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混血王者

第三百四十四章 混血王者

在这长达数十秒的僵持中,吴熬先后聚气冲击了十余次,却始终未能将吴中元外延的灵气逼的逆行反冲,身为太玄高手,他很清楚这意味着无法将吴中元一举震毙,但就此收手他又心有不甘,此时双方的灵气都在快速耗损,只要吴中元灵气枯竭,他的灵气立刻就能趁虚而入,取吴中元性命。

  好人不一定聪明,坏人也不一定傻,吴熬也知道自己此举是在冒险,此前他已经发现吴中元体内的灵气远远超出了正常居山修为所能储纳的极限,也猜到吴中元吞服了某种可以快速补充灵气的奇物或丹药,但不管是奇物还是丹药,转化为灵气都需要一个或长或短的过程,哪怕是最神异的奇物,亦或者是通过某种方法加以催化的丹药,但想要转化为灵气还是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再怎么短暂,都不可能及时补充二人比拼灵气所造成的灵气急剧耗损,只要坚持下去,吴中元迟早会入不敷出,直至溃决。

  吴中元虽是被动挨打的一方,却并不似吴熬那般急切,只因他留有后手,火龙真气一直隐而不发,若是察觉到自己不堪重负,随时可以发出火龙真气将吴熬逼退,眼下之所以咬牙坚持,只是为了消耗吴熬的灵气。

  吴中元从未对战过太玄高手,对太玄高手体内灵气的储量缺乏精准判断,只知道是居山高手的三倍以上,虽然因人而异可能会略有差别,但这种差别不会太大,而他丹田气海所储纳的灵气是紫气高手的二十倍,来时的路上一直持拿猁龙棍,动手之前已经彻底盈满,单就灵气储量而言,完全处于绝对优势。

  吴熬一直在催气冲撞,吴中元始终勉力据守,伴随着二人的僵持和对峙,二人体内的灵气也在快速耗损。

  场外的众人见二人对掌僵持,都知道二人正在以命相搏,与寻常的围观看热闹不同,场外众人皆未鼓噪喧哗,而是鸦雀无声,都在暗中捏了把汗,场上的二人都拥有熊族的王族血脉,此番争斗属于不折不扣的内讧,不管谁胜谁负,对熊族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比拼灵气的同时吴中元一直在盯着吴熬,而吴熬也在用凶戾的眼神与之对视,不过很快吴中元就发现了异常,吴熬在与之对视的同时频繁的用眼角余光去观察场外众人。

  吴熬的这一举动令吴中元甚是疑惑,这不是吴熬第一次观察场外的情况了,如此凶险的比拼和斗法,吴熬应该知道其严重性,本应全神贯注,为何频频分神旁顾。

  转念一想,顿时恍然大悟,场外并没有隐藏什么特别的人物,吴熬之所以观察场外的情况乃是在观察众人的表情和反应,其性质等同做贼心虚,此前他施展的破天金牛并不是熊族的武功,而是牛族的绝技,吴熬施展破天金牛应该并不是有意为之,而是在关键时刻出了什么偏差,他原本施展的应该是熊族的某种武功,绝不是破天金牛。

  而在吴熬施出破天金牛之后,熊族勇士发出了惊讶呼喊,他们之所以发出惊呼也并不是因为破天金牛是熊族金属至高绝学,而是这种功法不属于熊族所有,身为大吴的吴熬不应该施展这种绝学。

  吴熬本人在施出破天金牛之后,也曾经急顾左右,当时他以为吴熬在找人,亦或者是在观察二人的斗法有没有殃及熊族众人,实则真相并不是这样,吴熬之所以急顾左右是因为在无意之间施展了牛族绝学,急切的想要观察众人对此有什么反应。

  吴熬的真实来历一直不为人知,此人并不是吴祖的夫人所生,熊族众人只知道他是吴祖失落在外的儿子,他的母亲是谁却没人知道,熊族上层自哪里找到的他也很少有人知晓。仔细想来,吴熬的母亲很可能是牛族人,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要知道吴祖生前有很多妻子之外的夫人,如果吴熬的母亲是熊族人,吴祖不可能不给他们母子一个名分。要说吴祖寻花问柳,*,事后不知道对方有了身孕,也不合理,因为吴祖本身就不是那种假道学,他有一堆女人,既然与对方同床共枕,自然是喜欢对方的,既然喜欢,肯定就会给个名分,那么多都封了,也不差这一个了。

  再者,就算吴祖是酒后糊涂,女方也不可能不知道他是谁,发现有孕在身,人家早挺着大肚子来讨说法了,即便当时不来,生下孩子之后一看是个男孩儿,也肯定抱着儿子来邀功请赏了。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时候不比现代,这时候的人很少,哪个未婚女子生了孩子,肯定会追查父亲是谁,消息不可能捂得住,更不可能出现龙种失落民间一说。

