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影帝

第三百四十七章 影帝

二人都没想到湖水会突然分裂开来,事先也都没有相应的准备,一个摔的七荤八素,一个颠的魂不附体,也亏得湖底淤泥很厚,在二人疾速跌落的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缓冲作用,不然后果还会更加严重。

  与吴熬相比,吴中元的情况要略好一些,有吴熬做垫脚石,他只是脚踝以下没入淤泥,而吴熬则整个儿陷了进去,只有半个脑袋和两支龙角还露在外面。

  意外发生之后,所有人都需要时间回神反应,这个过程或长或短,因人而异,两秒,也可能是三秒之后,吴中元回过神来,无暇去想湖水为什么会突然分开,最先想到的是这是个动手的大好时机,火属灵气急灌右臂,疾速聚势。

  但聚势尚未完成,吴熬也缓过神来,这区区淤泥自然困他不住,但吴熬并未急于升空,而是拧腰翻身,后背着地,将吴中元压进了淤泥。

  吴中元哪会想到吴熬竟然如此卑劣,倒栽葱的感觉并不好,被腐臭淤泥包裹着的感觉更差,气恼之下本能的想要问候吴熬的先人,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二人同气连枝,吴熬的先人也是自己的先人。

  气恼归气恼,他却能理解吴熬的作法,吴熬也是实在没招儿了才会出此下策。虽然深陷淤泥,他却不甚着急,此处离有熊并不远,用不了多久熊族的巫师和勇士就会赶来,届时若是看到白龙四仰八叉的躺在淤泥里耍赖撒泼,吴熬以后更是没脸见人了。

  灵气修为越高,气息越是悠长,紫气高手闭气一炷香不是难事,但半柱香不过,可能也就烧了个香头儿,白龙就翻身过来,攀云爬升,不用问,肯定是有人来了。

  白龙乃是神物,灵气可以外放,鳞片张合,身上的淤泥尽数脱落,吴中元如法炮制,震飞了身上的淤泥,体面总是要的,可不能让众人看到自己灰头土脸。

  此番白龙没有往远处飞,而是一直在往高空攀升。

  吴中元不确定白龙此举的真实用意,但他知道越往高处飞,氧气就越稀薄,为防白龙自高处滞留,便深吸一口气,做好了闭气的准备。

  未曾想白龙穿过云层就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口吐人言,“你杀不了我。”

  眼见吴熬开口,吴中元立刻猜到了他的用意,这家伙是打累了,想求和了,而他也正有此意,吴熬说的确是实情,没有神兵利器在手,他的确杀不了白龙。

  “你能杀的了我?”吴中元问道。

  吴熬也不是傻子,吴中元此言一出,他亦知道吴中元有休战之心,“你想如何收场?”

  “你想如何收场?”吴中元反问。

  “化敌为友,绝无可能,”吴熬冷声说道,“但似这般纠缠下去,怕是纠缠数日也分不出胜负。”

  吴中元正色说道,“你想杀我,我不怪你,但你为了引我现身,不惜残杀雾山族人,如此卑劣的德行,我绝不会与你为伍。”

  “雾山一事并非我本意,我也不曾授意参与。”吴熬说道,言罢,可能感觉解释折了面子,又道,“我亦无心与你和解,你只说今日之事如何善了。”

  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战斗的胜利是谈判的资本,此战二人打了个平手,便不能提出苛刻条件,实则也不是他不想提出对自己有利的条件,而是条件如果太苛刻,吴熬肯定不会同意。

  沉吟过后,出言说道,“还如先前所说,你出手救治我的黑甲巨虫,我将猁龙棍和金色陨铁与你。”

  吴熬想了想,说道,“我可以出手救它,但我不要你的猁龙棍和陨铁。”

  吴中元可不会认为吴熬会白干,疑惑问道,“那你想要什么?”

  “你帮我做两件事情。”吴熬说道。

  担心吴熬狮子大开口,吴中元便提前打预防针,“你提出要求之前,最好想想我会不会答应。”

  “你做得到。”吴熬说道。

  “什么?”吴中元说话的同时转头东望,东面不远处自云层下方飞起一只灰鹤,上面坐着一个熊族巫师,眼见二人自云层上方悬停不动,猜到二人正在进行谈判,便识趣的退走,不曾上前。

  “今日之事,我要稳住局面。”吴熬说道。

  虽然吴熬说的隐晦,吴中元却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吴熬的处境现在很危险,他是熊族大吴,却拥有牛族血脉,而且还得到了牛族遗失多年的白龙丹,不管是冲自己的族人还是冲牛族吴熬都无法交代,除非得到他的配合,吴熬才能度过眼前的难关。

  “族外的事情我不便插手。”吴中元说道。

  “族外的事情我也不用你插手。”吴熬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如果能杀掉吴熬,他绝不会跟他进行谈判,但眼下的问题是他杀不了吴熬,吴熬不死,熊神就不会接纳他,而吴熬的一干死党也不会臣服于他,既然如此,只能再留吴熬一段时间。

  “第二件事情是什么?”吴中元问道。

  “你我已经势同水火,迟早会有生死一战,届时我不会手下留情,你也不需顾念……”

  吴中元不耐烦的打乱了吴熬的话,“你直接说你想让我干什么?”

