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后患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后患

三人并不知道吴中元为何突然如此紧张,姜南急切转头,用询问眼神看他。

  吴中元强压心中惊悸,冲老瞎子问道,“那地龙银丹可令沉睡之人苏醒?”

  老瞎子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疑惑歪头。

  吴中元知道自己表述不甚精准,便又问道,“若因其他缘故沉睡不醒,服用地龙银丹所浸之水能否苏醒?”

  老瞎子听出了吴中元甚是紧张,亦知道这个问题很是关键,便不敢轻易断言,“地龙不见天日,雄者阴中阳,雌者阳中阴,后者有清热息风,通经活络,清肺平气,理脏利尿之效,单以药效论,不管何种缘由所致昏睡,皆有唤醒可能。”

  吴中元面色凝重,皱眉不语。

  见他这般,姜南忍不住追问,“究竟出了什么事?”

  吴中元摇了摇头,“没什么,也许是我多虑了。”

  吴中元言罢,老二离座站起,“那边有西域来的奇异果子,我去换些来吃。”

  老瞎子摆了摆手,“此处龙蛇混杂,不要乱跑。”

  吴中元一直不曾明言,的确是担心老二口风不严,而今老瞎子阻止老二离场,就说明在他看来老二值得信任,既然如此,他也就没了顾虑,将当年牛族鸟族联手进攻有熊城,巫师仓促作法,将他误传到了五千年后一事说与老瞎子知道。

  但他没说几句,老瞎子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冲老二说道,“那西域的果子我也好些年没吃过了,换些去吧。”

  老二点头答应,滑下板凳儿,摇摆着往北去了。

  吴中元话接上文,将熊族遣派大小巫师沉睡等待一事告知了老瞎子,这些事情他曾经跟姜南说过,只是一语带过,不似今日说的这般详细。

  讲过前事,吴中元又说道,“在我回归之前吴巭和吴刕已经陷入沉睡,而今吴熬视我为眼中钉,熊族很可能会设法唤醒这二人,这两位都是可以施展瞬息千里的六阳巫师,熊族提前将他们唤醒,可能遇到了某种阻碍或困难,故此才会抢夺地龙银丹唤醒他们。而他们之所以抢夺玄武鳞甲,乃是因为此物有防风避雨的定身奇效,倘若我佩戴了此物,六阳巫师就无法施展瞬息千里将我移往别处,此举旨在先断去我的后路。”

  吴中元言罢,姜南疑惑歪头,“会不会只是巧合?”

  吴中元尚未接话,老瞎子便摇头说道,“不会是巧合,熊族乃中土大族,自重声誉,若无必要,他们绝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抢夺这两件事物,地龙内丹也就罢了,但玄武鳞甲对他们并无切实用处。”

  姜南正色点头,转而看向吴中元,“倘若他们真的唤醒了这两位六阳巫师,对你而言,会有何种不良后果?”

  吴中元想了想,说道,“当日我找到吴巭的时候,他已经死去多年,如果吴熬唤醒了此人,不会改变我已经回归的事实,但得时刻提防他施展瞬息千里将我送往别处。”

  “吴刕呢?”姜南追问。

  吴中元皱眉说道,“我是利用吴刕留下的阵法回归的,倘若吴熬唤醒了吴刕,我就会消失。”

  姜南隐约懂了,见吴中元甚是忧虑,便宽慰道,“你也无需过分担忧,这二人知道你乃吴昊之子,想必不会对你不利。”

  “不见得,”吴中元摇头说道,“熊族的巫师和勇士只效忠于本族大吴,倘若吴熬下令,他们不会因为我是谁的儿子,亦或是金龙转世而对我网开一面,他们可能不会杀我,但会将我移往别处。”

  吴中元说完,老瞎子没有补充,也没有发表意见,他也是熊族人,知道吴中元所说确是实情,熊族人只效忠于现任大吴。

  “他们会将你移往何处?”姜南紧张追问。

  吴中元没有立刻接话,而是换位思考,站在大小巫师的立场上思考二人的处境和想法,倘若吴熬真的下令,他们二人只能遵从,但二人既然知道他是吴昊之子,只因为回归晚了半年,不曾接任大吴,二人会对他心存同情,考虑到将他送往别的时空他的处境会很悲惨,最大的可能就是将他送回现代去。

  “他们可能会将我送回我长大的地方。”吴中元说道,言罢,又补充道,“如果小巫师被唤醒了,一切都完了,他不用出手,我也会回到我长大的地方。”

  “这可如何是好?”姜南越发紧张,“咱们应该做些什么?”

