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空城计

第三百二十五章 空城计

仔细想来,眼下面临的局面与当日自有熊营救吴荻的情况有些相似,但不同的是困住吴荻的是吴熬,吴熬是不会伤害吴荻的。而此番拿住姜南的是黎泰,黎泰既然已经下令清场,就没准备放他们活着离开。

    此外,吴熬当日做了两手准备,如果他怯战退走,吴熬羞辱他一番也就放他走了,并不一定非要杀他。而黎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青龙甲,为了得到青龙甲,黎泰不会有任何顾忌,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先生。”吴中元看向老瞎子。

    老瞎子知道吴中元为什么喊他,沉吟过后出言说道,“只要他们不确定你在周围,就不会为难二贵人。”

    吴中元闻言眉头微皱,老瞎子虽然没有明说,但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鸟族如果知道他藏在附近,就会把姜南押出来,逼他现身营救。如果不确定他在附近,就不会为难姜南,因为他都不在附近,不管鸟族怎么折磨姜南,他也不知道。

    老瞎子的这句话也间接表明了自己的看法和态度,老瞎子不赞同他硬碰硬,不管是现在动手还是等到局势明朗之后再动手,老瞎子都不赞同。而老瞎子不赞同的理由也很简单,双方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他毫无胜算可言。

    “临走之时,我自溪边的树上刻下了文字。”吴中元说道。

    “刻的什么?”老瞎子问道。

    ‘我们去找你。’吴中元言罢又补充了一句,“我刻在了很显眼的位置。”

    老瞎子长长叹气,目前还不能确定将狌狌引过去的就是那鸟族女勇士,但此人既然将狌狌引过去了,就知道他们先前在哪儿休息,只要去到他们休息的地方,就能看到吴中元留给姜南的口信,一旦看到口信,就知道他们来了青墟,哪怕现在他们离开,鸟族也会认为他们就藏在附近,还是会将姜南押出来逼他现身。

    见老瞎子叹气而吴中元又甚是忧虑,老二自旁边宽慰道,“大哥,你是不是想多了,他们可能不会再去小溪。”

    吴中元没有接话,老瞎子摇头说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很可能会那么做。”

    “那怎么办呢?”老二好生愁恼。

    “我留在这里,你和先生往牛族报信儿。”吴中元说道。

    “大哥,你别想把我们支开,我们不会走的。”老二仰视吴中元。

    吴中元摇头说道,“我不是想把你们支开,而是你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你们尽快赶去牛族,让姜正率人过来营救姜南,我留在这里尽量拖延时间。”

    老二咧嘴摇头,“咱现在在东边儿,牛族在最西边儿,中间还隔着一个熊族,太远了,一来一回怕是得一个对时,等我们把救兵搬来,什么都晚了。”

    老二言罢,老瞎子接口说道,“听大人的,咱们尽快离开。”

    听得老瞎子言语,老二歪头看他,“瞎子,你啥意思呀?”

    见老二语气之中多有不满,老瞎子只得耐心解释,“他们寻不到我们,就会猜到我们往牛族求援去了,心存顾忌便不敢把事情做的太绝,不然牛族岂能与他们善罢甘休。若是咱们也被他们拿了,他们就无有顾忌了。”

    听得老瞎子言语,老二恍然大悟,将老瞎子搀到大傻近前送他上去,然后自己也爬了上去。

    “大哥,这个给你。”老二递送猁龙棍。

    “我带有补气丹药,用不到它。”吴中元将铁树和之前砍下的那捆树枝递给老二,“他们可能会沿途设伏,阻拦你们西去,我会命大傻带你们绕行别处。”

    老二点头答应。

    吴中元神授大傻振翅升空,升空之后并不往高空攀升,一直贴着树梢低飞,也不是往西,而是向北。

    送走二人,吴中元凝神与黄毛儿建立的感应,黄毛儿此时仍然气怒非常,但与之前的气急抓狂相比,这时候其心中的愤怒减弱了几分,黄毛儿的愤怒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有所消减,愤怒的减弱应该是在追逐的过程中逮到机会让那狌狌吃了亏。

    黄毛儿明显不想见好就收,但由不得它了,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必须召它回来。

    授意黄毛儿调头回返,吴中元又送出意念,指示大傻的移动方位,前去接迎黄毛儿。

    他想将老二和老瞎子支走是真,让他们二人往牛族求援是假,原因有四,一是鸟族不会允许消息泄露,一定会在西去途中设伏,老二和老瞎子都没有自保之力,一旦被他们发现只能束手就擒。

    二是往返牛族需要很长时间,等到姜正率人赶来,什么都晚了,只要鸟族没有抓到老瞎子和老二,就会怀疑他们已经突破了包围圈,不管二人是不是去了牛族,都能令鸟族有所顾忌。

    三是他需要大傻和黄毛儿与自己并肩作战,本来就是凶多吉少,若是再把大傻派走了,自己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