  “而今你已晋身淡紫居山,晋身紫气洞渊也是迟早的事情,”吴熬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说道,“男儿顶天立地,行事理应正大光明……”

  “正大光明?你跟我说正大光明?”吴中元再次打断了吴熬的话。

  两度被吴中元打断话头,吴熬甚是不满,“你若无心休战,可继续打过。”

  吴中元没有接话,他的确不想打了,打不赢还打它作甚。

  “你知道你乃九阳血脉,”吴熬说道。

  吴熬的话明显没有说完,但吴中元等了片刻,吴熬却没了下文。

  “你到底在犹豫什么?”吴中元很不耐烦,“有话直说。”

  “我希望你便是与我为敌,也不要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吴熬说道。

  “这话应该我跟你说才对。”吴中元随口说道。

  吴熬说一句,吴中元就噎他一句,吴熬也怒了,“我也不与你多费唇舌,与你明说了,我的第二个条件就是你和吴荻永远不得冲我施展那卑鄙下作的阴毒法术。”

  吴熬把吴中元说愣了,一时之间没明白吴熬指的是什么,转念一想,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原来你是怕我们冲你施展人神共愤。”

  “很好笑吗?”吴熬冷声问道。

  “有点儿。”吴中元又笑,人神共愤是紫气洞渊才能施展的一种法术,类似于诅咒,被施法的人运势会低到极点,干什么败什么,走路都会摔跟头,喝凉水都塞牙,盐罐子都生蛆,要施展这种法术还必须是八阳以上血脉,紫气洞渊常有,八阳以上血脉却不常有,而他和吴荻恰好在这不常有之列。

  吴熬冷哼。

  “怪不得你先前吞吞吐吐,原来你是怕我原本没这个想法,你一说反倒提醒了我,对吧?”吴中元笑问。

  吴熬又冷哼。

  吴中元收起了笑容,“你今日若是不提此事,我晋身洞渊之后一定会冲你施法,不过你既然以它作为交换条件,我就答应你,你所说的两个条件我都答应。”

  吴中元甚喜,“起誓。”

  “只要你治愈了我的坐骑,我绝不冲你施展人神共愤,也会制止吴荻冲你施展,若有违誓,天地不容。”吴中元正色说道。

  “你那坐骑现在何处?”吴熬问道。

  “崮山驿场。”吴中元说道。

  “今晚三更我会独自前去。”吴熬言罢,凌空转身,蜿蜒而下,“先回有熊,稳住局面。”

  吴中元原本是来求助的,结果变成了殴斗,打到最后又变成了帮吴熬稳定局势,这一连串的变化连他自己都感觉怪异。

  “还不松手?”吴熬说道。

  吴中元闻言,这才想起还踩在吴熬头上,急忙松手脱离,控驭青龙甲自行落地。

  片刻过后,二人同时落于先前斗法的广场,大吴生死不明,众人关切紧张,一直滞留原地不曾离开,见二人自高空落下,且停止了争斗,纷纷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二人。

  吴熬落地之前已经还归人身,落地之后立刻有人上前帮他披上了深紫披风。

  吴中元也卸下青龙甲,容青龙甲自行飞离,他身上的衣服都打没了,赤身不雅,姜南急忙上前帮他披上了淡蓝披风。

  吴熬披上披风之后斜视吴中元,“人皇选派之事我已与你言明,你我各有使命,今日便不与你为难,即刻走了,莫要再来。”

  吴中元愕然,他原本还在疑惑吴熬想要怎么稳住局面,未曾想这家伙扯虎皮做大旗,把人皇伏羲搬出来了,还搞了个‘你我各有使命’,他如果不吭声儿,就表示吴熬说的是真的,吴熬不但非法变合法,还成了人皇伏羲选中并肩负着重大使命的人。

  在吴中元愕然之际,吴熬已经转身拾阶而上,走的那叫一个自信,气度那叫一个超然,做戏也就罢了,嘴里还不老实,说的那叫一个语重心长,“年少得志,难免轻狂,日后当谨言慎行,克己修身,不是谁都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吴熬说的舒坦,吴中元听着窝火,这是什么语气?这分明是吴熬打赢了却放他一条生路的语气,这也太过分了。

  “你再说……”

  不等吴中元说完,吴熬就打断了他的话,“三更之前离开熊族地界,送客!”

  吴中元自然知道吴熬为何有此一言,这家伙是在提醒他今夜三更会去崮山救大傻。

  想了想,算了,为了大傻,忍了,让这家伙再蹦跶几天。

  想到此处,便冲姜南和黎别招了招手,“走,回去……”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七章 影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