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龙熊之战

第三百四十一章 龙熊之战

吴熬此言一出,熊族众人立刻警觉备战,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在出发之前姜南也设想过各种可能,眼下的这种局面正是她想象中的最坏的结果,也并不感觉意外,反倒是黎别,糊里糊涂的被卷入其中,惊顾左右,不知如何自处。

  “你还真是个小人。”吴中元冷视吴熬,动身之前他还幻想吴熬会趁机展现胸襟和气度,现在看来真是高看吴熬了,此人卑鄙狭隘,鼠目寸光,已经无药可救了。

  “多说无益,”吴熬倨傲俯视,“你若还是个男人,就不要仰仗女子庇护,及早劝退了她们,束手就擒,休要做那困兽之斗,丢人现眼,步了吴昊的后尘。”

  吴熬言罢,姜南冷声说道,“你敢动他试试!”

  “你不能抓他。”黎别亦表明了态度,她没想别的,只想到吴中元是鸟族的犯人,绝不能让熊族抓走。

  “哈哈哈哈,”吴熬不怒反笑,“自古至今,男子借助女人的势力上位都为世人所不齿,便是日后出人头地,也会永受诟病,难能洗清,你当真连最后的廉耻也不要了么?”

  听得吴熬言语,姜南又想说话,但吴中元抬手阻止了她,他知道吴熬用的是激将法,如果姜南和黎别当真与他共同进退,吴熬还真不敢冲他动手,但吴熬说的也却是实情,在中国人的眼里,借助老婆和老丈人的势力登上高位的都属于吃软饭的,便是嘴上不说,心里也会鄙夷轻视。

  “此事与你们无关,你们不可参与。”吴中元冲二人沉声说道,转而又抬头看向吴熬,“你准备怎么抓我?是你亲自下场,还是一哄而上?”

  吴中元话音刚落,就有熊族勇士高喊插话,“你当你是什么人?就你也配我们大吴亲自动手?”

  吴中元歪头看向喊话之人,他认得此人,此人名为吴舟,居山修为,在姜百里等人夜袭大丘之后,此人曾经跟随吴融和吴仝去过大丘。

  “我是三族共举的黄帝,熊族嫡传大吴吴昊之子,”吴中元冷视吴舟,“我的母亲是鸟族大贵人黎千羽,就算我有鸟族血脉,也是熊族嫡出正统,不配他一个庶出的旁支亲自动手?”

  都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吴中元是真的生气了,直接指出吴熬乃小妾所出,本没有继任大吴的资格,之所以如此尖锐,乃是因为此前好言相求却惨遭吴熬羞辱,此外,吴熬先前所说的那句‘步了吴昊后尘’也令他气怒非常。

  这番话虽然是冲吴舟说的,但吴舟哪有接话的资格,吴熬冷笑过后出言说道,“你残害熊族族人,已自断后路,熊族不再视你为本族族人,我吴熬也没有你这样的子侄,今日便是打杀了你,也不是手足相残,而是为民除害。”

  “我何曾想过以血脉亲情来令你心存忌惮,你的这番话不过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吴中元尖锐反驳,“我是不是熊族族人,你说了不算,待得真相大白,自有公论,但你与我断绝叔侄关系,我甚是赞同,自此时此刻起,你杀了我不是以大欺小,我杀了你也不是违尊弑长。”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屏退左右,我亲手拿你。”吴熬高声说道。

  吴熬言罢,人群之中又有人说话,“大吴小心,此人修习妖术,可控驭妖兽鬼祟偷袭……”

  “你敢说本族法术七窍灵通是妖术?”吴中元歪头冷视,“你们大可放心,我此番前来只为交换,并未带那雷兽同行,你们也不用拿话别我,吴熬胆敢下场拿我,我就敢孤身应战!”

  吴中元此言一出,吴熬顿时心生警觉,定睛打量吴中元,从头看到脚,看的甚是仔细,唯恐他带了什么暗器和毒药在身上。

  见他这般,吴中元反手扯下披风,抛于姜南,转而伸展双臂,“我没你那么阴险卑鄙,我身上不曾藏有任何暗器,也不曾带有点滴毒药,你不用惊慌狐疑,只管下场与我一战。”

  这时候是夏末秋初,穿的衣服都很少,众人自各个角度进行观察,吴中元身上的确不曾藏有东西。

  吴熬想不通吴中元为什么胆气这么壮,但众目睽睽之下,他已经骑虎难下了,最主要的是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他压根儿就没把吴中元放在眼里,唯一令他忌惮的就是黄毛儿,而吴中元还没有将黄毛儿带来。

  冷哼过后,吴熬自台阶高处飘身而下,落到了吴中元东侧五丈之外,缓缓抬手,解下披风,反手递给了上前接承之人,转而阴声说道,“众人听令,退后十丈。”

  “退至尽头。”吴中元沉声说道。

  吴中元此言一出,场中众人皆感愕然,这处广场是熊族举行重大活动的所在,占地远超百丈,至少能容纳上万人,吴中元的言下之意是众人必须退到尽头才有能免遭殃及,什么样的惨烈争斗能殃及这么大的范围。

