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零一章 阳属定魂石

第三百零一章 阳属定魂石

“好,你安心休息,我帮你把风。”吴荻站起来向洞外走去。

    “把什么风啊,不用,”吴中元摇头说道,“你也睡吧,他们找不到这里来。”

    “千万不能低估他们,”吴荻有些忧虑,“此番吴熬折尽了颜面,若是不将你擒回去,他将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寻找我们。”

    吴中元笑道,“我们来时的路上屡次涉水,就算他们有嗅觉灵敏的猎犬,也无法循着咱们的气味找到这里,退一步说如果他们真的找来了,等到你发现他们,咱们也来不及逃脱了,别管了,你也累了,歇着吧。”

    吴荻站住了,仔细想来吴中元所说确有道理。

    吴中元又道,“行了,快睡吧,我洞玄修为都累的要死,你这高玄修为定然更加疲惫。”

    听得吴中元言语,吴荻转身走了回来,自吴中元对面倚着石壁坐了下来。

    吴荻是个细心之人,根据洞内的一些细节猜到有人曾经自这里居住过,“还有谁知道这处所在?”

    “姜南知道,”吴中元随口说道,言罢,又补充道,“我还从大丘带出个名叫阿洛的小随从,她也知道这里。”

    “姜南现在何处?她知道你去救我吗?”吴荻问道。

    “她们在崮山等我,”吴中元说道,“她知道有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去找你,她是支持的。”

    吴中元说的是实话,吴荻也相信他说的是实话,这时候的女人不像现代女人的妒意那么强烈,这与女人的性情和心胸无关,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社会现状,社会现状决定了人的意识形态,都认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也就不会有什么怨气。

    吴荻也的确非常疲惫,吴中元睡着不久她也睡着了,但她睡的比较浅,只睡了一个时辰就醒了,吴中元睡到午后未时才醒。

    醒来之后,吴荻再次询问吴中元接下来有何打算。

    吴中元沉吟过后,出言说道,“现在不能立刻回大泽,他们一定会在大泽附近设伏,先在外面待上几天,等风声过了,再往西走,自牛族境内绕回崮山。”

    吴荻点了点头,“那黑大个儿和短腿小兽现在何处?”

    “它们都很安全,但现在不能召它们回来,”吴中元说到此处略作停顿,思虑过后继续说道,“等过个三两天,我让它们兵分两路,黄毛儿往南,赶去九牧,途中会经过几处熊族城池,到时候让黄毛儿暴露行踪,引追兵往南。大傻先往北去,自北疆兜个圈子再去牛族,然后自牛族再往东,过来接咱们。”

    “你怎么给它们起这样的名字?”吴荻笑问。

    “不好吗?”吴中元随口反问。

    “倒也贴切,”吴荻笑道,“我有个建议,容你参考。”

    吴中元歪头看她。

    吴荻说道,“不要将它们分开,让黄毛儿与大傻同行,我们修为平平,若追兵寻来,我们无力抵御。如果有黄毛儿在,即便敌人寻来,我们也不会太过狼狈。”

    吴中元点了点头,“也可以,不过如此一来咱们暴露的可能性就会增加,黄毛儿现在在有熊的南面,大傻在有熊西北,大傻形体太过巨大,自然不能让它去接黄毛儿,黄毛儿在去和大傻会合的途中可能会被敌人发现行踪,届时追兵就会跟着它们寻过来。”

    “我只是建议,你自己做主。”吴荻说道。

    “都可以,”吴中元说道,“大不了让它们多绕些路,赶来接咱们的时候也不往近处来,咱们自高处观望,若是发现异常,也能应对。”

    确定了下一步的打算,随后二人谈论的就是一些琐事,吴中元将老瞎子等人的情况简略告知吴荻,包括众人之前所做的一些事情,说到这些,自然就得提起五道入侵一事,吴荻此前一直被软禁在有熊,吴中元虽然派人去熊族报信预警,但这些事情吴熬等人自然不会跟她说。

    听得吴中元的讲说,吴荻甚是忧心,但她对五道的情况知之甚少,虽然忧心却无有应对之策。

    除了忧心,还有好奇,吴荻好奇的是老瞎子的身份,吴中元描述老瞎子的年纪在七十岁上下,这个年纪应该跟吴鸿儒和吴仝等人是一辈的,熊族应该有人认识老瞎子才对,但她从未听熊族众人说起过此人。另外,老瞎子此前自山羊谷滞留了很多年,那里人来人往,如果老瞎子真是熊族巫师,认识他的人应该为数不少,但经过山羊谷的人怎么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来历。

