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王者之战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王者之战

此时场外聚集了大量熊族族人,不止街道上挤满了人,连周围的屋顶上也爬满了人,众人都知道鼓声停止就代表着打斗的开始,在鼓声停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睁大了眼睛。

    但众人想象中的惨烈搏杀并未出现,鼓声停止之后,吴熬没动,吴中元也没动。

    现在没打,可能下一秒就会开打,唯恐错过精彩的打斗瞬间,围观众人大多憋着一口气,一秒,五秒,十秒,十几秒之后,大部分人都憋不住了,开始呼吸换气,与此同时交头接耳,疑惑猜测。

    吴熬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几十秒的注视之后,叹气开口,“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认罪伏法,族人眷念旧情,或许还能与你一条生路。”

    此前为了等族人尽可能多的前来围观,吴熬已经耽搁了不短的时间,见他还要磨蹭,吴中元好生厌烦,又听他说的矫情诡诈,越发憎恶,“你这么说可是为了在族人面前彰显你虚伪的仁慈?但你装的不像。”

    吹牛的最讨厌扎针的,吴中元这一针扎的吴熬鼻翼急抖,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恼,吴熬挑眉冷哼,“既然你执迷不悟,不知悔改,今日我便要为死去的无辜族人讨还公道。”

    按照常理,这么义正辞严的话说完,马上就该动手了,但吴熬自重身份,不肯主动出手,说完了还自那儿站着。

    吴熬不出手,吴中元也不急于动手,只要一动手就会显露真实修为,可不能让吴熬做到心中有数,于是鄙夷一笑,“公道不在人心,是非在于实力,你窃据大吴之位,族人自然以你为重,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但有些事情你做的不够缜密,当日你为了引我出现,请了虎族的王栗等一众匪人包围了大丘雾山,烧毁村寨并残杀熊族族人,事后又率领一干亲信杀人灭口,你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忘了被雷霆之怒击杀的尸首很容易辨察,便是尸体已经腐烂,遗骨也会发黑,有心之人不妨前去探查一番,事发之处就在雾山西南三十里外的林中,不难寻找。”

    吴中元言罢,吴熬面色大变,“死到临头,还敢污蔑诽谤,栽赃陷害,何其恶毒?!”言罢,右手前探,一道霹雳闪电凭空出现,直取吴中元。

    早在吴熬抬手之时,吴中元已经料到他会出手,不等雷电击下便横移闪开,与此同时还以颜色,亦探右手,亦施雷霆之怒。

    在吴中元出手的瞬间,吴熬便发现他已晋身淡紫居山,不由得暗自心惊,上次吴中元前来有熊是三个月前,那时不过洞玄淡蓝修为,短短三个月竟然跃升三阶晋身紫气,这等速度只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了。

    震惊意外的同时,吴熬心里也有底了,居山淡紫虽然也在练气的金字塔上层,但是距顶尖的太玄深紫还有两道天堑,居山修为根本无法与太玄修为正面抗衡。

    眼见雷电劈下,吴熬亦不躲闪,心念闪动,灵气外放,自体外形成一道紫气屏障,硬受了吴中元一记雷霆之怒。

    围观众人虽然惊骇于吴中元灵气修为的突飞猛进,却并不认为他能坚持多久,毕竟面对着吴熬的雷霆之怒他是横移躲开的,而吴熬面对他的雷霆之怒则是以灵气屏障硬接生受的。

    见吴熬不躲不闪,而是散出灵气强行抵御,吴中元眉头大皱,与此同时心念闪动,再施雷霆之怒。

    吴熬故技重施,如法炮制,散出灵气凝聚气屏,从容承受。

    “我看你能坚持多久!”吴中元高声喊道,与此同时三施雷霆之怒。

    吴熬仍是一副从容不迫的神情,轻笑开口,“我也看你能坚持多久。”

    吴中元等的就是吴熬这句话,眼见吴熬钻进了圈套,再度发声断其退路,“别把话说的太满,万一支撑不住,逃避躲闪,岂不丢人现眼。”

    言罢,不等吴熬接话,再施雷霆之怒,一记接着一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眨眼工夫便催出十几道霹雳闪电。

    吴熬当真没有躲闪,反背双手,悠然站立,任凭雷电频繁劈下,只以太玄灵气凝聚气屏抗受抵御。

    吴熬是熊族大吴,对熊族的法术很是了解,雷霆之怒属于攻击性法术,洞玄修为才能修习,这种法术非常耗损灵气,洞玄淡蓝灵气施展一次雷霆之怒就能将体内灵气掏空,而灵气屏障属于被动防御,承受雷霆之怒所消耗的灵气基本上与催发雷霆之怒的人相等,但吴中元是淡紫居山,而他是深紫太玄,在他看来僵持到最后肯定是吴中元耐受不住。

    但他不知道的是吴中元的丹田气海此前曾被爆燃的灵气强行扩容,体内的灵气是寻常紫气高手的二十几倍,便是比他这种太玄高手也多出了七八倍。

    早在吴中元第一次施出雷霆之怒的时候,内圈儿的熊族巫师和勇士就开始往后退了,因为他们发现吴中元并没有危言耸听,吴中元不但是居山修为,还是九阳巫师,二人斗法,整个广场都不是安全范围。

