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越狱

第三百三十七章 越狱

黎别没想到吴中元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不明所以亦不发问,只是疑惑的看着他。

  “你设法把他叫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他说。”吴中元说道。

  黎别仍不接话。

  “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与青龙甲有关。”吴中元又道,既然想让黎别把黎泰喊来,就得有一个合理的借口。

  黎别摇头。

  “怎么了?”吴中元不解。

  “这里不曾养有信鸟。”黎别说道。

  “除了信鸟就没别的办法与你爹联系?”吴中元追问。

  黎别再度摇头。

  吴中元想了想,又说道,“要不这样吧,你亲自跑一趟,把他叫来。”

  黎别顿生警惕,皱眉侧目。

  “你可以把我锁在这儿,”吴中元抬手晃动着手腕上的锁链,“反正我也跑不掉。”

  黎别没有接话,转头回去,闭上了眼睛。

  见她这般,吴中元好生无奈,但他仍不甘心,又问道,“你爹临走的时候肯定跟你说过他隔多长时间会来一趟,他下次过来是什么时候?”

  黎别闭着眼睛不接话。

  “你别不说话,你不说我就绝食,”吴中元又开始耍赖了,“把我饿死了,我看你怎么跟你爹交代。”

  黎别可能真的怕他绝食饿死,犹豫过后摇头说道,“他没说过这样的话。”

  吴中元长喘了一口粗气,黎别说的应该是真话,黎泰曾经说过要关他几年,看这架势是真想这么干。

  实则他现在随时都可以走,黎别根本就拦不住他,但做人得讲信用,不能说话不算数,更不可能把自己的救命恩人给坑了。

  犯愁的同时歪头看向门旁的米袋子,一袋子谷米还剩了五分之四,按这个消耗速度,再自这里待上三个月黎别也不用出去带粮食回来。

  使劲儿吃,尽快把粮食吃完?可算了吧,还有几十斤谷米,一斤米能煮两斤米饭或五斤粥,一个月之内肯定吃不完。

  之后的一段时间吴中元几乎每天都活在愁恼和焦虑之中,大傻的伤势每况愈下,疼痛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精神亦越来越萎靡,再耽搁下去真的有丧命之虞。

  便是愁恼焦急,吴中元也只能强行忍耐,他的火龙真气还未尽全功,这种火气充盈的地方可遇不可求,必须抓紧时间将火龙真气练到第三重。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修习火龙真气有两大难题,如何防止“回火儿”是一个,吸纳足够的天然火气是第二个,这两个难题他都克服了,接下来只需正常向前推进,不会再遇到其他阻碍了。

  半个月之后,火龙真气终于大功告成,这可是从未有人练成过的旷世绝学,但吴中元却并没有太过兴奋,原因有三,一是此前曾经经历过灵气修为的提升和丹田气海的扩容,捷报频传,他有些习惯甚至是麻木了。二是眼下也没有用到火龙真气的地方,炼成绝学自然更好,却并不是迫切的需要使用它。最后一个原因就是大傻的情况已经恶化的很严重了,他很担心大傻,却始终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在不连累黎别的情况下离开这里。

  老瞎子等人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医治大傻,但过了这么久大傻的伤势却一直没有好转,这说明老瞎子等人已经无计可施了。

  除了焦急和紧张,吴中元还有些许疑惑,大傻受伤已经两个月了,它是被鸾凤剑所伤,属于外伤,外伤与内伤最大的不同是外伤相对容易医治,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傻的情况应该越来越好才对,怎么反倒越拖越坏了?

  此外,牛族擅长歧黄之术,姜南知道大傻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肯定会召请牛族最好的大夫为大傻治伤,一处外伤,怎么会这么难治?

  这时候推敲大傻的伤势是没有实质意义的,这个问题暂且搁置,集中精力思考如何才能在不连累黎别的情况下离开这里。

  思前想后,始终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黎别没有主动与黎泰联系的方法,想要将黎泰叫来,只能亲自跑一趟,而黎别是绝不会离开这里回返鸟族的,他知道自己不会跑,但黎别不相信他。

  “哎,黎别。”吴中元看向黎别。

  黎别歪头。

  吴中元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我有点急事要回去一趟,你能放我几天假吗?”