    在此之前吴中元并没有深究老瞎子的身份来历,只知道他曾是熊族巫师,听吴荻一说,也感觉到有些蹊跷,二人推敲过后,首先排除了老瞎子怀有恶意故意靠近,因为事实已经证明老瞎子的确在帮助他们。

    如此一来,合理的解释只有两个,一是老瞎子的确是熊族巫师,但他的身份比较特殊,熊族认识他的人不多,这种可能占到七成,依据是熊族巫师都是肩负着任务和职责的,没机会到处游山玩水,而老瞎子对四面八方的情况都很了解,这说明他先前一直在外面转悠,不怎么着家。

    还有一种可能是老瞎子使用了易容术一类的法术,隐藏了自己的真实年纪和本来样貌,这种可能只占三成,因为老瞎子是真瞎了,而且他也没有灵气修为,没有灵气修为怎么施展易容法术?

    除了忧心和好奇,吴荻还有些许担心,她担心的不是二人的安危,而是吴中元迟迟不得回返,姜南等人会担心。

    这个问题吴中元早就想到了,出发之前曾经跟众人有过交代,他杀了吴鸿儒,救走了吴荻,当时除了熊族的巫师和勇士,王宫外的广场上还有不少前去道贺的宾客,这些人会把消息传扬出去,外面现在肯定已经炸锅了,姜南等人不可能听不到风声。

    二人藏身之处离大丘的黄柳不过几百里,在他出发之前,曾经有数只凤气化生的通灵神兵出现在了黄柳附近,姜南和姜大花等人已经赶过去了,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虽然离的不远,二人却不敢前去窥望,万一吴翎把消息传出去了,熊族的巫师和勇士赶过去查看究竟,二人再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吴中元对这片区域很是熟悉,寻找食物并不费事,这时候已经是夏天了,山中有很多早熟的果子,溪流里也有很多鱼类,这时候的鱼比现代的鱼要多,没有农药,没有污染,深山之中也很少有人前来捕猎,几乎每条溪流里都有鱼。

    一个人是不是成熟不看年纪大小,也不看话多话少,更不看做决定的快慢,一个人真正成熟的标志是具有足够的前瞻性,因为只有充分前瞻,才能趋吉避凶,才得从容不迫。

    从这个意义上来,二人思维都很成熟,接下来二人推敲的是吴熬寻不到二人之后会做什么,推敲的结果是吴熬除了生气什么都干不了,牛族和鸟族就牵制住他了,只要吴熬攻打他所属的六座城池,牛族和鸟族就会“勤王平叛”,他是名义上的黄帝,是名义上的天下之主,牛族和鸟族师出有名,实则关键的关键是牛族和鸟族本来就想揍他。

    对于吴中元修为的飞速提升,吴荻也很好奇,于是吴中元又将遭到巨鹫和巨鬣狗围攻一事告诉了她,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会激发无限潜能,但这种模式是不可复制的,想象背后有人拿枪抵着自己和背后真的有人拿枪抵着自己是不一样的,潜意识里知道就算跑不快也死不了,也就没有那种紧张急迫感了。

    三日之后的午后,吴中元送出意念,命黄毛儿赶去大傻的藏身之处与它会合,这是一天之中最热的时候,也是人最疲惫最松懈的时候。

    黄毛儿赶过去之后,吴中元用自己的神识控制大傻,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没有发现异常,这才载了黄毛儿往北撤离。

    大傻的神识已经趋于完整了,长时间的越俎代庖会令它茫然错乱,为免对它造成过多干扰,在大傻动身之后,吴中元便收回了自己的神识。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吴中元便命大傻圈绕迂回,傍晚时分,大傻落地进食,然后继续飞行,二更时分开始调头往南,四更时分到得北面三百里外。

    确定了大傻和黄毛儿所在的位置,吴中元带着吴荻离开山洞,南行二十里,去到一处山顶,自这里可以观察到周围数十里内的情况。

    没过多久,大傻自北面飞来,见到大傻,吴中元并没有命它前来接应,而是送出意念,令其自东面五里之外的平坦地区降落。

    观察片刻,不见周围有飞禽出现,吴中元仍不放心,又命大傻往东移动,自东面山顶敛翅降落。

    大傻刚刚降落,北面林中就出现了几道黑影,施出身法,疾冲上山。

    见此情形,二人尽皆皱眉,敌人真的跟来了。

    “那四人皆是洞渊紫气,不见吴熬。”吴荻低声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为了隐藏行踪,这些紫气高手都没有乘坐飞禽,而是使用身法长途奔袭,大傻的速度比淡紫居山要快,只有洞渊修为的紫气高手才能勉强跟上来。