  吴中元言罢,也不管熊族众人听不听从他的忠告,转身冲姜南和黎别说道,“退至广场尽头。”

  姜南用关切和询问的眼神看着吴中元,吴中元将猁龙棍递给了她,与此同时冲其重重点头,示意自己很是冷静,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

  得到了吴中元的回应,姜南轻轻点头,带着猁龙棍和吴中元的披风向西走去。

  黎别怎能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唯恐吴中元被吴熬打杀了,便犹豫着不愿离开,“万一……”

  “如果我死了,你父亲也不会责怪你,”吴中元低声说道,“如果我没死,我一定会跟你回去。”

  黎别疑惑接话,“父王怎会……”

  不等她说完,吴中元再次沉声打断了她的话,“退到广场边缘。”

  黎别无奈,只能退后,“你可千万要小心啊。”

  吴中元点了点头。

  眼见姜南和黎别退走,而姜南又带走了猁龙棍,吴熬彻底没了顾虑,斜身侧步,“你还有什么话说?”

  “此战是分胜负,还是决生死?”吴中元高声问道。

  短暂的沉吟过后,吴熬冷声说道,“若是不能生擒治罪,只能将你就地正法。”

  “你的意思是以命相搏,不死不休?”吴中元高声问道,他刻意抬高声调,为的是让所有人都听到二人的对话。

  “正是!”吴熬也抬高了声调,账每个人都会算,胜负没有明确界限,有时候一个不留神就可能阴沟翻船,但决出生死就不一样了,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哪怕一时失手,也不会影响最终结果。

  吴中元没有再说话,要说没顾虑那是假的,他此时既紧张又忐忑,紧张是因为吴熬不但是太玄高手,还是熊族大吴,可以施展很多只有王族血脉才能施展的未知法术,俗话说实力是硬道理,修为的差距是很难靠勇气和斗志来弥补的。

  而忐忑则是不确定对战的后果,如果真有机会杀掉吴熬,他还没想好要不要杀他,倒不是对吴熬有什么恻隐之心,而是吴熬一死,就没有人能够救治大傻。而吴熬死后,他不确定熊族的熊神会不会接纳他,毕竟他是龙神转世,与之前所有的大吴都不一样,如果熊神接纳他,他就能够直晋太玄,救治大傻。如果熊神不接纳他,后果就很严重了。

  此时城中的族人正在向广场附近聚集,吴熬貌似希望有更多的族人能亲眼见证他“为民除害”,以此提高自己的威望,挽回之前失去的颜面,亦不急于动手,见吴中元面有忧色,便阴声说道,“你作恶多端,便是我想手下留情也不能了,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认罪伏法。”

  吴中元歪头看他,并未接话,正所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虽然他只有居山修为,对战吴熬也并不是毫无胜算可言,他有三大优势,一是自己灵气充盈,丹田气海里储纳的灵气是寻常紫气高手的二十倍,便是吴熬乃太玄高手,他体内的灵气储量也有吴熬灵气的七到八倍。

  二是他练成了熊族从未有人练成的火龙真气,从未有人练成就从未有人施展,从未有人施展就无人知道它的巨大威力,便是吴熬,也不见得抵御的住。

  最后一个优势也是最大的一个优势,他已经可以披挂并控驭青龙甲,只要青龙甲在身,就拥有了不死之身,其效果比定魂石还要神异。

  相较于是否能够获胜,吴中元更担心的是打完之后会出现什么结果。

  熊族目前的这些勇士大部分都是吴熬的亲信,如果把吴熬打死了,需要很长时间来稳定局面,而且大战在即,临阵换帅乃是大忌。

  此外,眼下牛族,熊族,鸟族,还有他掌控下的六座垣城已经形成了四股势力,当封印消除,这四股势力正好迎战东南西北四方来敌,一旦由他亲掌熊族,格局就会发生巨大变化,他将成为势力最弱,但压力最大的一方,届时将会出现腹背受敌,无暇兼顾的局面。

  思虑过后,吴中元心中有了计较,眼下还不能杀掉吴熬,时机不到。

  能不杀尽量不杀,但自己毕竟属于弱势的一方,怕是无法精准的掌控局势,一旦动手必须拼尽全力,一丝一毫都不能藏掖保留。

  吴熬并不急于动手,很明显在等城中族人前来观战,而吴中元也不急于动手,此战将会是声势浩大的一战,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战,没有扈从和外力帮助,靠的全是自己的实力,如果能够打赢吴熬,将会名扬四海,一劳永逸。日后再也不会有人前来挑衅,更不会有人将他的善意当成懦弱。

  吴熬并没有拖延太久,半柱香之后高声下令,“击鼓。”

  吴熬言罢,鼓声响起,击鼓之人乃是一名强壮的勇士,赤膊击鼓,鼓声洪亮。

  吴中元调整呼吸,提气备战。

  鼓声由缓而急,由急再急,再急越急。

  骤停……

wWw.sHu123.Cc风御九秋书迷根据地

看网友对 第三百四十一章 龙熊之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