  黎别瞠目,“你说什么?”

  “我家里真有急事儿,你放我几天假,我回去把事情处理一下就回来。”吴中元说道。

  黎别瞥了他一眼,转头回去,闭上了眼睛。

  吴中元叹了口气,黎别不相信他就对了,换成他是黎别,也不会相信这番话,再说了,自己目前的身份是囚犯,哪有放出去探亲的道理。

  沉默良久,吴中元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再做尝试,“我答应你不会跑就一定不会跑,我的坐骑被鸾凤剑刺伤了,伤势一直不曾痊愈,再拖延下去它会死的。”

  黎别不接话。

  “我知道你不会放我出去,但我必须回去一趟,我得看看它的伤势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吴中元说道。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视线。”黎别正色说道。

  “这是你爹对你的叮嘱?”吴中元问道。

  黎别没承认,但也没否认。

  “只要我不离开你的视线,你爹就不会责怪你?”吴中元追问。

  黎别不知道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眉头微皱。

  “你爹是不是叮嘱过不能让我离开你的视线?”吴中元再问。

  “你别说了,我是不会放你走的。”黎别摇头。

  “只要我不离开你的视线,是不是就不算我言而无信?”吴中元换了个问法儿。

  黎别不明白吴中元为什么对这个问题如此执着,“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吴中元说道,“我先前曾经发过誓,绝不会跑,我只要不离开你的视线,是不是就不算食言?”

  黎别耐不住吴中元三番五次的追问,点头说道,“那是自然。”

  得到了黎别肯定的回答,吴中元暗暗松了口气,“我要喝水。”

  黎别不虞有诈,端水来送。

  待她上前,吴中元扯断铁链,将其封穴定住,背起就走。

  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黎别惊诧慌乱,吴中元封的几处穴道正是此前她封吴中元的那几处,她虽然不能移动却可以说话,“你干什么?”

  “我答应过你不会跑就不会跑,你怎么不相信我呢,”吴中元走向石门,“我真有急事儿,咱们先回去一趟,等我把事情办完,我一定跟你回来。”

  黎别现在身不由己,便是不同意也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吴中元用脚蹬开石门,拾阶而上,穿过通道来到地面。

  这时候应该是上午八九点钟,太阳在东方略微偏南的位置。

  “快放我下来。”黎别很是气恼。

  “你要是相信我,就在这里等我,七天之内我肯定回来。”吴中元说道。

  黎别不接他的话,只是连声催促,让吴中元放他下来。

  吴中元无奈,只能将她放下,然后冲其说道,“我着急回去,如果背着你,我也跑不快,不如这样,我放你下来,你跟着我,我保证不离开你的视线,如何?”

  “不如何,快解开我的穴道,随我回去。”黎别很是气恼。

  这话就有点儿单纯了,就跟警察抓贼的时候喊站住一样,人家如果真的会站住,也就不会跑了。

  “我跑,你追,我不会让你抓到我,但我也不会让你跟丢了。”吴中元解开了黎别的穴道,转身就跑。

  不等黎别反应过来,他已经跑到十几丈了,黎别回过神来,急忙感召盔甲,披挂穿戴,飞掠追赶。

  吴中元用的是风行术,这是他下意识的举动,跑出老远才想起自己已经晋身居山,可以凌空飞渡了,于是气送玄关,屈膝踏地,凌空飞起。

  能施展和会施展不是一个概念,他现在只是能够施展凌空飞渡,却根本不熟悉施展要领,蹦起老高却没前进多远。

  黎别趁机追至,凌空出手,想要拿他。

  吴中元仓促躲闪,踉跄落地,再施风行术,向前狂奔。

  他自地上跑,黎别自上面追,黎别原本还对吴中元能够封住自己的穴道而疑惑,到得这时方才发现他竟然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连升三阶晋身紫气了。

