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黎别

第三百三十三章 黎别

此前他曾经问这年轻女子是不是傻?年轻女子不悦的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这实际上已经算是说话了,就从这上面下功夫,人都有完美主义,都希望将一件事情做到完美,在没有出现问题和缺陷的时候,会努力恪守坚持,但是一旦出现了问题和瑕疵,就会感觉完美被破坏了,绝大多数人都会放弃坚持,潜意识里的想法就是反正已经不完美了,再做什么也无所谓了。

  打定主意,便开始铺垫实施。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黎千羽是我娘,黎万紫是我姨娘,你是我的表姐或是表妹。”

  “你今年多大了?”

  “我知道你爹不让你跟我说话,但他只是不希望你向我泄露鸟族的秘密,并不包括平常的交谈。”

  “你也看见了,你爹虽然抓了我,却并没有虐待我,他既然这么对我,我就算以后逃了出去也不会杀他的。”

  “你之前也偷袭过我,我也没骂你,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报复你。”

  “咱们得在这里住上很长一段时间,不可能完全不说话,只要不说与鸟族有关的事情也就是了。”

  “再说你现在一言不发也已经晚了,你已经跟我说过话了呀。”

  “我叫吴中元,你叫什么?”

  长达十几秒的沉默过后,年轻女子终于开口,“黎别。”

  这名字有些怪,但吴中元并没有追问黎泰为什么给她起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好不容易引她说话了,得顺流而下,可不能问些敏感话题把她憋回去了。

  “我二十一了,你呢?”吴中元问道。

  黎别没有接话。

  “我总得知道你是我表妹还是表姐吧?”吴中元说道。

  “我比你大。”黎别说道。

  唯恐自己的问题她不予回答,吴中元便小心翼翼的挑了一个她可能会回答的问题,“你生火干嘛?把食簋放到后面石板的边缘不就行了。”

  “硫气刺鼻,便是蒸熟了,又如何吃得。”黎别说道。

  “哦。”吴中元恍然大悟。

  随后几分钟他没有再说话,沉默过后又和声商议,“我口渴的紧,能不能与我些水喝?”

  黎别没有接话,默然站起,给他送来了一碗清水。

  吴中元接过喝了,还要,黎别又给。喝完再要,黎别再给。

  连喝三碗,够了,还碗,道谢。

  黎别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粥饭煮好之后,黎别将食簋端过来放到了吴中元的面前。

  “怎么都给我了?”吴中元问道。

  “我不饿。”黎别摇了摇头。

  到得这时,吴中元放心了,黎别前前后后一共说了五句话,正常的交谈已经确定下来了,她没必要也没理由再默不作声了。

  凡事儿都得有个度,一次说太多会引起她的反感,得慢慢来,让她有个适应的过程。

  他不是很饿,吃了几口粥饭就将食簋放到了一旁,走到地铺上躺卧了下来。

  困乏之下很快睡着了。

  醒来时黎别仍在门口盘膝打坐。

  吴中元没有起身,而是侧卧歪头打量黎别,通过先前的观察和交谈来看,黎别的智商貌似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她的性格明显与正常人有所差别,非常的内向,几乎内向到了自闭的程度。

  学考古的人多是内向型性格,为了保证学生心理健康,学校特意给考古系安排了心理卫生课程,他隐约记得自闭症又叫孤独症,属于神经病的一种,这种病具体表现为不愿与他人接触,兴趣狭窄,行为方式刻板重复,这三条黎别貌似都对的上号儿。

  孤独症的病因好像只有两种,一种是孕期应激,说白了就是母亲怀孕的时候受到了某种刺激。还有一种是后天应激,也就是病人幼年受到了什么刺激。

  黎别属于哪种情况他无法确定,毕竟他不是学医的,甚至连黎别是不是自闭症他都无法确定,所有的这些都只是他的怀疑和猜测。

  不过不管黎别是智商有问题,还是神经有问题,他都不会利用她的弱点去欺骗她,正常人骗了也就骗了,骗傻子和病人,他下不去手。

  第二天,他只与黎别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讨水洗脸,第二句是问时辰,尽管被关在这里黑夜白昼没什么本质区别,但知道了大概的时辰,能减少昼夜颠倒的荒谬感。

  随后几天吴中元多数时间都在闭着眼睛推研火龙真气的要诀,每天都会凝神感知大傻和黄毛儿的情绪和状况,大傻的情况不是非常理想,情绪一直很低落,疼痛感也一直在持续,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有所减轻。

  按理说这时候大傻已经去到崮山并得到了相应的救治,疼痛感没有减轻可能是因为大傻属于昆虫,伤口的恢复比其他动物的伤口要缓慢。

  黄毛儿的情况还不错,是一种混杂着好奇和挑衅的复杂情绪,这种情绪对它来说就是正常情绪,黄毛儿的好奇心很重,戾气也很重,并不是别人不来惹它,它就不去攻击别人,对于感觉好奇的动物,它也会主动去攻击它们。

  此外,黄毛儿的好奇是建立在它见到了之前没有见到的景物或者陌生动物的前提下,由此可以推断出它这时候应该正与老瞎子和老二自山中移动穿行。

  足足十天,吴中元都只是在脑海里推研火龙真气的修炼要诀和四条经络彼此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急于尝试修炼,想要做成一件事情,前期的准备和计划至少能占到七成比重,而后期的行动只能占到三成,越是复杂的事情,前期的运筹计划越重要,没有足够的前瞻和周详的计划就仓促上路,必然困难重重,意外不断。

  熊族有诸多五行绝技,所有绝技都有人练成过,唯独火龙真气例外,究其根源主要是因为火龙真气的修炼是对心脉的强化,而心脉是性命本源,任何形式的强化,本质都是对心脉的改变,最终都会打破固有平衡。

  如果说其他的武功绝技只是对树枝树叶进行改动,那火龙真气就是对主根进行改动,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对根基的改动危险性极大,成功率极低。但相应的,一旦成功受益也是巨大的,尤其是两明两暗四条经络贯容之后可能获得的未知妙处更是令吴中元心仪神往。

  富贵险中求的道理谁都懂,平平淡淡按部就班是安全的,同时也是平庸的,注定不可能得到富贵,任何的富贵都是建立在巨大改变和一定风险的基础上的,但话又说回来了,也不是所有的冒险都会换来富贵,成功的几率很低,没有充分准备而进行的冒险,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又推敲了五天,吴中元开始尝试吸纳火气研习火龙真气,他之所以开始付诸行动并不是因为自己已经成竹在胸,而是他感知到了大傻的伤情有恶化的征兆,虽然恶化的速度非常缓慢,但如果一直这么持续下去,迟早会造成大傻的死亡。

  不能无期限的耽搁了,得尽快炼成火龙真气,然后设法越狱逃离……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三章 黎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