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身陷囹圄

第三百二十九章 身陷囹圄

对方封的是他后身的玉枕,大椎,命门三穴,这三处穴道都属督脉,穴道被封,肢体僵硬麻痹,不得转身便不知道是谁自背后偷袭,只能根据对方封穴的力道判断出封穴之人是居山淡紫修为。

    虽然肢体僵硬麻痹,神识却不曾受到影响,察觉到穴道被封,吴中元立刻神授黄毛儿前来驰援。

    由于相距不过几十丈,黄毛儿转瞬即至,赶在对方做出进一步举动之前将其驱至半空,暂时缓解了吴中元的燃眉之急。

    “父王,接剑。”空中传来了女子的声音。

    声音是自吴中元上空发出的,发声之人无疑就是先前自背后偷袭之人,既然以父王称呼黎泰,自然是黎泰的女儿,也就是鸟族的某位贵人。

    此人言罢,一柄未曾出鞘的长剑冲黎泰直飞而去,定睛细看,那长剑正是姜南之前所用的鸾凤剑。

    见此情形,吴中元暗道不好,鸾凤剑可是通灵神兵,削铁如泥,便是寻常勇士使用,大傻也不一定耐受的住,更何况黎泰乃太玄高手。

    情急之下急忙冲大傻送出意念,命其立刻舍了黎泰等人,往西方密林退走。

    黎泰接了鸾凤剑在手,拔剑出鞘,凌空转身,急追大傻,与此同时冲另外二人高声下令,“将他拿下,万不能让他走脱了。”

    二人得令,疾掠向东。

    见吴中元僵直不动,黄毛儿本就焦急非常,眼见又有敌人过来,越发焦急,情急之下弓背后退,自数丈外奔跑助力,一跃而起,踩着吴中元的头顶二度借力,高高跃起。

    吴中元不得移动,便不知道黄毛儿有没有得手,但上空传来了女子的惊呼,随之就是跌落地面的声响,这便说明黄毛儿攻击奏效,伤到了此人。

    大傻自陆地上的移动速度并不慢,很快撞破城墙去到城外,但黎泰身拥太玄修为,两番飞掠借力便追上了它,自其背上三度借力,跃起的同时双手反握剑柄,冲着大傻的头颅奋力贯插。

    就在此时,偷袭之人的惊呼传了过去,听得女儿的呼喊,黎泰急切回头。

    吴中元虽然不能移动,却能清楚的看到大傻的处境,本以为大傻必死无疑,危急关头黎泰却突然回头,眼见黎泰回头,吴中元急送意念,命大傻急拐闪躲。

    感知到吴中元的命令,大傻立刻遵行,但黎泰长剑贯插的速度太快,它未能彻底避开,鸾凤剑破开甲壳,插进了它的左侧脖颈。

    由于力道太大,长剑齐根而没。

    吴中元此时与大傻心灵相通,能够感受到它的剧烈疼痛,也能够感受到它在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本能的想要喷吐毒雾却因为此前他曾经严令未经他的许可不准喷吐毒雾的焦急和无奈。

    察觉到大傻心中所想,吴中元立刻神授解禁,大傻有感,急转回头,张嘴喷出了大片毒雾。

    听得女儿呼喊,黎泰急于回援察看,正想拔出鸾凤剑时,大傻开始转身,这时他仍未松手,直到发现大片毒雾弥漫开来,唯恐误吸中毒,只得松开鸾凤剑,抬袖掩鼻,凌空闪躲。

    这可是大傻逃生的唯一机会,吴中元再送意念,命大傻冲向西方密林。

    黎泰身在半空,急顾东西,发现黄毛儿就在女儿附近,而己方两名太玄高手未能及时援救,急切权衡之下放弃追赶,疾掠向东。

    吴中元自忖不得逃脱,反倒冷静了下来,冲黄毛儿送出意念,命其将自己腰上的腰囊扯下,叼在嘴里往*围。

    这时鸟族的两位太玄高手已然冲到近前,其中一人双手齐出连封吴中元周身大穴,另外一人则将倒地的年轻女子扶起,送出灵气唤其苏醒。

    在黎泰来到之前,那年轻女子已经醒了过来,确定女儿没有大碍,黎泰松了口气,急顾东西,这时大傻已经冲到了西面密林边缘,而黄毛儿则尚未跑出城外,鸾凤剑插在大傻的脖子上不曾拔出,黄毛儿的嘴里则叼着吴中元的腰囊,如果不是十分重要的东西,吴中元绝不会让黄毛儿带走。

    短暂而急切的思虑之后,黎泰向东掠去,“黎安,你去追那黑虫。”

    用棍的男子答应一声,转身向西飞掠追赶。

    吴中元被封了十几处穴道,不但动弹不得,连基本的平衡都不得保持了,晃了几晃仰身摔倒。

    摔倒之后,看清了那个偷袭自己的年轻女子的样子,此人约有二十三四岁,长的与黎万紫有几分相像,只是眉宇之间没有黎万紫那股身经百战的英气,可能是之前不曾经历战事,也可能是因为遭受了电击,此时面色煞白,惊魂未定。

    就在此时,黎泰的声音自东面传来,“黎定,打晕他。”

