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归一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玄武鳞甲

第二百八十五章 玄武鳞甲

吴中元言罢,众人点头同意,此地诡异凶险,还是早走为妙。

  吴中元神授大傻前来,载了众人继续往西北方向行进。

  虽然老二会将外界发生的事情随时告诉老瞎子,担心它叙述有误,吴中元又将先前自庙宇外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跟老瞎子说了一遍。

  听罢吴中元的讲说,老瞎子说道,“将兽王元婴带进庙宇的和试图攻击你的并不是同一个人,那片区域至少有两名强大对手。”

  “看那屏障上凸显的轮廓,尝试攻击我的当是那只巨鬣狗王。”吴中元说道。

  由于老瞎子没看到屏障上的兽人轮廓,便没有发表意见。

  吴中元又问道,“先生,你感觉它们不为肉眼所见是有隐身之能,还是因为封印缘故,本体未得自由?”

  老瞎子随口说道,“后者可能性大,它们的本体和兽王的本体应该仍然处于封印之中,封印松动之后,它们的元神先行脱困,却又受制于庙宇外的灵气屏障,不得自由来去。”

  吴中元点了点头,阵法和灵气屏障最大的区别就是灵气屏障在受到冲击之后会以同等力道进行反弹,这也是老瞎子断定庙宇周围是灵气屏障而不是阵法的依据。

  老瞎子歪头问道,“你先前曾经抱起过那只狐狸,可曾留意它是公还是母?”

  “应该是母的。”吴中元说的不很肯定,狐狸属于犬科动物,那啥的位置跟狗的位置是一样的,但他先前只是扫了一眼,没发现小狐狸肚子下面有那啥,但他也没有细看它后面有没有那啥。

  老瞎子又问道,“那玄晶雕像确是女子形象?”

  “是。”吴中元说道。

  老瞎子没有再问,他问这些只是为了进一步确定小狐狸确是兽王元婴。

  老瞎子不问,吴中元开始问了,“元婴是只狐狸,是不是说明兽王也是一只狐狸?”

  老瞎子点了点头,“元婴由元神衍生,与本体别无二致。”

  见二人都不说话了,姜南冲吴中元问道,“你骗了它的定魂石,怕它齐全了心智之后会与你作难。”

  “我这不是骗,是换。”吴中元笑道。

  “貌似不妥,以丹药换取定魂石并不对等,它幼稚无知,此举有欺骗之嫌。”姜南摇头。

  “我得让它知道,虽然我知道它是兽王元婴,却并未害它,但我也并不惧它。”吴中元随口说道。

  吴中元言罢,姜南没有接话,仔细想来吴中元所说确有道理。

  知道定魂石乃是神物,姜南不愿据为己有,屡次退还,皆被吴中元拒绝。

  闲来无事,吴中元便向老瞎子请教,牛族勇士变身时无法携带兵器,这是很大的弊端,如果这世间有一种可以弥补这种缺憾的事物,日后牛族勇士临阵对敌便多了几分胜算和从容。

  老瞎子虽然博学多闻,却并不知道有这样一种事物的存在,但他曾经见过由飞禽幻化的男子,在现出原形升空的时候随身兵器也一并随之幻化,此人就住在东海的某处岛屿上,若得闲暇,可前往寻找请教。

  下一站是黑云谷,随后众人讨论的是黑云谷的情况,老瞎子之所以有把握自沙漠中找到黑云谷有两个原因,一是西漠虽然是流动沙漠,绿洲本身是不会移动的。第二个原因就是他当年去黑云谷的时候也是个夏天,他的参照物并不是固定的某件标志性建筑或地势,而是风向,夏天刮的最多的是东南风,自昆仑山北面的饮马河出发,顺风飞出六个时辰就能找到黑云谷。

  饮马河既是一处河流,又是一处镇子,这处镇子跟南荒的山羊谷性质差不多,都是一处地处边陲的小镇,也是西北地区易换的主要场所,不过与山羊谷不同,饮马河是有主的,控制那里的是只成精多年可以幻化人形的母蝎子,总是一身黑衣,自称黑美人,人称黑寡妇。

  根据老瞎子的讲说,这个黑寡妇应该是潘金莲和孙二娘的结合体,此人虽然是蝎子,幻化为人却很是美貌,由于是妖精化人,也不虞衰老,有句话叫见多识广,见的多懂的就多,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多有垂涎爱慕者,但垂涎也只是垂涎,很少有人敢试图染指,只因这家伙有跟母螳螂一样的习性,不尽兴就会发怒,发怒就会吃人。

