明说道。

  “麻药起效比医生预计的晚,他们说的话我全听到了。”林清明平静的说道。

  吴中元本来也没抱希望能骗过林清明,听他这么说,只能宽慰道,“只要保住了腿就有希望,以后慢慢想办法。”

  林清明没有接话。

  接下来是很现实的问题,不是钱,而是吃喝拉撒,林清明不能下地,只能由吴中元来伺候。

  对此,吴中元倒是没感觉有什么别扭,林清明也没见外,二人一起长大的,一点隔阂都没有。

  八点,黄萍出去了,王欣然也出去抽烟了,林清明又说话了,“这女的什么人?”

  吴中元知道林清明指的是王欣然,但是要向林清明说明王欣然的来历,就免不得要说起自己的情况,但他不想让林清明再为这事儿忧心,便撒谎了,“我女朋友。”

  林清明歪头盯着吴中元,“是吗?”

  知道骗不过,吴中元干脆不骗了,“哥,你就别问了。”

  林清明真的不问了,闭上眼睛说道,“让黄萍回去。”

  “我还有别的事情,不能一直留在这里,黄萍得留下照顾你。”吴中元说道。

  林清明眉头紧锁,许久不曾舒展,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黄萍很快回来了,兑换很顺利,三万四千多块钱,连自己身上的一万五千多凑在一起,又交了五万。

  吴中元身上没钱了,只剩下三百多块。

  他此时不但要为钱发愁,还要劝说林清明开口说明情况,今天又换了俩便衣来,这是来录口供的。

  在他的劝说下,林清明终于开口了,但林清明并没有指证赵大中,对于赵大中的一些违法事实也只字未提,只是大致讲说了当天的事发经过,当便衣问起赵大中有没有让他攻击那些袭击者时,林清明沉默了很久,最终说了句,‘没有’。

  录完口供,便衣走了,林清明虽然是犯罪嫌疑人,但他残废了,也不用专门派人看着。

  “你真讲义气。”吴中元不无埋怨。

  林清明知道吴中元在埋怨他,但他并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只是闭上了眼睛。

  吴中元也没有再说什么,其实他并不忍心埋怨林清明,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上大学要花钱,林清明也不会离开煤矿,去给赵大中做事。

  家人受伤住院是很倒霉的事情,更倒霉的是家里还没钱,更更倒霉的是还摊上了官司,吴中元心里有多堵得慌只有他自己知道。

  王欣然也想帮忙,“昨天你说的那条路走不通,上面不会批的,你看这样行不行,让学校发个公告,你们是孤儿,应该可以筹到一些善款。”

  “我们不需要同情!”

  “我们不需要同情!”

  二人异口同声。

  王欣然碰了钉子,有点尴尬,闭嘴不说话了。

  很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没钱了,得赶紧想办法。

  吴中元将王欣然叫了出去,“你走吧,别跟着我了。”

  王欣然皱眉看着吴中元。

  “我得出去找工作。”吴中元说道。

  “你跟我去总部吧,当面跟领导说明情况。”王欣然说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你感觉我现在走的开吗?你走吧。”

  王欣然没有接话。

  吴中元也没再跟她说什么,回到病房冲林清明打过招呼,又喊了黄萍出来。

  王欣然还在门口,他把黄萍带到了稍远一点的地方,“我哥的腿好不了了。”

  黄萍的情绪也很低落,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你还要留下照顾他吗?”吴中元沉声问道。

  黄萍没有犹豫,重重点头。

  吴中元想冲黄萍说声谢谢的,但犹豫过后又改口说了别的,“你留在这里照顾他,我出去筹钱去。”

  黄萍点头答应。

  吴中元乘坐电梯下楼,走到医院门口时回头看一眼,王欣然没跟着。

  医院门口有站点儿,他上了一趟去市中心的公交车,除了前期的费用,接下来还有每天住院的费用,得尽快找个工作。

  现在不让贴小广告了,在街上也看不到招工的信息,他在这里也不认识人,想找工作只能找中介。

  通过中介找工作是要收介绍费的,但交了钱,去了用人单位,却发现工资根本不是一天一结,干的工作也不是中介说的那么回事儿。

  无奈之下只能放弃,去另外一家中介。

  一天之中,连上两次当,吴中元开始怀疑这些中介是不是跟用人单位串通好了,专门骗介绍费的。

  介绍费一次一百五,两次下来,吴中元身上只剩下了二十五块钱。

  天黑了,吴中元没回医院,不是他不想回去,而是那边在等钱用,没钱怎么回去。

  夜幕降临,吴中元独自徘徊在陌生城市的街头……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五章 走投无路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