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火中取栗

第二百九十九章 火中取栗

实则早在吴熬面露狰狞的时候吴中元已经开始警觉,吴熬咬牙切齿说话的同时他已经开始思虑对策了。

  聪明分为两种,一种是在从容状态下的深谋远虑,磐稳缜密。还有一种是在紧急状态下的当机立断,快速反应,这两种状态不太容易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因为稳往往伴随着迟钝,而快则往往伴随着仓促。

  但吴中元却兼顾这两种状态于一身,智商这东西跟后天的努力其实没什么关系,主要源自基因遗传,他的父亲是熊族大吴,而他的母亲则是鸟族大贵人,皆是人中龙凤,岂能诞下庸庸犬子。

  从吴熬的表情出现变化到吴熬话音落定,大致用了三到四秒,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吴中元在飞速思虑,首先确定的是吴熬彻底撕破脸皮了,接下来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

  随后想到的就是如何应对,危急时刻绝不能犹豫迟疑,也不能顾忌太多,想要全身而退,必须将吴熬和吴鸿儒制住,如果不将二人制住,就算他和吴荻催发了风行术,也会被二人拿住,要知道风行术的速度只是堪比太玄,与真正的太玄高手相比,风行术仍然慢上分毫。

  紧接着思虑的就是如何将二人制住,唯一的依仗就是黄毛儿,没有人知道黄毛儿是什么来历,也没人知道它有什么能耐,这可是难得的奇兵,一定要充分利用。

  任何人遭遇意料之外的情况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反应,吴熬和吴鸿儒也不例外,不管黄毛儿先电倒了谁,剩下的那个都会惊愕,只要惊愕,黄毛儿就有机会电倒第二个。

  最后想到的就是如何避免被黄毛儿误伤,黄毛儿只要放电,他也会遭受殃及,在对手近身之后,他必须双脚离地。

  吴中元想到这里的时候,吴熬的话已经说完了,吴中元本以为吴熬或者吴鸿儒会立刻发难,未曾想二人都没有急于动手,确切的说是没有急于冲他动手,吴熬言罢,右手反挥,一道深紫颜色的灵气屏障随之出现,这道灵气屏障甚是巨大,将整个中天殿尽数罩住,屏障高达三丈,一直悬停两丈空中的大傻也被笼罩其中。

  见此情形,吴中元心脏狂跳,激动非常,吴熬此举自然是为了断其后路,但他本来也没想跑,不把吴熬和吴鸿儒全制服,他也跑不了,吴熬布下的灵气屏障并没有对局面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唯一的作用就是加注,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双方都被加注了,不死不休了。

  人在激动的时候肾上腺素会快速分泌,肾上腺素会令人兴奋,减少恐惧,激动亢奋,吴熬布下灵气屏障之后仍未冲他动手,而是回头看向正在离座站起的吴荻,他乃太玄高手,哪怕手脚不动也可以灵气外放,在其回头的一瞬间,吴荻脚下的砖石突生变化,离地凸起,将吴荻的双脚直至双膝尽数缚住,令其动弹不得。

  眼见吴熬厉害如斯,吴中元哪里还敢犹豫,主动进攻,兔搏狮子。

  前冲之时,分心神授,命黄毛儿随行备战,之所以不令它主动进攻离自己较近的吴鸿儒,乃是因为一旦主动进攻,吴鸿儒就会有所防范,黄毛儿进攻的最佳时机是吴鸿儒上前拦他的那一瞬间。

  眨眼之间,那一瞬间就来了,吴鸿儒闪身而出,右臂前探,锁喉擒拿。

  吴中元前冲之时早就做好了换位的准备,眼见吴鸿儒出手,怎肯容他近身,强行换位,离开了殿门范围,与此同时神授大傻自上空冲撞宫殿屋脊。

  在双脚离地的情况下,换位的速度会受到影响,为了能够尽快拿住吴中元,吴鸿儒落地借力。

  这就是吴中元等待的机会,在吴鸿儒双脚落地的瞬间,黄毛儿弓背发力,它与吴中元心灵相通,吴中元感受到的危险就是它所感受到的威胁,此番发力,尽施己能,由于放电过于剧烈,噼啪电光遍布周身。

