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狱卒

第三百三十一章 狱卒

室门外堆放了不少东西,这么多东西年轻女子不可能一次搬过来,想必是分多次送到门口的,之前应该已经忙碌了不短的时间,只是因为石门很是厚重,他在里面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年轻女子知道吴中元在看她,却始终没有与他说话,甚至不曾用正眼看他,只是在闷头搬东西。

    将石门外的东西搬进来之后,又开始进行整理,地铺就打在靠近石门的地方,煮饭的器皿放置在石门的另一侧。

    很快吴中元就发现此人并不是不看他,只是没有光明正大的直视,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不时用眼角余光偷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畏惧和忌惮,或许还有羞愧,但羞愧和畏惧的眼神很是相似,不太容易准确分辨。

    整理好自己的地铺,年轻女子又抱着被褥低头走了过来,自他的右侧整理铺盖。

    对自己目前的处境有了乐观的判断之后,吴中元心情大好,说大好其实也不对,至少不会因为蹉跎时间而焦急悲观了,见年轻女子一直低头忙碌,并不与自己说话,便主动与她说话,“哎,你叫什么名字?”

    可能是因为过于紧张,吴中元一开口,年轻女子吓了一个激灵,但她并不答话,只是低头忙碌。

    见年轻女子神情紧张,吴中元歪头笑问,“你好像很怕我呀?”

    年轻女子仍不答话,将他的被褥铺好之后,转身向门口走去。

    “哎,我要撒尿。”吴中元喊道。

    听得吴中元呼喊,年轻女子停了下来,但站立了几秒钟之后,又迈步向门口走去。

    吴中元本以为她去拿尿罐子去了,未曾想她走到门口坐了下来,盘腿儿打坐,闭上了眼睛。

    “听见没有,我要撒尿。”吴中元又喊。

    年轻女子没有看他,也没有接话,只是歪头看了一眼放置在自己床铺一侧的一个小铜壶,这东西的形状有点儿像没有烟嘴儿的水烟袋,分为上下两部分,两侧有铜条支撑,中间是空的,有水滴自上部缓慢向下滴落,此物名为漏壶,跟沙漏是一个性质,都是计时装置,只不过漏壶比沙漏出现的时间更早,也更加古老。

    “怎么我撒尿也得规定时辰吗?”吴中元哭笑不得。

    年轻女子闭着眼,不理他。

    这里酷热难当,身上的水分大多都化作汗水流出来了,实则吴中元也并不急于解手,见年轻女子不答话,也就不再催促,之前他曾经怀疑此人是黎泰派来施展美人计的,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想多了,施展美人计怎么可能是这种神情。

    起初吴中元还以为此人并不是真的闭目打坐,只是闭着眼睛不愿理他,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此人真的是在打坐练气,这一发现令他大感疑惑,这地方气场极差,自这里练气不啻于缘木求鱼,此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怎么还搞的这么认真刻苦。

    观察了十来分钟,吴中元问道,“哎,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年轻女子并不理会。

    此人越不说话,吴中元越是想让她说话,等了片刻又喊道,“哎,我真要撒尿。”

    年轻女子闭目端坐,置若罔闻。

    “你是不是聋啊?”吴中元喊道。

    年轻女子仍不理会。

    再等片刻,吴中元是真的想要解手了,但是连番催促,那年轻女子只是歪头看那漏壶,却并不理他。

    吴中元有些恼了,“你是不是傻呀,总看那破壶干嘛?”

    吴中元言罢,年轻女子陡然转头,挑眉说道,“你说什么?”

    不等吴中元反应过来,年轻女子已经把头转了回去,脸上除了气恼,还有类似于犯错之后的紧张和惶恐。

    见此情形,吴中元大感疑惑,同时也有几分好奇,此人先前一直默不作声,怎么一说她傻,她竟然开口了,而且表情和语气都显得很是生气。

    结合此前鸟族众人尽数外出参与对他的围捕,而黎泰却唯独将她留在城里没让她参与战事,吴中元突然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此人是不是真的脑筋有些问题?

