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夺人所爱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夺人所爱

黄毛儿虽然长的有些像狗,却并不是狗,而且它早已成年,暴戾桀骜,虽然将其收服,吴中元却没有将它当成宠物对待,也从未抱过它,此番被吴中元抱在怀里,黄毛儿好生别扭,若它是人,这时候估计都起鸡皮疙瘩了,几番尝试挣脱,都被吴中元强行抱住。

  并不是所有动物都喜欢被人抱着,黄毛儿就很讨厌这种表示亲昵的轻浮举动,起初是别扭,后来是抗拒,再后来是厌恶,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大,见它这般,吴中元只能送出意念,命其不可乱动。

  使用七窍灵通收服的扈从和坐骑与从小养大逐渐驯化的牲畜不同,它们的服从性更强,感应到吴中元送来的意念,黄毛儿不再抗拒,趴伏不动,一脸的无可奈何和生无可恋。

  吴中元也并不是真心想用猁龙棍换回铁树,见狌狌不买账,又取了张面饼拿在手里,“这个给你吃。”

  可能是认为他的这一举动侮辱了自己的智商,狌狌回以嗤之以鼻,张嘴又吐了一口口水。

  吴中元的确在侮辱它的智商,不过却是故意为之,得让狌狌认为他低估了它的智商,只有这样才能让狌狌轻敌大意,放松警惕。

  见狌狌屡次对吴中元无礼,老二认为自己身为下属应该做点儿什么了,于是就指着狌狌高声叫骂,“不知死活的臭猴子,跑的快算甚么本事,有种下来跟二爷打上一架,看我不打的你屁滚尿流。”

  狌狌并不理会老二,回以轻蔑眼神,翘腿儿歪头,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架势。

  见吴中元没有出言制止,狌狌也没有前来攻击,老二越发起劲儿,左手掐腰,右手指着狌狌谩骂挑衅。

  老二生性粗鄙,骂人难听,到得后来吴中元都有些听不下去,但那狌狌却并未动怒,更没有气急败坏的过来攻击它。

  老二叫骂的时候吴中元一直在留心观察,此前他的确低估了狌狌的智商,连老瞎子也低估了狌狌的智商,这家伙挨了骂竟然不来攻击老二,无疑是在担心贸然靠近会遭到他们的算计。

  猿猴是人类的近亲,可以通过其外表大致判断出处于什么年龄段,这只狌狌是个公的,具体活了多少年不得而知,但根据外表来看应该处于中老年,都说人老成精,其实不管什么东西活的年头长了都会变的狡猾,这家伙一看就一肚子坏水儿。

  骂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会生气,老二也是这般,眼见自己骂的口干舌燥,而狌狌一直自树杈上悠哉的躺着,完全没把他当回事儿,气恼之下自溪边抓起几块石头,抛扔打砸。

  普通人扔石头,力气大的能扔出十丈,力气小的连十丈也扔不到,老二有灵气修为,能扔二十丈,但狌狌在五十丈外,它扔不了那么远,于是就跑出去扔。

  跑出十丈,扔,还差很远。

  壮着胆子再跑十丈,还扔不到。

  这时候已经离吴中元很远了,老二有点胆怯,但事到如今已是骑虎难下,气势汹汹的来了,总不能半道儿缩回去,于是又往前跑,估摸着跑到能够打到狌狌的距离就开始捡石头。

  就在这时,狌狌自树上急跃而出,只一跃便到得老二近前,将铁树当做棍子用,冲着老二的脑袋就是一棍,趁老二发懵愣神,又反手自溪边抠了坨烂泥甩在了它的脸上。

  不等老二反应过来,狌狌已经回到先前倚靠的树杈儿,重新翘起了二郎腿。

  老二吃了亏,抹掉脸上的泥巴,撒丫子就往后跑,但跑了没多远就停了下来,可能是想到就此回去很是丢人,但再去与狌狌纠缠它又不敢,狌狌的移动速度太快了,比黄毛儿跑的都快,它根本就抓不到对方。

  犹豫过后,最终还是决定往回跑,跟面子相比,还是小命儿更重要。

  老二是个侏儒,跑起来左摇右晃,晃回来之后腆着脸冲吴中元说道,“大哥,我打它不过,看来只能你亲自出马了。”

  “快去洗把脸。”吴中元笑道,老二头发很少,头上挨了一棍,肿起个大包,但也只是肿起个大包,伤势并不严重,这也间接说明那只狌狌移动速度极快乃是天赋异禀,除此之外也没什么道行和灵气修为。

