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最后的希望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最后的希望

天池火山位于东北方向,而崮山位于西南,两者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能用千里之遥来形容了,二人这一天一夜跑出了数千里,早已经筋疲力尽,在距崮山还有二十几里时,吴中元停了下来。

    片刻过后,黎别追至,落地之后拉开架势又要动手。

    “别打了,别打了,”吴中元连连摆手,“我都到家了,你还抓?”

    “快跟我回去。”黎别既急又恼,自这里已经能够看到崮山偌大的城池了。

    对于黎别的死脑筋吴中元已经领教过了,但他也体谅黎别的心情,最主要的是内心深处感激黎别对自己的帮助,于是耐着性子又道,“我肯定跟你回去,我发誓跟你回去,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黎别歪头瞅他,一副你之前答应过我不会跑,结果又跑了的鄙视和怀疑神情。

    见她这般,吴中元只得再做解释,“我是真的有急事要赶回来处理,你可以跟我一起进城,看我有没有骗你。”

    听得吴中元言语,黎别转头看了看他西面的城池,又看了看吴中元,怀疑的神情显而易见。

    黎别寡言少语,便是有什么疑问也不会直接发问,吴中元只能察言观色揣摩猜测,“我不会在城里设伏抓你,我之前一直跟你在一起,也没机会搞什么埋伏,再说了,我如果真想抓你,昨天也就不会解开你的穴道了。”

    黎别不接话。

    吴中元再道,“这一路上我如果不等你,早就把你甩掉了,你得相信我,事情办完我马上跟你回去。”

    黎别终于说话了,“你既然已经逃走了,为什么还要跟我回去。”

    “你爹派你看着我,你把我放跑了,你爹不得埋怨你啊。”吴中元说道。

    “我没有放你走。”黎别说道。

    “行行行,”吴中元无奈摆手,“就算我自己跑的,你爹知道了也会责怪你。”

    “你为什么会在意父王会不会责怪我?”黎别疑惑发问。

    这种情商为零的问题吴中元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岔开了话题,“现在你有三个选择,一,你在这里等我,我尽快处理完手头的事情,然后跟你一起回去。二,你跟我一起进城,看我是不是真有急事要回来处理。三,如果你还不相信我,我就只能先把你甩掉,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我自己回去。”

    黎别犹豫不决,不过看的出来她还是倾向于跟他进城的,确切的说是不想跟丢他,只是担心孤军深入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走吧,你跟我进城,但你别跟他们多说话,他们如果知道了真相,就会阻止我跟你回去。”吴中元说道。

    黎别想了想,点头同意。

    吴中元转身欲行,突然想起一事,又转头看向黎别,“你把盔甲卸了吧。”

    黎别摇头。

    “你穿着盔甲搞的跟打仗似的,他们会起疑心的。”吴中元劝说。

    黎别又摇头。

    “好吧,好吧,你穿着吧。”吴中元无奈摇头,黎别之所以不愿卸下盔甲是因为目前已经远离鸟族,只有这身盔甲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几个起落之后,二人来到城外空旷地带,城墙上的士兵看到了他们,高声喝问‘来人是谁?’

    崮山吴中元来的次数较少,士兵和低阶勇士认识他的不多,担心引起误会,吴中元便自报姓名,“我是吴中元,快叫姜大花出来见我。”

    他的这句话是提气发出的,暗夜寂静,便是不用士兵去通报,姜大花应该也能听得到。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姜大花就出来了,姜南也在这里,二人是一起出来的。

    此前众人一直在担心吴中元的安危,见他安然回返,大喜过望,快步迎出。

    姜南也没有小儿女姿态,虽然担心关切却没有肤浅的显露出来,见吴中元身后还站着一个身穿淡紫盔甲的鸟族勇士,便皱眉问道,“她是何人?”

    “一个朋友。”吴中元随口说道,言罢,又冲黎别介绍二人,“这位是崮山城主姜大花,这位是牛族二贵人姜南。”

    黎别愣了一愣,待得回过神来,这才礼节性的点了点头。

    鸟族勇士穿戴的盔甲样式各不相同,黎别的头盔遮住了眼部以下的大部分面孔,不熟悉的人很难发现她的紧张和忐忑,只当她是讳莫如深。

    “大人,这段时日您去了哪里?”姜大花关切的问道。

    “闭关练功去了,”吴中元随口说道,与此同时迈步向前,“大傻怎么样了?”

    这样的回答姜大花自然是不信的,但吴中元不愿说,她也不便追问,转身跟上吴中元,“不太好,贵人请来了姜堂和八魁,但他们都不敢将鸾凤剑拔出来。”

    吴中元闻言眉头大皱,姜堂他曾经听姜南说起过,是牛族御医,在吴夲的记忆中也有八魁这个人,此人好像是漠北神医,这二人都是当下医术的最高水准,竟然对大傻的伤势束手无策。

    见吴中元皱眉,姜南自一旁解释道,“大傻的甲壳不同于禽兽之属的皮毛血肉,一旦拔出鸾凤剑,其体汁和血液就会外涌喷出,咱们没有愈伤止血之法。”

    姜南言罢,姜大花接口说道,“我们也不了解它体内脏器和经络的分布,不敢轻举妄动。”

