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三百章 全身退走

第三百章 全身退走

有灵气屏障阻隔,王宫外的众人并不知道王宫里已经闹的天翻地覆,大傻撞碎灵气屏障发出的那声巨响振聋发聩,聚集在王宫外的熊族勇士纷纷惊惑北望,见到大傻载了吴中元和吴荻自王宫飞起,立刻猜到王宫发生了变故,惊慌之下兵分两路,一路赶去王宫查看究竟,另外一路施出身法凌空追赶。

  “那短腿小兽是你的扈从?”吴荻扯下新人装束反手扔掉。

  吴中元正在转头回望,没有回答吴荻的问题,此时追过来的都是紫气勇士,巫师还没跟上来,他们的坐骑都不在近处,感召需要一定的时间。

  紫气勇士虽然可以凌空飞渡,但他们需要不时落地借力,速度要略逊于大傻。

  “你怎地将它忘记了?”吴荻急切追问。

  “我没忘。”吴中元说话的同时估算距离,此时二人已经离开了王宫,超出了自己施法的距离,无法以雷霆之怒为黄毛儿补充电能了。

  急思过后,神授黄毛儿冲到宫殿屋顶,黄毛儿现在已经无法对吴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了,只能阻止吴熬回神作法,让黄毛冲上屋脊实乃兵行险着,先前分秒必争,来不及捏诀作法为黄毛儿补充电能,眼下赶去皇宫的多是巫师,见到黄毛儿盘踞屋顶,很可能会施展雷霆之怒攻击它,之所以说是兵行险着是因为紫气巫师并不只有雷霆之怒这一种进攻手段,他们还可以凝变五行事物,倘若他们凝聚土矛木刺,黄毛儿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由于中天殿已经损毁,赶去的巫师便没了顾忌,有先到者见到黄毛儿,随手就施出了雷霆之怒,这种法术他们烂熟于心,施展起来得心应手,并不似他这般作法之前还得想想咒语怎么念,指诀怎么掐。

  眼见雷电击中黄毛儿,吴中元如释重负,立刻神授黄毛儿离开屋脊下去攻击吴熬。

  黄毛儿下去之后做了什么他是看不到的,但冲到中天殿的那些巫师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出了惊呼惨叫。

  听到中天殿发出的惨叫声,身后的追兵知道王宫里发生了莫大变故,顾不得再来追他,纷纷凌空调头,回去查看究竟。

  追兵既去,吴中元急授大傻降低飞行高度,紧贴树梢儿往西飞去,待得飞过一处山脊,立刻转向,自山谷之中疾飞向北。

  吴荻始终担心黄毛儿的安全,“快召那短腿小兽回来,莫要让它身陷重围。”

  “我自有分寸。”吴中元沉声说道,实际上他比吴荻更关心黄毛儿,但二人能不能全身而退全依仗黄毛儿能拖延多长时间,这时候若是将黄毛儿撤回来,熊族巫师会立刻骑乘飞禽前来追赶。

  吴荻脱下新装只着中衣,晚上风大,吴中元便解下披风递给了她,随后屏气静心,拿捏尺度,估算时间。

  黄毛儿的神识很是完整,无法似控驭大傻那般越俎代庖,如此一来也就不知道王宫里的具体情况,他对黄毛儿下达的最后命令是攻击吴熬,黄毛儿肯定电不死吴熬,但只要黄毛儿在追吴熬,熊族的一干紫气高手就会投鼠忌器,不敢使用过于威猛的法术攻击黄毛儿。

  紧张拿捏尺度的同时,前方又出现了一道山脊,见到前方的山脊,吴中元灵机一动,伸手拉住了吴荻,与此同时急授大傻再降高度,将长在山脊上的树木撞歪了几棵。

  飞过山脊之后,吴中元又命大傻偏向西北,往那树木茂密处飞去,到得近处,敛翅降落。

  “走,留它在这里,咱们往西面去。”吴中元将一枚补气丹药递给吴荻。

  “你之前送我的,我还不曾使用。”吴荻摇头的同时自腰间取出一枚丹药纳入口中。

  在二人催发风行术往西狂奔的同时,大傻已经开始挖洞藏身,担心黄毛儿安危,吴中元亦不敢继续拖延,急送意念,命黄毛儿向南逃离。

  几分钟之后,东南方向传来了雷声,吴中元熟知黄毛儿的移动速度,在这几分钟内,黄毛儿已经离开了有熊城,在城中巫师有所顾忌,无法施展雷霆之怒,黄毛儿离开城池之后,他们才敢动手。

  雷声响过不久,数只飞禽自大傻撞歪树木的那道山脊往北去了,他先前命大傻撞歪树木,为的就是留下痕迹误导敌人,将追兵引到北面去。

  他孤身前来,不但杀掉了吴鸿儒,还救走了吴荻,若是容他全身而退,吴熬以后就没脸见人了,故此吴熬一定会拼命寻找他,藏身近处绝对不行,必须尽快离开熊族地界。

  吴荻也知道此时不是交谈的时候,默不作声,随着吴中元往西奔掠。

  这时候已经是夏天了,林中多有蛇虫野兽,但二人奔跑的速度甚是骇人,不等受惊的蛇虫野兽张嘴噬咬,他们已经跑的远了。

  夏天飞鸟育雏,林中多有鸟群,担心疾行而过会惊起成群的飞鸟,吴中元便选那些树木稀朗的地方奔跑,鸟类往往不会选择树木稀朗的地方筑巢,除此之外还得前瞻观察,尽量避免惊动那些叫声较大的鸟类和猴群,这时候北方也是有猴子的,一旦被惊扰,会尖叫乱嚎。