    有了这种怀疑,便戴着“有色眼镜”重新打量她,表面上看她与正常人貌似没什么两样,但仔细观察,此人貌似有些死心眼儿,之前他屡次要求解手,此人都不与理会,只是去看一旁的漏壶,漏壶是用来计时用的,很明显时辰不到,她不会允许他解手,这应该不是她自己决定的,很可能是黎泰叮嘱她的。

    为什么黎泰会有这样的叮嘱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此人一直在坚决的执行黎泰的命令,这是一定的。

    此外,在此之前他曾经试图与她交谈,但她始终一言不发,不予理会,这也有些不合情理,最主要的是在她气急说话之后,脸上表现出了紧张和惶恐,这很可能是因为她在不经意之间违背了黎泰的命令,而黎泰之前对她的叮嘱很可能是不要跟他说话。

    想到此处,突然又想到她收拾利索之后便开始打坐练气,这也不对,这地方几乎没有可供吸纳的灵气,此人是居山修为,紫气高手,不应该感觉不到这一点,也应该知道在这里打坐练气几乎是徒劳的,她为什么还要死心眼儿的执着坚持。

    再者,此人的年纪应该在二十三四岁之间,比他和姜南也就大个两三岁,但他和姜南不过洞玄修为,淡蓝灵气,此人年纪轻轻却已经晋身紫气,是什么让她拥有了这么惊人的练气速度?机缘造化?补气丹药?不是,这两种东西他和姜南都占了,他的造化堪称逆天,而姜南身为牛族贵人,补气丹药更是任其取用,但二人却足足落后了此人三阶。

    除了勤练不辍,貌似没有其他合理的解释,但一个正常人不可能没有琐事和人际交往,不可能成天只知道练气,肯定会有琐事分神。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此人肯定与常人不太一样,每天除了练气就是练气,什么人能做到这一点?

    合理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傻子!

    不过真正的傻子也不可能做到专心,只有那些一根筋不知变通的人才可能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另外,傻子往往长的就像傻子,但此人长的很是秀美,秀丽端庄,举止得体。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此人乃鸟族贵人,族内族外无数双眼睛盯着,如果真的傻的离谱,消息肯定捂不住,外面早就传开了。

    想到此处,吴中元几乎可以确定此人是一根筋,不过这对他来说可算不上一个好消息,一根筋的人不知道变通,会严格的执行命令,不容易算计中招儿。

    就在吴中元盯着她沉吟思虑之际,年轻女子站立起身,向他走了过来。

    吴中元看了她一眼,又歪头看那漏壶,漏壶已经不往下滴水了,这说明规定的时辰到了,他可以解手了。

    年轻女子到得近前,伸手出来。

    吴中元本以为要封他穴道,未曾想年轻女子的双手竟然伸向他的脖颈,纤细的手指掐捏拧解,将固定铁盔的绳索解开并将铁盔拿了下来。

    吴中元没想到对方会有此一举,关键时刻也来不及思考原因,立刻凝神感知大傻和黄毛儿的存在。

    感知的结果令他既惊喜又疑惑,惊喜是因为他能清楚的感知到大傻和黄毛儿的情绪,疑惑则是因为他无法确定大傻和黄毛儿的方位和距离。

    这种情况他之前还从未遇到过,这肯定是不正常的,而这种不正常无疑是因为黎泰等人做了事情,影响了他对大傻和黄毛儿的感知定位,他无法对大傻和黄毛儿进行定位,后者也就无法对他进行定位,而此前这年轻女子之所以一直在看漏壶,很可能是在等待黎泰等人将此事完成。

    将铁盔摘下之后,年轻女子开始封穴,封的不是正经或奇经要穴,而是他左手寸关尺的两处*,这两处穴道的作用是阻止灵气连通左手五指,对他而言直接后果就是无法捏诀作法,确切的说是虽然可以捏诀,但是所捏指诀却不会起效。

    封住穴道之后,年轻女子又解开了捆缚他的铁链,直到这时吴中元才知道自己身后是个硕大的金属鼎器,其形状有些像酒樽,这东西应该是熔炼金属的器皿,颜色发灰,是什么金属不确定,但肯定不是铜器。

    将吴中元解开之后,年轻女子自执铁链一端,指了指右侧,她所指的地方有处入口,外面有扇木门,想必是厕所的存在。

    “那是什么地方?”吴中元明知故问。

    年轻女子不接话。

    吴中元也没有再问,迈步向右走去,年轻女子手执铁链,跟在两丈之后……

风御九秋大神最新最全的小说都在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一章 狱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