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吴熬的胸襟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吴熬的胸襟

直到这时吴中元才明白刚才黄毛儿为什么不肯下水,它知道自己入水会剧烈放电,迟迟不肯下水是担心会伤到他。

  黄毛儿爬上岸之后,如犬科动物一般抖毛儿甩掉了沾附在身上的水滴,然后仰头看着吴中元。

  吴中元低头看它,哭笑不得,此事不能怪黄毛儿,人家不下去,他非逼着人家下去,整个儿一咎由自取呀。

  既然被电上来了,也就不再下去洗了,快速穿好衣服,引着黄毛儿往上游儿去,触电会导致肌肉和筋腱痉挛,走的一瘸一拐,偶尔还会打哆嗦。

  见他来到,姜南站了起来。

  “鸾凤剑给我。”吴中元伸手。

  “你要做什么?”姜南看过吴中元,又看黄毛儿,她知道先前吴中元自水里蹦出来是因为黄毛儿,只当黄毛儿野性难驯攻击了他。

  吴中元也不解释,伸手自姜南腰间拔出鸾凤剑,转身向西走去。

  他自然不会责怪黄毛儿,他借用姜南的鸾凤剑乃是为了测试黄毛儿的防御能力,闪电和箭矢伤它不得,不表示它能耐受的住通灵神兵。

  吴中元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蹲下身抓过了黄毛儿的左前爪,持拿鸾凤剑轻轻割划,不见损伤,又稍微加大了割划的力道,仍不见损伤。

  姜南一直在不远处盯着吴中元,吴中元的举动令她甚是紧张,“你割它作什么?割的痛了,怕会咬你。”

  吴中元没接她的话,老瞎子曾是熊族巫师,熟悉七窍灵通种种,自一旁说道,“二贵人宽心,它不会反噬的。”

  之前两度测试吴中元并没有真正用力,此番再度加大了力道,仍然不见损伤。

  便是这样,吴中元仍不放心,毕竟临阵对敌的时候对手是不会手下留情的,牙一咬,心一横,大力挥割。

  见血了,虽然未曾伤及骨头,皮肉却有损伤,有鲜血流出。

  见此情形,吴中元心中有数了,反手将鸾凤剑扔给姜南,捏诀念咒,施出天地回生帮黄毛儿愈合伤口,由于割伤并不严重,施法过后,伤口立刻愈合。

  测试的结果也在吴中元的意料之中,寻常兵器伤害不了黄毛儿,对于通灵神兵,黄毛也有一定的抵御能力,但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刀枪不入,如果对手使用的是神兵利器,黄毛儿就得小心了,它自己是不会小心的,但他得小心,得更加慎重,尽量不让黄毛以身涉险。

  测试过黄毛儿对兵器的抵御程度,还需要检视黄毛儿对法术的耐受程度,不过这一环节被吴中元省略了,原因很简单,不管什么法术的施展都需要一定的时间,黄毛儿移动速度比太玄修为的紫气高手还要快,巫师根本来不及校准。

  用鸾凤剑割划黄毛儿爪子的举动可以同时确认两件事情,一是它对神兵利器的抵御能力,二是它不会噬主,检视的结果是哪怕他伤害黄毛儿,黄毛儿也不会攻击他。

  换做旁人,到这儿也就打住了,但吴中元并未罢手,而是将黄毛儿推倒,近距离的观察它身体和皮毛,他是个肄业的大学生,有追根究底的习惯,他想要搞清楚黄毛儿为什么会放电,它放电的原理又是什么?

  黄毛儿身上的毛比寻常兽毛要粗很多,几乎有缝纫针粗细,硬度一般,逆向抚摸并不扎手。

  此外,与寻常野兽的顺向覆盖不同,黄毛儿的毛是一层搭一层,层与层之间的覆盖重合度很高,表面上看是一层,实际上足有九层之多。

  在其毛发和肉皮之间还有一层白色物质,很像人类的头皮屑,但分布的均匀而密集,厚度足有一公分。

  此前给老二解围的时候他曾射出箭矢攻击黄毛儿,他记得很清楚在箭矢即将射中黄毛儿的时候,黄毛儿收紧了身上的毛发,以此挡住了箭矢,这一细节表明黄毛儿身上的毛发是可以动的。

  学过初中物理的人都知道皮毛摩擦会产生微弱电流,再看黄毛儿脚下的肉垫,与普通犬科动物不同,它爪子下面的肉垫属于角质层,理论上是相对绝缘的,不过由于先前长途奔袭,角质层这时候已经磨破了。

  观察的结果是黄毛儿体内的电能是其自身产生的,在其体内有特殊的器官用来储存电能,遇到危险的时候就会释放出来,这一情形注定了黄毛儿不能无限制的放电,在放电之前有个产生并储存电能的过程,至于这个过程需要多长时间,目前还不能确定。具体是什么器官能够储存电能也不得而知,总不能为了探究真相而把它的肚子剖开。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众人开始商议去处,马族就在东北方向八百里外,马族的龙驹也是众人的目标之一。

