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四十八章 诸事毕了

第三百四十八章 诸事毕了

不止是熊族众人,便是姜南和黎别也是一头雾水,此前半柱香的工夫究竟发生了什么?二人怎么会突然停战,听吴熬言语,貌似是占据了上风,但吴熬若当真占据了上风,又怎么会容吴中元全身而退?

    见姜南面露疑惑,吴中元冲她使了个眼色,转而提气拔高,往西掠去。

    黎别率先跟了上去,姜南看了一眼正在缓步登阶的吴熬,带着满心的疑惑踏地升空,化身青鸾,振翅西去。

    吴中元有些郁闷,先前吴熬装模作样的时候他没有拆穿,也没有否认,等同默认了吴熬的说法,这给了处境尴尬的吴熬一个下台的台阶,这个忙帮的有点大,他此时想的是这比买卖做的是不是有点亏。

    他先前答应吴熬的两件事情不但帮吴熬化解了眼前的危机,还免除了吴熬的后顾之忧,以后当真不能冲吴熬使用人神共愤了,想要对付吴熬,只能真刀真枪的来。

    所谓交易,说白了就是以付出换取回报,真正的交易是建立在对等的前提下,以小博大,以少换多,这是奸商心态,是要不得的。

    仔细想来,这笔交易自己也没吃亏,首先就是保全了大傻的性命,大傻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的主人为了救自己而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但是他自己知道,做人最难的就是问心无愧,身为主人,也必须善待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扈从。

    然后就是保住了猁龙棍和金色玄铁,猁龙棍自不必说,一件通灵神兵就等同一个绝世高手,而且通灵神兵的作用还远不止于此,通灵神兵最初的主人是效忠伏羲女娲的十八勇士,谁得到了通灵神兵,谁就会认为自己是承天应命辅佐金龙之人,随之而来的就是强烈的自豪感和绝对的忠诚。

    吴熬对金色陨铁缺乏足够的了解,所以才会放弃它,当日黎大寿提炼陨铁时他目睹了整个过程,由于此前从未有人见过这种金色玄铁,故此目前还不了解这种奇异金属的具体性质,但可以确定是它的硬度绝对在通灵神兵之上,是熔铸打造兵器的绝佳材质,吴熬不知道的是今天所放弃的金色玄铁,很可能是唯一可以杀伤其所化白龙的绝世神兵。

    综合权衡,这笔交易自己并未吃亏,没必要纠结郁闷,凡事不能追求利益最大化,那是贪婪无度的表现。

    就在吴中元皱眉思虑之际,黎别的声音自一旁传来,“你当真会随我回去?”

    吴中元闻声转头,“我为什么不随你回去?”

    “你便是不随我回去,我们也奈何你不得了。”黎别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跟你回去。”吴中元正色说道。

    “你分明可以不回去,为什么还要回去?”黎别不解。

    “因为我答应过你。”吴中元说道。

    黎别没有立刻接话,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突然转向调头,“我不跟着你了。”

    吴中元有感,急停回头,只见黎别已在十丈之外,根据其移动的方向来看,应该是回天池火山的密室去了。

    黎别和吴中元交谈的时候,姜南刻意与他们拉开了距离,见黎别突然离开,便加速跟了上来,“她怎么走了?”

    吴中元看了姜南一眼,然后说道,“当日黎泰拿住我之后将我关押在了一处偏远的所在,指派她看管我,她虽然脑子不太灵光,却很是善良,在我练气出偏走火入魔的时候救过我的命,之后一些事情处理的也很果断,令我不但转危为安还因祸得福,我欠了她莫大的人情,不能就此离开,我还得回去,免得黎泰责备她。”

    此事吴中元先前简略的与她说过,只是不似这般详细,故此她也没有太过意外,亦不曾出言阻止,只是随口问道,“何时动身?”