    吴中元缓缓点头。

    就在这时,黄毛儿自街道拐角出现,老二带着老瞎子随后出现。

    “你的趴趴狗来了。”姜大花说道。

    “我上次说过了,它不是狗。”吴中元随口说道。

    “那是什么?”姜大花问道。

    吴中元摇了摇头,黄毛儿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

    黄毛儿自远处跑了过来,但它并没有停下来冲吴中元亲近,而是绕过他冲着黎别去了。

    黎别曾经吃过黄毛儿的亏,见它气势汹汹的来了,唯恐它来者不善,急忙提气轻身,离地升空。

    事实上黎别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黄毛儿记性好,知道她是敌人,是真想过去攻击她的,也亏得她反应及时,不然已经被黄毛儿电倒了。

    见黄毛儿仰头上望,龇牙咧嘴,吴中元急忙高声喝止,与此同时送出意念,禁止它攻击黎别。

    待黄毛儿转身跑走,黎别才胆战心惊的落回地面。

    这时老二已经拉着老瞎子走了过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黎别身上,吴中元随口说道,“误会,误会,走走走,去看看大傻。”

    每座垣城都有为大傻单独搭箭的厩棚,大傻就在那里,往那里去的途中,众人七嘴八舌的讲说大傻的情况,同时也会追问吴中元近段时间的境遇,吴中元只说在某处闭关,并不详加解释。

    不多时,一行人到得大傻所在的厩棚,见到吴中元,大傻自棚子里爬了出来,它不是禽兽,脸上没有肌肉,也就不会有表情,不过吴中元能够感知到它的情绪,阔别良久,再次见到主人,大傻很是激动。

    鸾凤剑还插在它的脖子上没有拔出,当日黎泰是用了全力的,鸾凤剑齐根没入,也亏得大傻形体庞大,如若不然这一剑直接就将它的脖颈贯穿了。

    姜大花是这里的主人,就由她详细说明情况,姜堂是姜南请来的,八魁是老瞎子提供的线索,指点的位置,由她和姜南一起去请来的,但眼下二人都走了,如果有希望治好大傻,二人是不会走的,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在他们看来大傻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了,不过在临走之前二人曾经一起推敲了一张方子,由数十种药物组成,由于药气太重,大傻不吃,没办法就先喂给牛吃,牛吃了药草之后排泄的粪便再喂给大傻,这个药方的主要作用并不是止血生肌,而是防止伤口恶化感染,其性质应该与后世的抗生素消炎药有些类似。

    听罢姜大花的讲说,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大傻的外伤之所以棘手乃是因为它的甲壳不像禽兽的皮肉那样可以自愈,而且大傻的腔压也很大,一旦拔出鸾凤剑它体内的汁液就会喷出来。

    沉吟良久,吴中元说道,“它曾与陨铁伴生,可否用陨铁打造甲片覆盖……”

    不等吴中元说完,姜南就打断了他的话,“这个办法我们曾经合议过,也曾请黎大寿一起参与推敲,问题是便是打造了甲片也无法高温熔接。”

    吴中元点了点头。

    众人无语,周围一片寂静。

    大傻并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但它很是疼痛,便趴在吴中元身边不愿回厩棚,它出生之后最先见到的就是吴中元,在它简单的思维中,吴中元不但可以在它饥饿的时候给它提供食物,还能在它难受的时候为它提供帮助。

    “这些混杂了草药的牛粪它不愿吃,换些普通牛粪,以后每天都让它吃饱。”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的语气虽然很是平静,但众人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悲伤。

    “先生,你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老二仰头看着老瞎子。

    老瞎子摇了摇头。

    “你前天晚上不是说谁要是出手或许还有救吗?”老二说道。

    老瞎子再度摇头。

    见吴中元皱眉看着自己,老二说道,“前天晚上先生洗脚的时候自言自语,说是‘此人若是出手,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然后叹了口气就没往下说了。”

    听得老二言语,吴中元转头看向老瞎子,“先生?”

    老瞎子歪头一旁,皱眉不语。

    “先生。”吴中元又道。

    见吴中元执着,老瞎子只能说了,“大傻的甲壳虽然硬比铁石,却终是活物骨骼,熊族的天地回生应该能够愈合伤处,只是甲壳太过坚厚,绝非寻常巫师可为。”

    吴中元闻言隐约看到了一丝希望,急切问道,“需要何种修为?”

    “太玄。”老瞎子说道。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陡然皱眉,“居山和洞渊都不成?”

    “不成,”老瞎子摇头说道,“大傻甲壳异常坚厚,非太玄高手持拿通灵神兵不得刺穿,想要愈合伤口也只能由太玄巫师施法。”

    吴中元苦笑摇头,他终于明白老瞎子为什么吞吞吐吐了,熊族只有吴熬和吴鸿儒是太玄修为,而吴鸿儒此前被他给杀掉了,只剩下了一个吴熬,但是吴熬现在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怎么可能帮他医治大傻。

    如果天地回生的效用可以叠加,那就好说了,但问题是同一个对象天地回生只能施展一次,如此一来救治大傻的希望就全落到了吴熬的身上……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最后的希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