  老瞎子听出了姜南言语中的紧张和急切,微微抬手,沉声说道,“稍安勿躁,此事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二人闻言同时看向老瞎子,等他说话。

  老瞎子翻着白眼儿沉吟思虑,片刻过后开口说道,“他们不知道吴刕身在何处。”

  “先生何出此言?”吴中元问道。

  老瞎子说道,“吴宝月是吴昊的娘舅,此人既是吴昊的长辈,又是吴昊的心腹,派去寻你的那些人都是他送走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绝不会将吴刕的藏身之处告诉除了那十五位勇士之外的其他人。”

  老瞎子言罢,不见二人接话,知道二人心中存疑,又说道,“要知道吴昊之后,吴熬之前,熊族先后出现了两任旁出大吴,旁出大吴的出现,令得熊族内部产生了明显的派系,既然产生了派系,吴宝月行事就会有所顾忌,也正因为他有所顾忌,所以绝不会将吴刕的藏身之处告知他人。而今吴宝月已经故去,知道吴刕藏身之处的只有你。”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如释重负,老瞎子曾是熊族老一辈儿的巫师,对熊族内部的情况非常了解,他做出的判断有足够的依据。

  老瞎子又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吴巭,此人沉睡之处就在熊族地宫,此人虽然也是吴昊心腹,但他却不会违逆现任大吴的命令,如果吴熬下令,他很可能会违心遵从。”

  老瞎子言罢,再度陷入沉吟。

  “那瞬息千里需要在何种情况下才能施展?”吴中元问道,当日吴荻只是告诉了他施法的指诀和咒语,并没有详说施展这种法术都需要注意哪些事项。

  老瞎子说道,“传送之人位于巫师九尺之内,巫师作法之时,传送之人需站立原地,不得移动。”

  “耗时?”吴中元追问。

  “落水十滴。”老瞎子说道。

  吴中元没有再问,这时候没有分秒的概念,一滴水就相当于现代的一秒钟,也就是说只要在吴巭三米之内,站立不动超过十秒,吴巭就能把他传走。

  姜南在旁说道,“此时赶去疾风谷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吴中元摇了摇头,“黑寡妇上午就离开了饮马河,已经过了四五个时辰,肯定来不及了。”

  “也不一定,兴许……”

  不等姜南说完,吴中元就打断了她的话,“熊族此番出来的都是高阶巫师和勇士,足有十余人,咱们就算去了,也抢不过他们。”

  “熊族高手离营,都城势必空虚。”姜南神色不善。

  虽然姜南没有把话说透,吴中元却知道她想做什么,摇头说道,“此乃下策,势必引发混战。”

  姜南又看向老瞎子,“先生,除了那玄武鳞甲,可有其他事物有护身功效?”

  老瞎子摇了摇头。

  姜南难掩心中焦急,手指东方,“此处距北关不过数百里,我们能否前去求助玄武……”

  不等她说完,老瞎子就缓缓摇头,“玄武阴沉肃杀,喜怒难测,自不会理睬我们,况且它已是垂暮之年,便是有心赠与,其鳞甲也已无护身玄能。”

  “那定魂石可有用处?”姜南又问。

  老瞎子再度摇头。

  “你也不用太忧心,以后我留心提防也就是了。”吴中元冲姜南说道,姜南此时是关心则乱,心中紧张,忐忑焦虑。

  实际上老二前去易换水果只是借故离开,为的是给三人谈论重要事情创造条件,其实它早就换得了水果,只是见三人一直在低声交谈,便没有立刻靠近,而是兜着几串葡萄蹲坐在不远处的墙根下。

  被人提防的感觉肯定不好,提防别人的感觉其实也不好,但他们跟老二接触的时间太短,交浅言深是大忌,最主要的是老二并不是个宁死不屈的主儿,如果被敌人抓住了,一顿拷打,这家伙肯定撑不住。

  交谈告一段落,吴中元起身结账,老二见状急忙兜着葡萄自墙角走了过来,牵着老瞎子跟在二人身后,自城中寻找住处。

  饮马河不像山羊谷有那么好的客栈,城中两处客栈都很简陋,外墙是斑驳土坯,门窗都透风。

  四人要了相邻的两间房,老瞎子和老二一间,吴中元和姜南一间。

  昨晚自山中不曾睡好,此时众人都有些困乏了,但除了老二能睡着,余下三人皆无睡意,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巫师吴巭如果被唤醒,应该如何防范应对。

  日落时分,黑寡妇回来了,吴中元等人只是自屋里听到外面的行人谈论黑寡妇回来了,并没有亲眼所见。而黑寡妇回来之后也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不消说,她不是熊族众人的对手,吃亏了。

  二更天,老瞎子用木杖敲了敲墙壁,吴中元有感,起身开门去了老瞎子所在的房间。

  一刻钟之后,吴中元回来了。

  姜南知道老瞎子喊吴中元过去是为了商谈如何应对吴巭的瞬息千里,见他回来,急忙起身迎了过去,“如何?”

  吴中元摇了摇头,“不很理想。”

  “无法应对?”姜南追问。

  吴中元点了点头,“除了小心防范,别无他法,好在尚有补救之法。”

  “如何补救?”姜南追问。

  “说来话长。”吴中元说道。

  “长话短说。”姜南催促。

  “埋下灵石,万一被他送走,再设法找寻灵石,重新回来……”

去wwW.Shu123.cc看气御千年后传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六章 后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