  吴鸿儒察觉到黄毛儿近身,却不知道它有何能耐,只在防范黄毛儿上前撕咬,哪里想到它会放电,闷哼一声,仰身跌倒。

  此时已经不是分秒必争了,而是只争毫厘,吴中元落地借力,连旁顾吴鸿儒都不曾,径直冲向正北殿门,与此同时冲黄毛儿下达了攻击吴熬的命令。

  眼见吴鸿儒莫名倒地,吴熬惊惑非常,再见吴中元冲向大殿,急切抬手,想要作法拿他。

  就在他抬手的一瞬间,宫殿上方传来了一声巨响,是大傻自上空俯冲冲撞屋脊所发出的声响。

  在攻击别人和自保之间,人都会本能的选择后者,听得上方异响,吴熬发乎本能的抬头上望,分神之下便未能及时作法攻击吴中元。

  吴中元此时已经冲进了大殿,但是没能靠近吴熬,只因在他冲进殿门的一瞬间,吴熬已经判断出大傻冲撞的位置不会对其产生威胁,阴冷回头,“杀了他。”

  吴熬言罢,站立在殿门右侧的吴巭立刻出手,由于吴中元离他很近,吴巭便没有使用灵气攻他,右拳疾出,攻其前胸。

  吴巭乃洞渊修为,但出招的速度和移动的速度是两码事,吴巭近距离出招,吴中元根本就避不开,但避不开也得避,能避几寸是几寸,至少得避开要害。

  在右斜歪肩的同时,吴中元已经做好了迎受重击的准备,吴巭可是紫气高手,这一拳砸下来,便是不死也定然伤筋动骨。

  但他想象中的重创并没有出现,待其回过神来,却发现黄毛儿已经扑到了吴巭的腰间,吴巭正在抽搐倒地。

  见此情形,吴中元不喜反惊,糟了,黄毛儿没有彻底执行他攻击吴熬的命令,眼见他遇险,放弃了攻敌,改为救主,如此一来吴熬就能得到回神之机。

  心中惊骇,急望向北,只见大傻此时已经撞破屋顶落入大殿,眼见它从天而降,吴熬侧身抬手,冲其挥出一股凛冽灵气。

  坏人不一定就是弱者,吴熬虽然品行不端,但他却是受到熊神眷顾的人,直晋太玄,灵气挥出,大傻庞大的身躯直飞东墙,撞破墙壁,滚落而出。

  在击飞大傻之后,吴熬阴狠回头。

  碰触到吴熬凶戾眼神之后,吴中元心底涌出了浓重寒意,此时他距吴熬还有三丈,而黄毛儿在电倒吴巭之后立刻冲向吴熬,此时距吴熬尚有两丈,不管吴熬想干什么,都来得及了。

  就在浓重的寒意令吴中元不可自制的寒毛竖立之际,再生变数,吴熬往右后方向退了一步,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乃是因为被吴熬施法困住的吴荻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正在努力向后拖拽。

  够了,这就够了,差的就是这分毫。

  在吴熬气怒挣脱,抬手想要作法的瞬间,黄毛儿冲到了他的近前,四足据地,弓背发力。

  眼见吴熬开始颤抖,吴中元无比激动,不等他麻痹倒地,蹬地发力,疾冲上前。

  但是就在他踏地前冲的那一刻,却突然发现吴熬在遭到电击之后并没有失去移动能力,究其缘由并不是吴熬本身有更强的耐受能力,而是黄毛儿虽然体内仍有大量电能,但短时间内连续放电,来不及回电升压,吴熬在遭受电击之后,踉跄的躲了出去。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等关头,吴中元怎会犹豫,风行术催到极限,疾冲追赶。

  吴熬遭到电击之后肢体明显麻痹,却并非完全无法自主,眼见吴中元冲近,狼狈躲闪,移向别处。

  吴熬只是换位不准,移动速度却不曾受到影响,吴中元的风行术速度略逊,扑了个空,但黄毛儿的移动速度却略胜太玄,在吴熬移往别处之后,急追而上,再度弓背放电,又将吴熬电的颤抖不已。

  吴中元手无寸铁,很是不利,左右急顾,寻找可以充当兵器的事物,但殿内无有杂物,只有大傻撞破屋顶时跌落的一些砖瓦木片,抓了块木头在手,发现太薄,急忙扔了,换了块砖头。