    第四个原因是他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向姜正求助,把人家的女儿带出来,被敌人抓住了应该由他设法解救,怎么好意思去向姜正求援,还是不是个男人。

    随后半个时辰吴中元一直在感知大傻的情绪,如果遭遇敌人,大傻的情绪会发生变化,好在大傻的情绪一直很是稳定,这说明并未遭到敌人的阻拦和攻击。

    这时候已是二更时分,树林里密密麻麻的蚊虫叮的吴中元不胜其烦,最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离开藏身之处,向南面废弃的城池移动。

    但凡城池都有城门,有城门就有门楼儿,吴中元没有进城,就坐在城门的门楼儿上。

    既不吆三喝四,也不藏头露尾,只是安静的坐着,要说有恃无恐那是假的,其实他心里根本就没底,但哪怕心里没底,也得显露自己的勇气,打不打得过另说,至少老子敢打。

    诸葛亮给司马懿摆空城计,他此番也给黎泰来一出儿空城计,先让黎泰疑惑一阵儿再说。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所谓预,说白了就是前瞻和计划,不管做什么都得进行前瞻和计划,吴中元坐在城楼上想的就是接下来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以及自己应该给予怎样的应对。

    一刻钟不到,城中街道上出现了几道人影儿,定睛细看,人影共有三道,走在中间的不是旁人,正是鸟族大黎黎泰,也就是自己的舅舅,伴随左右的二人都是四五十岁的彪悍战将,三人披挂的都是深紫颜色的鸟族战甲。

    黎泰等人自远处缓步走来,随着距离的缩短,他逐渐看清了黎泰脸上的表情,黎泰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不是平静,而是冷漠。

    片刻过后,黎泰等人走近,自吴中元十丈之外站定,抬头冷视。

    吴中元歪头俯视,神情亦冷,俗话说最是无情帝王家,黎泰虽然是他的舅舅,对他却并无丝毫血缘亲近,母亲在世的时候黎泰对她也不好,在黎泰看来自己的母亲与自己的父亲结合并生下了他是鸟族的奇耻大辱。

    “黎奎,黎昬,黎阳,是你杀的?”黎泰冷声问道。

    “是我杀的,”吴中元冷声回答,“他们不但骂我是野种,还想抓我回来刑讯逼供,逼我交出青龙甲,这是你授意的吗?”

    黎泰没想到吴中元会如此强硬,更没想到吴中元会反过来问罪于他,他本不是个足智多谋的人,不擅诡辩推诿,干脆不答,反问道,“你杀我鸟族勇士,我岂能与你善罢甘休!”

    “你是因为我杀了他们三个而不与我善罢甘休,还是因为我承天眷顾得了青龙甲而不与我善罢甘休?”吴中元冷笑,他才不管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那套,不揭就是不揭,既然要揭,直接揭短。不打就是不打,既然要打,直接打脸。

    黎泰的脸色本就难看,听得吴中元言语,更是难看的要死,吴中元的这番话差点儿把他噎死,若是承认,就等同自认真小人。若是不承认,又等同自认伪君子。

    站在黎泰左右的两名鸟族太玄勇士并没有聒噪帮腔,而是双双看向黎泰,等他下令动手。

    黎泰环视左右。

    此时双方相距不过十丈,吴中元能清楚的看到黎泰的眼神,黎泰环视左右并不是在看自己的左膀右臂,而是在观察周围的情况。

    吴中元知道黎泰在找什么,此时大傻距黄毛儿已不过两百里,大傻往北,黄毛儿往南,片刻过后就能会合。

    吴中元击杀熊族吴鸿儒一事黎泰亦有耳闻,知道吴中元收服有一奇异灵兽,不见黄毛儿,他便不敢贸然动手,沉声问道,“此事你想如何了结?”

    “你想如何了结?”吴中元反问。

    “拿了你,众议定罪。”黎泰沉声说道。

    吴中元撇嘴一笑,“姜南现在何处?”

    “你那帮凶已被我们拿下,禁足城中。”黎泰说道。

    “打杀黎阳等人她又不曾参与,你们拿她作甚?”吴中元问道。

    黎泰无言以对,只是冷笑。

    吴中元趁机分神感应,确定大傻已经与黄毛儿会合一处,便神授大傻甩下老瞎子和老二,载了黄毛儿南下回返。

    老二浑噩,老瞎子却不傻,知道他想做什么,忧虑必不可免,却不会四处乱跑。

    吴中元坐在城楼上,居高临下,隐约可以看到远处有鸟族勇士向此处汇集,但人数并不多,不过三两个。

    由于他出现的太早,鸟族便不曾准备妥当,加上不见大傻和黄毛儿,黎泰也不敢贸然动手。

    而吴中元也需要时间等待大傻和黄毛儿回返,但他却不曾显露出有意拖延,反倒出言相激,“我在这里,你们要拿,尽管动手。”

    黎泰闻言鼻翼急抖,但他不确定吴中元底气何来,加上鸟族勇士多数不曾赶到,包围圈尚未完成,亦不敢轻举妄动......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五章 空城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