  老瞎子就在不远处,却一直没有说话,吴中元也没有向他求计,老瞎子眼睛看不见,无法对那狌狌的神态和举止进行细致观察,也就无法给予具体的建议。

  这时候是夏日午后,没了老二聒噪挑衅,狌狌慢慢的有些犯困了,逐渐对众人失去了兴趣,意兴阑珊之下便萌生了退意。

  见它想走,吴中元有些急了,自脑海之中急思对策,老瞎子先前曾经闻嗅到了细微的酒气,这说明狌狌之前喝过酒,怕是姜南带了酒水回来,对它的诱惑力也不是很大,况且姜南需要日落时分才能赶回来,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怕是很难将狌狌拖到日落时分。

  “先生,相传狌狌可知前事,此事当真?”吴中元转头看向老瞎子。

  老瞎子摇了摇头,“只是谣传,辨不得真假。”

  吴中元没有再问,他之所以问这个问题,为的是确定自己的诱敌之策有没有成功的可能,如果狌狌真的知道某个人之前所做过什么事情,就应该知道黄毛儿有什么样的本事,哪怕他装的再像,狌狌也不会上当。

  他是个特殊的个体,之前曾经自现代生活过多年,如果狌狌真的知晓前事,应该会对现代的一些情况产生好奇,这可能是狌狌滞留不去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种可能是他之前曾经用鸾凤剑砍削铁树,狌狌偶然所见,对坚硬的铁树产生了强烈好奇,所以才会抢去观察一番。

  除了这两种情况,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他和鸟族勇士自万仞山争抢铁树的时候狌狌就在附近,是自万仞山一直跟到这里才动手的,如果真是这样,那狌狌也知道黄毛儿的厉害。

  这三种情况究竟是哪一种?仔细想来,第三种可能被最先排除,因为此前狌狌曾对黄毛儿和大傻显露出了明显的好奇,这说明它之前没见过这两种动物,如果是自万仞山跟来的,它应该不会有这种表现。

  随之被排除的就是第一种可能,原因是如果狌狌真的能够知晓前事,就该知道他都做过什么事情,绝不会轻易招惹他这个危险人物。

  但这个推断缺乏足够的事实依据,属于臆断,必须加以验证,想到此处,便自包袱里取出几个果子拿在手里,缓步向上游走去。

  除了七窍灵通,他还会雅利安人的驭兽之术,可以感知异类情绪,但这种方法的施展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不能离异类太远。

  狌狌原本已经萌生退意,见吴中元走了过来,便歪头看他,眼神之中多有疑惑和警惕。

  吴中元眼下乃洞玄淡蓝修为,已经收复了大傻和黄毛儿,再次进阶之前无法再收扈从,退一步说,就算能够收复扈从,他也不会冲狌狌下手,凡事儿都得讲个缘分,这只狌狌虽然来去如风,却不对他的眼缘。

  吴中元本以为需要走到狌狌十丈之内才能感知到它的情绪,未曾想自三十丈外就感受到了狌狌剧烈波动的情绪,用现在的话说这东西是个严重的神经质,凶戾,敏感,敌视,兴奋,轻蔑,各种复杂的情绪,既强烈又杂乱。

  “你要了那棍子也没用,这些果子给你吃。”吴中元伸手出去。

  狌狌歪头又吐了一口口水。

  吴中元的目的是确定狌狌知不知道黄毛儿的厉害,而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狌狌的情绪之中带着强烈的轻蔑,这说明它并不知道黄毛儿有放电异能。

  回到原地,吴中元抱着黄毛儿往东面林中走去。

  狌狌不知道吴中元带着黄毛儿去树林里做什么,便好奇的跟了过来。

  吴中元以眼角余光发现狌狌自远处窥探,心中暗喜,一手抱着黄毛儿,一手去解腰绳。

  一回头,见到狌狌自北面树上探头探脑,佯装紧张,急忙停手,抱着黄毛儿回到原处。

  他的这一举动令狌狌起了坏心,自溪边喝了几口水,回到树上翘腿等待。

  骗子之所以能够骗人,只因为他们做到了投其所好,傻子喜欢什么他们就用什么做诱饵,吴中元现在扮演的就是骗子的角色,狌狌虽然狡猾诡诈,却喜欢恶作剧,作弄人,他是故意让狌狌误以为他急着上厕所,却担心狌狌会趁机抢走黄毛儿而不敢去解手。

  这对喜欢作弄人的狌狌来说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换位思考,狌狌会耐心的等待,看他能憋到什么时候,只要他忍不住去解手,狌狌就会趁机下手。

  坐了半个时辰,吴中元又尝试去解手,狌狌又跟去了,发现狌狌在附近,吴中元又回来了。

  等了一刻钟,吴中元又站了起来,又往下游去,狌狌再一次跟了过去。

  这一次吴中元没有再回去,一手抓着黄毛儿,一手解开了腰绳儿。

  他也的确想要撒尿了,在尿到一半的时候,狌狌趁机抢走了黄毛儿。

  吴中元有感,转头四顾,只看狌狌这时正站在北面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左手拿着铁树,右手抓着黄毛儿的后颈,脸上挂着得意的坏笑。

  狌狌笑,吴中元也笑……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夺人所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