  类似的情况二人之前经历过一回,不过那次追赶二人的是牛族勇士,而此番追赶二人的却是自家人。

  狂奔两个更次,三更时分,二人自一处小溪旁停下来略作喘息,喝水,裹脚,趁机还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吴中元猜到吴熬可能不会告知吴荻关于她家人的真实情况,便主动讲说,得知自己的家人被吴勤留在了大泽,吴荻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吴熬忌惮我的九阴血脉,虽有龌龊之心,却不敢用强。”

  吴中元嗯了一声,二人主动讲说的这句话都是自认为对方最在乎的事情,他无疑猜对了吴荻的想法,但吴荻有没有猜对他的想法他不确定,不过有没有全猜对不敢说,至少没全猜错,这个问题他好像还是有点儿关心的,只不过之前情势过于危急,他还没来得及想这些。

  这时候二人虽然已经远离有熊,却仍在熊族境内,不安全,还得接着跑,由于他不曾持拿猁龙棍,想要补充灵气只能凭借补气丹药,担心自己有来无回,他便没有携带太多丹药,但足以支撑二人跑出危险区域。

  黎明时分,二人终于离开了熊族地界,来到了之前与阿洛分别的那处山洞,到得此处,二人得以真正喘息,长途奔袭,疲惫非常,坐下之后二人都没有急于说话。

  吴中元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感应大傻和黄毛儿,不管离的多远,主人和坐骑都能够进行心灵感应,这时候大傻的情绪还是比较平和的,也比较放松,这是它休息时的状态。而黄毛儿的情绪则带有些许好奇和茫然,它之前生活在沙漠里,没来过中土,见到一些它不认得的野兽好奇是难免的,而黄毛儿之所以感觉茫然是因为跟他走散了,坐骑和扈从虽然与主人有心灵感应,主动权却掌握在主人手里,它们只能被动感应主人的召唤,无法主动与主人建议感应。

  送出意念,安抚宽慰,令黄毛儿自寻安全之处躲藏,这才真正宽心。

  良久过后,吴荻率先开口,“昨夜你不杀吴巭,定有后患。”

  吴中元转头看向吴荻,“他乃忠义之人,我岂能杀他。”

  吴荻又说道,“他已被吴熬以法术操控,不辨是非,他乃六阳巫师,可施展瞬息千里,对你总是威胁。”

  “所有紫气高手近身一丈都能伤我。”吴中元随口说道。

  吴荻没有接话,她是九阴巫师,自然知道施展瞬息千里需要在对方一丈之内。

  “吴熬用什么法术控制了吴巭?”吴中元问道。

  吴荻摇了摇头,“不太清楚,想必是大吴专属的某种法术。”

  吴中元闻言眉头微皱,他目前所研习的法术都是纯粹血脉的巫师所研习的法术,而熊族大吴还可以施展王族专属的法术,对于这部分法术,他一无所知。

  “他寻我们不到,会做什么?”吴荻问道。

  “会生气。”吴中元笑道,对于他来说救走的是九阴巫师,而对于吴熬来说则是新婚夫人被抢走了,丢人丢大了。

  吴荻笑了笑,“他会不会恼羞成怒?”

  吴中元知道吴荻指的是什么,摇头说道,“他不敢,我的六座垣城是三族分出来的,牛族和鸟族不会允许他攻打独占。”

  吴荻静心思虑,片刻过后点了点头。

  吴中元自腰间解下一个小布袋,自其中拿出几块点心递给吴荻,伸手又拿,这次掏出一个绸子包裹的圆形事物。

  见吴中元皱眉,吴荻好奇问道,“什么?”

  “定魂石。”吴中元根据那圆形事物的大小和形状猜到是不久之前送给姜南的定魂石,这袋干粮是临走时姜南塞给他的,他并不知道里面有定魂石。

  “何为定魂石?”吴荻问道。

  “烛九阴的眼睛,相传携带此物可保肉身不伤。”吴中元随口说道,言罢,将定魂石放归袋子,拿出一块点心咬嚼,“昨晚你为什么催我走?我若真的退走,吴熬会容我全身而退?”

  吴荻摇了摇头,“你若就此退走,他会不会杀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若留下,他一定会杀你。”

  吴中元吃着干粮,没有接话。

  吴荻又道,“没人想到你能活着出来,更没人想到你能把我也救出来。”

  “人生总会有惊喜的。”吴中元不无得意。

  “恭喜你一战成名。”吴荻说道。

  “我杀的是自己的巫师,有什么值得恭喜的。”吴中元不无惋惜,吴鸿儒可是太玄高手,五道即将来袭,正值用人之际,所有紫气高手的死伤都是己方的损失。

  “但你抢的是别人的夫人。”吴荻笑道。

  吴中元笑,他必须笑,也只能笑,吴荻此言颇有深意,按照常理推断既然抢了,肯定是自己想要,但他虽然抢了,却没想好到底要不要,吴荻太聪明了,在一起肯定有默契,但不用张嘴对方就知道你想干什么,貌似少了很多乐趣。

  吴荻也知道吴中元听懂自己的言下之意,有些羞涩,便岔开了话题,“你有何打算?”

  “还没想好,跑了一夜,都快跑散架了,先睡一觉再说……”

紫阳结局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三百章 全身退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