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清场

第三百二十四章 清场

老瞎子言罢,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不管什么事情都得符合逻辑,他在回忆狌狌出现之后的一些细节,以此确定事实是不是老瞎子猜测或者说判断的那样。

    首先可以确定狌狌在抢走铁树的时候的确是喝了酒的,他虽然没有闻嗅到酒气,但老瞎子一开始就闻到了,一个人如果丧失了某种感官,其他感官就会变的更加敏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离的较近却没闻到狌狌身上的酒气,而老瞎子离的较远却闻到了。

    接下来需要确定的就是狌狌在哪儿喝的酒?老瞎子之所以让姜南来青墟易换酒水,是因为青墟是离他们当时所在位置最近的有酒的地方,这时候可不比现代,到处都有村庄和城池,方圆数百里不见人烟的地方比比皆是,狌狌喝酒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青墟,此外,狌狌抢夺铁树时是自南向北移动的,得手之后现身的地方位于众人北侧,这也表明它是自南面过来的。

    先前他曾经与狌狌有过近距离接触,对此物的脾性有一定的了解,也感知过它的情绪,用现代的话说这东西属于严重的神经质,而且有着强烈的逆反心理,这就注定它不会听从任何人的驱使和遣派,故此它是被人派来的可能直接就被排除了,如果不是无意路过,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它是被人引过去的。

    狌狌是无意之中路过,还是被人有目的性的引过来的?仔细想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判断依据是这么大面积的原始丛林,两者偶遇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要知道他们当时是在树下歇凉的,老二和老瞎子都在睡觉,姜南在看他修整铁树,而他则在全神贯注的砍削,谁也没有发出可能会将狌狌引来的较大的声响。

    至此,几乎可以确定狌狌是被人有目的性的引过来,如此一来新的问题就出现了,将狌狌引过来的人是谁?将狌狌引过来的人怎么知道他们所在的位置?还有,将狌狌引过来的人为什么要将狌狌引过来,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见吴中元长时间皱眉不语,老二主动请缨,“大哥,要不我自地下打洞过去探视一番?”

    吴中元抬了抬手,示意它稍安勿躁,然后继续专心思虑,这几个问题不能拆分思考,得一并推度,目前能够确定的是将狌狌引过来的人是心怀恶意的,这也是老瞎子怀疑是鸟族或熊族自背后搞鬼的原因,这两族都有害他的理由和动机。

    按照老瞎子的思路往下推断,先假设幕后之人是熊族,由于他们自大泽出发时并没有故意隐藏身形,潜伏在大泽的熊族细作就有可能将他们的行踪告知熊族,而熊族也有可能对他们进行跟踪并设伏,但这种假设有个不成立的地方,那就是此前他曾在万仞山与鸟族勇士进行激烈争斗,如果熊族的巫师和勇士就在附近,不应该放弃这种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千载良机,就凭这一点,熊族的可能性就可以排除。

    再假设幕后搞鬼的是鸟族,首先需要解释的就是鸟族是怎么确定他们所在位置的,可以确定黎阳等人出现在万仞山明显是冲着铁树去的,压根儿就没想到他会出现,之前发生的战事属于意外遭遇战而不是预谋伏击战,他当时是留了活口的,问题会不会出现在那个被他用箭矢震晕的鸟族女勇士身上?

    在他们离开万仞山的时候那个女勇士还处于昏迷状态,那个女勇士是真的昏迷还是假装昏迷不得而知,因为这两种可能性都有,他以一敌四,杀掉了包括黎阳在内的三个紫气高手,即便那个女勇士醒了过来也很可能会继续假装昏迷以求自保。

    这个问题暂且放一放,可以肯定的是他只有洞玄修为,即便将那个鸟族的女勇士震晕,对方也不会昏迷太久,就算她是真晕了,在他们离开之后也会很快醒过来。

    换位思考,女勇士醒过来之后会做什么?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女勇士醒来之后他们已经走远了,在这种情况下女勇士只能跑回去报信。还有一种可能是女勇士醒来的时候他们尚未走远,但三个同伴都被他所杀,女勇士也不敢再过去与他正面争斗,但回去报信儿求援就可能会失去他们的行踪,在这种情况下,女勇士很可能会暗中跟着他们,确定他们在哪里落脚再回去报信儿。

    这一系列的假设都是建立在正常思维和符合逻辑的前提下,他们离开万仞山之后往东飞了数百里才去到先前落脚的地方,在这一过程中大傻飞的并不快,女勇士完全可以跟得上,而且大傻自空中飞翔,目标很大,女勇士也不会跟丢。

