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黄毛儿

第二百九十三章 黄毛儿

不过黄毛怪物与大傻不同,它有自己独立且完整的神识,无法越俎代庖的控驭它的本体,只能送出意念,冲其下达命令。

  禽兽是没有主仆概念的,它们会将主人视为同类和头领,但这也只针对吴中元自己,对于姜南,它仍然存有强烈的戒心和敌意。

  姜南根据吴中元和黄毛怪物的神情猜到他已经将其降服,含笑说道,“恭喜你了。”

  吴中元笑了笑,由于时机拿捏恰当,降服黄毛怪物比他预想的要容易不少。

  听得二人交谈,老二拉着老瞎子自不远处走了过来,二人也如姜南一般冲他道贺,七窍灵通建立的感应是终身存在的,稳定而长久。

  老二吃过黄毛怪物的亏,仍然心有余悸,战战兢兢的不敢靠近,“大哥,这东西究竟什么来头?”

  “我如何知道。”吴中元摇头说道,七窍灵通不同于窥心术,只能感知禽兽的大致情绪,无法探知其心中的具体想法,更不能探寻其脑海深处的记忆。

  黄毛怪物虽然已经被吴中元降服,却并不似猫狗那般温顺,见它神情仍不和善,老二又问道,“它不会敌我不分吧?”

  “那可说不好,”吴中元笑道,“它可不是大傻,你最好还是离它远点儿。”

  老瞎子自一旁说道,“大人喜得扈从,可喜可贺,当早些赐名,也方便召唤。”

  “你可有建议?”吴中元随口问道,实则在老瞎子开口之前,他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大人自取。”老瞎子笑道。

  “嗯……”吴中元歪头思虑,“嗯……嗯……要不就叫黄毛儿吧。”

  此言一出,三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他嗯了半天嗯出这么个名字,这根本就不算名字啊。

  见三人皱眉,吴中元问道,“有何不妥?”

  “是不是太过随意了?”姜南说道。

  姜南言罢,老二立刻附和,“是啊,是啊,不甚威武。”

  “它一身黄毛儿,喊它黄毛很是贴切。”吴中元说道。

  “不够威风啊。”老二嘟囔。

  吴中元瞅了老二一眼,“要不是你叫老二,我都准备喊它老二。”

  “若是再收服第三只呢?”姜南笑问,“老三?”

  “啊。”吴中元笑。

  老瞎子在旁边插嘴说道,“知道你不看重这些,但你想过不曾,你可不是寻常人等,日后泽被苍生,名垂青史,它们也会因为曾经追随过你而被世人铭记碑石,届时如何雕凿碑文?大傻?黄毛儿?岂不贻笑大方?”

  吴中元摆了摆手,“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后世之人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它们。”

  见吴中元心意已决,三人便没有再劝,仔细想来,黄毛儿也的确有桀骜之意,也带着几分邪气儿,倒也符合黄毛儿的凶戾性情。

  东面不远处有条河流,众人去往河边休息,放任大傻自去觅食。

  老二之前惹了乱子,担心被吴中元嫌弃,便想将功补过,但眼下也没什么事情让它做,它便想将先前偷到得土豆清洗干净。

  见它拎着土豆往河边走,吴中元急忙制止,这东西可不能洗,洗了影响发芽率。

  老二百无聊赖,见大傻就在不远处,就自附近捡拾牛粪马粪过去喂它。

  老瞎子和姜南坐在河边低声交谈,姜南手里拿的是之前自昆仑山得到的那枚定魂石,不问可知是在与老瞎子探究此物的来历和神异之处。

  吴中元没有参与二人的谈话,而是带着黄毛儿走向了下游儿,眼见河水清澈见底,又热的难受,便脱了衣服下河洗澡。

  黄毛儿对水有些恐惧,并不下水,趴在岸边,帮他看守衣物。

  刚刚收服黄毛儿,吴中元急切的想要了解黄毛儿的各种情况,巫师是可以感应出被收服禽兽的寿命的,静心凝神,意念感知,感应的结果令他甚是惊惑,黄毛儿之前究竟活了多少年不得而知,之后还能存活多久也不能确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它存活的这些年占它总寿命的几成,而感应的结果是黄毛儿存活的这些年连它总寿命的一成都没有占到。

  如果按照这个比例来推断,黄毛儿此时应该还处于幼年期,但它的形态和牙齿以及性情都清楚的说明它是个青壮年,思前想后,合理的解释貌似只有一个,那就是黄毛儿的寿命远比普通禽兽要长的多,不是以百年计算的,它至少能够存活上千年,甚至更长。

  通常情况下,长寿的动物都是冷血动物,哺乳动物很少能活到千年以上,甚至超过百年的都不多,黄毛儿怎么会有这么长的寿命?