    吴中元并不知道用矛的太玄高手叫什么,却猜到黎泰在冲此人喊话,黎泰此举是何用意也显而易见,他虽然不得移动却一直在控制大傻和黄毛儿,将他打晕之后,拦下黄毛儿和大傻的可能性就会增大。

    没有太多的时间供他思考,在对方动手之前,吴中元冲大傻下达了最后的指令,去到树林之后掘洞潜入地下,自地下行出二十里之后破土升空,飞回崮山。

    在黎定的右脚踹向面门的同时,又冲黄毛儿送出了意念,甩掉黎泰之后去与老瞎子和老二会合。

    没了定魂石护体,哪里耐受的住黎定的大力踢踹,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过了多久不知道,一点概念都没有,是痛醒的还是醒来之后才感觉到痛也分不清,总之就是痛,头痛欲裂,鼻子也痛。

    不等他回神睁眼,一旁就有人发现他正在苏醒,“他醒了。”

    吴中元此时有些神识不清,也没听出说话的是谁,只知道是男子的声音。

    既然对方已经发现自己苏醒了,也就没必要装晕了,吴中元勉力睁眼,最先看到的是火盆的光亮,随后发现自己是坐在地上的,双手反背在后,被粗大的铁链绑在了什么东西上,最后才发觉自己头上扣着个金属器物,左右摇头,看那器物边缘,应该是头盔一类的东西。

    这里应该是处熔炼金属的石室,周围有不少冶金器皿,空气污浊,很是闷热,石室里有三个人,正是黎泰和他的左膀右臂。

    也许石室里还有其他人,但吴中元被绑住了,看不到身后的情形,只能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黎泰等人。

    在抬头看向黎泰等人的同时,吴中元尝试与大傻建立感应,但意念送出却全然感知不到的大傻的存在,他原本还有些不甚清醒,心中惊骇,登时回过神来,为什么感知不到大傻,难道它已伤重殒命?

    勉力稳住心神,再尝试与黄毛儿建立感应,亦是这般,送出的意念仿佛石沉大海,渺无音讯。

    到得这时,吴中元反倒冷静了下来,大傻此前曾经身受重伤,确有死去的可能,但黄毛儿移动速度很快,形体又小,进入树林之后黎泰很难寻到它,它应该可以从容逃走才对,感应不到它们应该是因为有什么东西阻隔了他意念的传送。

    由于不得移动,便不知道头上扣了个什么玩意儿,搞不好是个铁头盔,铁器阻隔阴阳,同时也能阻隔意念的传送,要知道青龙甲此前就是被困在铁棺里的。

    黎泰一直在看着吴中元,吴中元知道黎泰在看他却并不理会,甚至不拿正眼瞧他,他虽然被鸟族擒住了,却并不惊慌,因为在动手之前他已经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他被擒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逃出生天才是奇迹。

    目前的这种情况实际上并不是最坏的结果,姜南全身而退,己方众人并无死伤,而定魂石和铁树也没有落到鸟族手里,此时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大傻,他不太了解大傻的身体构造,也不知道黎泰的那一剑会不会伤及大傻的性命。

    见吴中元左张右望,就是不看自己,黎泰很是恼怒,“你还有什么话说?”

    吴中元鄙夷斜视,“你这是什么语气?用卑鄙的手段抓了姜南逼我现身,集全族之力围攻我一个只有洞玄修为的晚辈,你还要不要脸?险些全军覆没,你还好意思以胜者自居?”

    听得吴中元的冷嘲热讽,黎泰的脸色变的非常难看,“伶牙俐齿,身陷囹圄尚不自知?”

    “我知道被你们抓住了,但你敢杀我吗?”吴中元面露不屑,“你别惦记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把青龙甲召来,只要你得不到青龙甲,我就不会死。”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黎泰面露狰狞。

    听得黎泰言语,吴中元气冲斗牛,破口大骂,“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还是个人吗,你是我的舅舅,都说一个舅半个爹,我父母双亡,举目无亲,你就算不帮我,也不应该害我,就因为我得了青龙甲,你就这么对我,你给我等着,此番你杀了我也就罢了,你要让我活着出去……”

    吴中元尚未说完,黎定便闪身而至,反手给了他一巴掌,“大言不惭。”

    这一巴掌力道甚大,直接打的吴中元鼻口窜血。

    “哼哼,”吴中元怒极反笑,“阵前相搏各安天命,但是在我穴道被封不得反击之时你出手伤我,我一定会报仇雪恨,这一巴掌你已经把自己的性命打丢了,再敢打我我就杀你儿子,还打我就灭你满门。”

    吴中元说的咬牙切齿,黎定虽然气恼却不敢再出手打他,吴中元的表情和语气说明他说得出做得到。

    便是被吴中元看的遍体生寒,黎定却只能装作不屑一顾,冷哼一声,转身退回。

    黎泰先前被吴中元骂了个狗血喷头,既愤怒又羞愧,瞅了吴中元一眼之后反背双手,转身向门口走去,“我不会杀你,也不会用刑,但我也不会放你。”

    黎安和黎定不明所以,快步跟上了黎泰,“大黎?”

    “先关他几年再说……”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九章 身陷囹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