  还有,当时熊族王族内讧,兄弟相残,拥有王族血脉的人都死光了,熊族高层愁的要死,万般无奈之下甚至不惜牺牲十几位勇士的性命前去寻找他,这也说明熊族高层当时根本就不知道有吴熬这个人的存在,在当时那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如果有谁知道吴祖曾经跟哪个女子春风一度而没有将对方迎娶回来,也肯定会派人去探查一番,但凡有别的可能,熊族高层都绝不会牺牲十几位勇士去在五千年的岁月中大海捞针。

  就在吴中元皱眉思虑的同时,吴熬再度提气冲撞,此番冲撞所蕴含的灵气较先前要猛烈许多。

  吴中元有感,顿生警觉,吴熬此举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要做最后的尝试,二是要为自己撤气收手创造条件,不管是哪种可能,都是建立在自忖灵气即将耗尽的前提下。

  想到此处,立刻气走心脉,灌注火气,发出了火龙真气。

  火龙真气与寻常灵气最大的不同是灵气之中混杂了大量火属气息,这是灵气之外的其他气息,在双方灵气纠缠冲抵的紧要关头,吴中元所发火龙真气很可能会影响对方灵气并趁机侵入对方经络。

  吴熬五行属金,最为忌惮的就是火属灵气,察觉到异样,急忙再提灵气,助势抢攻。

  吴中元猜到对方此番冲撞之后会立刻收手抽身,这最后的机会他怎能放过,大量灵气冲向心脉,灌注了炙热火气之后急赴劳宫,驰援加力。

  在二人的全力抢攻之下,掺杂着大量火气的灵气受到剧烈冲挤,不得侵入吴熬经络,又不得原路退回,压力越来越大,最后骤生变化,自二人掌心轰然炸开。

  此番的气爆比二人施展破天金牛和火龙真气时引起的气爆更加强烈,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二人同时仰身倒飞,而身上原本千疮百孔的的衣物也破损的越发严重,布条片片,衣衫褴褛。

  吴熬乃太玄修为,比吴中元更早止住退势,落回地面之后立刻捏诀作法,双臂伸展,咒语急念。

  伴随着吴熬咒语的念诵,方圆百步内的所有金属事物尽数发出了共振嗡鸣。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反运灵气止住退势,吴熬所施展的是一种他并不认识的法术,应该是只有王族才能施展的法术,虽然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法术,单听周围不绝于耳的嗡鸣也知道这种法术必定威力惊人。

  想到此处,立刻施展雷霆之怒,冲吴熬发出一道霹雳闪电,必须阻止吴熬作法,绝不能错失良机,养虎为患。

  吴熬不躲不闪,任凭雷电加身,拼着硬受一记雷霆之怒,也要施出这威力巨大的神秘法术。

  见此情形,吴中元眉头大皱,俗话说烂船还有三斤钉,吴熬还有余力作法,就说明他体内的灵气并未彻底用尽,只有体内还有灵气存在,就有能力抵御他的雷霆之怒。

  果不其然,雷击过后,吴熬虽然被劈散了发髻,却仍然站立不倒,伴随着他咒语的急速念诵,周围所有的金属事物都开始向空中浮升。

  眼见雷霆之怒不得阻止吴熬作法,吴中元情急之下反震双臂,合手腹下,猛提丹田灵气,灌注心脉火气,猛烈聚势,送臂出拳,再凝火龙一条,冲着吴熬咆哮而去。

  发现火龙急冲而至,吴熬不敢大意,只得放弃作法,仓促出拳,强行封挡。

  吴熬一动,周围悬空的金属事物尽皆落地。

  此番气爆声势较弱,但吴熬后退的距离却远,落地之后步履踉跄,跌撞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见此情形,吴中元大喜过望,这是灵气即将耗尽的征兆。

  在场的明眼人不止吴中元自己,有高阶巫师发现吴熬灵气即将耗尽,急切高呼,“大吴。”

  见有人想要进入广场,一直不曾说话的吴君月沉声说道,“大吴不曾下令,不得擅入干扰。”

  吴君月言罢,原本想要上前的几人急忙止步退后。

  虽然心中喜悦,吴中元却不敢掉以轻心,吴熬终究是太玄高手,只要灵气没有彻底耗尽,随时都有能力进行反击。

  吴熬回头看了一眼己方的巫师和勇士,又转头看向一干围观的熊族族人,最后视线移到了吴中元的身上。

  吴熬虽然诡诈,却并不是个喜怒不行于色的人,但此时吴熬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短暂的冷视过后,吴熬缓缓抬手,扯去了不堪穿戴的上衣。

  上衣既去,熊头纹身随之显露。

  吴中元虽然不知道吴熬接下来会做什么,却知道他肯定还有再战余力,亦抬手撕下了已经碎成布条的上衣。

  遮蔽既去,龙头纹身露出。

  吴熬扯去上衣之后耸肩振臂,发出了一声震天怒吼,伴随着高声怒吼,其身体开始疾速膨胀并伴随有诡异变化。

  见此情形,吴中元心中一凛,意念送出,急召青龙甲……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四章 混血王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