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虎穴龙潭

第二百九十八章 虎穴龙潭

熊族虽然现在没落了,但王宫的规模却是三族最大的,毕竟熊族曾经辉煌过。

  不过与明清时期的皇宫相比,熊族的王宫显得很是寒酸,占地不足故宫的三分之一,虽有不少宫殿,却少有雕梁画栋者,王宫里的人也不多,不像后世那般宫女太监到处走。

  与外面一样,王宫里也是张灯结彩,但张灯结彩要配以人声鼎沸才能彰显喜气,此时王宫里只是偶尔有婢女低头走过,整个王宫显得很是空荡,再加上王宫里的建筑大多建造于多年之前,斑驳老旧,在昏暗灯烛的映照下透着一股阴森垂暮之气。

  吴中元行走之时左右打量着这处王宫,这里是他父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儿时他也曾在这里住过半年,但那时他刚出生不久,尚不记事儿。

  曾经的家,现在变成了虎穴龙潭,这种感觉很不好,要说害怕,那也不至于,既然敢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要说不紧张,那也是撒谎,这可是如假包换的孤军深入,而且是弱军深入。

  这时候除了吴熬,王宫里应该还有巫师的头领吴鸿儒和勇士的首领吴君月,这二人都是太玄修为,此前他曾经以新晋勇士的身份来过有熊,在检试出吴荻是九阴血脉时,吴鸿儒曾经就此事表过态,根据吴鸿儒当时的马屁言语,不难发现他已经成了吴熬的心腹。而吴君月言语不多,由于吴夲离开的时候熊族尚未找到吴熬,故此在吴夲的记忆中并没有吴君月对于吴熬的态度,此人的立场尚不明朗。

  除了这二人,被唤醒的吴巭应该也在王宫里,吴巭的态度也不明朗,如果他的母亲不是鸟族人,吴巭肯定会倾向于他,就算吴熬已经被立为大吴,吴巭也会倾向他,因为他是纯粹的王族血脉,嫡出子嗣,而吴熬只是旁出。但他身上有了鸟族血统,吴巭的立场就很难说了。

  除了这四人,吴仝和吴融等人都被留在了王宫之外,这自然是吴熬的主意,目的显而易见,不希望太多的人参与此事,毕竟杀掉三族共举的黄帝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难免被人诟病心胸狭窄,血亲相残。

  王宫是七进格局,最前面是大殿,是大吴晨议的地方,宫殿很是高大,已经有了后世皇帝上早朝的金銮殿的雏形,但此时晨议殿的大门是关着的,里面漆黑一片,很显然吴熬等人不在此处。

  “吴熬在哪儿?”吴中元冲婢女问道。

  “大吴现在中天殿。”婢女行走的同时低声说道。

  吴中元冷笑点头,中天殿位于王宫中心区域,吴熬将他引去那里,为的就是一旦动手,他不能轻易脱身。

  “九阴巫师现在何处?”吴中元问道。

  “夫人亦在中天殿。”婢女回答。

  “懂不懂得礼数?成亲了才是夫人,你喊早了。”吴中元冷声说道。

  婢女低头不语,闷声前行。

  二进之后,吴中元送出意念,感召大傻前来。

  大傻自南面振翅飞来,飞于吴中元上空,随同前行。

  吴中元之所以把大傻叫过来,乃是以此试探周围有无埋伏,如果有,见大傻到来,就会认为他想跑,定然现身阻止,但大傻来到之后,周围并不异动,这就说明周围没有埋伏。

  仔细想来,这也合乎情理,因为熊族高阶巫师和勇士都在外面,而埋伏蓝气勇士也没什么意义,根本就拦不住他。

  此外,吴熬也没必要自外面设伏,这时候他如果跑掉了算怎么一回事儿,虎头蛇尾?

  三进,到得中天殿前方广场,这时候不但宫殿比后世皇宫的宫殿要小,门前广场也要小上很多,前方五丈外就是中天殿殿门所在。

  中天殿的殿门也是关着的,但里面有亮光。

  三位婢女带着吴中元走向中天殿,距中天殿尚有两丈时,吴中元止步不前,沉声说道,“吴熬,出来见我。”

  吴中元言罢,吴熬的声音自中天殿传来,“请入内奉茶。”

  “我不进去,我怕你暗算我,你出来。”吴中元说话的同时抬手封穴,暗中催发了风行术。

  片刻过后,有人打开了殿门,开门的不是吴熬,而是巫师首领吴鸿儒。

  吴鸿儒将殿门打开之后,吴中元看清了殿内的情况,殿内还有三个人,一个是坐在主位的吴熬,另一个是坐在他旁边的吴荻,还有一个老年巫师,披挂的是紫色披风,站在殿门右侧,距殿门有五步远近。

  而勇士的头领吴君月,也就是那个身形高大的中年妇人,并不在场。

  吴熬和吴荻此时穿戴的都是婚嫁装束,这时候尚无盖头一说,可以清楚的看到吴荻脸上的表情,但吴荻脸上现在并无任何表情,既不见喜,也不见怒。

  那个站在右侧的老巫师年纪约有六七十岁,中等身形,偏瘦弱,面相甚是仁善。

  吴中元认得此人,确切的说是吴夲认得此人,此人正是吴巭,吴巭脸上也不见任何表情,在吴鸿儒打开殿门的时候也没有转头看他。

  待吴鸿儒打开大门,吴熬站立起身,手指吴荻,“既然黄帝大人怀疑我威逼强娶,请入内检视验查。”

  吴中元站立未动,“怎么不见吴君月太玄?”