    “明天吧,今晚三更吴熬会前往崮山救治大傻。”吴中元说道。

    “在无人之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姜南问道。

    “时候不早了,尽快回去,免得姜大花等人担心,”吴中元说道,“回去再说吧。”

    姜南点了点头,出发时他们曾与姜大花等人议定,日落之前若不回返,姜大花等人就前来接应,回程的时间的确不充裕。

    回到崮山,姜大花等人正在晨议厅紧张等候,见二人安然回返,如释重负,这里有吴中元的住处,自然也备有他换洗的衣物,见吴中元衣衫不整,老二主动跑去给他拿衣服。

    如果老二不走,吴中元也不会避讳它,老二离开了,吴中元也不曾等它,冲众人简略的说明了此行的经过,也包括他与吴熬交易的细节。

    听罢吴中元的讲说,众人静坐不语,各有所思。

    最终沉默由姜大花打破,“大人若是不帮他圆谎,那熊族的王位他怕是坐不稳当了。”

    虽然姜大花说的婉转,吴中元却知道她对自己帮助吴熬稳定局面有些不满,亦或是很是惋惜

    吴中元尚未接话,老瞎子自一旁接过了话头,“大人这么做是对的,吴熬在,熊族尚有主事之人,若是逼走了他,熊族会群龙无首,人心惶惶,眼下大人接掌熊族的时机尚不成熟,不宜操之过急。”

    姜大花瞅了老瞎子一眼,“此人有牛族血脉,又有牛族圣物白龙丹,此人究竟是何来历?身份如此可疑,熊族交由他掌管,怕不是熊族之幸。”

    老瞎子点了点头,“洞渊大人所言极是,但据我所知吴熬继任大吴之后貌似并没有祸乱熊族之举,要说好大喜功,穷兵黩武,那也只是他贪功求名,急于求成,而非其存心作恶,自毁江山。”

    对于老瞎子的说法姜大花没有表示赞同,但也没有提出反对。

    吴中元转头看向姜大花,“吴熬的母亲定是牛族女子无疑,可有疑似之人?”

    姜大花摇了摇头,“牛族有围城数百,族人数十万,吴熬的母亲当非王族女子,又是多年之前的旧事,怕是不易寻查了。”

    姜大花言罢,老瞎子接口说道,“吴熬继任大吴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继任之前的情况,这便表明他此前并未与其他族人群居,很可能住在某处偏远闭塞的所在。”

    就在在此时,老二捧了换洗的衣服回来,吴中元一边穿戴,一边说道,“牛族的白龙丹与鸟族的青龙甲几乎是在同一时期失落的,青龙甲被人封存在了一口铁棺里,而白龙丹则下落不明。我感觉封印青龙甲和藏匿白龙丹的应该是同一个人,亦可能是同一股势力,白龙丹失落了数百年,却突然出现了吴熬手里,故此我怀疑吴熬应该与封印青龙甲和藏匿白龙丹的人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片区域原本属于熊族地界。”姜大花接口说道,当日吴中元救走了吴荻,牛族曾大肆搜寻,她也参与了此事,曾经亲眼见过那处封印青龙甲的古墓。

    “那处古墓是用大块平整青石垒砌的,那么大的铁棺,也不是寻常人等所能熔铸打造的。”姜南说道。

    虽然姜大花和姜南说的都很婉转,但二人想表达的意思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此事很可能与熊族高层有关。

    吴中元穿好衣服,冲老二指了指下首的位置,示意它过去坐着,然后冲老瞎子问道,“先生,吴祖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瞎子知道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两族圣物失落于数百年前,那时吴祖尚未出生,此事定然与他无关,不过若是他知道这两族圣物藏于何处,而又自忖亏欠吴熬母子,临终之前确有可能将白龙丹留给吴熬以作保命之用。”

    “如果吴祖真感觉亏欠吴熬母子,为何不将她们母子带回熊族?”吴中元问道。

    “不是每个人都有令尊那般不惧千夫所指的勇气的。”老瞎子苦笑摇头。

    吴中元缓缓点头,吴祖虽然有很多妻妾,却都是熊族人,没有一个是外族女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光明正大的将自己与外族女子所生的孩子带回本族抚养照顾的,自己的老爸是头一个。

    只要确定吴熬背后不是邪恶势力在支持和左右,这个问题就没有继续往下讨论的必要了,再讨论就是当年是不是熊族的某位大吴封印藏匿了鸟族和牛族的圣物了,几百年前的事情也没法儿查了,不过有一点倒是肯定的,那就是在鸟族的青龙和牛族的白龙丹失落之后,熊族的确进入了长达数百年的强盛期。