  这时候的确有一些现代已经灭亡的生物,但姜南和老瞎子都是自这个年代长大的,也曾四处行走,连他们都不知道黄毛儿是什么东西,就说明黄毛儿在此时也是极为特殊的存在。

  而在他最初感知黄毛儿情绪的时候,也感受到了黄毛儿内心深处的黑暗和孤独,这就表明黄毛儿与大傻一样,并不是群居的,在遇到众人之前的这些年,它一直孤独的生活在沙漠里那处废弃的古城里。

  想要确定黄毛儿的真实身份,只能进入那处被黄沙掩埋的废弃古城,不过眼下明显不具备这个条件,接下来众人还要去很多地方,没有多余的时间重回沙漠进行无意义的探险。

  随后吴中元又再度细心的感知黄毛儿的情绪,以此确定它具体的性格特点,暴戾,凶狠,无所畏惧,不计后果,它不在乎自己的死活,更不在乎对手的死活。

  至于服从性,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只要不是愤怒的失去了理智,他应该还是能控制住的,如果黄毛儿被愤怒冲昏了头脑,那就说不准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黄毛儿绝不会攻击他,哪怕他想杀掉黄毛儿,黄毛也不会攻击他,这也是巫师施展七窍灵通俘获坐骑的共同特点,忠心不二,绝不噬主。

  除了感知脾性,接下来还要判断智商,不过很难判断黄毛儿的智商到底高不高,因为它点火儿就着,不克制,不忍耐,也不讲究什么计谋,俗话说冲动是魔鬼,不管黄毛儿再怎么聪明,只要容易冲动,它的聪明就没有任何意义,这家伙就是个二愣子,二愣子就是二愣子,聪明的二愣子是二愣子,愚蠢的二愣子也是二愣子。

  不过要是因为黄毛儿是个二愣子就因此判断它很愚蠢对它也不公平,因为二愣子和二愣子还是有区别的,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二愣子,也有有恃无恐的二愣子,黄毛儿明显属于后者,这家伙不但有超强的攻击能力,还有近乎刀枪不入的强大防御,雷电和箭矢都不足以对它造成伤害,它根本就没必要害怕,也没必要思考。

  黄毛儿不会飞,虽然跑的快,个头却小,也载不得人,所以不能称之为坐骑,但也不能称之为宠物,因为宠物都是养着玩儿的,都是会献媚讨好的,没什么实际用处。

  巫师收服的禽兽都是用以实战的,在战斗中是要追随主人冲锋陷阵的,故此应该称之为扈从,主人对于扈从必须有充分的了解,包括其长处也包括其弱点,只有做到这一点,才能在日后的控驭驱使时扬长避短。

  吴中元之前见识过黄毛儿的厉害,此番需要确定的是它有什么弱点,看得出来黄毛儿很怕水,但不管是犬科动物还是鼬科动物都会游泳,黄毛儿之前也曾经在黑云谷的湖边喝过水,这说明水对它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它之所以怕水,很可能是因为之前生活在缺水的环境中,对水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想及此处,便冲黄毛儿招了招手,与此同时送出意念,命其跳进河里。

  感受到吴中元的想法,黄毛儿自趴卧之处走到了河边,但它并没有立刻跳进水里,而是左右走动彷徨犹豫。

  将它迟疑,吴中元和声鼓励,“来,不用怕,水不深。”

  黄毛儿听到了吴中元的话,也感受到了吴中元传来的鼓励,但它仍不下水。

  见此情形,吴中元暗自皱眉,不服从命令可不行,关键时刻如果迟疑,是要坏事儿的,想到此处,加重意念,语气严厉,“下来!”

  感受到吴中元的不满和严厉,黄毛儿不再犹豫,纵身一跃,跳进了河里。

  在黄毛儿落水的瞬间,吴中元大叫一声,触电一般的自河里蹦了出来。

  事实上他也的确被电到了,黄毛儿落水之后会自动放电,而且是不受控制的剧烈放电,既酸又麻,痉挛痛苦,那感觉就跟触电是一样的。

  听得吴中元的叫喊,姜南急切站起,扭头南望。

  吴中元没穿衣服,担心她会过来,急忙抓过衣服遮羞摆手,“没事儿,没事儿,你不用管。”

  听得吴中元言语,姜南虽然疑惑,却不曾前来查看。

  触电的感觉并不好,酸麻痛苦倒能耐受,最要命的是抽筋儿,也亏得他先前反应还算迅速,直接蹦了出来,若是继续待在水里,估计已经被黄毛儿给电晕了。

  黄毛儿这时候已经自河里游了出来,水面上漂浮着一片小鱼儿,连水底的王八都被它电上来了……

看风御九秋小说就上www.shu123.cc

看网友对 第二百九十三章 黄毛儿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