  黎别只有居山修为,而风行术的移动速度堪比太玄,很快双方的距离就拉开了,察觉到这一点,吴中元就会放慢速度等她一等。

  黎别急追而至,到得近前又要拿他。

  吴中元也不与她过招纠缠,歪身闪过,调头再跑。

  再过片刻,距离又拉开了,这次吴中元没有止步驻足,而是趁机施展凌空飞渡,熟悉掌握凌空飞渡的方法和技巧。

  百里过后,吴中元已经能够凭借凌空飞渡快速移动了,虽然速度没有风行术快,却非常省力,不但可以取直线,还能够避开地上的各种障碍,最主要的这种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感觉非常好,颇有仙人云游四海的洒脱意味,只是每掠两里就要落地借力,不能一直自空中前行。

  看得出来黎别是真急了,一直在喊,“你给我站住,”“快跟我回去,”“好个诡诈的坏人。”

  吴中元既不接话也不停下,只是往西南方向疾速飞掠。

  被关了两个月,外面有了一些变化,这时候已经是秋天了,山果大多成熟了,吴中元奔掠的同时抓了几个在手里,黎别虽然会做饭,却不会变花样儿,就知道煮粥,这两个月就没尝到别的滋味儿。

  一回头,发现黎别已经追到身后不远处,便扔了个果子过去,“接着。”

  如果没有事先打招呼,黎别一定会避开,但吴中元一喊接着,她下意识的伸手接了,接在手里才发现是个果子,也不吃,反手扔了。

  “你不用生气,”吴中元嘴里咬嚼着果子,“我说话算数,事情办完一定会跟你回来。”

  黎别哪会信他,继续全速追赶。

  二人皆是居山修为,但黎别却追吴中元不上,只因每当她努力拉近距离,吴中元就会回到地面儿猛跑一阵儿,待得超她几十丈才会重回空中。

  事实证明黎别真的是一根筋,明知道追不上他却一直在努力,自辰时努力到午后未时,虽然徒劳无功却是坚持不懈。

  最终,黎别停了下来,不是她放弃了,而是体内的灵气耗尽了。

  她停了下来,吴中元也停了下来,实则他体内还有不少灵气,但他总不能撇下黎别自己跑回去。

  黎别在东面的山顶盘膝吐纳,吴中元自西面的山顶倚树休息,他虽然早在一个月前便晋身紫气,却一直没机会尝试确定修为提升所带来的种种变化,经过这几个时辰的长途奔袭,他对居山淡紫的各种情况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凌空飞渡也基本掌握了。

  由于是跳级晋阶,没有了之前几阶的缓冲和适应,各方面的变化便显得尤为明显,这种感觉就像是开惯了家庭轿车的人突然开上了豪车,除了各种满意,还有些许没底,豪车马力太大了,开起来始终揣着小心。

  兴奋也是有的,但兴奋之余也有些许疑惑,在现代的时候师父曾经跟他和林清明说起过一些修道的逸闻和趣事,按照师父的说法不管是人类还是异类,晋身紫气的时候都会有天劫出现,但现在好像没有这说法,自己晋身紫气的时候也没有打雷。

  不过转念一想也就了然了,师父所说的那些趣闻多是秦汉之后的事情,那时候已经有天庭了,而这时候连天庭都没有,又哪来的天劫。

  黎别在吐纳练气,吴中元也在吐纳练气,一个时辰之后,灵气有所恢复,黎别又追,吴中元再跑。

  此前吴中元曾经多次向黎别表示自己处理完手头的急事儿会跟她回去,黎别只是不信,到得后来吴中元也懒得浪费唇舌向她保证了,等处理了大傻的事情跟黎别回去的时候黎别自然就信了。

  关押他的石室应该就在老瞎子之前所说的位于天池附近的那座火山下面,距中土很是遥远,二人自辰时动身,中途歇了两回,一直到次日四更时分方才到得崮山地界……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七章 越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