    离开了两个月,总要了解一下自己地盘近期所发生的事情,最近一段时间还是比较平静的,百日米和紫花山芋都快成熟了,今天的气温比较高,如果运气好,收获之后还来得及进行大范围的播种。

    再有就是大泽境内的通商邑城已经步入了正轨,本部所属六座垣城会往那里互通有无,而南荒的一些小部落也开始往这边进行易换,毕竟这里治安比较好,比杀人不犯法的山羊谷要安全许多。

    晚饭准备好了,众人同席吃饭,席间吴中元调整了一下分工,最近一段时间老二功劳甚大,它不好意思吃闲饭,闲暇之余就自崮山,洪山,历山帮忙挖掘山洞,这也是他当初制定的战略,深挖洞广积粮。而今这里的山洞已经快挖完了,吴中元便命老二往大泽和黎万紫所属的城池帮忙。

    老瞎子也与老二同去,老瞎子足智多谋,可以为各大垣城的城防和民生事宜拾遗补缺,为了老瞎子能够将自己的想法落实下去,必须给他一个名分,这时候尚无具体官职,只有“师”,性质相当于后世的宰相,吴中元不顾老瞎子连拒推辞,独断专行,敕封老瞎子为“帝师”,朱批钦点,遍传广告。

    牛族的圣物出现在了熊族大吴的手里,牛族不可能没有动作,至于牛族想干什么,吴中元管不着也管不了,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姜南肯定得回去。

    席间,吴中元又冲老瞎子详细问明了夷人一族的情况,那里有两件他迫切需要的东西,一是可以提升炉温的蛟油,二是可以充当弓弦的龙筋。

    这里离南关较近,吴中元便问起南关朱雀的情况,据姜大花所说,朱雀垂暮老朽,身体每况愈下,虽有过往之人进贡牛羊,它却不以理睬,已经多日不曾进食。

    吴中元亦感忧心,想到朱雀乃火属神兽,便命姜大花每隔半月派人去一趟南关,为朱雀送去酒水两桶,红冠蛇两条,红冠蛇就是节日当天他狩猎所得的那种剧毒毒蛇,体形甚大,酒水和毒蛇都是火属之物,可为朱雀补充火气。

    临近三更,吴中元屏退众人,只带了姜南前往驿场厩棚。

    三更初至,吴熬如约前来,身着黑衣,来到之后一言不发,待吴中元拔下鸾凤剑,右手挥出,施展天地回生,愈合伤口。

    检视过后,见伤处复原如此,吴中元心情大好,“要不要喝杯茶再走?”

    吴熬自然知道吴中元在揶揄他,厌恶的瞅了吴中元一眼,转身离开厩棚,凌空退走。

    “我的铁树和雕羽呢?”吴中元看向姜南。

    姜南指了指住处,转而迈步先行。

    吴中元拍了拍大傻的头,转身跟了上去,“我把大傻留给王先生和老二,你带了黄毛儿同行。”

    姜南摇头,“让他们一并带去大泽吧,吴荻修为低劣,需要庇护。”

    “最有可能冲吴荻下手的是吴熬,而今我与他达成协议,吴荻对他已经不再构成威胁,他没必要再去伤害吴荻,也没必要再来激怒我。”吴中元说道。

    姜南没有再推辞,虽然眼下她并无切实危险,但吴中元此举表明了对他的关心,最主要的是外人都知道黄毛儿是吴中元的扈从,黄毛儿跟着她,也向外界传递一种信息,等同承认了二人的亲密关系,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很是感动。

    “你想过没有,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开了,黎泰此时可能已经收到了线报。”姜南说道。

    “想过了,只要我不是在黎别看守的时候跑掉的,黎泰就没理由怪罪她。”吴中元说道。

    姜南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回到住处,姜南将铁树和雕羽找出来交给了吴中元,吴中元小心收了,又命人送来了锉刀和木工用具,再回住处换上之前的衣物,收拾妥当,往老瞎子住处与他和老二道别,顺便交代他们带着大傻往大泽去。

    长话短说,说完就走,老二出门相送,“大哥,你要干嘛去?”

    “正事儿办完了,还回去坐牢去……”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八章 诸事毕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