    在确定众人落脚之处时,女勇士会立刻回去搬救兵过来围剿他们,但自他们落脚到狌狌出现,前后只过了不到一个时辰,这段时间只够女勇士赶回鸟族,根本不够他们预谋设伏。

    会不会是女勇士回返途中遇到了狌狌,然后将狌狌引过来拖延他们?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前提是女勇士得认识狌狌并了解它是什么脾性以及它有什么样的本领。

    仔细想来,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因为女勇士是鸟族人,而狌狌活动的区域就在鸟族地界,这家伙一身酒气,明显是个惯犯,依仗着自己天赋异禀,来去如风而肆无忌惮,估计早已经在鸟族地界臭名昭著。

    “先生,你如何看待此事?”吴中元转头看向老瞎子。

    “鸟族的可能性大,”老瞎子说道,“问题可能出在那个鸟族女子身上,只是狌狌出现的太过突然,即便那女子在我们离开之后即刻回返,鸟族也来不及做此周详安排。”

    见老瞎子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吴中元说出了自己的推断,“我们离开之后,此人一直尾随在后,确定我们自何处落脚之后方才南下求援,途中可能与狌狌偶遇,她识得此物,知其脾性,便引狌狌至此,以求拖住我们。”

    “狌狌乃远古异兽,认得它的人并不多。”老瞎子婉转的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狌狌一身酒气,想必不是头一次去山外偷酒喝了,那女勇士很可能认得它,”吴中元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又道,“哪怕不认得它,想必也听说过它的一些传闻。”

    老瞎子沉吟不语,没有提出疑问,也没有表示赞同,反倒是一旁的老二大拍马屁,“大哥真是居心叵测。”

    吴中元皱眉瞅了它一眼,继续说道,“她将这只狌狌引过来可能并无具体目的,只是知道狌狌生性邪恶,想要引它过来祸害我等,至于狌狌会做什么,不是她所能控制和预料的。”

    老瞎子仍然没有表态。

    吴中元又道,“狌狌出现之后抢走了铁树,为了夺回铁树,姜南往青墟换取酒水,在她离开之后,那鸟族的女勇士很可能会尾随其后,可能是等姜南远离我们之后自中途下手,也可能是跟随姜南去了青墟之后才下手,要知道姜南与我一样,不过洞玄修为,落单之后根本就不是那女勇士的对手,更何况还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若是此人尾随二贵人离去,她便不知道黄毛儿不在我们身边。”老瞎子间接认同了吴中元的推断。

    吴中元点了点头,“是的,她并不是有意将黄毛儿引走,也不是有意将姜南引来青墟,但姜南现在肯定已经落到了他们手里。”

    听得吴中元言语,老瞎子缓缓点头,“青墟如此安静不合常理,城中之人要么全被驱走,要么尽数被杀,不管是被驱走还是被杀害,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中土三大部落。”

    老二闻言骇然瞠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

    老瞎子说道,“大人乃是三族共举的黄帝,鸟族冲大人下手等同谋逆,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是落人口实?况且二贵人乃牛族王族,鸟族抓了她,牛族若是得知此事,岂能与鸟族善罢甘休?”

    “但是这事儿早晚也捂不住啊,”老二说道,“她爹知道了肯定得来找鸟族算账,鸟族这么干后果很严重啊。”

    “没人知晓就没有后果。”老瞎子沉声说道。

    老二虽然浑噩却并不愚蠢,老瞎子的言外之意是鸟族压根儿就没想让所有鸟族之外的知情人活着离开,包括姜南和吴中元,也包括它和老瞎子。

    “我觉得二贵人没被他们抓住。”老二说道。

    吴中元歪头看它。

    老二说道,“他们若是抓了二贵人,早就让咱们看到了,看不到二贵人,谁会往陷阱里跳。”

    “时候不到。”吴中元说道。

    老二知道吴中元不喜欢它啰嗦,但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啥意思大哥?”

    吴中元没接话,老瞎子代为回答,“想要彻底封锁消息并不容易,想要拿住大人也并非易事,他们此时应该仍在调兵遣将,排兵布阵,待得准备妥当,才会让我们看到二贵人。”

    老二恍然大悟,“那咱们是现在动手,还是等见到二贵人再动手?”

    老二所说正是吴中元正在思考的问题,早动手有早动手的好处,那就是对手还没有彻底准备好,但弊端是不确定姜南在哪儿,还有就是黄毛儿远在千里之外,无法参战相助。

    晚动手也是利弊皆有,好处是黄毛儿应该能够赶回来,但对手也会将所有能够调集的紫气高手全部调过来,届时就是以一己之力迎战所有鸟族紫气高手的恶劣局面……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四章 清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