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狌狌

第三百二十一章 狌狌

姜南没有追问被什么东西抢走了,吴中元既然说被什么东西抢走了,就说明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抢走了。

    “怎么被抢走的?”姜南问道。

    “就那么被抢走了。”吴中元一脸茫然,先前他只是感觉眼前一花,然后铁树就没了。

    老瞎子和老二闻声惊醒,老二扶着老瞎子走过来询问究竟,吴中元直到这时也没有彻底回过神来,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他根本就没看清对方的样子,但眼前一花说明有什么东西跑过去了,至于是什么东西,他不知道,对方速度太快了,连轮廓他都没看清。

    “大哥,你是不是搞错了?”老二疑惑问道,大傻虽然离的较远,但黄毛儿就趴卧在吴中元附近,还是它扶着老瞎子过来,黄毛儿才站了起来,如果真有什么东西跑过去了,黄毛儿不可能毫无察觉。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能搞错什么呀?”吴中元近看远瞻,寻找对手踪影,他很少真正喜欢什么东西,这棵铁树他是真心喜欢,发自内心的喜欢,莫名其妙的就被抢走了,既焦急又气恼。

    “是不是昆仑山里的那个红毛狐狸?”姜南抬手西指,“此前你曾经用丹药骗它定魂石,它醒悟过来,便来寻你麻烦。”

    “不是,”吴中元摇头说道,“那只小狐狸用的是瞬息移动,刚才抢走铁树的那个东西是自南向北跑过去的,我能感到拖拽的力道比较大,肯定不是小狐狸。”

    见姜南还想说话,吴中元又摇头说道,“我都说了肯定不是它,那道虚影好像是白色的,形体比小狐狸大,再说就算是小狐狸要来寻咱们麻烦,也应该抢定魂石,抢铁树干嘛?”

    听得吴中元言语,姜南没有再坚持自己的猜测,和声说道,“你别着急,静下来仔细回忆一下,你感觉对方是什么东西?是人还是某种异类?”

    吴中元闭眼回忆,“我刚才是站着的,这东西能让我眼前一花说明个头不会很小,是人的可能性大。”

    “既然是自你前面跑过去的,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异常的气味和气息?”姜南又问。

    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继续闭眼回忆,刚才他好像的确闻嗅到了什么气味,由于气味很淡,他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是什么气息。

    “是酒气。”老瞎子说道。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和姜南转头看他,老二正在近处寻找脚印,闻声也转过头来。

    “除了酒气,还有猿猴的气味,”老瞎子说道,“抢走铁树的很可能是狌狌。”

    “狌狌?”吴中元皱眉重复,狌狌的发音跟猩猩是一样的。

    老瞎子解释道,“狌狌乃洪荒异兽,形似猿猴,却比猿猴高大,长有两只白耳,性狡黠,好戏耍,擅奔走,嗜酒如命,可知来事。”

    老瞎子说完,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这时候的语言与现代语言的意思有一定差别,狡黠是个中性词,有狡诈狡猾的意思,也有机灵聪明的意思。戏耍也不是单纯的戏弄别人,而是泛指贪玩,喜欢游戏玩耍,也包括喜欢戏弄人。而来事泛指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可知来事就是这种名为狌狌的洪荒异兽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够知晓一个人之前经历过什么事情。

    “先生,你之前见过这种异兽?”姜南问道。

    老瞎子摇了摇头,“不曾,我也只是听说过关于它的一些传说,相传此物之前种群颇大,也曾有人试图招抚驯化,奈何此物虽通人言却不服管教,用之农事则毁坏耕犁,驱之战事则阵前倒戈,收之城垣则焚烧房舍,逐之野外又践踏五谷,万般无奈之下只能以酒为饵,捕拿杀之,乃绝其患。”

    老瞎子说完,吴中元出言问道,“它能跑多快?”

    老瞎子摇了摇头,“能跑多快不得而知,但没人能追上它们,想要擒拿只能用酒引诱,此物嗜酒如命,便是明知是陷阱也按捺不住,纵有犹豫彷徨,最终总会自投罗网。

    就在此时,老二有所发现,指着一根下垂树枝冲吴中元喊道,“大哥,你快来看。”

    吴中元快步走了过去,循着老二所指看向那根树根,只见树枝上有明显的指甲抓痕,那些抓痕与人类的五指有些相似,应该属于某种类人猿猴。

    见到树枝上的抓痕,吴中元恍然大悟,怪不得地上没有留下脚印,原来这东西抓着树枝是荡过去的。

    这些抓痕也证实了老瞎子的猜测,抢走铁树的应该就是这种名为狌狌的异兽。

    吴中元纵身上树,自高处四顾寻找,并没有发现此物的身影。

    跳下树来,又冲老瞎子问道,“先生,依你之见,此物为何要抢走铁树?”

    “戏耍,亦可能是对那铁树好奇,”老瞎子说道,“狌狌不擅使用兵器,便是抢走铁树也无甚用处。”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哭笑不得,“既不利己,何以损人?”

    老瞎子没有接话,这个问题估计只有狌狌自己能回答,也可能连它自己也回答不了。

    姜南问道,“先生,它为何会找上我们?”