  “接着。”吴荻急切呼喊。

  吴中元闻声回头,只见吴荻扔了一把匕首过来,急忙接住,追杀吴熬。

  都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言不虚,黄毛儿虽然速度不减,但电流明显减弱,吴熬在遭受电击之后再度闪身躲往别处。

  吴中元疾冲追赶,察觉到吴中元来到,吴熬仓促挥手,大片青石地砖翻涌而来,迎面打砸,令其不得上前。

  大傻刚自废墟中爬了出来,见吴中元遇险,急忙跑上前来,挡下了那片青石地砖。

  大傻的移动速度虽然也很快,却无法与黄毛儿相比,再度冲向吴熬之前,吴中元冲其下达了新的命令,救出吴荻。

  机会再次到来,屡受电击,吴熬站立不稳,踉跄倒地。

  机会可不常有,一旦来了,在确定不是骗局的情况下一定要把握住,千万不能犹豫迟疑,吴中元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亡命一般的向吴熬冲了过去,只要杀掉吴熬,他就是唯一拥有熊族王族血脉的人,局面瞬间就能逆转,熊族所有的勇士和巫师都会改为效忠他,这群人效忠的不是某个具体的人,而是拥有王族血脉的熊族大吴。

  吴中元倒是抓住了机会,但奈何天不灭曹,就在他的匕首离吴熬前胸不到一尺的时候,黄毛儿冲过来开始放电,一阵哆嗦之后,吴熬已经趁机移往别处。

  “你搞什么?!”吴中元气急四顾,却发现黄毛儿已经不在近前,而是追着吴熬往西边去了。

  错失良机,难免气恼,但不能就此收手,还得设法杀掉吴熬,由于吴熬一直被黄毛儿电的到处跑,也就无法施展雷霆之怒,因为吴熬一直在移动,瞄不准。

  冲出不远,却发现早些时候被电倒的吴鸿儒正浑浑噩噩的想要坐起来,吴中元两只手里都抓着东西,左手是匕首,右手是砖头,察觉到吴鸿儒即将回神之后,他有了片刻的迟疑,如果顺利杀掉吴熬,吴鸿儒也会为他所用,但如果在杀掉吴熬之前吴鸿儒回过神来,那他就死定了,不能为了保存熊族实力而手下留情,得杀了此人。

  想到此处,反握匕首,疾闪而过,划开了吴鸿儒的喉咙,担心吴鸿儒施展天地回生自救,便回头看了一眼,待得发现吴鸿儒脖颈鲜血狂喷,这才放心。

  本想去追吴熬,却又发现吴巭也正在尝试起身,此人不除,对他总是个潜在的威胁,但到得近前他怎么也下不去手,此人是效忠他父亲的,为了寻找拥有王族血脉的人不惜沉睡自封,品性厚重,不能杀,也不该杀。

  但吴巭此时神识不清,也不能任凭此人苏醒,无奈之下只能用砖头砸晕。

  打倒吴巭之后,吴中元急切四顾,大傻这时已经将吴荻掘了出来,吴荻正在打砸束缚在双腿上的变形砖石,而黄毛儿仍在追着吴熬到处跑。

  不行了,不能再等了,今天肯定杀不掉吴熬了,越拖情况对自己越不利,得赶紧走。

  但也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吴熬虽然一直在狼狈逃命,却始终不曾撤去笼罩在中天殿的灵气屏障,有灵气屏障阻隔,外面的人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也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掩人耳目并不是这处灵气屏障最大的作用,阻止他们离去才是。

  急切的思虑之后,吴中元神授大傻撞击屏障,他的灵气修为不足,无法破开屏障,只能依靠大傻强力冲撞。

  对大傻能不能破坏灵气屏障他并无把握,为了增加胜算,便神授大傻尽量后退,助跑加力。

  大傻没有辜负他的希望,关键时刻大发神威,猛冲之下发出千钧之力,一声轰然巨响过后,灵气屏障消失无踪。

  唯恐吴熬会再度布下灵气屏障,吴中元神授黄毛儿加紧追赶,不给吴熬出手机会,与此同时拉着吴荻跳到了大傻头上,神授振翅飞起,向西逃离……

归一最新章节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九章 火中取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