  老瞎子并不是寡言少语的老学究,实际上他的性情非常随和,言语诙谐,喜欢说笑,懂的又多,一路上说些趣闻异事,倒也能解旅途无聊。

  未时刚过,也就是下午三点来钟,一行人到得饮马河附近,将大傻妥善安置之后,四人步行去往镇上。

  实际上众人携带了足够的饮水和干粮,也并不疲惫,完全可以继续赶路,但万事俱备,只欠东南风,没风,没参照,只能往镇子上落脚,等待什么时候起风了再动身。

  山羊谷是一条条的街道,但饮马河不是,外围有个城墙,里面的建筑非常杂乱,人也多,像人却不是人的也不少,这里是白天进行易换,此时城中到处都是人。

  在此处,吴中元看到了熟悉的事物,骆驼,还有馕,确切的说是馕的前身,还有烤羊和奶茶。

  黑寡妇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人,此“人”乃太玄修为,有她坐镇,城里的治安还是不错的,易换也比较规矩,不坑外地人。

  这里远离中土,不管是铜片还是盐巴,在这里的价值都比较高,根本用不着拿补气丹药易换,几块铜片就能敞开肚皮吃上一顿。

  这里的街头档口非常简陋,几根木头杆子支个顶子,四面也没有墙壁,没风的天气就敞着,刮风变天就把毡子围起来。

  这时候不到饭点儿,几张桌子都是空的,也没有其他食客,众人要了食物,闷头吃喝。

  由于四周没有墙壁,便能看到过往行人,也能听到行人的交谈,行人的交谈大多没什么实际意义,但也有一些引起了四人的注意,一拨人说的是黑寡妇不在城里,而另外几个人好像在说熊族欺人太甚,竟然往漠北抢掠,黑寡妇等人此番前去,定然打的他们屁滚尿流。

  有行人来与店主易换,买些食物带走,易换的时候也会与店主进行交谈,听那店主语气,貌似也知道熊族往漠北打劫一事。

  听得众人交谈,吴中元大感好奇,原来不止他在发坏,熊族也开始耍赖皮了。

  心中好奇,便冲店主询问熊族都抢了什么。

  店主是个五十来岁的老者,这时候生活条件不好,人的寿命都很短,五十岁就算是老头儿了,听得吴中元发问,店主伸手东指,“那群熊族人好生可恶,早些时候打劫了沙堡,抢了人家的宝贝,听说此番又往疾风谷去了。”

  “沙堡的宝贝是什么啊?”吴中元随口问道。

  恰好有人前来易换,店主转身忙碌,没有接话,老瞎子自一旁说道,“沙堡是此处正东两百里外的一处土丘城池,堡主阳力,早些年曾诛杀千年地龙一对,得地龙内丹两枚,一金一银,金为雄,银为雌,金丹浸水,服之可令人生机停滞,昏死沉睡。银丹浸水,服之可苏醒还阳,再得生机。”

  老瞎子喝过一杯奶茶,继续说道,“若是伤重濒死却不得及时救治,此物最为合用。”

  吴中元点了点头,这东西的确是好东西,如果谁受伤了,大夫不在身边,亦或者一时半会儿配不齐药物,可以使用此物令伤者的人体机能陷入停滞,为救治争取足够的时间。

  “此物最长可令人沉睡多久?”吴中元问道。

  “一纪。”老瞎子说道。

  “这么长?”吴中元惊叹,一纪就是十二年。

  老瞎子笑着点了点头。

  吴中元没有再问,此前他偷跑的时候吴勤追上来汇报消息,说的就是熊族不少勇士和巫师往北来了,原来这帮家伙是来找这个,这东西的作用不止是可以用来救治伤者,应该也可以令没有受伤的人陷入沉睡,他现在怀疑吴熬之所以搞这个,是不是想临阵脱逃。

  老二始终自惭形秽,众人交谈时它一般不会插嘴,见吴中元没有发问,它便好奇的问道,“地龙是什么?”

  老瞎子吃喝拉撒全靠老二照顾,它的问题,老瞎子自然不会不与回答,“便是我们所说的蚯蚓,阳力所杀的那两只应该是罕见异种。”

  老二恍然大悟,又问道“疾风谷有什么?”

  “疾风谷藏有玄武幼时褪下的几片鳞甲,此物有定风避雨奇效,随身佩戴,狂风暴雨皆不得近身。”老瞎子说道。

  “还有这等神奇物件?!”老二惊叹。

  老二惊叹的同时,吴中元却在皱眉,熊族兴师动众,搞的定然是对他们有帮助的东西,玄武鳞甲的作用是定风避雨,好像对熊族没什么用处。

  “先生,熊族知不知道黑云谷有紫花山芋?”吴中元问道,沙漠里经常有飓风,熊族想要得到玄武甲片,难道是想进入沙漠寻找紫花山芋?

  老瞎子摇了摇头。

  见老瞎子摇头,吴中元虽然仍然存疑,却没有再问。

  吃过饭,吴中元结了账,起身伸了个懒腰,就在此时,突然想起一事,冲老瞎子急切发问,“先生,玄武鳞甲能否克制熊族的瞬息千里?”

  吴中元这个问题有些泄露老瞎子的身份,老瞎子虽然疑惑,却仍然予以了回答,“确有此效。”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面色大变,“糟了,他们要害我……”

上www.shu123.CC看风御九秋新书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五章 玄武鳞甲 的精彩评论