    老瞎子摇头说道,“说不好,兴许是见到大人对那铁树珍惜非常,故意夺取令大人伤心气恼。亦可能是你之前砍削铁树被它见到,它对此物心存好奇,便寻机夺走探究一番。”

    “它会如何处置铁树?”姜南追问。

    “难说,此物无甚常性,也不会处心积虑,不管做什么都是一时心血来潮,”老瞎子说道,“探究过后感觉无趣,可能会随手抛弃。”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眉头大皱,他本以为老二已经够贱的了,没想到还有比老二更贱的,俗话说君子不夺人所爱,这东西偏偏反其道而行之。

    “先生,你刚才说它通人言是什么意思?”吴中元问道,“它能说人话,还是能听懂人话?”

    “能不能口出人言不得而知,听得懂却是一定的。”老瞎子回答。

    吴中元说道,“它这时想必还不曾走远,我往高处呼喊几声,看看能不能引它回来。”

    见无人反对,吴中元便纵身跃起,重回树顶,提气呼喊,“狌狌,你听得懂人话吗?”

    他用的是激将法,但不知是激将的力度不够还是狌狌去得远了,呼喊过后,并不见狌狌露面。

    吴中元冲树下的老瞎子低声问道,“先生,此物心智如何?”

    “虽然狡黠,终是异类。”老瞎子说道。

    吴中元心里有数了,又抬高了声调儿大声说道,“狌狌跑不了那么快,肯定是被那可以瞬息移动的小狐狸给抢走了,快走,咱们去昆仑山。”

    吴中元言罢,周围仍无异常。

    短暂的沉吟过后,冲三人做了个手势,待他们登上大傻,便神授大傻升空,既然这东西喜欢戏弄人,那就肯定不会让他得偿所愿,不管他想干什么,都必须反着来,如果狌狌真的还在附近,就得让它看到他们真的想往昆仑山去。

    大傻升空之后,狌狌仍未出现,吴中元只得提气拔高,跳到了大傻的头上。

    就在此时,北面不远处突然荡起一只灰毛儿猴子,实际上这东西也不是猴子,但也不像猩猩,而是一种介乎猴子,猩猩和狒狒之间的一种猿猴,两只白耳也证实了它就是老瞎子所说的狌狌。

    狌狌抓着数藤高高荡起,右手高举,此举旨在向众人展示它手中已经被吴中元打磨光滑的铁树树干。

    向众人证明铁树在它手里之后,狌狌隐入林中,消失了身影。

    “大哥,怎么办?”老二问道。

    吴中元没有接话,他最担心的是狌狌抢了铁树之后会跑到远处去,只要它还在附近,那就有重新夺回铁树的可能。

    想到此处,便命大傻敛翅落地。

    回到地面之后,姜南冲吴中元低声说道,“你设法留住它,我去弄些酒水回来。”

    吴中元摇了摇头,“我刚刚打杀了鸟族的紫气高手,你此时往鸟族去……”

    不等吴中元说完,老瞎子就打断了他的话,“东南五百里外就是青墟,那是与山羊谷和饮马河一样的存在,可去那里取得酒水。”

    “我争取赶在日落之前回来。”姜南言罢,提气拔高,到得空中化身青鸾,往东南方向飞去。

    姜南离开之后不久,狌狌露面了,隔着一条小溪,吴中元等人在下游东岸,狌狌在上游西岸,坐在一棵大树的树上,距吴中元等人五十丈左右。

    先前吴中元已经看清了此物的样子,此番看的是此物的眼神,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通过眼神就能大致看出此物的心性,狌狌的眼神蕴含着多种情绪,有四分好奇,三分自傲,两分笑噱,还有一分轻蔑。

    后几种情绪吴中元都能理解,但令他感觉疑惑的是狌狌貌似对铁树并不感兴趣,反倒是对他很兴趣,偶尔也会用眼角余光去看黄毛儿和大傻,很显然,它此前也没见过这两种动物。

    狌狌可能听得懂人话,但它貌似并不会说话,不然的话不会只是一直歪头看他,而始终一声不吭。

    起初吴中元还不明所以,后来终于醒悟,狌狌这种动物是能够知晓前事的,而他之前的十几年都生活在现代,狌狌可能对他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很感兴趣,也可能是因为看不透他之前经历过什么而感到疑惑。

    在狌狌再次向黄毛儿投去好奇眼神的时候,吴中元突然心生一计,急忙将黄毛儿抱在了怀里。

    见他这般,狌狌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眼神之中又多了几分邪恶。

    “你把棍子还给我,我请你喝酒。”吴中元惑敌的同时拖延时间。

    吴中元言罢,狌狌面露鄙夷,依靠在树杈上,随手摇晃着已经被削成棍子的铁树树干。

    “先生,他真的听得懂人话吗?”吴中元看向老瞎子。

    老瞎子尚未言语,老二自一旁说道,“大哥,看它神情应该是听得懂的。”

    吴中元此举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并没有怀疑狌狌听不懂人话,见老二接话,便向它伸手过去。

    有了前车之鉴,老二这次学聪明了,吴中元一伸手,它就把猁龙棍递了过去。

    吴中元接了猁龙棍在手,转头冲狌狌说道,“我用这根棍子与你换。”

    狌狌嗤之以鼻,冲着吴中元吐了口口水。

    吴中元原本也没打算真与它交换,见它如此,便将猁龙棍递给了老二,然后紧张的抱着黄毛儿,一副唯恐狌狌前来抢夺的神情……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作品大全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一章 狌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