  有了前车之鉴,吴中元的意思是先把土豆送回去,上次自南荒遭遇巨鹫和巨鬣狗的袭击,就是在他们得到了狐族百日米的回返途中,可不能带着土豆到处乱跑,这点儿东西得来不易,万一出现意外,可就得不偿失了。

  所谓的民主集中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民主什么时候好使过,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集中,吴中元是众人的老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日落之后,大傻载着老瞎子和老二往南去了,吴中元和姜南留在原地等他们回来,吴中元自己没回去,他担心回去之后吴勤又啰嗦着不让他出来。

  吴中元有心测试黄毛儿将体内储存的电能耗空之后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重新积蓄盈满,便命它往水中放电,不过就算是测试,也得捎带着干点儿别的,夏天气温高,到得晚上鱼都在有水草的浅水区觅食,让黄毛儿下去放电,还真有大个儿,七八斤的电了好几条出来。

  晚上就吃烤鱼,盐这时候就是货币,都随身带着,黄毛儿食性很杂,吃鱼,也吃昆虫。

  晚饭过后,二人坐在篝火旁闲聊说话,吴中元有吴夲的记忆,吴夲曾经去过马族,此时二人说的就是马族的一些事情。

  马族每年都会产生三匹龙驹,生出龙驹的都是普通母马,相传龙驹的父亲是一条黑龙,在马族生活的区域有条黑龙江,那条黑龙就生活在江里。

  不过马族口中的黑龙江跟现代的黑龙江没有任何关系,大致判断,这时候马族的位置应该在内蒙古和外蒙古之间的某个地方。

  之前自沙漠里一直不曾好生休息,此番放松下来,二人早早睡了,黄毛儿负责警戒。黄毛儿与老二在某些方面有点像,都会攻击周围的活物,不过老二是为了玩儿而杀,而黄毛儿则是为了杀而杀。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吴中元感知黄毛儿的情况,他感受不到黄毛儿体内的电能恢复了几成,却能感知到黄毛儿的元气是不是充足,黄毛体内积蓄的电能越多,元气就越足,大致估算,经过一夜的休息,黄毛儿已经恢复了七成元气。

  辰时,大傻载了老瞎子和老二回返,装有土豆的口袋已经不见了,老二肩上多了个包袱,想必是补充的给养。

  眼见二人回返,吴中元便想动身往马族去,老瞎子貌似有话对他说,面对吴中元的时候悄悄冲他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往远处说话。

  吴中元会意,与老瞎子往下游走去,虽然不知道老瞎子要跟他说什么,他却根据老瞎子的举动猜到老瞎子要告诉他的事情不希望让姜南听到。

  走的远了,老瞎子低声说道,“我们高估了吴熬的胸襟,也低估了他对你仇恨。”

  吴中元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唤醒了吴巭,正在四处寻我?”

  老瞎子没有立刻回答,沉默良久方才说道,“你只猜中了一半,他们的确唤醒了吴巭,却不曾四处寻你,而是派人前往大泽告知喜讯,请你前去观礼。”

  “喜讯?”吴中元疑惑歪头。

  “吴熬要迎娶九阴巫师。”老瞎子说道。

  吴中元闻言眉头大皱,吴荻很讨厌吴熬,她不可能心甘情愿的嫁给吴熬。

  “何时?”吴中元问道。

  “今晚。”老瞎子说道。

  “今晚?如此仓促?”吴中元意外非常。

  “喜讯早就送达,只是我们自大漠里耽搁了不少时日,不曾得到消息。”老瞎子说道。

  吴中元没有再问。

  老瞎子低声说道,“据我推断,吴熬可能说服吴巭无果,亦可能自忖无法说服吴巭,所以才会有此一着,吴巭是你父亲的亲信,自然不愿加害于你,但你若是阻止吴熬迎娶九阴巫师,他就会冲你下手,要知道熊族的勇士和巫师都是效忠于现任大吴的。”

  “这狗东西。”吴中元气急骂道,吴熬比他想象的更加阴险,吴巭不愿害他,吴熬就布下这个局,逼他出手的同时也逼吴巭出手,只要他破坏婚事,吴巭就算不想害他也只能出手了。

  吴中元骂人用的是现代语言,老瞎子听不懂,但吴中元愤怒的语气他却听得出来,“我本不想告诉你,但斟酌再三,还是不敢瞒你,时间紧迫,来不及取得并埋设灵石,你若被吴巭送走,便再也不得回返了。”

  吴中元没有接话。

  老瞎子又道,“你不过洞玄修为,尚不能左右吴巭的瞬息千里。”

  “我知道。”吴中元闭目点头。

  “吴熬用心险恶,你若……”

  吴中元抬手打断了老瞎子的话,“先别说了,容我想想……”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吴熬的胸襟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