    四人冲向东山不久,北面林中又出现一道黑影,此人并没有跟随之前的四人往东山去,左右观望之后冲着二人所在的山峰飞掠而来。

    待得看清来人的样貌,吴中元亡魂大冒,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数日之前被其砸晕的六阳巫师吴巭。

    吴巭是如何知道二人藏身之处的他不清楚,是不是吴熬在操控吴巭他也不确定,危急关头也容不得他多想,急忙催发风行术,拉着吴荻转身就跑。

    吴荻不是寻常女子,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虽然惊讶却不慌乱,催发风行术,随着吴中元往南奔跑。

    吴巭目前应该仍然处于浑噩状态,虽然发现了二人却没有高声呼喊,只是疾掠追赶。

    担心将另外四个紫气高手引来,吴中元便不敢感召大傻,只得冲形体较小的黄毛儿送出意念,命它前来救援。

    风行术的移动速度堪比太玄,但那是在平坦区域,风行术最怕的就是下山,脚下不稳,步步踩空。

    双方的距离逐渐缩短,一百丈,八十丈,五十丈,待二人疾冲下山,吴巭距二人已不足百步。

    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根本容不得吴中元静心思考,到得山下,吴中元拖着吴荻拼命往南奔跑。

    吴巭自后面穷追不舍。

    由于地势较为平缓,吴巭未能继续将距离拉近,奔出十里之后,黄毛儿自后面出现,它的移动速度很快,逐渐拉近了吴巭的距离。

    察觉到黄毛儿赶来,吴中元隐约看到了希望,只要再坚持片刻,黄毛儿就能追上吴巭并将他电倒。

    就在此时,吴荻突然摔倒,摔的很是突然,摔的毫无征兆。

    吴中元一直在拉着吴荻奔跑,吴荻突然摔倒,连累他步履不稳,打了个踉跄,急切回头,却发现吴荻摔倒并不是自身的原因,而是一根藤蔓缠住了她的左腿。

    熊族巫师可以控驭与自己五行相对应的事物,这根藤蔓无疑是吴巭施法所化。

    双方距离本就不远,眨眼之间吴巭已经到得二十丈外,飞掠的同时右手反挥。

    吴中元此前曾经见过吴熬凝聚灵气屏障,吴巭此时的手势与吴熬凝聚灵气屏障的姿势很是相似,危急时刻顾不得多想,齐出双臂,扯着吴荻的右手将其甩了出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紫气屏障凝聚成形,将吴中元笼罩其中。

    见此情形,吴中元遍体生寒,糟了!

    便是心中紧张,亦不曾乱了方寸,急施风行术,圈绕奔跑,这道灵气屏障笼罩的范围有十五丈左右,尚有腾挪余地。

    但他没跑出多远就扑倒在地,两根粗大藤蔓分别缠住了他的双腿。

    吴巭右手外探,一支尖锐木矛突现掌心,到得近前,挺矛便刺。

    吴中元翻滚躲闪,与此同时急送意念,命黄毛儿火速驰援。

    屡次不中,吴巭舍弃木矛,掐捏指诀,口中念念有词。

    危急关头,黄毛儿赶到,虽在屏障之外,吴巭所在位置却仍在它的攻击范围之内,吴中元急切催促,但黄毛儿担心误伤他,只是焦急徘徊,并不放电。

    一丈之内,持续十秒钟,瞬息千里就会起效。

    自忖不得幸免,吴中元反倒冷静了下来,冲大傻和黄毛儿送出了最后的意念,大傻负责保护姜南,黄毛儿负责保护吴荻。

    无有征兆,眼前的景物突然变化,前方出现了两道刺眼的光亮。

    待得反应过来,却发现是汽车的光亮,见到汽车,吴中元略微宽心,有汽车就是回到了原本生活的年代。

    但随即就反应过来,糟了,汽车疾驰而来,已经躲不开了。

    刚刚想到此处,汽车已经穿身而过,竟然无有损伤。

    心中疑惑,低头检视自身,一低头,傻眼了,身体怎么没了……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一章 阳属定魂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