  “大夼再度遭遇敌情,吴君月往那里去了。”吴熬说道。

  吴中元歪头冷视吴熬,白天他们刚自北疆回返,回返途中曾遥见熊族大夼,并未发现那里有惨烈战事,吴君月不在这里有两种可能,一是真的去了大夼,毕竟大夼是一座垣城,范围很大,他们没看到有战事发生不表示真的没有战事,如果真是这样,那吴君月就不是吴熬的亲信,不然吴熬不会在这种关头将她派出去。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吴君月并没有去大夼,而是奉吴熬之命藏身暗处,寻找机会伏击他。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中元冲吴巭抬了抬手,“吴巭洞渊,我是吴中元,吴昊是我的父亲。”

  吴巭点了点头。

  见吴巭反应冷淡,吴中元心中升起了浓重的不详,吴巭自始至终都没有转头看他,这可不是友善的表现。

  吴中元又看向吴荻,“吴荻,吴巭洞渊乃六阳巫师,可以施展瞬息千里,但他绝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加害于我,你大胆直言,吴熬用什么胁迫你?”

  吴荻摇了摇头。

  “他没胁迫你?”吴中元问道。

  吴荻再度摇头。

  “你是心甘情愿嫁给他的?”吴中元皱眉追问。

  吴荻点了点头。

  见吴荻表现异常,吴中元暗生疑惑,不对劲儿,很不对劲儿,他告知吴荻吴巭可以施展瞬息千里,等同间接告诉吴荻他已经有了应对之策,吴荻为什么还不敢说真话,要说吴荻是心甘情愿嫁给吴熬的,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

  想到此处,再度问道,“你为何不开口?可是不得言语?”

  吴荻叹了口气,再度摇头。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受到了吴熬的胁迫?我已经有了万全安排,你不用有所顾忌。”吴中元追问。

  吴荻终于开口,“我是自愿的,你走吧。”

  吴荻言罢,吴熬斜视吴中元,“我请你前来观礼,你却如此无礼,而今她亲口回复,你可满意?早些走了,熊族不欢迎你。”

  吴中元本就一头雾水,听得吴熬言语越发疑惑,根据吴熬的表现来看,貌似并不想加害于他,至少不想在王宫害他,不然也不会允许他离开。

  仔细一想,吴熬请他前来观礼可能做好了两手准备,如果他捣乱,就趁机害他。如果他不捣乱,就趁机羞辱他一番,然后把他撵走,毕竟他这个黄帝名义上是三族共举,在没有足够理由的情况下,吴熬若是加害于他,很可能招致牛族和鸟族的联手围攻。

  见吴熬下了逐客令,吴鸿儒自一旁说道,“大吴已经下令,熊族不欢迎无礼之人,速去,不送。”

  吴鸿儒此言一出,吴中元越发确定吴熬是真的想撵他走,毕竟气势汹汹的来了,灰头土脸的走了,传扬出去很是丢人,本来他这个黄帝就没什么威严,再搞这么一出儿,就成了全天下人的笑柄。

  吴中元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直视着吴荻的眼睛,试图自吴荻的眼神中找到些许暗示。

  可惜的是吴荻并没有给他暗示,到得后来甚至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

  见吴中元迟疑不去,吴熬阴声说道,“你若仍然怀疑是我胁迫了她,不妨进来细探究竟。”

  “你真以为我不敢进去?!”吴中元迈步上前。

  “快些走了,聒噪甚么。”吴荻烦心摆手。

  见吴荻阻止他进去,吴中元知道一旦自己进入中天殿,吴熬一定会动手伤他,为了确定吴荻神识清醒,他便出言说道,“紫宫。”

  “中庭,”吴荻言罢,再度摆手,“快走。”

  吴中元说的这处穴道是催发风行术的穴道,而吴荻说的是紫宫之后的一处穴道,这说明吴荻神识清醒。

  既然吴荻神识清醒,她为什么不肯承认自己受到了胁迫,她在顾忌什么?

  心中存疑,便歪头看向吴巭,吴巭垂眉站立,并不看他。

  “吴巭洞渊,你久睡初醒,可知道在你沉睡的这段时间熊族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吴中元问道。

  吴巭点了点头。

  见吴巭一直不说话,只是木然点头,吴中元心生怀疑,再度问道,“吴巭洞渊,你可是睡的久了,神识不清?”

  吴巭点了点头。

  见他点头,吴中元恍然大悟,吴巭出了问题,要么神识出了问题,要么被人控制了心神。

  就在吴巭点头的同时,吴熬目露凶光,“既然你一心求死,便随了你的心愿……”

太玄战记结局怎么样了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八章 虎穴龙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