    与现代的吃瓜群众不同,虽然外围也站满了熊族族人,却很少有人发出声响,这时候的人没有那么放肆,也不敢随便发出大呼小叫,最主要的是他们都知道场中的二人是熊族仅存的两个拥有王族血脉的人,王者之战,他们只可胆颤旁观,不得议论指点。

    片刻过后,雷霆之怒施出了二十余次,场外不乏紫气巫师,在吴中元施展雷霆之怒的时候一直在暗中计数,以居山修为,全力施展雷霆之怒大约可持续三十到三十五次。

    雷电劈上气屏发出了沉闷声响,声音并不是很大,却撼人心神,而且频率甚急,一记刚刚落下,下一记紧随而至,再随,又随,接连不断,无有停顿。

    当雷电下击的次数超出居山修为的灵气储量之后,有巫师高声喊道,“他事先吞服了补气丹药!”

    由于雷声密集,听到此人呼喊的人并不多,而吴中元也不曾分神理会,仍然右手前探,灵气催吐,施展雷霆之怒。

    练气之人大多吞服过补气丹药,也都知道补气丹药有什么效果,在丹田气海处于盈满状态时,补气丹药是不会散出灵气的,只有当丹田气海出现灵气耗损,补气丹药才会起效,而补气丹药补充灵气是需要一个转化过程的,似吴中元这种频繁剧烈的消耗灵气,便是事先吞服了补气丹药也会入不敷出,此时众人估算的就是他在吞服了补气丹药的情况下,还要多久才会将丹田气海彻底抽空。

    吴中元催发第一道闪电之后,只过了三分钟不到,熊族一方的明眼人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在这段时间内吴中元一刻不停的施展雷霆之怒,先后催发了六十几道,便是事先吞服过补气丹药,这时候灵气也应该耗空了才对,怎么他还在持续?

    俗话说秦桧都有三个好朋友,吴熬身为熊族大吴,亲信自是不少,眼见情势不对,便有高阶勇士提气高喊,“大吴,不要对他心存幻想,他已经不可救药了。”

    此人喊罢,姜南的声音自西面传来,“黄帝大人有言在先,吴熬耐受不住了可以逃避闪躲。”

    眼见自己好不容易给吴熬铺下的台阶被姜南一脚踢开了,那勇士恼羞成怒,“熊族之事,轮不到外人插手。”

    姜南是鹰派人物,哪会退缩,立刻出言反讥,“王族之争,也轮不到你来叫嚣。”

    吴中元虽然一直在频繁作法,却也不曾放松对吴熬表情的观察,眼见吴熬脸上的疑云越来越重,知道他起了疑心,急思过后放缓了攻击频率,于攻击的间隙沉声说道,“还不躲闪?”“仍不躲闪?”“当真不躲?”

    吴熬一时轻敌,搞了自己个骑虎难下,实则他仍有大量厉害法术和武功绝技不曾施展,却碍于颜面不能躲闪还手。眼下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寻找借口终止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二是坚持下去,将吴中元体内的灵气彻底耗空。

    究竟该怎么选,吴熬拿不定主意,顾及颜面只是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确定吴中元还能坚持多久,如果吴中元已是强弩之末,这时放弃岂不是给了吴中元喘息之机。

    急切的思虑之后,吴熬心生一计,指诀暗捏,咒语默念,广场之上雾气骤起。

    吴中元有感,眉头微皱,这时候是午后未时,不该有雾气出现,雾气的出现无疑是吴熬暗施呼风唤雨所致,其目的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为其接下来的举动提供掩护。

    呼风唤雨乃五阶法术,他此时亦可施展,心念咒语,暗想指诀,北风徐来,将场中尚未凝聚变厚的雾气吹走刮散。

    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吴熬却也由此判断出吴中元体内灵气尚有足够余量,担心僵持下去对自己不利,便歪头看向自己的一名亲信。

    后者会意,提气高呼,“大吴,你顾念亲情,不愿还手,他却不知进退,痛下杀手,你还要让他到什么时候?”

    不等吴中元和姜南出言讥讽,吴熬便就坡下驴,在雷电再次击下之前纵身跃出,右臂后撤,提气聚势,“让招过百,仁至义尽!”

    吴熬高喊的同时疾冲向前,随着精纯灵气的大量灌注,其右臂隐约现出偌大的金色光环。

    右手握拳乃是施展武功绝学的征兆,见此情形,吴中元不退反进,踏地冲出,气送心脉,迅猛催燃。

    二人同时前冲,双方的距离疾速拉近,在相距五丈时,吴熬耸肩挥拳,右拳挥出,一只遍体金光的巨大神牛陡然出现,弓背低头,怒吼前冲。

    “破天金牛!”熊族勇士失声惊呼。

    在吴熬出招的同时,吴中元也尽出全力,随着其右拳疾挥而出,一条周身浴火的怒睛赤龙昂首突现,拧腰摆尾,咆哮向前。

    “这是什么……”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二章 王者之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